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一缕淡忘的思念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1-04   点击:


  人生进入了知天命的季节,会时常无端地回忆起许多的往事,一些被自己认为早已随岁月风干存封的记忆,会异常清晰地滋溜溜的浮现在脑海,仿佛就象昨天的事情。会无来由地思念起某个人,尽管当初与这个人只是有着一叮点儿的懵懵懂懂的感觉,甚至谈不上交浅言深,但却总会勾起一缕说不清楚情愫的思念。
  这时候的回忆,常常会带着丝丝淡甜的滋味,就象对着夕阳晚霞遐思清晨初升的旭日,光芒万丈、朝气逢勃,却被贪睡的懒意错过了沐浴的佳时,懵懂彷徨而又憧憬不灭。忽然地思念起某个人来,竟也是如花绽开、四溢芳馨般的温润。
  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学校要组织一支宣传队去当地驻军部队慰问演出。按理我一不会唱歌,二不会跳舞,宣传队应该没我什么事。但当时要求慰问节目得自创自编自演,因为我喜欢写呀,还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地篡改过一些歌词,所以便让我参加了宣传队,负责节目的编篡与修改。
  所谓编篡,实际上就是将一些当时流行的歌曲改填歌词后演唱。例如当时有首《红军想念毛泽东》歌词大意是:“抬头望见北斗星,心心想念毛泽东,困难时想您有力量,胜利时想您心里明......”就被我们改为了:“造反时想您有力量,冲杀时想您方向明......”等等诸如此类的“创作”。
  宣传队里除了一位带队老师,队长是高年级的一个女生,现在只记得当时叫她刘姐,她则叫我“小秀才”。刘姐很漂亮,按现在学生的话来说,叫“校花”;能歌善舞,一口好嗓音真比黄鹂翠鸣还好听;她身材高挑,大约有一米六左右(当时我的身高才一米五左右),跳起舞来如柳叶摇曳、溢光流彩,很受人喜欢。
  演出前一个星期,我们每晚都得排练节目,我因为要改歌词,经常都是最早一个到排练室的,然后刘姐便来了。我们将改好的歌词经一番斟酌后,便由其他同学们开始排练。在宣传队里,在记忆里我是最小的一个,刘姐对我很照顾。那时都是少年,大家聚一起,免不了打跳胡闹,我因个子小,总被同学们欺负,每次都是刘姐为我解难撑腰,使我对她产生了非常的好感。
  一次,我舅舅从部队回来探亲,带了不少比拳头还大红彤彤的东北苹果,晚上去排练时我就偷带了一个,送给刘姐。那时水果不多,苹果更是稀罕着呢。刘姐怎么也不要,反推给我吃,我也不吃,便与她推去了再推来;后来刘姐看我也坚决不吃,就提议说,别推了吧,我们一人咬一口,轮着吃吧。结果,本来是要送她的苹果,就被我们两人一人一口地消灭光了。
  因为排练只有一个星期,时间非常紧,我们就只能尽可能地延长排练时间。但那时不象现在这样大街上的灯光彻夜通明,过了晚上11时,街灯就会准时熄灭。我们就只能打着自备的火把回家。每晚排练结束,很多同学都自告奋勇要护送刘姐回家,但都被她拒绝了,却自愿与我同行,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年纪最小,把我当做了她的亲弟弟,关心爱护着我。
  一天晚上回家时,我俩刚转入一条平时常走的小巷,忽然从巷旁的一户人家里窜出一个醉汉,看见我们俩便摇摇晃晃地窜过来说:“小,小东西......过,过来......”我一时便被吓得不知所措,刘姐一把就将我拉到她身后,就对醉汉说:“你想干什么?”醉汉盯着刘姐,口齿不清地嚷道:“你......你......”我见醉汉那猥琐的眼神对刘姐不怀好意,不知从哪冒出一股勇气,避开刘姐的护蔽,举着火把指向醉汉,叫道:“我们是红卫兵,你敢乱说乱动,就砸烂你的狗头!”那时的“红卫兵”几个字可比现在的“警察”二字威风多了,果然,醉汉一听,眼神一楞,便灰不溜揪地进屋了。待醉汉消失后,刘姐一把搂住我,惊喜地说:“小秀才,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大的勇气哇!”被她搂在怀里,火把的光焰照着她如花的面容,好看极了;真想象啃苹果那样,在她面颊上轻轻地咬上一口。
  或许是胆小,或许是年少懵懂,情窦未开,终究没有敢付诸行动。后来,没多久她就毕业了。从此,再没有她的任何汛息。刚开始还常常会在偶尔间想起她来,但随着时光的流逝、生活的变迁,对她的想念便逐渐地淡忘,直至几十年间,居然从未想起过她来。今天偶尔地无端想起了这段往事,才知道,其实在人们的心中都深藏过一些不为人知晓的秘密,或许这就叫做永恒的思念。只不知当年的刘姐,今天身在何处?过得还好吗?是否还和当年的“小秀才”一样,深情地记忆着这段算不上情感情感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一段往事,一个可回忆的人,只是因着生活的忙碌、时光的流逝不再提起,似乎被彻底遗忘了。可思念总是被安放在某一个角落,当时间合适时尘封的回忆被打开,一幕幕清晰的脑海中闪现,仿佛就在昨天。作者有个刘姐,还有个与美丽的刘姐有关的故事。你听听。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