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时节——清明雨

作者:浏览江山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17   阅读:

  
  往事像一潭池水,泛着淡淡的涟漪,像一根线,牵一发而动全身。多么清冷的时节啊!乌云滚滚,凉风飕飕,岸柳低垂,杏花带雨,桃红落英,不知今宵是何年。
  风,你有力量吗?你撩起我的头发,为何不将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带走?你呼啸山庄,似阵阵哀鸣,吹得埋藏在心中的愁让人揪心。
  雨,如期而至。大别山仿佛有了这雨,清明才更能显得出它的惨淡悲凉。是清明成全了这场透心雨,更是这纷纭复杂的雨洗涤了大别山,这座山却又衬托了清明。
  雨,你下大点吧,伴我泪飞,倾天而降,冲刷阴阳界,洗尽人间惆怅。你让我走,让我走到天涯地角,去寻找那经年失久的父爱,送我这愁眉断肠的人回到父亲的身边。
  春去春又回,此时春意盎然,草木皆可复苏,缘何父亲却长眠于地下不醒?世界万物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唯有那经天纬地的父子亲情,是不会随着万物变化而灰飞烟灭。我期盼着清明节来临,藉以与父亲团聚,可这种团聚,又何尝不是心灵上的一种伤痛。
  父亲,长眠于地下已多年。这是自然规律,但是,父爱,却使我终身难以割舍。冰凉的墓碑告诉我,我们已经阴阳两隔。时光匆匆,岁月流逝,转眼间父亲已离开我60年。
  记得,曾经的我,朦朦胧胧,年小无知。不懂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含义,等到长大成人后我有了子孙,方才体会到育儿不易,含辛茹苦,知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却为时已晚,抱憾终生。
  在这个清明里,我心潮翻腾,深深地记得父亲离开人间的那一刻,他没有呻吟,只给母亲留下一句“一定要将金安带大!”的临终遗言,安然地离开了我们,父亲拉着我的手,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直到他的手没有了温度,变得冰冷。那一刻我真的无法接受,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从此不满10岁的我便成了没爹的孩子,顿时心灰意冷,趴在地下嚎啕大哭!那是一份怎样的不舍!生死别离,肝肠寸断,那一幕便成了父亲在世留给我最后一面的定格,永恒。我知道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一天,而每个人都不能面对这一天。
  父亲生于清宣统三年农历三月初八日亥时(即:公元一九一一年四月六日十一时)。也就是这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成功,大清王朝宣统帝退位,从此宣告中国数千年的封建帝制结束,中国开始走向军阀混战的所谓“共和”的漫长时期。
  祖父是位清末秀才。父在我祖父的潜移默化中从小就天资聪明,勤奋好学,博闻强记。他性格温和,沉默寡言,据此祖父为他取乳名:言之。又因他身弱体薄,取册名长年,字九如(父成年后采用九如为常用名)。父出生时祖母年岁已大,没有乳汁加之祖父忙于生意无暇顾及,半岁时就将他送本街南头经营饭店的邻居易重洋母亲寄养,至六岁才被接回,开始父极不适应且与兄姐不太合群。祖父为他聘请一位姓杨的晚清老秀才为他执导家教,让大姑妈陪读,父记忆超群,杨老先生常常为他加课。年届十二岁父就读完四书五经和《论语》并练就一手好毛笔字,其时,社会正兴起“洋学”,祖父就送他到远在六十里外的笔架山学校(今安徽省金寨县境地)就读。
  因与兄姐们接触少,父亲回家后兄姐常不理他,甚至认为他是野孩子,常常欺侮他,父亲就独自跑到刘家后楼与姑娘媳妇玩耍。封建社会的大家女性通常都住在楼上,不与外人接触,严遵男女有别之规。她们见父亲聪明可爱,于是便教他描花绣朵,裁缝各类款式衣裳。因此父亲成人后拥有一手针线和服装设计绝活,令世人深赞。又因长时期与女性接触,潜移默化,导致父亲性格温和,文雅。他一身书生意气十足,从不讲粗话,脏话,更不会与人特别是年轻女性开玩笑。
  中华民国十五年(即;公元一九二六年)秋,父亲根据个人专长以优异成绩考取安徽省六安市美艺专科学校。一九二七年“潢麻起义”,学生闹学潮,罢课。国民党实施镇压政策并逮捕大量学生和老师,六安美艺专科学校被迫停课,父亲只得辍学返家随父改行学医。父聪明伶俐,在医学理论和临床诊断中刻苦钻研,充分发挥他的非凡天才,医学造诣很深,闲情逸致时也常在祖父的指导下练习书法和国画。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即一九三五年)春,经父亲一位远房兄长刘益清介绍,在本乡大孤山找到一位山农罗天友的女儿,待嫁待闺,叫罗国枝,一个不识字的小脚女人,比父亲小四岁。她,就是我的生母。
  婚后,父母和睦相处,幸福美满。父随祖父在外出诊,母亲伴祖母在家守店抓药。美中不足的是母亲早产四胎女婴均不幸夭折,直到一九四二年大姐守芳,一九四五年二姐守华,一九四七年我,姐弟三人的先后出世,父母方得以宽心。
  一九三一年,参加红军的大伯,二伯,二大娘相继被张国焘杀害,祖父遭连续打击从此萎靡不振,卧床不起,祖父谢世后,父亲将大孝转至祖母身上,倾身奉献爱心。其时,祖母已经偏瘫,父终日送水喂饭,昼夜为其穿脱服伺。每逢寒冬,祖母睡前父亲先为祖母暖被窝,早晨为祖母暖内衣。一九三九年冬,祖母生命垂危,父心急如焚,竟仿效二十四孝“剜肉救母”的故事,沐浴更衣,焚香,虔诚祈祷后,用剪刀铰下自己的左臂肌肉一块,兑鸡汤煎煮喂母,以报生育养育之恩。精诚所至,金为石开,祖母居然奇迹般的转危为安并延寿六年。此桩催人泪下的感人事迹,在社会传为佳话且流传至今。
  尔后,家庭重担历史性地落在父亲的身上。父拖着瘦弱的身体常跋山涉水,风雨兼程,出诊看病,一日,强渡两河口,被山洪卷走三十多米,幸遇邓楼农民王光宽奋力相救方死里逃生,为感恩知遇,后父亲拎着重礼带着二姐守芳拜王为干父,从此两家结为亲戚,交往频繁。因积劳成疾,父亲不幸染上肺结核,昼夜咳嗽且痰中带血,低烧不退,从此病魔缠身。
