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冷吟同题】老冷又沉吟片刻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1-07   点击:


  老冷和我都住在厂里的单身宿舍。同在一个楼的人,不见得都是熟悉的,我和老冷就是如此,也许和老冷到这个单位时间不长有关。最早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也没有见人喊他的名字。如果有人喊他“张军”,那一定是叫张军了,因为这个名字重复率非常高,可是没有人乐意喊他。他似乎也没有朋友,来来去去总是一个人。其实他也不见得就来来去去地在人面前晃,而是大多时间猫在屋里。我只是猜测而已,因为他总是关着房门,而我每天总是要从他这个正对着楼梯的门前经过。偶尔可以看见他开着门,在屋里做饭,饭菜的味道从门里冲出来,而且从来都是那样的一种气味。有时候,门口蹲着一只猫。它常常紧贴着门,像个没有拿钥匙的孩子一样无辜。
  我是不喜欢猫的,不喜欢那有点近似恐怖的眼睛,走路蹑手蹑脚的样子,来去悄无声息,特别是猫总是守着自己的孤独和诡秘,很少见到两只猫一起快乐地玩耍,好像从来都是单身汉。其实,我自己目前也是一个单身汉,三十六七岁,老大不小了,也没有一个女人和我玩耍。我已经荒废了谈情说爱的年龄,别人似乎比我更早地认可了这样一个事实,不管我是否正常,他们都以正常的眼光看我,也不再提起关于爱情婚姻什么的,当然再也没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也过惯了单身的生活,每日上下班,吃饭职工食堂。看着食堂做饭打饭的那些厨娘们,心情就特别好。她们都是我的老婆,不管美丑我都不浪费材料。她们给我做饭,伺候我,我给她们花钱,就像养家糊口。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偷偷溜到食堂,提溜两个厨娘回来,像提溜着两个茄子,其中一个老厨娘的乳房,本身就是秋茄子,又紫又长。我要说的老冷呢,从不去从食堂吃饭,也就没有这福气吧。
  老冷是单身汉,每天坚持自己做饭。我这样说或者这样想,也许是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或者他是有老婆的,只是像男猫和女猫一样,交配完之后,就各奔东西,相互没有照顾和养活的责任。我只不过是猜想,因为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没有造访过他的宿舍,甚至没有与他在外面聊过,也没有听别人说起过他的一些事情。他就像一只住在下水道里的陌生的男猫。而我认识老冷和走近他的生活,却还是因为一只猫。那天,是周末,天下着小雨。雨是一滴一滴的,像食堂的稀饭。我喝过稀饭之后闲着无事,躺在宿舍看小说。我已经喜欢上雨天独自看小说,这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当然,看的都是些男人们在一起弄事的小说,满是雄性荷尔蒙在流淌,比如三国、水浒,特别是西游,都是让人忘了这世上还有女人和厨娘的,连女猫都忘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他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你能不能到我宿舍来一下?这个……这个……他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求助与我,却沉吟着,犹豫不决,吞吞吐吐。
  我第一次很不情愿地走进了老冷的宿舍。他的宿舍和我的一样结构和大小,只是我的宿舍更像一个旅店,而他这里,更像是一个家,一个单身汉的家。从床铺被褥到锅碗瓢盆,生活用具一应俱全。但没有丝毫异性的信息,没有一件与女人和孩子有关的用品和衣服。奇怪的是,他的猫不在。我说,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他指了指床下说,你看,它可能是……病了吧,也许……我应该……在老冷沉吟的时候,我俯下身去查看这只猫。它侧身躺在地上,头歪向一侧,一动不动,没有了往日的灵活和警觉,只有腹部的起伏,证明它还活着。
  它一定是病了,你应该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拍个CT片子,做个B超,吃点药或者打点滴什么的,说不定可以救过来。我给老冷建议说。让我想不到的是,听了我的话,他愁云密布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恐惧的神态,说话更是不连贯了,语无伦次:看病?那不如死了吧,这个……不是……我本来说……请你来……我好不容易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让我帮他把这只猫处理掉,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弄,或者该扔到什么地方,或者会不会因此负上什么责任。我说,猫还没有死,只是病了,说不定还有救。他立刻顺着我的意思说,那麻烦你带它宠物医院看看,说不定……我说,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呢?宠物医院并不远。他沉吟片刻说,我好久不出门了,从来没有去过那些地方,包括看人的医院,要不……就处理掉吧……或者……
  我觉得这是个怪人,也许拒绝他并不好。我后来带着猫去了宠物医院。我之所以这样做,除了怜悯,还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在这家医院当大夫。我第一次带猫看病,那个女大夫说,治好这个猫,大约得两千元。而且当她知道我是给别人帮忙的时候,说那你得好好考虑一下。而当老冷听说个价钱时,脸上的汗都下来了,说养不起,也看不起病,这……怎么办呢?但是,后来我还是帮他把猫处理掉了,因为它还没有死,只好扔在花坛背后的地下暖气管道的一个开口处。猫几天都没回来,老冷说它一定死了。我越发觉得老冷奇怪,猫死了,他倒是一下子轻松起来,屋子里的空气也似乎轻松起来。在光线明亮的地方窗口,飞舞的灰尘似乎也很轻松的样子。他说,好了,这下终于卸了一个负担。这句话,他说得相当流利和清楚。
