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作者:禅心如月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18   阅读:

  
  此句出处不可考,但设计却直扣人的心扉,令我好多年不能相忘,得此机会作一杂记,也是恰好,也是缘份刚到。
  有幸忝列系统文联作协理事,是我的荣幸。记得2015年系统作协换届时我应邀前往应贺时,却因为散步时被车撞后受伤,在床上躺了三个月,错过了这个集会,无法亲眼见到会议盛况,一直引为憾事;2017年系统作协理事会议也受到了邀请,但不是什么忙人的我却不知道忙些什么事情,也未能成行,与作协诸君失之交臂,只能令人喟然长叹。此次之会,得以成行,自然是不胜欣喜,欣喜中也有少许忐忑。
  在西安开作协理事会,是秘书长红岭晨钟的大力促动,作协主席春和景明的全力支持。西安之于我,是一个有念想的地方,十五年前,我在西安辖内的一个单位工作,经常会有机会来西安开会,结识了西北五省系统的许多兄弟姐妹,大家的相处其乐融融。2005年带队到西安参加系统英语大赛西北五省区比赛也算是对自己在做青年工作的岗位上划下了一个较为圆满的句号,再回想2002的系统举办的全国央行的辩论赛,我们也是组队在台上指点江山,意气飞扬。在台上组队我们这些人是对手,为荣誉而上,在台下,我们收获的是友谊满满。十五年前调到南方工作后,再对于我自己而言,再没有来过西安,不过心里总是在怀想。
  到了咸阳,那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我觉得我更像是来走亲戚抑或是来看望老东家,也不知道这种形容是否合适,但是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惶惶然。
  各理事先后到达开会的地点,他们之间是熟悉的,我是陌生的。在互相交流后恍然而言,便都是群里熟悉的陌生人,互道久仰之后的寒喧居然没有一丝的陌生感和违和感,大家更多的关心是为什么两次未有到会。古称长安的十三朝古都,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大家话题也不仅仅是竹林七贤在幽篁中弹琴和杨贵妃在华清池沐浴等彰显文化品味的话题,自然也包括王二妮是唱歌有浓郁的陕北口音及老孙家泡馍是否体现国际口味等接着地气的话题。
  甘肃人、青海才女、山东秀才来赴会路上作的展示提前拉开了开会的序幕,咸阳大家董先生现场的作信手拈来,情景相与交融,浓重的关中口音让人神游在千年前的汉唐。来自大理的诗人云南云居然不务诗人的正业,除了以鲜绿色上装和墨镜以令人惊艳的方式出场外,还不吟诗,甩着他飘逸的长发,非常用情地以滇味普通话唱了一首《蝴蝶泉边》,我无法从他墨镜后看到他如痴如醉的目光,然而我们都深刻地感受到了一场以文学为核心的主题有骚气蓬勃在涌动。
  自然,这都是花絮,实际上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要讨论两个话题:一是好好读书;二是好好码字。
  大家在介绍自己的创作时,一个个轻描淡写说出了几本书的大咖展示了令人叹服的成果,令我感到震惊,惭愧之余也对自己的懒惰有了切肤之痛。对于我这个在写作随意随性,无目标、无主题、无追求的“三无”人员来说,虽然曾经在网站上发表了一百多篇文字,也在个别报纸上发表过小诗,但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文字,纯粹是一种爱好,也没在想过集结成册,觉得这样的散淡也挺好,会上的热烈让我认识到,这种不够认真的对待文字态度是需要进一步与自己商榷。
  讨论中,我也考虑了在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在“读”与“不读”、“写”与“不写”的想法。“读”就是要沉得下心去读经典、读名著,在其中汲取精华,提高品味,增厚自己的文化修养,让思想更有深度;“不读”就是不在各类媒介上进行碎片化的阅读,不读各类心灵的鸡汤,有些文字是有毒的,我们要去辨别。“写”就是要在严肃的文字是受众面小,不在文化快餐序列中如何坚持下去;“不写”就是不能为迎合而写,尤其是在网络文学中可以满足YY梦想文字绝不去写,守护好心灵中那份对文字的纯净。
  行走在码字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在孤独我们有守望,《论语》云“德不孤必有邻”。
  感谢有作者签名伴我一路返程的《上古村笔记》。
  返程路上,有两句诗在脑海中浮现:喋一碗泡馍,慷慨激昂,暖胃温肠;吼一声秦腔,长河星落,天地苍凉。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上一篇: 《 河西走廊上的狼

下一篇: 《 【冷吟同题】冷吟闲醉更痴情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要有缘,总会相聚。不管是在读的路上,还是在写的过程中,我们从来都不孤单。借用作者的一句话:好好读书,好好码字。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吟湄

    德不孤必有邻

    2019-11-18

    回复

  • 十八孩十八公

    渭河的Biangbiang面好吃,古渭水叫Biang水,渭河水做的biang面,据说只有渭河水做的Biangbiang面才是最正宗,当年玄奘法师就喜欢Biangbiang面,说吃下去就是心灵的净土,用现在时髦话说,就是心灵鸡汤啊,可惜,玄奘法师没有申请心灵鸡汤的版权,否则,那些写所谓心灵鸡汤的人,都要给玄奘法师付使用费。更可惜玄奘的唯识宗,理论太深奥,反而曲高和寡,要不,玄奘的Biangbiang面会像云门饼一样出名。尤其是油泼辣子biangbiang面,漂在记忆深处,很好吃啊,只是,汉传佛教不吃辣子,南传佛教好像没有这条戒律。

    2019-11-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