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潦草的十三章

作者:梦里花开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1-08   点击:


◎ 秋深忽生恨

深秋多寒露,饮尽乡愁的人
不宜登高望远。宜用菊花酒,清洗油腻的胃
秋水之上,落叶归不了根
宜放低身段,与野草一起枯荣
让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来年的山坡,草木依旧茂盛,牛羊依旧成群
我的山居笔记,只盛产春风

◎ 昏迷

纸上得来终觉浅
从一首,到另一首
能供我挥霍的词语和句子越来越少
词不达意。月光漏洞百出
在逝水上南辕北辙
我的思念,一直发着低烧
拒绝药品的麻痹,与毒
梅花开后,丘雁词将居无定所
曾经相爱过的两个人,把孤独还给孤独

◎ 两个人的大漠

种子在体内不生根不发芽
树根长满蛀虫。叶子交出的雨水,养不活一只蚂蚁
风未抵达黄昏,有人就吞下了落日
暮色垂落。提灯走过的人,固执的照亮别人的窗口
飞蛾在灯火里安营扎寨
而我们,在各自的梦中构筑通往远方的梯子

◎ 不着急

在冬天到来之前
我并不急于埋葬十月
那些绚烂过的景物,已经被风运到窗外
修饰着我越来越空洞的夜晚
我并不急于关上窗子
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还未出现
他一定正在酝酿情绪
我要在他抵达之前,泡一壶明前茶
之后,将茶水续了又续

◎ 慰

一场恸哭之后
夜安静的长出忧伤。对面楼的窗口,灯火昏黄
凭栏的人,正大口大口的抽烟
他把夜,抽进体内。之后,又倒出来
雨下得不急不缓
我听见夜风正在吟唱
酒醉者,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他半清醒半醉的状态,让我突然间生出羡慕
暗流汹涌的黑,瞬间明亮起来

◎ 少年与雨

立在繁华的街市,他像一个乞丐
袖口漏风。鞋子漏水。眼睛里漏着绝望
对于一个沒有学历,没有家境,没有一技之长的人
用赤脚,在风雨中奔跑
脚下的倒刺,飞沙走石,以及更多的尖锐事物
刺破他的天空之城
那些流淌的血,是生活赠予他的第一场雨水
终有一天。他会把雨水,跪成奔腾的河流

◎ 护身符

越繁华,越寂寞
在孤独的围城里,我与故乡在梦中重逢
村庄保存着儿时的瓦舍,炊烟,小路,田埂
以及,从水里捞出来的月亮和星星
它们原始,古朴,安静
是我从乡村走向城市,从城市走回乡村时的一道风
把故人,吹远。又吹近

◎ 退一步,并没有遇见海

念经者,手敲木鱼
万物皆空。空即是满。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他把尘世关在眼睛之外
我不向佛,佛有时候过于清醒,有时候又过于慈悲
执迷于彼岸。它普度众生,唯独度不了自己
我不渡岸,不渡劫,亦不立地成佛
冬天就要来了。雪与梅就要开了
我要把门前雪和瓦上霜,打扫得干干净净
让鸟雀,自由起落

◎ 真假偏方

整个秋天,瓦罐里长出药香
母亲小心翼翼的渗水,生火,煎熬
之后,又小心翼翼的喂养身患肺癌的父亲
日复一日,母亲把自己也熬成了骨头
他们相依为命的身影
停在楼道口。停在门前。停在客厅卧室
停在沙发上。停在阳台上。停在我眸子的雨水里
仿佛从前,还是现在
他们已被风,一点一点的吹进了泥土

◎ 微笑中承诺

穿过一城灯火,突然想念某个人
他不在灯火阑珊处,他立在灯火之外
蓦然回首,自己也成了一粒灯火
而体内,藏着更多的灯火

他向我招手,微笑
引领我走进夜色,又走出来
流水淙淙啊,每一粒水珠都在大声诵读岸与马蹄
之后,风停在书的第四章第十九节

◎ 合伙

我虚构的一阙词接近完美
骨架完整,脉络清晰,韵律错落有致
我曾用风批注,用酒水勾兑,用月光浸泡
用潮汐缝补开始与结局
上半阙到下半阙,我写了很多年
从月缺写到月圆,从上弦月写到下弦月
而化龙点睛的那一笔,陷落在纸上
需要你,供出原罪

◎ 我愿意纵容你的无法无天

秋,说老就老了
十月已经倾倒。陈旧的光阴,依旧带着软刺
将秋色,刺得四处流窜

在最后的一场秋雨里流浪
我的南方,梧叶与寂寞去意已决
强赋的闲愁,索然无味

如果,来不及相爱
就纵容你,从火中取栗,从镜中取花,从水中捞月
把没落的秋声,献给沒落的十四行情

◎ 琴音,剑气

至此,落花飘落在弦上
抚琴者,稍有停顿
之后,继续抚雁南飞,易水寒
两岸芦苇微微,应声而和
吹箫,舞剑,拟雪
远走他乡的人,扛着故乡的月亮奔跑
断桥残雪,勾兑出幽深的意境
被风笛横落的一朵梅
销魂,也销骨

20191105



  审核编辑:呀丫芋头   精华:雨打月光  推荐:呀丫芋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还到迎春时

下一篇: 《 立冬遐想

编者按:
现代诗编辑   呀丫芋头: 诗意清晰,一缕情丝昭然,深秋时节,从一开始就是艺术性时效性的。出发点在于诗意本身,由浅入深,由细而细,冷热分明,泾渭分明。每一节互相衬映互相交融,前后恒贯延绵,细微之处卓有见地值得深思。问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8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