  我却不能轻松,有些负罪感。你在厂里工作吗?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去上班,老觉得你猫在家里。他说,以前是在厂里上班,后来病休,一直在家。什么病呢?这么严重?我虽然这样问,但觉得他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心理问题。正像我猜测的那样,老冷的病,就是失眠焦虑睡不着。也许是老冷那天心情好,邀我坐在他的单人沙发上,说了他的一些情况。他是四川人,40岁,姓冷。他特别解释,不是性冷淡。我也第一注目看他,身材小,大眼睛,眼球略向外突,有点眼大无光的感觉。我叫他老冷。在此之前,我从不知道世上还有“冷”这个姓氏。不过,接触多了,我觉得他还是一个热情的人,他教我做烧茄子。
  我感觉他说烧茄子这个菜名时,灰暗的脸上就泛起光芒,就像灰白的茄子从油锅里捞起之后的金黄色。他的手艺是不错的,在水龙头下把一个茄子冲一冲,然后在案板上切成小块,然后淘洗,拌上面糊,放在油锅里炸至金黄色,出锅,然后用糖、醋、盐、白酒、豆瓣酱等烧成汁子,浇在茄子上,一道看起来很不错的下米饭的菜就成了。他说自己的红烧茄子带有自己的特色,也就是舍不得去掉紫色的皮,甚至茄子柄上的带刺的皮都可以吃的,吃起来有瘦肉的感觉,不能浪费的。生活不容易,虽然是个茄子,总是钱买的。他说这些鸡毛蒜皮的时候,语句流利,从不沉吟。我感觉此刻他又像一个能干又唠叨的家庭主妇,令我很奇怪。我更奇怪的是他从来只做一个菜,烧茄子。
  你的老婆呢?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在他又一次做好红烧茄子,心情很不错的时候,我冷不丁地问道。老婆……嗯,也许……有过一个,就算有过,不过……他沉吟的当儿,手似乎也不听使唤了,铲子掉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我明白,他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从地上拾起铲子,在水龙头上冲洗干净,然后把锅里的汤汁浇到碟子里的茄子上,一种更诱人的颜色和味道立刻给金黄的茄子披上锦上添花的外衣。他说,这样不也挺好吗?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菜还是他自己的单身生活。
  后来也许是人熟了,我竟然对他钟爱的红烧茄子提出质疑。我说,你总是吃一样菜,不好吧?中国的菜品里,一般是什么炒什么,比如西红柿炒鸡蛋,青椒炒肉丝,还有颜色搭配,就像一男一女,相互搭档,又相互制约,甚至相互煎熬,或者说得直白一旦,相互吸引,相互爱慕,又相互嫌弃,相互肉搏,最后发现一切都晚了,生米已经做成熟饭。有一句话叫做皇上不吃寡妇菜,也就是像红烧茄子这样的一种蔬菜做出来的菜品,皇上是不吃的,应该给其中再加一个什么搭配的,比如香菇或者土豆。谁知道我自以为是的有点卖弄的这一段话,引起了他很大的反感。他脸色铁青,嘴唇哆嗦着说,不吃茄子,吃什么……不能……不能再加了,养不起的……养不起……我觉得我多嘴了,他毕竟是一个怪人。于是,一边道歉,一边借故离开了。
  此后,我有好长时间都不去老冷的房间。我觉得我不能像老冷一样,他肯定已经有过婚姻,说不定还有孩子,我还是一个单身汉,如果有机会我还是要想办法找个媳妇。我觉得先要把个人问题解决了,才能最后解放全人类,让天下的单身汉都过上有老婆的幸福日子。说起来,还得感谢老冷的那只猫,因为给猫看病,我认识了动物医院的女医生。她和我同岁,身材长相还过得去,而且和我很谈得来。她说她也单身,或许不算单身,因为她还有两个双胞胎女儿,在上小学。她说,她之所以对我印象好,是因为我带别人的猫看病,而有些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想养。我听着有些惭愧,只好隐瞒了我亲自把那只病猫扔到花坛背后的事。
  但是,事实证明,那只猫没有死。这是老冷亲自告诉我的。他说有一天,他刚开门,发现猫蹲在门口。而他没有客气,拒绝了他再次回来,可是猫总是三番五次地回来,有时候趁他开门的当儿,猛然就窜进来,钻到床底下,打也打不出去。而我听了倒是一下子释然了,那些因为替老冷作孽的愧疚完全没有了。但是,老冷拒绝猫回来的举动,我是不赞同的。我问,为什么不让它回来呢?养……养……不起。老冷又沉吟起来。养一只猫能有多大负担?这个老冷好奇怪。慢慢地,我也理解老冷了,每天只吃烧茄子和米饭,估计也没有剩饭剩菜,也没有肉,养猫多少也是开支。但单身养猫也有它的好处,可以做伴儿,消除一下寂寞。猫也有不同,有的是贵族少爷一样的,天天要吃肉,而有的就是穷人家的孩子,馒头稀饭一样养活。在老冷和猫对峙的日子里,我却和宠物医院的女医生走得很热乎。经常约会和下馆子吃饭。
  有一天,我忍不住向老冷说了我最近谈恋爱的事。此前,我设计好了老冷的反应,或者是祝贺,或者反对。但是,老冷走的是第三条道路:对此表示理解。对一个单身几十年的人谈恋爱表示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我觉得老冷虽然单身,依然对自己从前的婚姻和妻子有成见。他的妻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据老冷说,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邻居家的女人一样,也不戴金,也不穿貂,但是,自己就是养不起老婆。这一天,我们的话题,就像相向而行的火车,一个东一个西;或者说像两个人在演一场话剧,我说的是第一幕的词,而他说的都是最后一幕的词。我说恋爱新奇与甜蜜,而老冷却一直在说离婚后的如释重负和自由自在,谁也不反对谁。我觉得,更像两个精神病在对话。
