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冷吟同题】催眠师冷吟

作者:寄北    授权级别:A    绝品文章    2019-11-14   点击:


  1
  窗下是安静而虚幻的,盛产光线与花影,以及寂静与寂静。我在窗前看云,云很轻,云又很重,像某个怅然若失的梦。也在窗前写小说
  冷伯和吟儿是我小说中的人物,他们在民国的江南小镇。
  冷伯也叫冷掌柜,是小镇茶馆的主人,吟儿与冷伯并无血缘关系,她是某年春天,冷伯在水码头上提回来的。那天,春光温暖而明亮地笼着水码头,藤篮里的女婴仿佛是光线的产物。
  吟儿十四岁了,当她对着镜子看自己身体时,感到了某种未曾体验的心慌,她想起学校里的国文老师,在教室里读那些美丽而动人的句,来回踱步,尘和影徐徐降落。彼时,雨声落在她心上也落在屋外的河水之中。
  冷掌柜是小镇的异乡人,镇上人们对他最早印象是某个秋日的傍晚,长衫圆眼镜的男人从石桥上拾级而下,提着藤条箱,手腕处悬挂着一把油纸伞。
  没有人知道冷掌柜的过去,但是,镇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这个沉默寡言的异乡人的身世。在那些捕风捉影的耳语中,冷掌柜是曾经的刀客,也是某支受困于时间,永远不能结束战事的队伍中的逃离者。
  事实上,冷伯的真正身份是一名杀手。某个月黑风高之夜,有人雇他追杀一人,奇怪的是雇主说不清被杀者的面貌特征,甚至年龄性别都无法有效确认。但是,冷伯是一名职业杀手,所以仍然问出了关键部分:杀人的理由。
  昏暗的灯下,雇主说那人是一名催眠师,把他所在的部队全部催眠,导致整支部队驻扎于某个山谷,每日与虚构中的敌人大动干戈,穷兵黩武。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因为那几日他被派往附近的镇上寻找某名传说中能够制造大型风筝的技艺者。至于如何确定整支部队被催眠,来人只是冷笑一声未置一词。
  这个漏洞百出谵妄荒谬的杀人理由虽然使得被杀者充满了神秘性,但也有了一个明确的身份:一名催眠师。
  至于冷伯为什么选择留在一个陌生的江南小镇十几年,还领养了一名女孩,是我还在构思的部分。也许是那天窗外的云朵洁净温暖,空旷而寂静的雪白世界,它使人想到镜子的深处:棉田万亩,每一朵棉花都生长着温暖与芳香。从而更改了我本想写一个杀手的故事。
  在没有想好合适的情节之前,我只得让这个小说半途而废。
  2
  数月后,我去了一个叫子虚的江南小镇。前往该地,是来自网上一名认识多年却从未谋面的网友之邀。她要出远门,希望有人帮她料理一屋的花草,在微博上发了个贴子,问有没有人刚好愿意到陌生的地方住一阵。于是我就去了。
  一到那里,我就被那种仿佛桃花落于一张琴或者一本书那样的寂静所吸引,时间在那里变慢,一切人事变得不值一提,所有的日子好像只需无用而动人的虚度……
  不知来处的光线摆在有着书本一样厚的油漆剥落的木门上,房子一侧盘踞着一棵老槐树,投下巨大的阴影,给人一种大地丰盈,人间寂寥的感觉。夜里,槐花像夜露滴落,一颗又一颗,缓慢而遥远。
  猫是第一个来访者,当我推开窗,挑起帘子,那只猫跳了进来,熟门熟路地穿过客厅,进入书房卧在一册书上。
  随后,响起了敲门声。当我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吓了一跳,因为那就是我想象中的吟儿的模样:过分苍白的脸上一对大而黑的眼睛,水光微隐,花影流动,仿佛刚从月色中走来。
  女孩自称叫湄,住斜对面,是猫的主人。
  下午总是缓慢而悠长,寂静的暖与芳香里,光线倾斜披挂,有鸟声钟声以及影子坠地的想象之声。
  在恍如隔世的气氛里,我们很快就消除了陌生人之间的拘谨,湄抱着她的猫盘腿坐在地板上,翻着从书柜里取下的一册绘本。
  那是一本给人非常奇异感觉的集子,黑色为底,红色为笔,每一帧画盯着看久了,仿佛立于镜前:一盏灯照着一盏灯,绸缎般的光影里,一件事远离另一件事,是虚构的时辰,有人提着灯笼走来,花影流动。
  女孩以各种面目不清的姿态出现在每一帧画中:背影、侧面、蒙着脸、带着面具、坐在黑暗之中只露出一角红裙。虽然绘本里的每一帧从来没有女孩的正面,但是,看画的刹那,我知道那就是湄。湄说冷姐姐画得是她。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网名叫芜香的网友姓冷,叫冷吟。
  但是,对于冷吟出远门的说法,湄不同意,她坚持认为冷吟是因为某种原因失踪了,她摸着怀中的猫说,她曾连续梦到冷姐姐跟着一只猫,走向月光的尽头然后消失不见。
  对于如此明显的异想天开,我觉得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于是我问湄,绘本主要讲得是什么内容?
  湄说,绘本画的是一座村庄被某个诅咒笼罩,村民们按照诅咒中设定的死亡结局前赴后继:小孩在木桶里洗澡被烛火下一张椅子形成的暗影吞掉。琴师弹奏渔樵问答时被断弦割喉。唱戏的青衣被剧情中虚设的绳索吊起。泥瓦匠被木头的香气扰乱阵法而掉下屋顶。私塾先生月下因为突然而至的一句激动万分以至于脚步错乱跌下石桥。
  所有悲剧的源头是因为一名叫湄的女孩总会预先梦见,换种说法,这是一名会在梦里杀人的女孩。得知秘密的村民们决定堵截源头:请巫师催眠女孩,从而改变女孩的杀人梦境。
  但是,计划实施前,人们发现村里的巫师不见了。不久,村里开始有谣言,说巫师才是杀人梦境的始作俑者,湄只是被利用。于是村里派出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力壮者,他们顺河而下,前往一些微小的村镇追寻那名可疑的巫师,在寄回村庄的信中,那些村镇被描述成了建立于露水之中、悬挂状的地址,这些难以置信的消息,让巫师的出逃变得虚幻以至于不能寻找。
  3
  绘本给了我灵感,我把之前那个半途而废的小说从文件夹中找出来。在新情节里,茶馆来了一名异乡人,她的名字叫吟湄,来自某个遥远的小镇,那里终年雨水充沛,夜里月光越过雨帘仿佛某个巨大的梦境,镇上的房子沿河而建。某个黄昏,她坐窗前看雨,一叶小舟经过窗下,她一时心血涌动,爬上窗台跳了下来。
  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情节里,跳过难以想象的言简意赅,我让吟媚直接成了那名神秘的催眠师,也就是被追杀者。
  催眠师吟湄坐在茶馆的窗前,黄昏横在窗外。灰色的云朵在蓝的天上惺忪醉困,它在清风的一边,它在光线的后面,它在梦的中间。
  吟湄踏进茶馆的那一刻,冷掌柜就认出了她,就像一件积年的心事,刹那豁然开朗。
  对于一名职业杀手来说,杀一人如同探囊取物。这是吟湄对冷掌柜说得第一句话,随后,她让冷掌柜稍安勿躁,先听她讲个故事。
  一个关于杀手的故事:杀手组织中,有两名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的异姓杀手兄弟。然而,世事可笑,俩人接到的秘密任务是杀了对方,成为该组织唯一的传奇杀手。显然,这对难兄难弟谁也下不了手。
  说到这,吟湄问对面的冷掌柜,如果是你,怎么解决这个难题?
  冷掌柜说,杀。
  怎么杀?
  自杀,取义成仁。
  催眠师吟湄笑,还有一法,催眠。把对方深度催眠成活死人。愚兄在世间做杀手界的传奇,贤弟在梦里鹤立鸡群于杀手界。或者布置一个更辽阔的梦境,让他在梦里看流云落花逝水。
  在这个潦草的小说最后,冷掌柜一如故事中的其中一名杀手,在催眠中,余生都活在一个盛大的梦里,在梦里他用几十年时间执行一个任务,在那个盛产云朵和花影的江南小镇,听雨水钟声里的万种寂静。
  4
  写完了小说,我告诉湄,小说里的催眠师叫吟湄,合并了她与吟儿的名字,因为她就是我想象中吟儿的样子。
  湄说,冷姐姐没告诉过你,她也是一名催眠师吗?绘本里那名不知所踪的巫师原型,就是冷姐姐。
  那天,我与湄坐在槐树暗影笼罩的房间里,翻完那册绘本。
  绘本里,某个黄昏,那名巫师去了一个江南小镇,在那里她见到了一个坐在窗下看云的女人,云很轻,云又很重,像某个怅然若失的梦。
  被巫师催眠的女人,她的余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梦里,在那个辽阔的梦里,她是说故事的人。
  5
  合上绘本,阴影变得辽阔,我与女孩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彼此面目模糊,仿佛梦中相见。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绝品: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住院(微小说)

