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佛前哭泣的情郎

作者:许有科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19   点击:


  初冬的一场大雪,掩盖了古凉州的斑驳陆离。黑白素描的天地格外静谧,也撩动了红男绿女的心思。公园嬉戏的身影,广场歪歪扭扭的脚印,枝头摇曳的红叶上一层层洁白的雪绒,传递着各种心情和故事。“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忽然想起几个老友好久未见,拿起电话拨过去,居然都如约而至。
  老周带了一个新朋友,姓桑,年龄相仿,很欣赏他的文采,在朋友圈里互相点过赞,交流并无障碍。我本来想和他多聊一聊,但酒仙老王频频出招,缠着喝酒,只好一边接招,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偷空聊几句。突然他提到了民俗村的一个火盆,说是仓央嘉措用过的。我大吃一惊,情王子怎么可能和民勤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沙城挂上钩!刚输的酒自然得赖掉,专心打问怎么回事。他说在征集文物的时候,从阿拉善左旗淘来的。这是闻所未闻的大事,继续追问,说是仓央嘉措被康熙罢黜尊号后,曾经流落到内蒙古,在阿拉善待了好长时间,那个火盆就是他用过的。赶快启动脑细胞,收集所有关于仓央嘉措的故事,只知道他白天装模作样念经,晚上四处找美女幽会,写的很容易让人失控。好像在青海湖就圆寂了,怎么又跑到民勤边上了。
  回家立即查资料,看到了这么一段话:“蒙古喇嘛阿旺多吉所著《仓央嘉措秘史》和《琵琶音》的说法。"于火猪年当法王(即仓央嘉措)25岁时,被请往内地。"次第行至东如措纳时,皇帝诏谕严厉,众人闻旨,惶恐已极。担心性命难保,无有良策以对。于是异口同声对我(仓央嘉措)恳求道:'您已获自主,能现仙逝状或将形体隐去。若不如此,则我等势必被斩首。'求告再三。仓央嘉措无限悲伤,话别之后,遽然上路,朝东南方向而去……此后,他经打箭炉至内地的峨眉山等地去朝山拜佛。然后,又到前后藏、印度、尼泊尔、甘肃、五台山、青海、蒙古等地云游,讲经说法,广结善缘,创下无穷精妙业绩。清圣祖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游历北京,半年后返回蒙古阿拉善旗,以此为驻锡地而活动于蒙古、青海一带。乾隆十一年(1746年)圆寂,终年六十四岁。”这倒有点意思了。继续挖掘,才知道阿拉善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第二故乡。1716—1746年间,他在阿拉善传播宗喀巴的喇嘛教,深受阿拉善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德顶葛根”是阿拉善人民对他的尊称,意为“最高贵的活佛”。吆~~~,这样一个风流倜傥的多情郎居然曾经近在咫尺!
  1683年,仓央嘉措出生在藏南门隅达旺纳拉山下一信奉宁玛派红教的家庭,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旺拉姆。1682年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圆寂。1697年选定转世灵童仓央嘉措,并被迎至拉萨,举行坐床典礼,世称六世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圆寂时,其弟子桑结嘉措按照遗嘱,秘而不宣,秘密寻找转世活佛,也就是仓央嘉措,而后秘密送往巴桑寺,五岁开始学习文字,7岁时学习佛法。他到拉萨的时候已经14岁了。
  仓央嘉措虽有达赖喇嘛之名,却并无实权。傀儡般存在。生活上遭到禁锢,政治上受人摆布,内心抑郁,索性纵情声色,据说他一到晚上就化名达桑旺波,以贵族公子的身份,流连于拉萨街头的酒家、民居,"身穿绸缎便装,手戴戒指,头蓄长发,醉心于歌舞游宴,夜宿于宫外女子之家。"他的歌印证了这个传说:"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后来,政敌拉藏汗杀死了他的恩师桑结嘉措,并致书清政府,奏报桑结嘉措谋反,又说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教务,不是真正的达赖,请予贬废。康熙皇帝于是下旨:"拉藏汗因奏废桑结所立六世达赖,诏送京师。"他的六世达赖身份被“废黜”,被迫离开拉萨。1706年5月,24岁的仓央嘉措从拉萨被解送北京的途中,到青海贡噶湖畔时,自隐而去。后返回西藏,又从西藏随马牛驼队到尼泊尔、印度等地达10年之久,10年后返回西藏。1716年春,34岁的仓央嘉措带领11名侍从,从西藏经西宁前往阿拉善。一路通过天堂寺-华藏寺-裴家营-冰草湾等地到达阿拉善边界——朝呼尔陶鲁盖,并从朝呼尔陶鲁盖进入了阿拉善。在头道湖一个名叫超格图的牧民家,结缘居住下来,在阿拉善王爷的信任和支持下,开始了他在阿拉善地区近30年的宗教弘法历程。现在阿拉善的昭化寺和承庆寺就是他传教的驻地。1746年5月8日圆寂于承庆寺,享年64岁,次年法体移至昭化寺高尔拉木湖水边立塔供奉。1757年,其法体及遗物又迁至贺兰山广宗寺内。
  从他的行踪和路线看,是从青海一路过来,过天祝、古浪、民勤东,穿过腾格里沙漠,到达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民勤处于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中间,西南边是阿拉善右旗,东北边是阿拉善左旗,属于内蒙古。南边是凉州。这两个“旗”我都去过,茫茫戈壁,风沙肆掠,旗政府所在地孤零零地矗立在戈壁滩上,几乎见不到一个行人。官话是民勤方言。这与早期民勤人逃荒,大多流落至此定居有关。据史料记载,200多年前,这儿是大片的绿洲和湖泊(现在已经被流沙和盐碱戈壁所取代)。由于人烟稀少、人迹罕至,使得昭化寺一直保持着传统、纯正的格鲁派宗教风格和习俗。每年定期进行着各种祈愿法会。
  一场雪,倒是带来了意外的惊喜。依稀记得一位诗人说过,雪是上帝的精灵。这场洋洋洒洒的大雪,带来了一位新朋友,收获了一位多情郎的故事。翻开他的《问佛》,对雪有别样的领悟: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是啊,悲伤的记忆,错过的美丽,今晚的雪不能再错过了。“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己失去旧日的光泽。”把握今冬,拥你入怀,在飒飒的飘雪声里追忆前世,吻尽你酡红的脸庞上微微的细汗,嵌入你明亮的眸子里体味深情,抚摸你光洁的皮肤期待永久。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这是一个多么洒脱深情的情郎啊。
  白色的野鹤啊,
  请将飞的本领借我一用。
  我不到远处去耽搁,
  到理塘去一遭就回来。
  当他被押送到哲蚌寺山下时,被武装僧人营救到寺庙里,僧兵和蒙古军队战斗了三天三夜,最后他为了避免无辜的伤害,独自一人从哲蚌寺走了出来,放弃抵抗,写下了上面的诗句。他是一个拥有信仰和责任感的情郎。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沉默,苦不堪言,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青梅竹马的情人被处死后,他黯然神伤: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多情而无奈,只能遥寄来世,期望再次执子之手,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这一世深情如何放得下,伊人在哪里,在佛的莲花座前?在遥远的锦绣天国?不,你一直蛰伏在我心中,嚼蚀着我最深的思念。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你是情郎心中永远的神,你腾出最敏感的地方供我心痛。清新的早晨怀揣诗歌超度草木,六尘境界到处都是你撒出的花种,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再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悠悠的琴声被暗香淹没,刚到岸边,已被一缕清风秀在水面。缘来花开,缘去花落,我真该放下你吗?
  他的诗歌中多次提到“理塘”,是桑洁卓玛的故乡,他一生思念的情人,一生放不下的地方。那儿有格聂神山的皑皑白雪,有姊妹湖间的窃窃私语。在阿拉善最后的岁月里,他仍然在念叨: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1746年5月8日,阿拉善的上空惊现彩虹,三道白色霞光直通西方,空中响起乐器声,这个不老的情郎溘然圆寂。5月15日,阿拉善发生地震,天空电闪雷鸣。
  审核编辑:十八孩十八公   精华: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冬秋如雪

