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跋涉在千山万水的宿命中

作者:许有科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1-07   点击:


  掩卷长思,不胜唏嘘,读史鉴古,明史喻今。在深夜的窗前,外面灯火阑珊,星星点点的夜光闪烁,点点滴滴的情绪缠绕,在香烟的缭绕中,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不是附庸风雅,也不是自作多情,更不是痴人说梦。赵兄说我的身上有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虽有点言过其实,但好像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写到这个阶段,我能感觉到康德蹒跚的步履,尼采疯癫的状态,屈原面对汨罗江水的凄苦,杜甫奔波潦倒的凄慌,梵高踟蹰的背影,鲁迅烟头或明或暗的明灭。好几次,走在深夜的大街上,我有呐喊和大哭一场的冲动。好几次在西郊公园的长椅上独坐,昏暗的灯光如历史一样厚重,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无处可逃,无处栖身,我能够深刻体会流浪狗的心情。
  我有独自深夜驾车在荒原飙车的疯狂举动,也有独自一人在积雪盈尺的大山中独步的体验。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不时侵袭,孤单影只的彷徨,难以言说的迷茫,四顾无人的凄切,漫无目的的失落。这个年龄段已经没有了矫情,经历的太多,风尘厚如坚甲,心思暗如深海,额头的白发悄然而至,未来的岁月远若星辰,过去的年轮荒若戈壁,何去何从,确实是一个恼人的哲学命题。
  林山兄多次说过我的东西“烟火气太浓”,表面上我未置可否,但心里却不屑一顾,骂道:“你懂个锤子!”也不让他去为新书写序。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货色,我的成就就是真实地去生活,去奔波,去表达,甚至去欺骗。爱你的人,你怎么折腾他也会爱你;恨你的人,你怎么谄媚他也会恨你,也懒得去揣摩别人的心思。唯有父亲去世前凝望我的那个眼神常常使我黯然泪下,自责后悔得无以言表。我本来还能为他做的更多,还能多吃几次他剩下的半碗面条和咬不动的半截饺子,还能陪多说说话。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评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哈哈哈……)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诸葛亮在空城上的这一段唱腔不时地冒出来。我辈渺小得不如一粒尘埃,也没有建功立业的伟大梦想,只是冈察洛夫笔下的奥勃洛摩夫,属于多余的人,脆弱懒散,空想麻木,做不出一点实事来。与我们面前闪烁而过的历史人物相比,只是一个酒囊饭袋而已。
  建安七子、竹林七贤的清谈悟道,纵酒放歌,开创了一代先河,在艺术绘画上达到了时代的巅峰。他们放浪形骸、不拘小节、避世参禅未尝不是真孤独。拓跋、宇文、慕容家族格杀疆场,弑君杀父,骨肉相残也许就是一种选择。命犯桃花的萧皇后并非自愿,冯小怜玉体横陈多是无奈,胡太后和儿媳妇合开妓院也是为了生活。草民出身的个个枭雄陈尸街头并非宿命,村官陈霸先的逆袭之路也不平坦。干爹泛滥的五代十国更多的是求生弄权,段氏家族偏居一隅也能成就一番事业,李煜的一杯毒酒饮得何其凄凉,黄巢我花开后百花杀也是被逼无奈,赵构策马逃命的身影格外悲凉。白朴的春夏秋冬,致远的枯藤瘦马,不伏老的关汉卿,洁癖的倪瓒,被道德绑架的赵孟頫,乔吉的潦倒生活等等,历史就是这么无情而现实,我们生活在这片鲜花与白骨共存的土地上,许多选择是身不由己的。本来还想从历史的角度分析预言一下未来世界的局势,但政治意味太浓,不想惹火烧身,还是作罢吧。
  用我在《音尘渐远》后记里的一段话结束吧:在情如剩烟,才如遣电的年岁里,突然就有诸多的瞻前顾后。在夜雨瓢泼,适者生存的现实里,又显得无所适从。对真理的追求,对公平的渴望,是知识分子内在的心结和不懈追求,正义而辉煌,残酷而表象。这种无可奈何的冲动,总是交替在夕阳的余晖和清晨的曦辉里,在茶余饭后的清谈中。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每个人只要活着,就得跋山涉水,就得苦苦挣扎。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的墙,我做主

下一篇: 《 曲意红楼非正解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遨游在历史的长河,仿佛在千山万水中跋涉,看惯了朝代更迭,更明白眼前的浮华如梦。但是,对真理的追求,对公平的渴望,是知识分子内在的心结和不懈追求。哪一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知识分子不孤独?高处不胜寒,才有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的感叹!作者的欲言又止,恰恰是内心矛盾、孤独所带来的苦闷心情的自然流露。看过太多粉饰太平、刻意掩饰自己的太平文字,像这样自然流露自己内心世界的文字,实在难能可贵。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