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魏晋风度惹人醉】缠足束腰

作者:许有科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1-06   点击:


  懵懂少年的时候,读拿破仑写给约瑟芬的信,脸红心跳,意乱情迷,甚至不敢再看第二遍。后来得到一本关于拿破仑和约瑟芬的英文小说,不知道偷偷读了多少遍,甚至在一个人独行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呢喃自语,如醉如痴。我甚至能够琢磨出他们在一起的任何一个细节,那个风韵美丽的贵妇和风流倜傥的皇帝每接一次吻都让我心惊肉跳。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让人着迷而神往,稀里糊涂地认为所谓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的。少年心中的爱情圣洁得像天国,纯净得像蓝天。后来再读《飘》,郝思嘉的奔放和艳俗又觉得那绝对和“爱”挂不上钩。偷着在被窝里把《红楼梦》读完的时候,又是雷鸣电击的痴狂,痴醉不知俗界了。老爹发现我的异常,扑将进来,翻箱倒柜,把我的小屋抄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床底下的最深处发现了罪证,一概没收,扔得不知去向,只有那本英文小说,认为是我学习的工具书幸免于难。好在只是焚书,没有“坑儒”。父亲狠狠地盯住我说“怪不得最近学习不行了,原来是在看这些流氓书,那是你看的吗?!”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权摧毁了物质,却无法带走已经刻印在心中的美好。
  权力在动物界是弱肉强食,在人间却能决定一切。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果,也是一切原罪的温床。
  南齐萧道成篡位登基后,朝廷只维持了24年。那些不肖子孙相互厮杀,相互屠戮,亲人之间没有一丝怜悯。一人上位万骨枯,其他的兄弟叔伯都是成批量地被砍杀,毫不眨眼,连同这一时期的罗马暴君也只能望其项背。其中第四任十六岁皇帝萧宝卷更是一个杀人狂魔。别人杀人起码要找个由头,他杀人纯粹是一时兴起。他不喜欢坐办公室,成天游走于市街,还不允许别人偷看。他一出门,老百姓就像见了恶鬼一样四散逃命。一个孕妇跑不动,被他开膛破肚,连同婴儿一起乱刀剁死。公元500年,后宫失火,萧宝卷在外面游荡,宫里的人不敢擅自打开宫门,活活被烧死的宦官和宫女尸体遍地。后来他大兴土木,撵着工匠日夜施工,重新修建了宫殿。他把黄金雕成莲花,铺在新建的殿内,让贵妃潘玉奴赤脚在上面行走,“步步生莲”就是这么来的。自此开始,女人的脚受到关注,引发了后世的妇女“缠足”。俗称“三寸金莲”。这个缠足恶俗在宋朝的时候已经普遍,长达一千多年,直到上世纪初才渐渐消亡。老母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是一双“小脚”。
  东方的缠足,西方的束腰,日本的黑牙都是当时被称为“美”的标准。都是来自于宫廷。前两个专属于女人。
  赵飞燕、赵合德能够在掌上跳舞,得益于一双小脚和细腰。轻挪莲步,摇曳生姿,娇喘微微,顾盼传情,“最是哪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莲花不胜娇羞。”这是中国女子美的极致。古时女子是男人的玩物,为了迎合男子的需求,不惜折骨缠足,把一双脚裹成粽子形状。三寸为金,四寸为银,四寸以上为铁。尤其在上层社会,不缠足不管你长得多漂亮都没人娶。大名鼎鼎的苏东坡专门为缠足写过一首:“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最具代表性的是《金瓶梅》里面对女人小脚的描述:“这西门庆连忙将下身去拾筯,只见妇人尖尖翘翘刚三寸、恰半拃,一对小小金莲,正翘在筯边。西門庆且不拾筯,便去她绣花鞋头上只一捏。”(潘金莲)“慌的薛嫂向前用手掀起妇人裙子来,裙边露出一对刚三寸、恰半扠,一对尖尖翘翘金莲脚来,穿着大紅遍地金云頭白綾高底鞋兒,与西門庆瞧,西門庆滿心欢喜。”(孟玉楼)“他浑家李瓶儿,夏月间,戴着银丝鬏髻,金镶紫瑛坠子,藕丝对衿衫,白纱挑线镶边裙,裙边露一对红鸳凤嘴,尖尖翘翘,立在二门里台基上。”(李瓶儿)。民国时期的奇人辜鸿铭游历万国,有国外13个博士学位,精通9国语言,第一次把《论语》、《中庸》翻译到国外。连胡适都不放在眼里,说胡讲的英语是美国下层乡野的。这样一个洋气十足的老头,却有一个重口味的嗜好,就是特别喜欢闻女人小脚的味道,激动的时候还要狂舔。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老婆的臭脚把玩嗅闻。要知道,女人裹足一般一年才洗一次脚,睡觉都不取裹脚布,这个老辜真是重口味啊。张献忠四川屠城后,专门把女人的脚剁下来堆成一座山,名曰“金莲峰”。变态如此,让人无法理解。
  西方的束腰最初在欧洲法国拿破仑时期流行,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就是和前面说过的约瑟芬有关。这个女人的老公本来是个军官,战斗中死了。有两个孩子。约瑟芬第一次见拿破仑就决定嫁给他。眼光独到老辣。因为那时候拿破仑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军官,个子又矮,大约一米五六的样子,放在人堆里找不出来。她比拿破仑大六岁。处男拿破仑被她迷得五迷三道,当上皇帝后就迫不及待地封她为皇后。出外征战的时候一天一封信,想啊恋啊的让人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当然对懵懂少年特别有杀伤力。拿破仑打仗是一把好手,情书写得一流,但是床上功夫欠佳,而且有同性恋的倾向,皇后一直没怀孕。约瑟芬正当如狼似虎的年龄,情人很多,加之皇帝常年在外,耐不住寂寞,给老公戴绿帽子是早晚的事。结果不小心怀孕了。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就找了根带子把腰束紧遮丑。结果那些贵妇们纷纷效仿,束腰就流行起来了。女人束腰不像缠足,一度时期被康熙禁止,始终在女人堆里流行,长期不衰,而且在今天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为了达到“A4腰”的水平,多少女人不敢多吃一粒米。蜂腰巨乳是现在东西方唯一相同的价值追求。看那些早期西方的绘画和照片,纤腰爆乳让人目不暇接。
  其实在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就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句,比西方又早了一千多年。中国的老先人们认为女人的性感不是胸,而是脚、腰、眉,态。所以古代女性都有束胸的习惯,与西方背道而驰。唐玄宗是个例外。杨贵妃洗完澡搭着睡衣化妆,半边衣服落下,露出香乳一枚,明皇禁不住用手扪弄,说了句“软温新剥鸡头肉”,旁边的安禄山接了一句“润滑犹如塞上酥”,算是关照了一下令人耳热心跳的香乳。但是把这么美妙的东西比作“鸡头肉”、“塞上酥”就有点煞风景。为此,我昨天专门点了一盘大盘鸡,找出鸡头,怎么看也和那么美的东西对不上号。“塞上酥”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大概和武威人的囊干粮差不多,更煞风景。
  日本早期在贵族阶层流行黑牙齿,就是孩子成年后就要把牙齿染黑。一般平民还不允许。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也不想深究。这种情况在东南亚泰国和我国云南傣族也有流行。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樱花时节渡东瀛

下一篇: 《 【魏晋风度惹人醉】宇文没落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缠足、束腰,皆是女性取悦男性的作派。束腰,宜于凸显女人的摇曳身姿,还可以理解;但是说到缠足,就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