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冷吟同题】冷吟的桃花源

作者:沁芳闸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14   点击:


  一灯如豆,烛光偶尔跳动一下,冷家虽不复以前之荣光,但毕竟赫赫扬扬几十年,桌上放的是进贡的明灯。那明灯的烛光明亮并外罩玻璃,不会象普通烛光那样有跳动。那一跳让冷媛不禁有丝心慌,她双手紧紧握着冷吟的手,手有些微冷,她看着他的脸,这张曾经英俊的脸上布满皱纹,可就是这张脸让她的那丝心慌不见了,随之而起的是安逸和从容。
  她的目光移到室内的那张海棠春睡图,那是他画的。在嫁给他七天后,她开了库房,想找幅画挂在媛媛居内。本来把新房安在他的卧室内即可,可他坚持另辟院落,这院落穿过一条走廊就是他原来的卧室,他给它起名――媛媛居。那时她的身份还是冷家的一等丫环,他大费周章的请工匠堪查地形装饰院落无非是想对所有人说,她是他所钟意的,从此之后她就是冷家的当家夫人。
  自从知道她将成为冷夫人后,很多人看她的目光变了。有鄙视的变成了谄媚讨好,有亲近的变成了冷漠无视,(那是她的好友绛云,认为她变了,变的贪图富贵。)而她背后的势力则喜出望外。他们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原本只打算塞一个丫头进来,还造假了她的经历,让孤儿的她变成了有父有母,并曾在侯府做过三年三等丫环。
  那时的他在众人中央,而她只是远远的望着,就只第一眼就让她惊艳。她以为相府家的公子不热心于政治,周边还一大堆人围着,而送她来的那个人又对她说了相府的很多不堪事,至少他也应该是个纨绔子弟。可一见面,直让她想起那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他不俊美,可自有一份沉稳,那清矍的眉目间有着淡淡的忧愁和冷漠,那份冷漠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想入非非,进冷府她是有目的而来,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已把那个人引为了穿越这世后的第一个知己,她得为这个知己做点事才安心。
  遇见这个知己前的日子,人前虽然渐渐适应新环境带来的不适,人后却过的提心吊胆。
  她是向前看的人,可依然忘不了迷糊中醒来那间黑黑的屋子,只有最上方有个透气孔,孔里有些阳光照进来。她有些害怕,可做为二十一世纪女性,还是冷静的环顾四周。屋内只有一把椅子,(据她估计是明式,做工简单大方)连张桌子都没有,而她坐的地上有半碗冷饭,上面有三四颗黑黑的酱菜。再往自己身上看,衣服也是黑的,还有股子霉味。
  难道自己坐牢了,可这也不象是监狱呀。而且据她发现,白天刚有阳光透进来时,这里分外安静,正午时开始有开关门说话的声音,而到了晚上就有歌乐管弦的声传来,不时还有一二声很夸张的笑声送入耳朵。
  看着这一切,都有些迷糊,难道自己穿越了。她搜肠刮肚的想最近一次的记忆,那天清晨顶着寒风在小区对面的小公园跑步,在过马路时电话响起,一看是妈妈打来的,本想不接但一想到老妈的唠叨还是接起了电话,没说二句看到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她想躲避可已然无用,就这样被甩上了天。在半空中飘着时,她想的是爸爸妈妈肯定哭的很伤心,而她自己还在读大二,连男朋友都没有。唉,过马路用手机实在是害死人。
  门吱哑一声开了,走进一个面带忧郁的姑娘,后来知道她叫绛云,绛云那时只有十七岁,可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绛云拿着一碗饭,放在地上,拿起地上的那碗转身就走,就在快要关门前,又回身叹口气说道:“小莲,你那狠心的舅舅把你卖到这里,你便是不吃饭折磨自己也斗不过他们的。既便你死了,明天拉去乱葬岗埋了,谁也不知。我们苦命人的命就是这样不值钱。你认了吧。”
  不是,我想活,谁说我想死,我认什么呀我。她这样想道,不过好歹知道了原来自己叫小莲。
  正想着自己有名字了,忽然跑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红着绿老妈子,后面还跟着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老妈子冲着那两个男人喊道:“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愿意为我赚钱为止。”
  这一皮鞭下来,她立马痛的满头大汗,用手去挡,手上马上开花,她用尽力气大声喊道“别打了,你说什么是什么,不是要赚钱吗,好,我去。”
  这一招果然奏效,鞭子停了,老妈子似笑非笑的凑上来:“对,小莲很乖嘛,和前几天有点不太一样哦。打死你,我也心痛的,长的那么好看,可招人疼了,或许遇上个好男人还能让你从良做个小妾,这样不就有好日子过了。”
  我呸,小妾,她曾经当笑话说过,如果这世间还有皇帝,她是连皇帝的妾都不做的。可现在她穿越了还落到这步田地,据经验应该是古代的娱乐场所——妓院。或许想生存的意念太强了,突然灵光一现,她很舒适的笑道:“这位妈妈,走到今天你也不容易。既然我舅舅把我卖给了你,我也只能靠你了。要赚钱就得好好赚钱,呶,你看我现在穿的破破烂烂肯定不值钱,可你给我一打扮这身价就上去了。可我告诉你,我还是不止这个价钱,我从小曾被送去学过唱戏,我会唱戏会跳舞,会剪纸会弹琴,哦,我做菜也好吃。如果再经过妈妈的包装,岂不赚大钱。”
  她一口气貌似冷静的说出来几个特长,连剪纸烧菜都算上了。现在,她很感激老妈,从小顶着烈日冒着大雨把她往培训班送,她总算学会了弹古筝、还学了唱歌、舞蹈,虽然都是三脚猫的功夫,但总比没有好,而且混个脸熟不成问题。
  老鸨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她还是那个小莲吗?她站起来,肩上的伤口让她忍不住吡了下牙,讨好的说道:“妈妈,不用怀疑我的诚意。因为你有的选,我没的选,我只有更好的为妈妈赚钱卖命才能活下去。”
  她的话后来都应验了,她成了丽春院的头牌,并扬名于江南。虽然妈妈好吃好喝的供着,虽然她私底下也积攒了不少银子和古董,可依然内心焦虑,随着三二年过去年龄的增长,这焦虑更甚。丽春院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而来往丽春院的男人一个都靠不住,虽然小莲还只有十五岁,她害怕随着年老色衰,总会被妈妈逼着沦落到卖身的地步。真到那一步,她也想通了,买包老鼠药吃下去,一了百了。不过,也不会那么惨,或许她能用自己的银子给自己赎身,一个人寂寞的死去。
