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江城“海战”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0-27   点击:


  (一)
         “乒乒……”老式小口径步枪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
  “啪啪……”卡宾枪似有力不从心的重负。
  “嘟嘟嘟……”冲锋枪的轻蔑声中像裹挟着无比的愤怒。
  “哒哒哒……”轻机枪射出的子弹似有满腔仇恨,一泻千里。
  “咣咣……”手榴弹落在浅水中溅起的浪花更像飘散的云朵。
  从江两岸射出的枪弹声,此起彼伏如炒沙豆般热闹喧天。
  旗语手冲进驾驶舱,向陈国栋报告:“陈司令,延安号和长征号请求向江岸还击。请你下命令。”
  陈国栋侧头向两岸扫视了一眼,说:“告诉延安和长征,那些枪弹的有效射程有限,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不用理会。命令二舰随旗舰全速前进。”
  旗语手得令,迅速跑到舰尾向延安、长征二舰发布旗语命令。
  这支以“井岗山”为旗舰,辅以“延安”、“长征”混合编制的舰队,是“悍红”最为得意的武装力量。“井岗山”号原是国民党江城要塞司令部的江防舰。1949年江城解放前夕,原舰长在我中共地下党的策划下,率舰起义。此后,该舰被列入革命教育展览实物保存下来。
  1967年初,江城和全国各地一样陷入了因“文革”带来的空前动乱之中。动乱中分离出来“江城市悍卫毛泽东思想红色兵团(简称“悍红”)”和“江城市忠于毛泽东思想革命到底(简称“革到底”)”两派群众组织。两派组织因政治观点不同,从最初始的口头辩论,逐渐发展到动拳头、砖头进行人身攻击,并逐级扩大到动用钢钎、匕首,最终使用上了枪械。形成了震撼全国的武斗局面。
  当时的“革到底”因组织庞大,人员众多,且获得许多老干部支持,控制了江城的大部分地区并掌管着全市党、政、财、文大权。“悍红”人员虽略逊于“革到底”,但其成员大都是“文革”初期响当当的“红卫兵”和一些工矿企事业单位里的年青人。同时,江城是全国闻名的国防军事工业城市,虽然“革到底”掌控着江城的主要面,而“悍红”却控制着全市70%的军工企业。所以,相比之下,“悍红”比起“革到底”来讲,更具朝气和战斗力。尽管如此,在那个每天斗殴不止的年代,因为人员上的不济,“悍红”时常便有顾头不顾尾的感觉。
  1967年8月初,两派在江城西郊红旗机械厂发生大规模武斗。“革到底”动用坦克、高射机枪,向占制着该厂的“悍红”发起猛烈攻击。“悍红”仗着地利,以重机枪、反坦克火箭筒还击。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死伤数百人。“革到底”虽将“悍红”逼缩在了厂区临江仓库的一隅,却也难以“大获全胜”。
  “悍红”早已得报红旗机械厂的危急,但三番两次派出的增援车辆和人员,都被“革到底”沿途设置的障碍和阻击,打了回来。眼看若再派不出援兵,红旗机械厂必遭全军覆灭。“悍红”司令刘天柱,决定孤注一掷,将原本用于展览的江防舰,重新披挂改装,该舰长四十余米,前甲板上配置了两门八五加浓炮,两门高射机枪,后甲板上配置了一门榴弹炮、一门120囗径迫击炮,两挺重机枪,然后被命名为“井岗山号”。同时,将两艘原本为缴获国民党的美式登陆舰,后被改为运输船的老舰,紧急恢复配置成了炮舰,分别被命名为了“延安号”和“长征号”,组成“悍红”第一支混合舰队。刘天柱授命“悍红”参谋长刘国栋为舰队司令,率队逆江而上,冲破“革到底”四十华里河道封锁,赶赴西郊,支援红旗机械厂的战友。
  舰队昂然逆江而上,毫不理会沿江两岸射出的枪弹。
   
  (二)
   
