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猎 豹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24   点击:


  (一)
  天穹低沉,乱云叠嶂。漫卷的狂风横冲直撞,搅起落叶黄沙飞飞杨杨。预警着一场山雨欲来。
  杨大林气定神淡地将目光从天空拉回,转身高声叫喊:“快,赶快,加快速度。”
  猎豹救援队的队员们,对此天气几乎司空见惯,并不担心或许会有突如其来的暴雨,只是默默地加固身上二十公斤的负重物,然后,悄无声息地执行杨大林的命令,加快了行军步伐。
  “江小波,还能坚持吗?”对擦肩而跑得大汗淋漓全队个头最小的战友,杨大林问道。
  “没得啥子哟。队长。你不是说,一咬牙,困难就怕你了嘛。”江小波边跑边答。
  “呵,好样的。坚持就是胜利。”杨大林鼓励道。
  “对头。对头。”江小波附合着。
  “江芽子,哪个惹你了,又喊冤家对头的。”二班长刘长顺跑过来,接口道。
  “非也,非也。此‘对头’非彼‘对头’,牛头不对马嘴也。”江小波摇头晃脑道。
  “你个臭芽子遭水淹,又冒哪股酸水出来了。”刘长顺打趣道。
  “此言亦差矣。稻芽宜水,如鱼水难分,是其秉性。何来酸而生?”
  刘长顺笑着摇摇头,心想与这位“假夫子”又扯不清了。江小波本是在校大学生,大二时弃笔从绒参军入伍。因个子瘦小,又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入伍后被分配到了机关工作。其时,猎豹救援队组建不久,正欲在全省武警总队范围挑选队员。江小波毅然报名并绕着杨大林死缠烂打,最终经首长同意,如愿以偿进了猎豹救援队。江小波入队后,因语言风趣,又始终改不了那口四川方言,常常给队友们带来无数的欢乐。
  “啪嚓——”远方的天空传出破嗓般的雷鸣,风搅起落叶碎片黄沙尘埃更加起劲地狂舞飞窜。
  转过黄角垭口,军营在望。队员们情不自禁地铆足劲头,加快脚步作最后一博。杨大林率先奔向训练场,抬腕看着手表,时间显示:07时59分。待最后一名队员归队,便列队进行点评:“今天十公里武装越野,用时1小时09分。比以往最好成绩1小时13分提高了4分钟。创造了最好记录。希望同志们再接再励,严格要求,刻苦训练,将我们猎豹救援队打造成一支响当当的英雄团队……”话未落音,忽然感觉脚下的土地猛然抖动,随后便开始凹凸起伏……
  杨大林急忙向营房望去,只见五层楼的营房及远处居民楼房都在前后左右地晃动摇摆。“地震了”杨大林潜意识地喊道:“大家赶快散开。”
  队员们立即分散开来,各自呆在训练场上。
  约一分钟后,晃动停止,一切又恢复平静。营房和居民楼房仍就屹立,几乎并没受到太大影响。
  “估计哪里又地震了。同志们赶快返回宿舍,清洗一下。然后,陈海涛一会带领大家立即将所有装备仔细检查一遍。我去队部了解下情况,看是不是需要我们增援。大家都做好救灾准备。”杨大林立即布置工作。
  “是。”副队长陈海涛作出应答。
  “铃铃铃——”二十分钟后,营区骤然响起紧急集合号音。队员们迅速奔向训练场,三十七秒完成了紧急集合。
  “报告队长,猎豹救援队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陈海涛站在队列前向杨大林报告。
  “稍息。同志们——”“沙”、“啪”队员们稍息后立正,静听杨大林讲话:“根据上级通报,离我们所在位置180公里的西云县发生强烈地震。地震导致了目前那里的通讯中断。具体灾情仍不清楚。因为震级很高,估计那里的灾情会比较严重。目前,上级部门正在想方设法与西云县取得联系。上级要求我们猎豹救援队做好紧急救援准备。一旦西云方面需要,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执行抢险救灾任务。接下来,各救援小组按预案必须在15分钟内领取清点好物资,检查好装备,随时进入待命状态。同志们,党和祖国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接受党和人民的考验,有信心吗?”