  直到遇见他,她觉得或许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来了。每次她跳舞,他都会呆呆的看着,等他花银子见了面,从不动手动脚,倒是恭恭敬敬的以礼相待。渐渐的他们彼此欣赏成了知己,再后来他说了自己的麻烦,看着他诚恳的眼光,她便似花木兰一般很豪情的说:“你的事便是我的事,可以刺杀冷吟成功最好,不成功也可窃得一些秘密供君所用。”
  那时候,她想的是,反正自己已经穿越不回去了,会老死在这个女人卑下的社会里。在这个地方她是孤儿,从没有人把她当成独立的一个人看。不如为他去死,倒也可成全一番友谊,或许在死前,她又穿越回去了呢。
  然后,她进了冷府。然后,她成功的吸引了冷家公子冷吟的注意。
  她曾经机缘巧合的走进他的书房,看到他的案头摆着那本打开的《桃花源记》。于是,在一个冬日的上午,他上完晨学归家路过小花园时,正看见她在桃花树下轻声吟诵“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他先是奇怪,怎么有人吟诵的如此有情感,再一看是个丫头,不禁有些摇头,一个小丫头学这些干什么。可当她抬起头来看他时,他呆住了。为何,这人眼熟至此。他茫然的立在那里,她对着他嫣然一笑,笑得丽色如花,如韶光映水般清晖皎皎。那笑中的温暖让初春不再寒冷,仿佛满园的花都开了。
  其实那天,她只穿了件简单的青色束腰比甲,后来她帮他的妹妹冷凌解决了一个小麻烦后,冷凌特意用自己的衣着把她打扮一番,带她参加家里兄弟姐妹间的一个会,她才真正惊艳了一众人。
  那是一件粉色百褶裙,外面罩了件银红的对襟长绸袄,浅银的丝线在阳光下偶尔一闪,就如太阳和月亮在对话。小丫环想要给她戴一支大金钗,她拒绝了,拿了一支累丝含珠的步摇,又在鬟边插了朵海棠,简单清丽又活泼还不失富贵。
  看着他傻傻的目光,她觉得孔夫子的话真是不错。食色,性也。谁都喜欢看美丽的漂亮的,至少她还能外表吸引他。后来渐渐的走近,她才知道这仅仅是一部分,他欣赏的她在任何困难的环境里都能好好为自己打算,可以独立又有小女人般的痴情撒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却从不蛮横的把这些见解强加于别人之上,喜欢新鲜事物又固执着坚守着一些传统的价值观不被别人左右。
  那天,不知谁拿来一个风筝,她用企求的眼神望着他也想放一个,当他帮助她把风筝放起来,她像孩子一样欢呼,冷凌都惊呆了,这是一个多么鲜活的生命呀。而自己的兄长,望着她眼神中温柔的如一泓清泉。此时的冷吟正在想,这辈子能永远和她在一起多好,我会找父亲谈的,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一世。不,是给我自己一个好的生活,她就像是他的桃花源,他终于找到自己的桃花源。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作为三朝阁老的冷大人竟然同意了。冷大人和冷夫人商量的结果是,这大儿子不知为何,从小生长在富贵乡里却哪来的许多忧伤,满腹才情却只愿挂个闲职。反正还有个小儿子,精明能干,以后结个好亲必能让冷家兴旺下去。这个和冷家总有些格格不入的大儿子就让遂了他的心吧,谁让他们从小把他宠坏了。
  结婚前几天,她把名字改了,冷媛。冷媛托着腮看着他,烛光下的他多好看呀,既便回到二十一世纪他也是个美男子,可眼前这位美男子似乎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她本想逼他说话,可转念一想,谁不有个秘密呢,比如她自己。如果她的秘密让他知道,他们之间就完了,她一定会被赶出冷府,而那个人也不会再收留她,因为自从决定和他相依为命后,不管如何被威逼利诱,日子过的如何艰难,内心如何煎熬她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四大美人里面,你喜欢西施吗?”他终于开口了,她想都没想,肯定的回答:“不喜欢。”虽然西施是她的家乡人,近在咫尺的西施故里她也从没去过。
  “我觉得她没有眼睛也没有心。虽说范大夫是她的初恋,是人家爱她吗?不爱。如果爱,还怎会把心上人拱手相送。拱手相送还算好听,他让她去干嘛,做女间谍,这种身份的人哪会有好下场,说的好听是为国为民,谁知道背后是不是为了自己。何况他明明知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倒自己全身而退了,把她置于何地。这样的男人她竟然还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眼睛里竟然没看到身边对她那么好的夫差。夫差做君王或许不好,可对她却是好的,她利用他的好安身立命,却害的他国破家亡。”
  她看到他的眼睛忽然有一道光闪过,那双明亮的眼睛温柔的看着她,心意缠绵的抓住她的手:“不要说的那么快那么激动,慢慢说不也可以吗。你说,四大美人里你喜欢谁不喜欢谁,我慢慢听着呢。”
  她觉得为什么是四大美人,从古至今好女子多的是,哦,这四人美的出奇身世又都较惨,所以人们记住了她们。她从小最佩服的还是明妃,有着落雁之姿却被冷藏,与其油尽灯枯不如奋力一搏,至少出塞换得十年边关太平。印象最模糊的是貂蝉,月下盈盈一拜迷倒了多少人,自己却不知流落到哪里。倒是玉环让她喜欢,虽然以前很多人骂人奸妃毁了一个盛世,可她依然喜欢玉环的单纯和娇痴。
  白云苍狗,时间又过去了许久,他们都老了。这几天他着了风寒,她衣不解带的照看着。刚刚都让孩子们退下去休息,她独自陪伴着他,不然一个人也睡不着。忽一眼看到了桌上的那本《桃花源记》,拿起来在他床边轻轻吟诵起来:“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读着读着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他却醒了,轻轻的抚着她的脸,这张脸已不复当年娇媚的模样,可他依然喜欢看。“你知道吗,当年不久后我就知道你来我家的目的,你不说我不怪你,因为我也怕说出来后如何相处。我问你西施如何,你已经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他俩已沉睡,不知何时她的睫毛挂上了泪珠。屋外,星月恬静,安然沉睡。
  