  父亲虽性格温和但是他却又是一位有骨气,坚持原则的人。在长夜难明,硝烟弥漫,炮火纷飞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日日夜夜里,父亲以其精湛的技术为立煌(今金寨县),商城,固始的黎民百姓和疆场将士救死扶伤,可谓药到病除,妙手回春。一九四七年秋和一九四八年春,国民党第七十五师师长戴民权,大别山剿匪游击司令张天河慕名曾先后聘请父亲为军医,均被父亲婉言拒绝。父视功名利禄如过眼烟云,发誓终身不染政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父亲也是位胆小怕事,谨小慎微之人。一九四九年春,父亲岀诊由南乡(黄土岭)返家,途中遇一站岗兵,盘查时见父亲镶有一颗假牙(旧社会叫金牙),怀疑父亲是敌特,不分皂白将父亲捆绑,父不敢争辩吓得魂不附体。恰巧被三个过路群众撞见,大伙齐声叫喊:“我们都能证明,他是个好人,是行医的刘先生,还不快点放他”!父虽逃过这一劫,回到家里却忍痛用称砣将那颗假牙敲掉,流淌很多血,导致后来发炎浓肿很长时期,不能吃饭,母亲心急火燎,束手无策。父亲终身讲究仪表,遗憾的是老人至寿终,我见到躺在病榻中的他,洁白整齐的牙齿内还残留一颗颌洞。
  解放后,县政府卫生科根据上级精神,着手组建乡级卫生院。经考核,确认我父亲有医生执业资格,县里人就任命父亲为苏仙石卫生院首届院长。
  我上一年级时,学校有《小朋友》连环画报,最吸引我,于是它派上了用场。这一年学校开展演讲比赛,我有幸被推为班级选手,我运用《小朋友》里面的一个“小姑娘浇花”的故事,充分发挥我的想象力和口才,在竞赛大会上旁若无人,夸夸其谈,想不到竟然荣获学校特等奖。颁奖大会学校邀请部分学生家长参加,作为一位知名度极高的医生,父亲被列入嘉宾席,当我上台领奖时与台上的父亲对视着,我看到微笑中的父亲一双爱悯的,期望的眼睛,多少年来,我总是感到这双爱怜,鼓励,期盼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直到现在。颁奖后老师还特意让我独唱了一首《二月里来》,这令父亲兴奋不已,将我揽入怀中,亲了又亲。尔后,逢人就夸讲:“我做梦也未想到,俺这孩子不但考试得一百分还能自编自讲,得了特等奖,这么小还敢登台独唱,不简单啊!”夸奖得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晚年,父亲的老病日益加重,食少事繁,不断高烧,昼夜咳嗽并且痰中带血。为养家糊口,为尽量满足患者要求,父强打精神带病岀诊。在他身力已经极端透支无法起床走动的情况下,乡民自愿用轿子接送。
  父亲热衷于慈善和公益事业。解放后,街道,机关学校墙壁上《热爱和平》,《江山如此多娇》等巨幅彩色宣传画均出自他的手笔。逢年过节或者盛大会典,凡文艺演岀均由父亲亲自执导排练,扎花布景。父亲还多次带头捐款倡导修路,架西河湾木头桥,维修下楼迎水寺,筹办南庙,下庙庙会和五月十八日苏仙石交流大会。
  解放战争时苏仙石来了一位落难老人,叫陈世忠,衣不遮身,疮痍满目,气息奄奄,据说是被国民党抛弃的老兵,借巷子口权作栖身之处。众街邻怕他死于此地,一致撵他走。父闻讯后动了恻隐之心,他挺身而出,力排众议,认老人为义父,从此养老送终至三年。老人死后,父为其选坟地,购置高质彬木棺椁并亲自披麻戴孝,打招魂幡,顶棺下墓,视自己为老人嫡生子。
  父亲才华横溢,多才多艺。他生逢多事之秋,含泪送别了我祖父,袓母,大伯,二伯,二大娘,丁母。艰难地度过了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终于活到了解放。建国之初,他带头捐资组建苏仙石乡卫生院并任首届院长。他的代表作国画《梅》《江山如此多娇》《明月松间照》,书法《满江红》《念奴娇》,曾多次在省会参展获奖。还光荣的成为河南省书协,画协,卫生协会会员。父此时踌躇满志,在与妻子儿女话灯前时,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父亲的书画遗作近百幅,不幸在那个饿死人的“信阳事件”时期被丢失,那时,我年幼无知,不懂其珍贵,终于铸成千古憾事!
  在一个乌云密布,雨雪交加,阴风惨惨的日子里,我独自到街北头玩,看外来运货的手推独轮车,正看得岀神,突然,三姐大惊失色的呼喊我:“老弟,快回。俺爸喊你的名字”!我预感不妙,当我一口气跑回时,家中已乱成一团,我长久以来最害怕最担心的事刹那间就要发生。我大声地喊着:“爸呀!爸啊...”扑到父亲的床前,我见到父亲蜡黄的脸上布满皱纹,半合的眼睛已经失去光辉。稍许,父亲又恢复清醒,打手势让我为他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顿时,屋里人都松了一口气,唯四伯刘定远先生(守议父亲)却坚持说:“这不是好预兆,属回光返照”。大伙都屏着气观察着父亲,忽然,父亲伸手又用低微的声音喊我,当我贴近他时,他用尽全力紧紧地握着我的一双小手......
  父亲慢慢闭上的是一双慈祥的,难以割舍的眼睛,缓缓流出的是一大颗泪珠!
  顷刻,我天昏地暗。我知道失去父亲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哭死哭活不准人们将父亲抬下地铺,怎奈何得那些身材魁梧的大人们?我爬着又扑向被抬在地铺的父亲,死死的抱着父亲的头一边哭,喊:“爸”!一边摇晃着他,总想给他喊醒。我哭着喊:“爸呀,你醒醒。我以后不拐(调皮)了,保证听你的话,再不下河玩水了,也不找你要钱了,我要好好上学”!哭声,感动前来探望的人们一片怜悯的同情泪水。
  晚上,母亲用哭哑了的声音低沉的跟我说:“记住,今天的日子是你爸离开俺们娘儿的忌日,长大后千万别忘掉”。于是我抹着红肿的眼睛翻看父亲亲手买来的黄历;这一铭心刻骨的日子是:丙申年己酉冬月初七日巳时。即公元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八日十时。
  古人云父爱如山,山是无言的,父爱也是无言的,它体现在父亲对我无微不至的爱怜中,体现在父亲的沉默寡言中,体现在父亲的眼睛中。父亲,今生能做你的儿子是我的骄傲!我祈求来生还做你的儿子。虽然病魔夺走了你的生命,你的爱却无处不在,那是一种无言的沉默,一种深沉的蕴含。正如冰心老人所说:“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父亲,你就这样永远的沉默了,你的生命定格在45岁。
  时值清明,儿行文祭奠,寄托对父亲的哀思,对故人的怀念。一座墓碑,一束鲜花,一刀纸钱,一段记忆,一串伤痛。清明的风,是儿子对你的呼唤;清明的雨,是儿子思念你的泪水!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上一篇: 《 【冷吟同题】又遇“冷吟”