下一篇: 《 阅读的快乐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十八孩十八公:
很美丽的传说。仓央嘉措,一个美丽的传说。阿拉善发生地震,天空电闪雷鸣。是佛裂还是佛菩萨乘愿再来?其实,如果没有东印度公司的考古发现,佛祖也是一个传说。佛家入道有二种:理入和行入,通俗地说,也就是理论家与实践家。有时候理论超越了实际,或者实践太超前,往往就会被人骂“疯、狂”,狂禅很多就是因为理论太超越实践,而仓央嘉措则是实践太超前。鸠摩罗什翻译的《维摩诘所说经》,“观十二因缘,入诸邪见,是菩萨行。”,“淫性即佛性,烦恼即菩提,淫怒痴即是解脱。”,鸠摩罗什甚至讲着经,看到漂亮的女弟子,就说看到了欢喜佛,要去找欢喜佛,这个,正史《晋书》和《高僧传 鸠摩罗什传》都有明确记载。除了唐密承认《理趣经》,汉传佛教都不承认这部经,南传佛教还有好几部经也是类似的,这个不方便多说,即使从《理趣经》来看,仓央嘉措的行为,也不那么荒唐,卿我本具如来性,不负如来不负卿。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花落无声

    仓央嘉措的情诗是世界上最美的情诗。但后来也出现了一些假冒的作品。

    2019-11-19

    回复

  • 许有科

    编者佛养深厚,值得学习

    2019-11-19

    回复

    • 相也

      @许有科 佛珠遇着法锤了,一个比一个厉害。

      2019-11-19

      回复

  • 吟湄

    这世上,唯有情之一字,才是内心真正的归宿!

    2019-11-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