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夏日阴影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21   点击:


  (一)
  正午灼热的阳光,烤得大地沥沥冒油,宽敞的大厅丝毫没有受到室外高温的影响,仍旧灯火辉煌,西装革履的主持人宏亮而极富激情的声音,余音绕梁:“现在请新郎和新娘,向神圣的婚姻宣誓。”
  聚光灯下英俊潇洒的新郎双手紧紧握住亭亭玉立、娇羞楚楚的新娘玉指,异口同声地朗诵道:“彼此忠诚,相互珍惜,钟爱一生——”
  朗诵未完,忽听得一声暴喝:“停!”随即一名男子大汗淋漓地冲上典礼台,一把将新娘从新郎手中拉开,一边冲新郎喊道:“你是谁?为什么与我的妻子举行婚礼?”
  新郎一怔,怒目圆睁道:“你又是谁?胡说八道什么?”
  新郎和男子互瞪着双眼,一付谁也不甘示弱的样子。于是,只好一道将目光对准新娘,异声问出同一个问题:“卢雪,告诉他我是谁!”
  新娘卢雪被冲上台的男子骤然拉过一旁后,呆傻而立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当新郎和男子双双投来灼热而又疑惑的目光,因惊骇而短暂短路的神经又迅速复归;在瞬间看明白了新郎和男人的眼神,不由自主异常惶恐地大叫出一声:“啊!”随即泪涌如泉,掩面而逃,冲出了婚礼现场。
  好端端的一场婚礼,因男子的突然出现而中止,新娘又屈辱而去;满堂宾客纷纷指责男子的不是。
  男子从主持人手中抢过话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来,举在空中,对众人说:“我叫陆昌田。我和卢雪早在三年前就登记领取了结婚证。这就是结婚证复印件。”
  话一说完,从宾客中冲出来一位老太太,直奔到陆昌田面前,伸手就煽了他一耳光,并一把抢过来结婚证复印件,几下撕得粉碎。道:“混帐东西,卢雪早就与你分手了。你这是存心来侮辱卢雪。”
  “妈。你怎么这么说?我那不是与卢雪赌气嘛。”陆昌田躲过老太太煽过来的又一记巴掌说道。
  “别叫我妈!你说你与卢雪领了结婚证,你拿出结婚证原件或者婚姻登记机关的登记资料来。拿不出,就别在这儿胡说八道,玷污卢雪名誉。”老太太吼道。
  “结婚证正本不是你保管着的吗?”陆昌田对老太太道。
  “你的结婚证,怎么会让我保管?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老太太反驳道。
  此时,新郎眼睁睁看着婚礼被搅乱,已气得七窍生烟;又听得陆昌田一番胡言乱语,便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挥起一拳砸向陆昌田。意想不到陆昌田并不躲闪,迎上新郎,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众人中有为新郎助威的,直嚷着:打死他,打死他。也有不愿事态恶化的,纷纷上前奋力劝开两人。陆昌田一看形势对自己不利,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趁众人劝说新郎之机,急忙悄悄溜出了大厅。
   
  (二)
  陆昌田跌跌撞撞跑出婚礼酒店,一路漫无目、毫无意识般在强烈的阳光下奔走,又迷迷糊糊地闯进步行街,一屁股瘫坐在遮阳伞下的休息椅上。缓缓地燃吸起一棵香烟,回想着刚才婚礼的一幕,既气愤又感觉到滑稽可笑;卢雪明明与自己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登记手续、领取了结婚证,却怎么又能或者又敢与新郎王世伟举行婚礼,岂不是荒唐得不可思议?还有卢雪的母亲赵桂碧(婚礼上被陆昌田称为妈的老太太)为什么忽然翻脸?不但否认自己与卢雪已领取结婚证,还拒不承认当初主动收揽去结婚证代为保管的事实。蓦然,赵桂碧“你拿出结婚证正本或者婚姻登记机关的登记资料来”的质疑声在耳边回响;陆昌田一拍大腿,暗道,对呀,虽然结婚证让赵桂碧拿去现在又不承认了,但婚姻登记机关应该查找得到办理了婚姻登记的资料。想着,便一溜如烟地赶到民政局查找当年办理结婚登记的档案资料。
  可是,工作人员根椐陆昌田提供的办理结婚登记的时间段里,查遍了所有的档案资料,也没有相关的信息。陆昌田一下便傻眼了,结婚证在赵桂碧处,现在她死活不承认有结婚证;民政局又查不到档案资料;难道自己与卢雪的合法婚姻就此消失了?