  杨山站在窗前,无奈地看着“悍红”舰队士高气昂地招摇而行,两岸射出的枪弹因距离太远,根本够不着舰队半根毫毛。焦急之下,杨山将手中的香烟狠狠地摔在地上,用脚尖撕辗得粉碎。然后,大声地喊道:“参谋长,立即通知航运公司所有船只迅速向鸭嘴滩和金沙嘴靠拢。命令敢死队和突击队携带所有轻重机枪,赶到鸭嘴滩和金沙嘴登船,顺江而下,阻击'悍红'舰队。再命令围困红旗机械厂的坦克,立即撤至临江渡口,待伺机阻击'悍红'舰队。”
  参谋长陆刚领命,迅速到隔壁作战室下达命令。
  “江城101”是市航运公司的一艘机动驳轮,主要用途是作为物资转运。它航速极慢、机动性能也差,最大优点是载重力强、船体空间大。该船正停靠在鸭嘴滩港口为市粮食公司装载转运小麦,刚装载十余吨小麦,陆刚便带着“革到底”突击队成员赶到码头。
  “所有小麦不要往船舱里堆了。全部沿船沿堆码工事。”陆刚一边指挥着装卸工人,一边叫喊着:“毕船长,老毕,在哪里?快点出来。”
  船长毕满财从驾驶舱里伸出头来,见是陆刚,便问:“陆参谋长,什么事呢?还让你亲自踏上我这破船上来。”说着,抬头看见码头上一大群扛着轻机枪、抬着重机枪的突击队员,便说:“哇,这又要去打哪儿呢?”
  说话间,陆刚已登上驾驶舱,说:“'悍红'有三艘舰艇正从下游逆水而上。我们枪支射程不够,奈何不了它。杨司令命令我们乘船向下阻击。怎么样,老毕,去吧。这些小麦正好用来构筑掩体。”
  毕满财从挂在舱壁上的枪套里抽出驳壳枪,往驾驶舵旁一放,说:“去呀。这等好事,怎能缺了我老毕呢。赶快叫队员们上船吧,咱们这就开航了。”说罢,伸手一拉“呜——”的一声汽笛声便响彻在码头上空。
  随着汽笛长鸣,“江城101”徐徐驶离码头。数十名突击队员开始紧张而又兴奋地在船体四周构筑掩体架设枪械。下行约半小时后,毕满财从驾驶舱里便看见了约距两公里远的“悍红”舰队,对陆刚说:“来了。你看怎么打?”
  陆刚说:“'悍红'舰上都配备了大炮,开起火来我们会吃亏。所以,我们必须尽量靠近对方,展开短兵相接。这样,它的大炮就发挥不出威力,而我们的轻重机枪正好派上用场。老毕,加足马力全速前进,离它越近越好。”
  毕满财刚说了声:“好!”“咚!”的一声,一发炮弹便落在了船右侧。
  陆刚赶紧让大家隐蔽好自己,暂时不要还击。因为此时还击,轻重机枪的射程都够不着“悍红”,不但隐蔽不了自己,还会承受更加密集的炮击。陆刚只得再催促毕满财:“老毕,赶紧加快速度。”
  “咚!咚!”“轰!轰!”陈国栋似乎早已明白了陆刚的作战意图,还未等“江城101”从第一枚炮弹中回过神来,接二连三的炮弹便在“江城101”船体及四周炸得水柱滔天。其中一枚炮弹正中船首,瞬即间,血肉碎片、残肢、破损的枪械裹挟着小麦横飞竖溅,还未来得及放一枪一弹、幸存的突击队员们见状纷纷跃入江中,自顾逃命。陆刚见此情景,立即嘶喊着希望大家镇定,嘶喊声刚落,又一轮炮击迎头而来,机舱不幸中弹,引发起燃烧,并迅速扩散成了烈焰。毕满财一脚揣开架驶舱门,一把拉住陆刚,纵身一跃投入江中。
  此时,江两岸正有几只渡江和捕魚的小木船,见“江城101”已经中弹燃起熊熊大火,数十人被逼落江中挣扎,其中两只便打算划船过去救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悍红”与“江城101”距离越来越近。同时,两只小木船离落水人群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落水者们见有木船来救,便纷纷向木船靠拢,终于有第一人爬上了小木船,接着相互搀扶又拉上来第二人、第三人……正当大家暗自庆幸的时候,突然“哒哒哒——”一阵让人胆颤心惊的机枪声迎面扫来,刚刚才重获一丝希望喜悦的人们一下子便归入了寂静,接着又一发炮弹直接命中小木船,瞬眼间,江水被鲜血浸染红透,尸体、残肢、木船碎片,漂横江中……
   