下一篇: 《 别墅风波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作者精心编织了两个虚幻的世界,一个是我写的小说中的世界,另一个是绘本里的世界。小说里的世界好理解,我谈谈绘本里的世界,事实上,从一开头作者就在叙述绘本里世界,在结尾处交代了这个谜底,绘本中,冷姐姐出走到江南小镇,催眠了一个女人,她是讲故事的人,也就是文中的我,冷姐姐是利用湄催眠的,所以最后我与女孩面目模糊,仿佛梦中相见。好扰人的小说,阿弥陀佛。

执行站长   吟湄:
第六届同题二等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6

  • 帘外落花

    19天前

    回复

  • 舒晴曼妙

    学习学习

    23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很烧脑,很耐读,得好好学习一下,寄北厉害!

    25天前

    回复

    • 寄北

      @赵小波 这话听起来有点发慌

      25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寄北好厉害,又写一篇,不服不行!

    26天前

    回复

    • 寄北

      @西部井水 前面那篇是旧字扩充修改,算不得数,所以把“服”字好好折叠收回

      25天前

      回复

  • 冷吟

    挖了这么多坑

    26天前

    回复

    • 寄北

      @冷吟 挖了这么多坑,也不敢让冷吟疯了

      25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依然是虚幻与现实交叉结合,但是很好看。

    26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这小说,估计师太读来会轻松理解,活着阿朱,或者美人,啊不说了,我看了一个小时才理了点头绪,可能还不对,我歇歇去。

    26天前

    回复

    • 吟湄

      @下寨龙池 你为什么不想像一下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中间放盏灯会是个什么情形?₍˄ุ.(*^ω^*)

      26天前

      回复

    • 寄北

      @下寨龙池 但是,龙池你这整理的足够小葱拌豆腐了,一清二楚,谢罪谢罪啊

      25天前

      回复

    • 寄北

      @吟湄 这冷吟,这吟和湄,这吟湄,这下你自己倒一语中的了,果然取得是镜子式好名字,哈哈。

      25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吟湄 你这比喻很恰当,那种情景下,有无穷的灯来回反射,最后看不见。哈哈

      2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