  陆昌田失眠了一夜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反反复复地看着当初自己偷偷复制的结婚证复印件,感觉到其中必有什么蹊跷。
  第二天一早,陆昌田拿着结婚证复印件到公安局,他决定报案并检举卢雪与王世伟犯重婚罪。
  公安局刑侦队陈剑队长接待了陆昌田,并让他讲叙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原来,陆昌田与卢雪是大学同学,两人在学校便开始了恋爱关系。毕业后,陆昌田应聘到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卢雪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两人的感情进展也十分顺利。不久,两人商量着准备结婚;但就在这时候,陆昌田单位忽然宣布拟在未婚员工中挑选一名优秀者出国深造;消息一出,许多人跃跃欲试,陆昌田也希望借这个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便报了名;单位经过层层考核,最终陆昌田过五关斩六将,顺利获得了出国资格。可卢雪知道后,却一百八十个的不同意陆昌田出国,说要出国要么带自己一起去,要么就不能出去。陆昌田一下陷入了苦恼之中;出国的机会很难得,在内心里深感这次不止是出国深造,而且极有可能影响自己以后在事业上的发展。而要带卢雪一起出去,一是自己目前没那个经济实力,二是单位明确要求选拔的是单身员工。正在陆昌田左右为难时,赵桂碧说话了,觉得陆昌田应该出国;她从陆昌田的能力上看到了女儿卢雪未来的希望。所以,力挺陆昌田出国。但赵桂碧提出,陆昌田在出国前要与卢雪先办理结婚登记,婚礼可以等陆昌田学成回国再补办。卢雪听了赵桂碧的话,与陆昌田办理了结婚登记。赵桂碧说,单位既然要求被选拔者单身,领取结婚证的事就需暂时保密,建议结婚证交由她暂时保管,到陆昌田学成归来举行婚礼再归还两人。陆昌田心想赵桂碧说的也有道理,但这么喜庆的结婚证自己还没看够,就交给赵桂碧,心里多少有些不舍;转念一想,何不复印几张结婚证带在身上,一是到国外想念卢雪了也可看看复印件解解相思之苦;二是时常看看结婚证,随时可以提醒自己还有爱妻的期望和等待,促使自己努力学习,早日学成回家团聚。
  陆昌田出赴法国后,一般都只是半年才回来一次,而时间往往也只有二三天;卢雪非常粘人,渐渐地受不了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一年前,陆昌田再次回国,与卢雪发生了争吵;卢雪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立即回国,要么分手。陆昌田再三解释无效,也禁不住火气上涌,说分手就分手。于是,两人约好第二天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可就在当天晚上,单位通知陆昌田有紧急事务必须立即赶回法国,陆昌田急忙乘坐当晚的飞机离开了。在法国,陆昌田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对不起卢雪,便几乎每天都保持与卢雪通话。开始,卢雪也能敷衍几句,渐渐地越来越冷淡,最后干脆就关机了。陆昌田这下开始着急了,毕竟与卢雪六七年的感情,岂能说断就断。在处理好工作之后,陆昌田急急忙忙又赶了回来,可一下飞机,便听朋友说,卢雪正在与别人举办婚礼,一急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闯进了婚礼现场。
   
  (三)
  陈剑分析了陆昌田叙述的详情,认为赵桂碧手上的结婚证是证明陆昌田反映情况真实程度的关键。
  干警们找到赵桂碧了解情况,赵桂碧承认陆昌田曾与卢雪恋爱过,但说因两人性格不合,早已分手了;更是一口否认保管结婚证一事。干警们无奈,只得直接找卢雪调查情况;可卢雪却突然失踪了。
  卢雪的失踪,让陈剑感觉到非常的蹊跷。但找不到卢雪,整个事件的真相就无法揭开。陈剑再转头向王世伟了解情况。
  王世伟介绍说,他与卢雪是在一个朋友生日聚会上认识的。
  那天,卢雪郁郁地独自坐在一旁,有朋友过去与她聊天:“卢雪,咋看上去不开心呢?陆昌田什么时候回来呢?”