  (三)
   
  杨山接到“江城101”全船覆没的消息,异常愤怒。命令再组突击队,决心要与“悍红”在江中一决高低。倒是政委陈光亮十分冷静,劝着杨山说:“杨司令,先别动气。咱们不仿先研究一下'悍红'此次组织舰队的目的。我认为,从'悍红'舰队一路经过金沙嘴、四码头,直到驶入市区,我仔细观察了下,三艘舰艇上都配置有加农炮、榴弹炮、迫击炮和轻重机枪,但一路都没开火来看,这支舰队明显是奔着增援红旗机械厂去的。红旗机械厂里的'悍红'残余,已被我压逼在了厂仓库一隅,已经整整一天一夜,加上前两天的战斗,他们应该到弹尽粮绝的地步。如果他们今天仍得不到城外'悍红'的增援,那么到明天肯定都会成为咱们的俘虏。'悍红'舰队匆匆逆江而上,肯定是为了增援。如此,我们就该想想,他既想增援,我们该怎么干?才不能让他达到目的。一句话,就是要阻止舰队继续前行。或者是拖延他的前进速度。”
  杨山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舰队配有大炮,我们的轻武器根本奈何不了他。要阻止或拖延舰队,第一,我们也得有重武器,比如也有几门加农炮、榴弹炮之类。第二,得设法在江中设置障碍,让他舰队不能顺顺利利地前进。”
  作战部部长刘友平说:“重武器一时半会想不到办法。但我知道'支左'驻军里有几门小钢炮。据说,这种小钢炮的射程也可以达到千米距离。如果架在江边,打江中的舰艇,应该没有问题。”
  杨山一听,便兴奋起来,说:“咋不早说。还楞着干啥?赶快去把它弄来呀。”
  刘友平说:“可是驻军部队一向不与地方往来。去怎么弄呢?”
  杨山立马训斥道:“你是猪脑呢?驻军不就一个营,充其量也就二三百人。你不晓得多带些人去,让工交、财贸和各区乡调上来正在江六中整休的农村临时雇用人员统统都去,少说也有近千人了吧。让他们两人看住一个当兵的,余下的统统去找小钢炮。当然,有轻机枪、重机枪、手榴弹什么的,也顺手拿些回来。哦,对了,驻军旁就是武装部仓库。你们顺便也进去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都弄回来。”
  刘友平喃喃道:“这,这行吗?那可是解放军。咱们这么干,不是明着抢嘛?”
  杨山气呼呼道:“说你笨,还真笨。解放军对群众的态度,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还不明白?你用四五百人把营房一围,不让当兵的出来。其他人还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罗嗦了,快去吧。另外,弄到了小钢炮等重武器,立即送到江边,沿江架设,对着'悍红'舰队给我狠狠地打。看他娘的有多威风。”
  陈光亮也对刘友平说:“我通知汽车运输公司派出所有汽车,配合你行动。快去吧,抓紧时间。”
  刘友平领命,立马赶到汽车运输公司。运输公司邹经理见到刘友平便说:“接到陈政委电话,我已经将在家的四十多辆货客车都准备好了,驾驶员和二百多职工也都到位了。你看怎么安排吧。”
  刘友平想了想说:“这样子,马上派二十辆车去工业局,十五辆去财贸委。咱们这儿二百人坐剩下的车。告诉司机师傅,装好人后,到云盘广场集中,然后,统一去'支左'驻军驻地。”
  邹经理答应着,去安排车辆并让汽车运输公司的二百余名职工准备乘车。待去工业局和财贸委的车辆出发后,邹经理招呼刘友平座上卡车向云盘广场驶去。不一会,卡车到达云盘广场,稍等了会,从工业局和财贸委拉满了人的汽车陆续到达。刘友平赶紧召集各单位负责人说明了此次行动的目的,并吩咐各单位严格按照计划执行后,便率队浩浩荡荡地向“支左”部队驻地进发。
  到达“支左”部队驻地,部队正在武装部礼堂里集中学习。刘友平暗喜这真是天赐良机。立即派出二百多人拥堵在礼堂大门口。部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欲出礼堂,但被人群堵得滴水不漏。向群众问情况,群众便高呼“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弄得部队丈二和尚摸不着东西南北。而另一边营房驻地的仓库和武装部仓库,早已被刘友平指挥人员砸开了大门,数百人如入自选商场般,仅仅十余分钟时间便将两座仓库洗劫一空。
  车队回到云盘广场,刘友平吩咐各单位负责人清点战果。不一会得报,此次行动共获小钢炮11门、榴弹炮2门、反坦克火箭筒10具、重机枪3挺、轻机枪15挺,冲锋枪、半自动步枪、手枪、手榴弹和其炮弹、子弹不计其数。
  刘友平再吩咐立即将榴弹炮、小钢炮、反坦克火箭筒、轻重机枪及弹药火速运往江边,沿江构筑阵地,准备狠狠地揍“悍红”舰队。
   