  老冷或许有些精神问题,因为他说他的老婆曾经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他说那是他老婆和医生串通好了,对他进行精神折磨。一到医院,医生以男病房住满为由,把他安排到女病房。病房有老中青三代女精神病人,给人以传承和发扬此种疾病的欣慰,而且她们各有各的特色。年轻的那个每日唱歌,中年那个每日演话剧,老年那个每日唱戏,完了都是清一色地伸手向他要钱。后来,他终于看穿了,那三个女人都是她老婆一个人扮演的,目的是让他不敢回首过去,对未来绝望,更不堪忍受现在。最后治疗的结果如何呢?我问。老冷说,这个你也许能猜到,我老婆和医生好上了,我要和她离婚。她不愿意,但后来,她得病不治身亡。说到这里,老冷有点恐惧地看着我,说真的是得病而死,不是我害死的。你们有孩子吗?有,有两个女儿,都叫咪咪,我养不起,送人了。那家人回赠我一只猫,可是我……我依然养不起。
  老冷岂止是养不起一只猫,连一只苍蝇养不起。那天在老冷的屋子里,我受不了烧茄子油腻和甜腻的味道,刚打开窗户,就有一只苍蝇飞进来。老冷大惊失色,扑过去,胡乱地用手抓,用毛巾拍,可是苍蝇毫发未损,依然在空中横冲直撞,可最终却不见了踪影,但是肯定是躲在屋里哪个角落里了。老冷却不肯罢休,依然四处找寻,直到大汗淋漓,坐下来喘气。我说,算了吧,一只苍蝇。而老冷竟然是担心的是由此引起的一系列深层次的生计和社会问题。他说,它会糟蹋了饭菜,而人要是吃了会生病,会住院,花好多钱,吃一堆子药,甚至会……会死。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老冷说死。第二次听到他说要死,是因为老冷的猫回来的时候,现场情况不同往常。我听到老冷在屋里一边骂,一边要死要活地嚎啕大哭,好像和什么人吵架或者打架。敲门进去,却发现只有老冷一个人,而屋里有三只猫,那个大猫带回两只幼崽。大猫自知老冷不喜欢它,比较谨慎,而两只小猫却很顽皮,到处乱跑,上蹿下跳。老冷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一只猫都养不起,谁知道一只变成了三只,这可叫我怎么活呀。我第一次发现老冷变得歇斯底里。为了平复老冷的情绪,我只好替他收养两只小猫。大猫小猫的亲情关系,我和老冷的来往更密切了。
  我当然也向我的女友说起老冷,问这种人有什么办法治疗。她说虽然她是兽医,给人看病也没有问题,因为自己原来是人医,后来兽医比较吃香,她就把自己伪装成兽医。老冷这样的病例,她见过,叫做社交恐惧症。特征是对现实的某事物产生的感受和反应,要比正常人强烈得多,以至于他无法承受,会因此而痛苦、焦虑、恐惧,甚至精神错乱。她也治疗这样的病例,但是没有治好过一例。动物会不会有社交恐惧症呢?我问她。之所以也这样问,是因为觉得那只猫长期和老冷生活一起,是不是也得了社交恐惧症。她说,动物是不会的,即使它们会,谁又在乎它们呢?除非有你这样带着别人的猫看病的人。她看着我有点愣神的样子说,从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不会也得了这种病吧?我说,你放心,我是正常人,永远不会得这种病的。何况,养不起和老婆和孩子,那算什么男人!她笑了,说,好!这辈子要的就是你这话,走,咱们吃饭去。说到吃饭,我一下子又不自然了,这一月工资还没有发呢,囊中羞涩。说实话,最近我有点烦她了。除了不喜欢和她一起吃饭,也不喜欢和她一起憧憬未来,比如豪车别墅等等,我觉得都是梦里的事。
  我和老冷一样不做未来梦,我也爱上了吃红烧茄子。和女友约会吃饭时,我有几次点了红烧茄子。用一句广告语说,叫做好吃不贵。但是,不一定每次都有,比如吃西餐的时候。我也买了电炒锅和一套餐具,买了米面油,自己烧茄子吃米饭。也许是有老冷的悉心指点,我的手艺进步很快,自己做的烧茄子比外面的好吃多了。有一天,我心血来潮,约我女朋友来看小猫,并吃我做的烧茄子。说到这里,我已经再也没有心情说下去。因为这是我和女朋友的最后一次约会。我正在给女友表演红烧茄子绝活的时候,老冷来了,一切都演砸了。我的女友对着老冷大声喊出一个名字:张军!原来你隐藏在这里!我的女友,原来就是老冷的老婆,老冷原来也不姓冷,他埋名隐姓,变换单位,躲避着老婆和女儿的追踪。如果不是我女友,或者说是他老婆认出他,我永远不知道这个自称姓冷的人叫张军!这次事情的后果不仅仅这么简单,第二天,老冷跳楼死了,就是从他自己的窗户跳下去的。看他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的样子,我心里很矛盾,要不要大哭呢?我记得我最终没有哭。因为我抬头看见张军,也就是被我的女友或者老冷的老婆喊出名字的张军,站在窗口正笑得合不拢嘴。是不是张军把老冷推下去了?还是老冷为了抗议张军的回来而愤然自尽?老冷和张军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我搞不懂了。好在老天突然降下一场瓢泼大雨,把老冷的尸体和我的疑虑都冲到下水道里去了,这事就没有传扬出去。一切如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季节,如果是秋天,按理应该有腥味的菊花在场,跟着遮掩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吧。
  我成了第二个老冷,但不是张军,天天吃红烧茄子就米饭。职工食堂的那些厨娘们,干瘪的胸前结了许多茄子,任我免费享用。所以我不像老冷那样寒酸,连皮也舍不得扔,我削皮,不吃带血的茄子柄。另外不同于老冷的是,我还是在下雨的时候,躺在床上看关于男人们的小说。老冷死了,张军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估计还活着吧,又潜逃到别的地方去了。但这不很重要,重要的是老冷的猫全部归我养了,大的是女猫,两只小的也是女猫。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情妇经济