  “别提他了。我俩分了。”卢雪气咻咻地道。
  “不会吧?你俩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是不是有啥误会?解释解释不就完了吗。”朋友劝道。
  “有啥好解释的。没他,我也过得挺好。”卢雪道。
  王世伟在一侧听了对话,早已对卢雪一见钟情的他,觉得是时候该向卢雪发起攻势了。便主动邀卢雪跳舞,并趁机作了自我介绍。卢雪并不反感王世伟,反而颇有兴趣地与他聊得很开心。经过一段时间交往,王世伟很快就了解到卢雪是个非常粘人的女孩,便投其所好,每天再忙也一定挤出时间陪她逛街、购物、看电影、吃饭、喝咖啡聊天等,并十分细致投入地关心她、照料她。日子一长,便擦出了爱的火花。一天晚上,俩人看完电影,路过一间酒吧,王世伟提议进去坐坐;卢雪因被电影感染的原故,心情很好,听王世伟说去坐坐,就点头答应。在酒吧里,俩人喝了不少红酒,都进入了微醉状态。王世伟就搀扶着卢雪回到了自己家,孤男寡女,又在酒精作用刺激下,俩人自然经历了一番别样缠绵。此后,二人就常在一起。不久,卢雪发现自己怀孕了。王世伟一听,趁机便向卢雪求婚。后来,卢雪在征求母亲赵桂碧同意后,便决定答应王世伟的求婚。因卢雪有身孕,婚事不能拖得太久,王世伟立马就开始筹备起婚礼来。到婚礼当天,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陆昌田的突然闯入,破坏了婚礼现场。回家后,王世伟本打算向卢雪问清楚情况,可见到卢雪一个劲地以泪洗面,便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再去碰撞她心头的创伤,想等事情平息一段时间后再问也不迟;王世伟担心的关键点,还在于怕卢雪因此事过份悲愁,影响到腹中胎儿的发育。第二天上午,王世伟陪着卢雪多休息了会,快十一点钟才起床,然后与卢雪一起吃了饭;王世伟说带卢雪出去转转,卢雪说心情不好,不想出去。王世伟很理解也很关心地对卢雪说,那就好好在家休息吧。自己则照例去公司看看。可王世伟下午回家却没看见卢雪,打电话也关机;再联系赵桂碧,手机也关机。卢雪就这样失踪了。
  陈剑听完王世伟的叙述,问道:“你与卢雪什么时候办理的结婚登记?”
  王世伟说:“大概一个月前。”
  “你知道卢雪与陆昌田办理过婚姻登记手续,领取过结婚证吗?”陈剑再问。
  “不可能吧。卢雪与我去办理登记时,我看过卢雪的户口薄,婚姻状况栏上写着:未婚。怎么可能与陆昌田领过结婚证?”王世伟道。
  随后,王世伟将自己和卢雪的结婚证呈交到了陈剑手上。
   
  (四)
  案件陷入了僵局。
  陆昌田虽然只持有结婚证复印件,却言之凿凿地称自己确实与卢雪去民政部门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并亲自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结婚证。
  王世伟也斩钉截铁地说,办理登记时,卢雪的婚姻状况是未婚。
  干警们通过对民政部门的调查,一是证实了王世伟与卢雪的婚姻是合法的;二是查遍了婚姻登记资料档案,确实没有陆昌田与卢雪登记结婚的任何信息资料。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卢雪的失踪,为案件增加了浓厚的阴影。回头再找赵桂碧,也同样失去了踪影。
  陈剑反反复复分析案情,认定如果陆昌田所言属实,那么民政部门不应该凭空消失或抹除了陆昌田与卢雪的婚姻登记资料。应该更细致地找到当时具体为陆昌田与卢雪办理婚姻登记的工作人员,了解详细情况。
  干警们按陈剑的部署,再次到民政部门,找到陆昌田提供的结婚证复印件上具体日期的经办人员。经办人一听干警询问陆昌田与卢雪办理婚姻登记的情况,头上立即渗出了冷汗。干警们察言观色,感觉经办人有隐瞒事实的嫌疑,对其立即展开政策攻势。经办人在沉寂片刻后,终于交待了毁灭陆昌田与卢雪婚姻登记资料的整个过程。
  原来,大约在二个月前,赵桂碧来到婚姻登记处,找到经办人,说女儿卢雪与陆昌田办理完婚姻登记手续后就去了国外,这一去就是几年杳无音信,途中只给卢雪来了条解除婚约的短信,便石沉大海了。卢雪苦等不到陆昌田,年龄又越拖越大,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婚姻大事,赵桂碧想从婚姻登记处将陆昌田和卢雪的结婚资料抽出来销毁掉,这样卢雪才能从新登记结婚。经办人一听,事体太大,连连摇头不敢答应。赵桂碧说,卢雪当初办结婚证时,用的是身份证,户口薄上的婚姻状况栏一直是未婚;抽掉婚姻登记处的登记档案,这段婚姻就不存在了。经办人仍不敢答应。此后,赵桂碧提着名烟名酒高档礼品三天二头往经办人家跑;最终,经办人没经受住赵桂碧的磨蹭,又考虑到当时当地的婚姻登记没有实行联网,操作的可能性极大,便同意了赵桂碧的请求。一天,经办人将陆昌田与卢雪的登记资料档案偷偷地抽取了出来,交给赵桂碧;赵桂碧当着经办人的面,将登记资料连同两本结婚证一起烧毁了。
