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冷吟同题】冷吟人依楼

作者:十八孩十八公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12   点击:


  时令过了立冬,南方也感到了阵阵凉意,一轮寒月在苍穹,满地芦花和我老。今晚的月亮特别圆,月是故乡明。寒光如水,静静泻在阳台上,虽然是满月,窗外却飘来少年时代听过的久违的歌声,“夜夜明月今何在,不把桂影投。花自飘零水自流,肠断人依楼。”。冷冷吟唱,把我又带回到了那艰难的求学时代,一轮寒月,依楼冷吟。
  粤北的冬天也着实寒冷,悠悠浈江泛起白雾,往日喧闹的北江,寒时也略显沉寂。岁月轮回,喧闹沉寂,有无相生,东方美学寂寥的美。悠悠浈江水,代代育风流。傍晚散步在浈江边,一种不能自已的深情,跃跃欲试想张开双羽飞翔蓝天,每每此时,总是情不自禁地唱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夕阳山外山。东京的冬天也很寒冷。那年寒冷的冬天,NHK播放晨间剧《春よ、来い》(春天,来吧),主题歌唱的是故乡赣州的瑞香花(沈丁花),淡き光立つ俄雨(聚雨初歇,日光淡淡),いとし面影の沈丁花(瑞香出雨,娇媚可人),溢るる涙の蕾から(洋溢着泪珠般晶莹的花蕾),ひとつひとつ香り始める(一阵一阵散发清香),それはそれは空を越えて(那是,那是,超越了时空),やがてやがて迎えに来る(来迎接我!)。寒冬腊月的清晨,早早起来,看晨间剧,跟着吟唱故乡的瑞香花,仿佛,回到了故乡,看到了前来迎接我的故乡的春天。
  但日本的文人似乎却很喜欢冬天,吟出了很多白雪皑皑下思乡的俳句。松尾芭蕉有名的乡思俳句:ふるさとや脐の绪に泣く年の暮(岁末一片白茫茫,想起故乡泪汪汪),三言两语,短小含蓄,直指人心,让人思乡哭断肠。
  日本俳句,三言两语,短小含蓄,冷吟热唱,直指人心,融合了“物哀”(もののあはれ)、侘寂(わびさび),空寂悠闲的风雅审美意识。而物哀、侘寂,其实就是一种冷吟于日本文化乃至生活意识之中的美学观。
  在异国他乡读到立花北枝(たちばなほくし)的俳句《蛍》,“寂さや一尺消えて行く蛍(流萤闪烁,一明一灭一尺间,寂静悠闲)”,故乡的那段艰难岁月,寂静寂寞,那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溪一水,历历都投影重现在心中,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童年执着倔强的身影。白云无心以出岫,小鸟倦飞而知还,饱经沧桑,惯看冷吟热唱,渐渐变得淡泊从容,归于平静寂静。
  冷吟热唱,一花一世界,一吟一唱一菩提。冷吟热唱,直指人心。佛祖拈花,一笑传心法。灵云志勤: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夹山善会:猿抱子归青障后,鸟衔花落碧岩前。赵州从谂:摘杨花,摘杨花。祖师因花悟道。仓央嘉措:“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柔;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遇。”,摸指尖、贴温柔,凡夫愚痴,把“你”想到是情人。仓央嘉措借情爱来阐释佛法,是绝顶的大手笔智慧。时时处处都是心性的灵光显现,一切都是佛法。自然,爱情也是佛法。冷吟热唱中,由尘世间万般情爱直入佛道。看不透,才逃遁,悟透了,就直入。苏曼殊:意乱情迷,空花乱起,以情求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卿我本具如来性,不负如来不负卿。
  冷吟秋色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转眼间,春花变成了寒月,细雨飘成了沉思。人生苦短,尘世渐凉。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留红尘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爱我所爱,做自己该做的事,不问是祸是福,是孽是缘。又记起《春よ、来い》主題歌,梦よ浅き梦よ(人生如梦,一帘幽梦),君を想いながらひとり步いています(怀揣春梦,独步缓行),流るる雨のごとく(如飘零的雨),流るる花のごとく(似飘落的花)。
  一轮寒月影投在,冷吟人依楼,月是故乡明。家住南海山里山,山中幽处闻莺啼。身在红尘莺啼处,莺在啼处我在吟。我吟故我在。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沁芳闸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安静想你

下一篇: 《 红尘陌路,有谁解花语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冷吟热唱,那些直抵人心的句子,往往会在恰当的时间涌上心头,更能够体会那不可言传的意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冷吟

    没学过日语

    32天前

    回复

    • 十八孩十八公

      @冷吟 按照现在的翻译要求,引用文章,尽可能地给出原文,不给出原文,别人不知道你自己翻译的对不对,或者你引用的翻译对不对,读外国作品,即使读不懂原文的,对照原文也是最好,大翻译家鸠摩罗什就说,读翻译作品,如同吃别人咀嚼过的饭,非但无味,简直令人作呕。但没有能力读外文作品的人,如同幼儿还无法自己吃饭,过去就只能吃老太太咀嚼过的饭,否则就得饿肚子。就拿日本很有名的俳句来说,没有一个高明的翻译能够把俳句完整地翻译成为世界的任何一种语言,包括中文,俳句的特点是三言两语,三句话,包括季语和意语二语,这种风格,有点类似我们的唐诗宋词,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够把我们的唐诗宋词完整地翻译成为其它语言,即使把意思完全翻译出来了,至少就把汉语格律丢掉了。以前的大翻译家林纾,放到现在,做不了翻译,他根本不懂外语,这一点就不符合现在的翻译要求,《块肉余生述》,看了标题,很多人以为是情色,事实上,现在就翻译成《大卫•科波菲尔》,《贼史》现译为《雾都孤儿》,《黑奴吁天录》现在译成《汤姆叔叔的小屋》,林纾因为中文功底好一点,叫懂外语的人给他说,他中文润色,但现在的翻译标准不主张这种转翻译和意译,唯一现在还认为他翻译的经典的是《茶花女》,这个,直到现在都还认为作为不懂外语的人翻译的经典。

      32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过来看看

    33天前

    回复

  • 吟湄

    冷吟热唱,直指人心。佛祖拈花,一笑传心法

    33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里面好多日语啊!看不懂。

    3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十八孩十八公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