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第一次受吻的记忆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1-07   点击:


  人们对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不论时光流转了多少春秋,不论岁月风干了多少尘烟,那些记忆总能时常在脑海中浮沉,荡起一缕缕的涟漪。
  第一次学工,是在初中一年级下学期,我们被分配到纺织厂学习换纱接线。
  纺纱车间都是清一色的女工,其中许多还是刚入厂不久的年轻人。
  带我的师傅姓骆,现在记不清她的具体名字了,刚开始我称她“骆师傅”,她不让,说还是叫她骆姐吧,顺口顺耳还亲切。加之她当时大概也就十八、九岁,比我大不了多少,喊着“师傅”真的也觉得别扭,心想就叫骆姐吧,感觉挺不错的。
  骆姐非常聪明,技术精湛。换纱接线的身姿,就象翩翩起舞的孔雀,婀娜溢彩;查接线头的手姿,好似春风拂过玫瑰的花蕊,精灵妖艳。骆姐进厂不到一年,便被评为了生产标兵、技术能手。老师说跟着这样的模范工人学习,一定有益于我们的成长。
  换纱接线工作其实非常简单,经骆姐一番悉心教导,用了大概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让我基本熟悉了这个工种。虽不能象骆姐那样龙飞凤舞、熟练自如,但也能独挡一面、替师操作了。
  骆姐不但技术好,人也漂亮。窈窕身材,秀美苗条,她那苹果般的面容,均称地配上两个浅浅的酒窝,一露笑脸,便有一股慑人心魂的魅力,使人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无法抗拒的悸动。因为骆姐的美丽,每天都有不少男青工们借故与她搭讪,寻找与她接触的机会。那时我们人还太小,不大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自我独挡一面,坚守在机车前,骆姐便有了充裕的时间,去回避男青工们的纠缠。男青工们为了了解骆姐的行踪,便极力讨好我。那时候,肉食供应紧张,每人每月凭票供应0.3—0.5市斤肉类;纺织厂职工每月也就四、五张肉食券。男青工们便常常将肉食券塞进我口袋,企望获知骆姐的消息。说实话,那时我还真不知骆姐到底去了哪里,每天都是上班时来一趟,交待我当班时的注意事项,然后便消失,直到下班交接才来记录产量情况。所以,我尽管得了男青工们的不少好处,却无法告诉他们所需的消息。
  一天骆姐告诉我说她早有了心上人,是她以前的同学,后来当兵去了部队。面对男青工们的追逐,骆姐既无奈又羞于将心事告诉他人。于是,再有男青工们来探听骆姐的情况,我便将骆姐已有心上人在当兵的事告诉他们,时间一长,男青工便死了心,不再来找我了,也不再找骆姐了。骆姐却乐癫癫地告诉我,说我帮了她大忙。
  一天临下班时,骆姐忽然跑来喜滋滋地抱住我,杨着手中的信说,她的他立功了,近期就要回家探亲了。然后,猝不及防地在我的额头上重重地一吻,我抬头欲看看她兴奋的表情,刚仰起面颊正迎着她再度吻下来的嘴唇不偏不倚印上我的双唇……
  人生中的第一次“接”吻,就在如此猝不及防及完全被动和意外中,以不可想象的形式,在向工人大姐学习的过程中完成了。也许当时真的太小,除了有点火辣辣滚烫烫的感觉外,没有任何的异常感触。到今天想起来,仍就是那样的純洁、坦荡,没有半点的私心杂念、猥亵思议。但这毕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所以至今难忘。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雪儿静

下一篇: 《 门前蒲葵树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人生中的第一次都会让人难以忘怀,何况,是第一次“受吻”呢?也许,这个第一次,就是打开青春期的神秘按钮,美好的爱情以及人生将从此开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