  案情大白于天下,难怪陆昌田和干警们的初次调查,都没能查到陆卢登记的相关信息。经办人涉嫌盗窃、损毁国家公文罪,被依法逮捕。卢雪犯重婚罪的事实已基本清楚,赵桂碧也涉嫌包庇和盗窃、损毁国家公文犯罪;陈剑果断对卢雪和赵桂碧实行了网上通缉。
  网上通缉不久,陈剑接到举报,顺着线索很快将卢雪和赵桂碧抓获归案。
  经过审讯,卢雪和赵桂碧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还在卢雪很小的时候,父亲便因病去逝了。赵桂碧为了哺育女儿,也未再婚,母女俩相依为命。由于赵桂碧的溺爱,卢雪从小就任何事情都依赖母亲,很少有自己拿主意的时候。所以,待卢雪成人后,便养成了十分粘人的习气。卢雪与陆昌田恋爱后,从大学一直到工作,两人都长期相守在一起,加上陆昌田对她又照顾体贴,两人感情也一直比较稳定。但当陆昌田突然提出要出国时,卢雪的心里象忽然缺失了支柱;所以,一百八十个的不同意。当看到陆昌田执意要出国时,就提出了要出去必须带自己一起出去的要求。陆昌田没能力带着卢雪一道出国,便转向请求赵桂碧说服卢雪。果然,赵桂碧说服了卢雪,以为卢雪是怕因陆昌田的出国而失去他。所以,就提议让陆昌田出国前先与卢雪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领取了结婚证。同时,赵桂碧心里还有两个小九九:一是恋女情结,二十多年母女俩长期厮守,卢雪又有很强的对母依赖性,赵桂碧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二是通过出国考核,赵桂碧看到了陆昌田很有发展潜力,将来必成大器,有益于卢雪以后的生活;但同时又怕陆昌田出国后,万一情况有变,甩下卢雪;便让他俩办理了结婚手续,并将结婚证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此,便不必担心陆昌田有什么花花肠子了。可是,令赵桂碧没想到的是,卢雪担心的并不是陆昌田变心,而是陆昌田一走,自己又变回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卢雪害怕孤单,尽管大学毕业又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已完完全全进入成年人范畴,但骤然失去了依靠,便不知自己该如何处理生活中哪怕一些极小的小事。陆昌田走后,尽管赵桂碧依然如从前般溺爱着卢雪,但母亲和恋人毕竟有着质的不同。卢雪在晃晃糊糊中度过了两年的时光,每一次陆昌田回国相聚,卢雪说得最多的话,便是不断催促陆昌田赶快回国。最后一次与陆昌田小聚后,卢雪向陆昌田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立即回国,要么分手。陆昌田不堪其苦,便赌气答应道,分手就分手。其实,陆昌田答应后就后悔了,毕竟多年的感情,哪能说分就分了呢。卢雪见陆昌田答应分手,一颗心顿时就碎了;成天迷迷糊糊,也不知日子怎么过来的。就在这时,王世伟向卢雪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卢雪在左右摇摆中终于让自己有了身孕。这时,卢雪才想起将事情合盘告诉了赵桂碧。赵桂碧一打听,王世伟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比起陆昌田不知好了多少倍,便点头首肯了这桩婚姻。但要与王世伟顺利结婚,必须抹掉卢雪与陆昌田的婚姻关系;左思右想,赵桂碧竟然通过各种手段达到了目的。可是,卢雪和赵桂碧做梦也没想到,陆昌田会突然出现在婚礼现场,接着报了警,还检举卢雪重婚。赵桂碧在接受了干警询问调查后,感觉到会出事,便急忙带着卢雪逃到外地亲戚家中躲藏。以为躲过了这一阵子,事情便会不了了之,过来风头,卢雪又可以与王世伟开始新的生活。却不料,很快便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
  要想平安享幸福,除非法莫违。任何妄念靠歪门邪道达到自利目的者,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冷吟同题】冷吟

下一篇: 《 孤心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虽然是小说,但是故事讲得很实际,一女二嫁,让三个人犯了法,教训沉痛。正像作者结尾给出的警示,要想平安享幸福,除非法莫违。任何妄念靠歪门邪道达到自利目的者,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古月银河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