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子安河,温暖了仙乡古今

作者:浏览江山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0-29   点击:


  (一)
  苏仙石老街,史称子安,是豫晥交界处的边贸小镇,其独树一帜的风采,不只是灯红酒绿,也不是的苏耽升天的凄美传说;更不是夜幕低垂下歌舞升平的浪漫色彩。商业繁华和正在动工以及早已建好的幢幢别墅,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她的简陋与陈旧,換来了日新月异的万千气象。这使得远离家乡的游子和就地发展的商户,上班族,在意识形态上也无法跟上时代快捷发展的步伐,身临山乡巨变其境,令他们的感觉恰似这既古老熟悉又徬徨陌生的乡愁,恰似恍然一梦。
  这座山下小镇的变化与那宽绰街道,市面的繁华,亭台楼阁的美,还不是小镇人们为之乐道的地方,现在,子安镇人有过这么一句话,“到过子安河吗?”潜在的意思是,没到过子安河的人根本就算不上到过子安镇。
  子安河,发源于大别山脉的太阳尖,经苏山梦笔,菜篮子潭,蜿蜒而下,在青山环抱中绕街而过,清澈见底,潺潺流动,从南向北绵延百余里,汇入淮河。子安河,一条古老而又年轻的母亲河,河的清流,是一首山与四季相恋的交响曲。这条集仙乡一镇水源的母亲河,接纳了流域内山脉清泉的精华,汇集天地万物的灵气,以博大的胸怀兼收并蓄,不仅收获,也给予子安人滋养。走,到子安河散步去!这句话正在悄悄地叫醒子安镇的街头巷尾,叫醒了来子安镇的游人。
  (二)
  这条河在群山间盘绕纠曲、百转千回,在太阳的照耀下.鳞波闪闪。河水的清流在上游飞流直下,从层峦叠嶂中盘旋而出。到了中游,它弯出了一个世外桃源的仙乡古镇,圈出了苏耽升天的仙脚石,也绕出了恬静的小龟山。拐了几个弯,过了白果冲,便是下游,轻柔婉转,不慌不忙地缓缓而下,此时它就是平静的固始境地二道河了。子安河的水缓缓的,使你感觉不到它的流动,没有风的时候,连一点波纹都没有,仿佛你也不忍惊醒它的幽远美梦。在这里,色彩缤纷的小鱼在潺潺的河水里成群结队,悠闲自得,追逐嬉戏,.魅力无穷。河水两岸是沙滩,沙滩上长着杨柳和竹林,青青翠翠,竹影婆娑,映于水中,婉如行云流水,恍若晨女梳妆。
  历上,特别是清末民初,子安河是造纸的集散地,给子安人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借用水的动力沿河两岸水花飞溅,木水车旋转,人声鼎沸,优质的纸张远销淮河南北。据《苏仙石乡志》记载:从明代的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开始这里就有了大规模的造纸,直至建国后初期。鼎盛时子安河两岸有造纸槽30多个,按每个槽一天生产10000张纸计算,一天这里可以生产30万纸张,可见规模之大,而且这里继承了中国古代的源汁原味的造纸方法。和《天工开物》记载的相同,一张纸要用竹子,稻草经过水浸、石灰沤渍、堆料发酵、蒸煮、摊晒、日光漂白、打浆、烘烤,抄纸等多道工序。按照这种工序生产出来的纸可以书写绘画,也可作红绿纸加工或者祭神焚烧。
  解放前至建国后,子安河是金寨,商城两地水路交通要道。发挥了重要的水路运输的作用。每到春夏盛水季节,金寨、固始、商城等地的山民,将金刚台大批竹木,投在河里放排,顺流而下,水涨时节经常有二三十位排工,排工手持带铁勾的竹竿,根据河石和水势调整理顺竹木,巧借子安河浩荡之水将大批竹木运到淮河两岸,直达北方。老排工的行当现在被便捷的交通取代了,仅留下那些老人模糊的记忆。一段排运史只是昙花一现,无法见证子安河的古往今来,沿河两岸丰沃土地上聚居的人们有幸从子安河里寻觅生存所需,滋养沿河儿女的尘封历史。
  大跃进时代国家号召“全民大办钢铁”,昔日子安河的繁华荡然无存。河道及岸边的大柳树被砍伐一空,当作燃料炼铁,取而代之的是沿河两岸的淘砂槽,还有饥肠辘辘,面黄肌瘦的淘砂农民。“谷撒地,落叶枯,青壮炼钢去,收获童与姑”,肥沃的子安河两岸呈现一派饥荒和衰退局面。河道已成“马蜂窝”,大肆野蛮的采砂,影响行洪安全,给子安河带来严重的危害后果,导致尔后子安河流域洪水泛滥,山洪冲出河道,淹没了沿河两岸的大片庄稼和村庄,在破天荒的六二年大水灾,沿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损失惨重。
  “青山留不住,毕竟东流去”。如今古镇经过三十年发展与改革,往日的子安河得到改造,不见了堤溃蚁穴,河汊纵错,脏水横流,破烂不堪的衰落,不知走过了多少急流险滩,卷成过多少个惊涛骇浪,子安河已经焕然一新,修成正果。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西河独木桥和老猫洞的石桥,一直见证着子安镇的繁荣,败坏与发展。多情的子安河经过阵痛后,已在上,中,下游兴起了三座宽广高大的公路桥,如今的子安河,以不再是昔日河水漫堤,满目疮痍的景象。
  子安河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得力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得力于苏仙石乡“美丽乡村建设”的闪耀成就。