  审核编辑:衣零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云城艳阳天

下一篇: 《 趴耳朵 (微小说)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衣零:
靠近你时,我的心是一把匕首,只想置你于死地。然而,不知何时,我心中的那把刀早已被你浓浓的爱意融化成了一泓清泉。小说构思精细,文笔优美,大量的心里描写逐渐给我们还原了故事的真相,而从开头埋下的伏笔便让人读者忍不住想快速读下去,仿佛带着读者走进了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中,身临其境去感受冷吟和冷媛之间唯美的爱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0

  • 冷吟

    美小说

    24天前

    回复

  • 一尘

    蹑迹红楼梦,文成宝黛篇。
    桃源寻旧梦,风月鉴流年。文美,图美,人物形象美!

    31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这样的暖色调,心里阳光。虽然穿越到那边处境尬尴,到最后却幸福一生,这样的女子当然不一般。
    对西施,我也觉得她不值得呢。

    31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真不错

    31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发现了会写小说的散文版主

    32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东方玉洁 谢谢东方老师的鼓励。唉,就是发现这照片发的太大了。是我自己的照片,被我裁成这样了。

      31天前

      回复

  • 吟湄

    照片美,小说也美,送你花花

    3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写得不错!以后多写小说哦!

    32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西部井水 井水老师,有时候写的就是小说,然后依然发在散文版了。汗呀。

      31天前

      回复

    • 许有科

      @沁芳闸 散文版的小说,仅文字就美得让人窒息

      31天前

      回复

    • 许有科

      @沁芳闸 散文版的小说,仅文字就美得让人窒息

      31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许有科 谢谢许老师的表扬,有这样的大咖表扬突然感觉好有前途。哈哈。

      31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沁芳闸 散文版有魅力呀,我有时候也把小说发散文版呢!

      31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西部井水 

      2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