下一篇: 《 冬秋如雪

【编者按】 往期编辑   渭雨轻尘:
才45岁就走了,确实太早了。父慈子孝,感人至深。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 相也

    散文感人至深。你父造:辛亥  壬辰  丙午  己亥。七煞格,用伤官制煞,煞者,鬼病也,伤官者,制煞之神也,从医好文,如命。丁亥运丙申年,丙火照命,七煞壬水克火,火金两伤,五行为肺心之疾。忌日为丙申年辛丑月庚辰日辛巳时,一派金局助煞攻身,可见肺经之重。非己酉月,酉月为八月。更正之。

    2019-11-20

    回复

  • 风起刀落

    问候朋友

    2019-11-18

    回复

  • 舒晴曼妙

    2019-11-17

    回复

  • 渭雨轻尘

    先生年事已高,当多多珍重。文中数处别字,已经做了修改。另外文中“父”和“父亲”经常交替使用,感觉不够顺畅,如能统一则效果更佳。

    2019-11-17

    回复

    • 浏览江山

      @渭雨轻尘 记住了,谢谢渭雨轻尘老师的教诲和加精。在下幼年丧父,初中肄业,才疏学浅,拙文是闲来习作,仅为爱好却力不从心。

      2019-11-18

      回复

    • 渭雨轻尘

      @浏览江山 先生过谦了。来到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文学爱好者。结伴文学,慰藉心灵,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2019-11-18

      回复

    • 浏览江山

      @渭雨轻尘 谨遵君言,祈望多多指教。

      2019-11-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