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杂文随笔

快乐时光

作者:片片枫叶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02   点击:


  
  凌晨时刻,喧嚣还在熟睡之中。黛色的夜空深邃而寂静。每天的忙碌已成习惯,此时似乎不适合语言的表达,一切在习惯中进行……。
  可是突然感觉有些不同,寂静中似乎有一种极细的,熟悉的声音从夜幕中划出,虽不算响亮,却一下拎住了我的耳根。遂停下活计细细捕捉那一丝轻鸣,不错,又听见了,是一种细细,熟悉的鸟鸣声。
  好欣喜,伴随而来的激动是不由自主的:那是以前在山中经常听见的一种鸟鸣。只有在深山凹里才可见这种鸟。小小的,在树丫高处跳跃,尾部有几根长羽毛,似凤凰尾羽,村里人都不知它的名字,我便擅自叫它小凤凰了。且它的头顶真似有个小冠。
  似乎只有大庙沟(我们那一山沟名)的侧峰里有,而别处山沟却未见。所以每次便有意的去那,只为在树底看会儿它们。身材娇小的它们似调皮的孩娃,一息不息,不时的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更多的时候是两只和更多的一起飞,时高时低,来回迎送,叽叽叽喳喳的声音响彻山凹,似一场特别的音乐会被拉开……。
  那时的我喜欢一人在树下看它们,因是放牛,只要看好牛就行。我多半时候就像个傻娃站在那或者干脆坐在草坪上,仰望着它们,树下覆盆子很多,刺也很多,还有更多的一簇簇的山楂及叫不出名的野果。但我们都能分辩出它们可食与不可食。所以,在山上的我们不会饿肚子。许多时候却是吃的有些不想吃了,只想到这些东西太多了,随时都会有,却不曾想到成长之后的远离,甚至是一种永别。不知觉中,这些记忆都存下了,只要一点触动便会涌出。
  而今的山脉还在,不知它们可还在?可还安好?如今的山里,野草生长旺盛,那红彤彤的覆盆子肯定已生满山沟,那火焰焰的山楂果可还有人去采摘?那清澈的泉水,可还汩汩有声?那各色各样的花卉们,可还在山间摇曳吐芬?
  以前闲空时总怨太空,叹不充实。而今却是充实过度的不得空闲。许多时候,我们总是在答案里品味初衷的快乐,而一些快乐也不再是永远的存在。
  长大的人,即使有时快乐,也总会藏着点情绪,压抑些笑容。也许人们正是长大的不自在才愈发怀念幼时的坦然与简单吧。
  这无名的鸟鸣,也许是很平淡的一种鸟,可它却给了我的一段美丽记忆,还有那儿的:山清,水纯,人朴,笑真……。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论攀附

下一篇: 《 晴雯呀晴雯,让我如何善待你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美丽的景色、可爱的生灵、丰富的物产,更难得的是山清、水纯、人朴、笑真,这一切的美好尽收在作者笔下,生动活泼,身临其境,有感而发,朴素而丰盈。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片片枫叶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