下一篇: 《 寄情春梦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我记得西方小说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时候,产生一批新小说写法,各种流派都出来了。文学也是建立在社会环境基础上的,这些小说反应当时人们的一种精神状态,人们从小说中找到了些心灵的安慰。我们当下也是这样,经济增速放慢,下行压力严重,人们特别是底层的小人物生存压力大,因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心里问题。文中的冷吟就是这样背景下的一类人的代表。他们逃避问题,封闭自己,连一些动物也恐于交往。这种状态最后也传染给了我,正说明这样无形压力的普遍性,赞一个。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冷吟

    老冷死了,张军还活着

    12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意识流?真是让人似懂非懂。

    13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欧阳梦儿 梦儿,这回同题你一定要写一个!

      12天前

      回复

  • 寄北

    不知为什么,看小说时,感觉永远烧茄子配米饭挺好的,如果人类发明出只要吸一吸空气就能活更好。是不是也要成为张军或者王军了。

    15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寄北 谢谢寄北,我不是张军,但也喜欢吃红烧茄子,符合南北口味。

      15天前

      回复

  • 吟湄

    这个老冷真的冷。

    15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典型环境下的典型性格。想起了 装在套子里的人。

    16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下寨龙池 谢谢龙池,审稿辛苦!我记得有同题标志的,出来不知道怎么没有了,也许我加得晚,你打开早的缘故吧。

      1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