  (四)
   
  “长征”号处于舰队偏左殿后位置。与“延安”一样,舰前生是国民党美制登陆舰,在解放战争中成了解放军的战利品。随着人民解放军解放全国的步伐,两舰被逐渐改造成了运输舰,并被长期固习下来。“悍红”接手后,又重新将舰舱铺上了钢板,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舰炮配置,便将野战用的加农炮、榴弹炮、迫击炮和高射机枪搬上舰,改装成了临时炮舰。
  “革到底”紧急征调的四只小型火轮,此时已从下游卯足了马力追了上来,距“长征”号不足一千米。
  “长征”舰长何汉民轻蔑地看着四只小火轮,命令后舰舱迫击炮、高射机枪开火。瞬间,小火轮四周便被掀起数米高的水柱。高射机枪的子弹打到小火轮钢铁船体,发出“叮叮铛铛”震慑心魂的声音。
  小火轮受袭,改走S路线,企图釆用老战术,逼近“长征”,使迫击炮失去作用,然后展开短兵对接。
  “长征”舰上的迫击炮本就是陆地野战武器,被搁置到舰上,受舰甲板后坐力反弹和舰身运动影响,命中率本就不高。小火轮一改走S路线,倒是给迫击炮增加了误撞误中的机会。不一会,两只小火轮先后中弹起火燃烧、或机毁停车。另两只小火轮见状,急忙后退,保命要紧,哪还管什么追击、歼敌之类的鬼话。 
      再说“井岗山”,成功击沉“江城101”后,一路昂首向前。但不一会,陈国栋便发现前头江面上横栏起了一道障碍。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竟是由七只废旧驳船用绳索串捆在一起形成的江道障碍。
  陈国栋下令开炮轰掉障碍物。随着“轰隆隆”的一阵炮击,驳船被打得四分五裂,但因被粗大的绳索牢牢地串梱着,船体虽被打烂不少,但整个障碍体系并没消除。不一会,驳船便缠绕住“井岗山”,使其几乎无法动弹。
  陈国栋赶紧命令派人下去驳船弄断绳索,但舰上事前无人准备有剪子、刀、斧之类的工具。正在为难之时,有人提议在绳上绑上手榴弹,手榴弹一炸,绳子自然就断了。陈国栋认为此办法可行。便派人上驳船绑手榴弹。一小伙子领命上驳船绑好手榴弹,一拉引信索,便纵身跃入江中。数秒钟后,只听得驳船爆发一声巨响,驳船的残破碎片四处横飞,爆炸掀起的巨大气浪,将“井岗山”震得左右摇晃,瞬间出现突然停车。显然,这不是一颗普通手榴弹所能具备的威力。原来,“革到底”在制作障碍物时,就考虑到了“悍红”很有可能使用手榴弹来弄断绳索,便在其中几只驳船中暗藏了炸药。手榴弹一炸,炸药也就跟着响了。其实,“井岗山”在开始炮击驳船时,就引炸了其中一条驳船上的炸药,但当时,一是炮火太密集,二是相隔距离较远,炸药随着炮弹爆炸的效果,没有引起陈国栋等人的重视。
  受到意外冲击,陈国栋赶紧清查受损情况。一番了解,还算好,仅有六七人被飞溅的驳船残骸弄出些皮外伤,都无关紧要。舰机舱的发动机,在突然的颠簸中输油嘴出现了脱落,经检修很快也恢复了正常。
   
