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文评艺概

【魏晋风度惹人醉】续貂---被道德绑架的赵孟頫

作者:许有科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24   点击:


  我从来不怀疑历史的真相,也从来不怀疑书写历史人的品质和局限。历史这个东西总能在零零碎碎的记载中,通过抽丝剥茧,一层层地剥掉外衣和表象,还原出着实的躯体来。卸妆以后的本来面目总会带给你震惊和失望。读历史的人不是他有多伟大,而是他通过还原真实,挖掘出内核,以本来面目示人,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所以,研究历史的人看问题与吃瓜群众是不同的,后一类人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起哄和漠视,他才不管谁对谁错,只关心任何一方被骂的狗血喷头或者打的不可开交,自己看着过瘾才行。所以,也不要怀疑吃瓜群众的冷漠和无知。
  赵孟頫的遭遇就是这样。他是宋太祖的第十三代孙,如果忽必烈再有点自信,不搞盲目崇拜,作为“南人”的赵孟頫也不会把官当得那么大,也就不会让那些虚伪的所谓“道德学派”的无耻文人去嫉妒和绑架了。有点才华的人总会在某一个地方和时间被人想起来,被召去做点有现实意义的事情,然后招来各种非议,接受道德评判,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没有科技含量的知识最容易沦为“清谈”,成为闲话的帮凶。推动人类进步的不是空谈,而是知识的转化和实践,空谈不但误国,而且会让人产生错觉,会把你成功地“带偏”,造成的后果就是偏离了目标和真相。在野兽横行的时代杀人如拍苍蝇,如“五胡乱华”、中世纪罗马和“五代十国”时期,能搞个先奸后杀那是觉得你还有一点用处,起码能满足几秒钟的兽欲。在一群既得利益的集团内,杀你要先从“诛心”开始,整得你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一刀下去,皆大欢喜。读历史的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生虚幻得让你来不及怀疑人生。”最近看到一句更变态的话,形容时光飞驰就像“射精一样快!”让你哭笑不得。这个猛人的神来之笔让人匪夷所思,难为他老婆了。
  我们抛开赵孟頫的政治意义不说,他精通史、书、、画,一肚子学问,副产品也是一肚子男盗女娼。而且娶了一个同样优秀的老婆管道升。看过《亮剑》的人就知道,李云龙先用日本人的罐头加白菜娶了妇女主任,新婚之夜还没按上边,新娘子就被日本人捉走了。一怒之下攻打县城,一炮把老婆和日本人轰得支离破碎,之后得了一个不奖也不惩的结果,高兴地鼻涕冒泡。后来又娶了一个大家闺秀出身的护士。新婚之夜,女护士不管他急的抓耳挠腮,上蹿下跳,提笔写了一首“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碎,用水调和······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李云龙看不懂,也不屑于听讲解,表面上“是是是”,骨子里想的是赶快上床。这首词就是管道升为了阻止赵孟頫纳妾而写的。用才艺展示的方式浇灭了夫君出轨的念头,把欲火焚身的臭男人再次乖乖滴收罗到自己的破裙子下面。
  赵孟頫官至光禄大夫,属于副总理级,整个元朝汉人做官到这个位置的就两个人,另一个是他的老师程钜夫。元朝的统治者信奉佛教,不屑于研究汉文化,更不尊重孔老二,所以把那些靠背书上位的假道学恨的牙痒痒,所以在书写历史的时候,使出吃奶的劲把这个庞大的帝国贬得一无是处。殊不知正是这种宽松的环境,在极短的时间涌现出了许多顶级人物。赵孟頫在高官位置上坐了五朝,一朝更比一朝得意,也算是功成名就,颇有作为了。统治者对他言听计从,不时地赏金赐银,不惜放低身价和他促膝谈心,而且元仁宗诚惶诚恐地把他和他老婆及儿子赵雍的书画作品用玉轴装裱,恭恭敬敬地收藏在国家博物馆,永世留存,说:“使后世知我朝有斗家,大妇父子皆善书,亦奇事也。”仰慕之情溢于言表,把那些吃不到葡萄嫌酸的假道学恨得泛酸水。
  我最近一直在临赵孟頫的书法,可能是他早期练字的作品,写到后面明显能感觉到心神不宁的味道,用笔随意而放肆,散乱而无章法,字越来越难看,“墨猪”的情况越来越明显,索性放弃,改换门庭。追根究底,还是他儒家底子的心事在作怪。虽然在仕途上混得风生水起,他骨子里还是有蔑视夷族的想法,不承认除了儒教以外的任何思想,不愿意为这些外来统治者服务。事实也是这样,他多次请退都被驳回,而且老婆管道升耳边风吹得越来越紧,甚至写劝退“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闲去云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这个婆娘不简单。她精工行楷,《璇玑图》、《金刚经》等五色相间,笔法工绝。
  元朝“四大家”本来是赵孟頫、黄公望、王蒙、吴镇。后人董其昌就因为赵孟頫给蒙古人当过官,把他从名单中划去,换成了倪瓒。黄公望是赵孟頫的忠实粉丝,王蒙是赵孟頫的徒弟,董其昌是顽固的假道学。赵孟頫是道德绑架的受害者。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有容乃大。以前看来的蛮夷外邦,现在看来是少数民族,是我们的兄弟姐妹。由此可推断出有些文人的格局还是小了些,甚至有些还是装腔作势的假道学。而今天文中的主角就被道德绑架了,明明可以坦然处之却总心有戚戚,何况身边还有个可以常常吹吹枕边风急着隐退又才高八斗的夫人。激流勇退也是好的,至少能得个平安,走在最高处还是平安就不容易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吟湄

    以前朝皇族之尊,侍奉新主人,才是心里的一根刺。跟夷族关系不大,但恰恰是夷族成全了他。忠孝不能两全就是遗憾,他这是忠孝全逆,被人微词也是自然之理。这是往小了看,若往大了看,将地球看作一国,这赵可就是当代的周大之流了。再过他几百年,不知后人又如何评价周大。开个玩笑哈

    20天前

    回复

    • 许有科

      @吟湄 其实,就算放到今天来说,56个民族是一家。但是在几百年前的人们就认为只有汉文化是正统,有意无意地把汉族以外的民族称为“夷族”,是不客观的。这主要受民国时期的几个“大家”的影响。康有为、谭嗣同之类就曾经强烈建议光绪把蒙古、西藏和新疆卖掉,所得款项用于维新。

      19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这婆娘可了不得。

    21天前

    回复

    • 寒水自碧OUP

      @沁芳闸 赵孟頫如果放在别的朝代会怎样呢

      21天前

      回复

    • 许有科

      @沁芳闸 谢沁芳

      21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寒水自碧OUP 估计也会过的不错,因为会过日子的人到哪都会过的好。何况身边还有人不贪富贵的夫人。妻贤夫祸少。

      2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