  (三)
  择一城终老,看子安河两岸草长莺飞,垂柳恍若苏堤,沿河公路上车水马龙,马路旁高楼豪宅鳞次栉比。放眼子安河,但见河宽,水直,堤高,坡缓,倒影如墨,坡堤上直通青峰岭的水泥走道宛如天路,芳草漫延,成行的暗柳连接着三桥,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许多不知名的小草无怨无悔地伴随着川流不息的河水,渲染出子安河情画意的娇美。阳光下,在妩媚中轻起涟漪,在微风下低吟浅唱,让河堤上往来的行人总有一种驻足观赏,不忍离去的感觉。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给子安河渡上了一层绮丽的色彩,沿河上下万籁俱静,只有偶尔经过的小车在公路上轻缓滑行。玉兔东升时,上班族,养老族与那些赋闲在家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走向子安河两岸……,其实子安河的美也只有在散步者的脚步下,才能够窥探其妙,尤其是在两岸灯火相映成趣,皓月当空,微风吹拂,漫步在沿河公路上。
  子安河的夜晚,也是仙乡古镇夜晚最具形象的代言词,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带,看两岸灯火通明,高楼如梦似幻,华灯闪烁辉映在沿河垂柳上,洒下一路青翠,长河泛波,灯光倒影,如同燃烧闪烁着篝火,点燃着人们散步的热情。月移花影与潺潺的河水竞相风流,迷离了游人的双眼,轻送着情侣的脚步。
  散步的人群主要以中老年为主,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或牵着孩子,或相拥着情人,各怀各的心事,各说各的私话,各赏各的风景,享尽散步的优雅与情怀,子安河成就了散步人心灵的释放与生活劳累的倾诉。美轮美奂的景象构成了仙乡古镇一幅巨大靓丽的山水画卷,人在画中走,花自画中开,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沉醉,忘去了所有不快与忧愁,闲情逸致油然而生。
  看过泰山的壮丽日出,景仰过五台山的清幽禅机,见过长江黄河的汹涌澎湃,也欣赏过外国的奇葩异卉,却总觉得不如子安河夜景来得这么实在。其实每一处风景都是一段感动,一个故事,人是故乡好,月是故乡明,我们相守着千年不老的乡愁,子安河,温暖了古往今来。阅尽人间春未老,回首处,原来世界上最好最美的风景,依然是老伴陪着,儿子扶着,孙子牵着,慢慢变老的那道子安河。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犹如流水一去不返。回首,我们的曾经和那些已逝的青涩年华,仿佛还在昨天。而星移斗转,一切已经走远,唯一留在我们心里的是那最美丽的回忆,快乐的,痛苦的,幸福的,刻骨铭心的,这一切的一切有欢笑,有泪水,有甜蜜,当然还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往事如烟,唯有这依然流动的子安河水还在执着地缓步向前,她记载着历史的繁荣与创伤,诉说着昨天的故事,守望着子安镇,安然自若地温暖着仙乡古今。
  
  审核编辑:千千   精华:渭雨轻尘  推荐: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买一束花送给自已

下一篇: 《 血染的风彩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感谢作者用温婉的文字为我们带来了子安河这个神奇神秘美丽的地方。从文章中,读者们知道了子安河的历史,过去和现在。在清末民初,子安河是造纸的集散地,给子安人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解放前至建国后,子安河是金寨,商城两地水路交通要道。发挥了重要的水路运输的作用。虽然大跃进时代国家号召“全民大办钢铁”,昔日子安河的繁华荡然无存。但如今古镇经过三十年发展与改革,往日的子安河得到改造,子安河已经焕然一新,修成正果。如今的长安河,记载着历史的繁荣与创伤,诉说着昨天的故事,守望着子安镇,安然自若地温暖着仙乡古今。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渭雨轻尘

    子安河,好名字。

    48天前

    回复

  • 千千

    作者的文章写得很用心,用情。文笔熟练,功底深厚。读者可以透过文章在眼前展现画面。建议作者下次投稿的时候用自动排版键,而且,标点符号请注意一下,特别是省略号是……,而不是一个一个的小点点。
    祝安。

    48天前

    回复

  • 吟湄

    4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浏览江山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