  (五)
   
  如此一耽搁,陈国栋回过神来,再仔细往江两岸一打量,突然发现前方右岸的临江渡口,“革到底”正在构筑工事,似乎还有火炮和坦克的影子。便急忙命令调转炮口向临江渡口开炮。
  刘友平此时已将临江渡口工事部署妥当,两门榴弹炮、11门小钢炮,组成第一道阻击线。11具反坦克火箭筒、2辆坦克承担第二道阻击线。其余的轻重机枪和单兵武器作为第三道阻击线。单候“悍红”舰队到来。
  “轰!”“井岗山”发射的炮弹在岸边炸响。刘友平立即命令第一阻击线全部开炮。“轰!轰!”“轰隆隆——”双方身旁瞬息间便被密集的炮火所覆盖。
  陈国栋没想到,“革到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弄来这么多的重武器。一边命令继续射击,一边让旗语手赶紧联络“长征”、“延安”迅速靠拢,集中火力摧毁临江渡口工事。
  本来“井岗山”孤身突前,“革到底”的炮弹大都落在了舰的四周,命中舰艇的概率不足十分之一。待“长征”、“延安”靠拢并肩之后,反而给“革到底”提高命中率增添十分可观的机会。但同时,“悍红”三舰并肩齐射出的威力,也给“革到底”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如此,“悍红”凭借强大的重武器,“革到底”依托坚固的掩体工事,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陈国栋站在驾驶舱里指挥,感觉很不过瘾,想上甲板亲自操作射击。想着便跨出驾驶舱,沿玄梯往下。不料此时,一枚炮弹刚好落在距玄梯不远处,爆炸的热浪将陈国栋从玄梯上猛掀下来。陈国栋被摔躺在舰沿旁,头部不断有鲜血涌出。同伴见陈国栋负伤,急忙找来卫生员。卫生员一检查,还好,陈国栋只是被摔下时,头碰甲板撞裂了一条小口,身体其他部位都未受影响。经卫生员简单的包扎后,陈国栋伸了伸舌头,说:“乖乖隆个咚!我还以为这回该见马克思去了。”随即命令所有炮火集中打掉临江渡口的掩体工事。
  刘友平见“悍红”炮火来得凶猛,急忙叫大家赶快隐蔽。“悍红”一阵狂轰乱炸后炮声逐渐稀落下来。刘友平从掩体跳出,吩咐大家接着狠凑“悍红”。
  爆炸声在双方四周此起彼落,场面蔚为壮观。其实,刚开始在战略战术战技上,双方都属菜鸟级水平。心中既无准确的目标的,也不懂什么射击诸元,弹着点也是南辕北辙毫无章法可循。一发炮弹,填入弹舱,按大致方向打出去就是胜利。打着打着,双方便开始琢磨应该如何提高命中率,彼此都暂缓急躁情绪,试着一枪一炮吃准了来打。
  如此,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双方炮战持续了约一小时,相互各有损伤。但“悍红”舰队却因此受阻,未能前进一步。
  陈国栋突然意识到,这样下去对自己很不利。一是身处之地毕竟是“革到底”的控制区域,僵持下去,自己始终处于被动。二是耽误了时间,达不到此行增援红旗机械厂的战友的目的。所以,陈国栋当即命令“长征”号殿后掩护,“井岗山”、“延安”尽快摆脱“革到底”纠缠,全速前进。
  “长征”号领命,开始向临江渡口迂回攻击,“井岗山”、“延安”则开足马力,全速前行。
  刘友平一看,“井岗山”、“延安”要溜,立即命令第二阻击梯队的坦克和反坦克火箭筒开火阻击。但此时,“长征”号已由江心朝临江度口侧偏驶过来,舰身基本挡住了江边的视线。“革到底”所有的射击都落在了“长征”号舰身及四周。
  “长征”号似乎也铁了心,竟毫不顾虑“革到底”的狂轰烂炸,一边不断向临江渡口还击,一边利用舰身的缓慢移动来阻挡临江渡口向“井岗山”、“延安”的射击。
  刘友平见“长征”号,离江边越来越近,便命令所有反坦克火箭筒找准同一处目标,轮番射击。不一会,“长征”号舰身便被打穿一个大窟窿,江水随窟窿涌入,“长征”号舰身开始倾斜。与此同时,一发炮弹击中“长征”机舱,引燃起熊熊大火,瞬间便蔓延至全舰,所有船员不得不弃舰跳江,自顾逃命。刘友平再命令轻重机枪一起开火。侥幸逃脱火海的“悍红勇士”,却又不幸被轻重机枪一番围剿,竟无一人得以幸免。
   
  (六)
   
  待刘友平彻底剿灭了“长征”号,望眼再眺,“井岗山”、“延安”已驶过临江渡口,向上游全速前行。
  陈国栋眼见“长征”号起火燃烧,然后渐渐沉没,一腔悲哀之情由然而生。“呜——”一声高昂而长绵的汽笛,在江城上空骤然响起。它既象是对死者的哀悼,也像是对这场灾难的控诉和挑战。
  傍晚时分,“井岗山”、“延安”终于驶进红旗机械厂临江仓库码头。早已被“革到底”围困了数天的“悍红”成员,如见到亲人般欢欣鼓舞。“井岗山”、“延安”号随舰带来的大米、猪肉、罐头、武器装备,给红旗机械厂的“悍红”成员增加了无比的信心。次日,“革到底”主动撤出红旗机械厂。
  事后,经双方统计,此次“海战”,双方共发射各类炮弹二千五百余发,步枪、轻重机枪、高射机枪子弹无计其数。打沉毀舰船只5艘,打坏10余艘。沿江损坏民房十余座。死伤人员达300余人。
  陈国栋与红旗机械厂“悍红”成员汇会后,便开始与刘天柱策划准备于数日后,率部攻打江城市区事宜。为此,刘天柱派人联络了邻市县同派组织,借调了二千多名战斗人员,并强行征用了所掌控的所有军工企业库存的武器装备。一场大战一触及发。
  而此时,江城“海战”不但震惊了江城,也震惊了省及中央。鉴于“海战”的严重性,中央军委命令省军区,立即派出两个团的解放军紧急进驻江城,强行干预禁止武斗行为,并逐渐收缴两派枪支武器。
  此后,两派虽仍有零星的武斗行为,但因受到解放军的制约,都再未酿成大规模的武斗局面。直至江城武斗逐渐平息。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惊魂27小时

下一篇: 《 雁过长空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让人感觉很精彩的背后,正是那个时代很疯狂。因为江城“海战”虽然是小说,但也有着真实的生活原形和时代背景。本小说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其用文学记录和演绎历史,正像贾平凹先生在其长篇小说《古炉》出版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要是再不写文ge,以后就没有知道文ge了,时间是2011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西部井水

    看完小说,想和老胡聊点关于文ge题材的事。老胡是文ge时代的亲历者,对于写这类小说有着得天独厚的生活经历和创作积淀,几篇关于文ge的小说,让人感觉身临其境,仿佛时光又回到了那个时代,让人或感叹或思考。但是,我想说的是,大概在2016之后,或者更晚一点,文ge题材是不让写的,虽然文ge是一场灾难,是被彻底否定的。为什么又不让写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些人会有意无意地因写文ge而抹黑我们党的领导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在纸刊上,写文ge的,是绝对没有的,网络相对管得松一些,但还是不写为好。建议老胡以后多写一些其他题材的小说,比如自卫反击战和抗震救灾,就非常好!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21天前

    回复

    • 古月银河

      @西部井水 西部井水先生,首先对你善意的提醒,表示衷心感谢。关于文革历史问题,孰是孰非,后人及历史自有评说。作为历史,既真实存在,想必不会因东西南北而断层。至于文化领域里是否有掩蔽文革之动态,老朽真的有点孤陋寡闻,或许算是政治嗅觉失灵吧。既然,有此一议,当不属空穴来风,自有其因。朽木枯枝,闲来玩玩文字,自娱自乐而已,不想沾惹什么。就此打住,无非不可。故再谢先生。

      2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