  “有!”地动山摇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云霄。
  (二)
  八时三十七分,距离西云县强烈地震三十五分钟后,猎豹救援队奉命赶赴灾区执行抢险救灾任务。
  八辆特勤装备车辆风驰电掣般行进在通往西云的公路上。这不是一支普通的车队,它装备先进,科技含量高,现代化设施齐备,通讯功能强大,救援官兵综合素质高,救援技能全面,是省武警总队精心打造的一支专业救灾快速反应部队。
  九时四十一分,猎豹救援队行进到距西云40公里处,一块约千公斤的巨石横卧在公路中央,阻塞了前行道路。
  杨大林仔细查看了巨石状况,命令用炸药炸开巨石。陈海涛立即率第三救援小组展开作业,只见救援队员们迅速手持高强压电钻、纳米电钻、激光束钻、脉冲高压钻等高科技先进装备器械,仅仅五分钟便在巨石四壁打出了八个石孔。爆破队员奉命填埋好炸药,只听“轰轰轰”几声巨响,巨石被炸成无数碎石。全体救援队员七手八脚迅速清理完碎石,用时十一分钟便打通了道路。
  车队继续前行,但到距西云30公里处,又发现公路已裂断,车辆已经不能前行。
  杨大林一面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一面果断命令全体救援队员携带救灾装备弃车徒步赶赴灾区。
  西云县属于典型的山区地理地貌结构,公路沿山脚婉曲延伸,两侧则是延绵不断的山脊斜坡。受地震影响,山坡塌方形成的泥石流掩埋了公路,部队只能在乱石、废墟、岩壁间穿行。许多地方因山体坍塌严重,只身涉足都十分危险,何况每个队员都负有超过二十公斤的救援器材和设备。每当遇此情况,队员们都争先恐后冒着生命危险充当先锋,胆大心细地趟过危险地段,拉起安全绳,引导其余队员快速通过。
  部队行进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了一处名叫仙人崖的地方。原公路右侧是一片近九十度直角的崖壁,左侧是一条小河溪。眼前,坍塌的岩石不仅全部淹埋了公路,并且填堵了大半个河溪。没有任何前行的道路。此时,余震不断,山崖上的碎石随时源源不断地坠落,部队连靠近都十分危险,更别说企望通行了。
  杨大林焦急地查看着地形,寻找突破的方法。刘长顺建议说:“队长,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派人带上绳索,强行通过坍塌的岩石;然后,从对面的斜坡爬上崖顶,将绳索从左边的空缺处放下,大家攀绳而上。”
  “那滚落的石头太吓人了。万一砸中,可不得了。”陈海涛看着眼前乱滚的岩石阻止道。
  “行。只能这样了。时间等不起呀。”杨大林同意。
  “就让我去吧。”刘长顺请缨。
  “小心些,去吧。海涛,加强对崖壁的了望警戒,随时提醒长顺。”杨大林吩咐道
  “是!”刘长顺领命,整理好绳索。陈海涛为他系好头盔带,目送着背影离去。
  刘长顺开始快步跃上零乱的岩石,松散堆垒的岩石在外力作用下,逐渐发生晃荡,甚至发生毫无征兆的脱落。刘长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一步一步往前。他心里非常清楚,在这陡峭而且是泥流乱石上行进,稍不留神,便有滑落山底粉身碎骨的危险,不但白白牺牲自己,更重要的是完不成任务,影响到抗震救灾。一边提醒着自己,一边小心地伸出左腿试探眼前岩石的坚实程度。左脚尖刚沾岩石,尚未落稳,岩石忽然松动滑落,坠向山谷;紧接着崖壁一阵颤抖,“沙沙”、“哗哗”的泥流碎石从崖壁上端如细雨纷纷而下……
  “啊--”
  “长顺,余震了!小心呀。”
  “二班长--”
  突来的余震,舜间将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尖上。
  刘长顺对大家的叫喊充耳不闻,屏住呼吸,使尽全身力量灌注双手,牢牢地插进泥石;并挺直身躯使之尽可能地努力贴紧崖壁……
  “咚咚”伴着碎石撞击金属的声音,刘长顺感觉头部右侧如遭电击般出现麻疼感,随即头盔猛然右倾斜,一股热流顺耳鬓而下,但分不清究竟是汗水或是鲜血;刘长顺更明白,此时首要的是意识不能有一丝一点的松懈,使紧贴崖壁的身体大气也不敢换一口。
  大约过了三十秒,尽管仍有泥流碎沙不断滑落,但崖壁已不在颤动。刘长顺确定余震已过,便又开始小心谨慎地探索前行……
  三十余米宽的崖壁,刘长顺用了近二十分钟才艰难闯过。跳下最后一块岩石,汗水和鲜血已将整个身体浸泡得淋漓致尽,浑身找不着一丝干爽之处。此刻,刘长顺才意识到头部的疼痛;急忙取下头盔,打开急救包,对头部伤口进行了简单处理。来不及拧干衣服,只贪婪地舒了一口长气,刘长顺便顺着斜坡向崖顶攀登。日常艰苦严格的训练,造就了队员们坚强的心理素质和过硬的体能技能。连续的长途跋涉和闯过死亡线的磨烂,丝毫没有影响刘长顺攀登的速度,仅几分钟的功夫,便成功地登上了崖顶。然后,迅速找到崖顶空缺处有利位置,抛下绳索。只是片刻的功夫,攀绳而上的队员们都成功登上了崖顶。
  (三)
  杨大林站在崖顶向西边的山谷望去,只见山坡上的电杆尽数倾斜或侧倒,电线断裂成无数碎段;山谷下聚居的三十余间民房,三分之一出现坍塌,受灾情况十分严重。他急忙喊来通信员,要过海事电话,向上级报告:“指挥部,指挥部。我是猎豹。”
  “猎豹,请报告你们具体位置。”
  “我们现在位置距西云县东约四十公里。刚翻上一个叫‘仙人崖’的崖顶;山谷下有一座村庄,估计有三十余户人家;现在从我们的位置看过去,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民房倒塌。猎豹请求,立即开展救援。”
  “同意。你们的首要任务是救人。尽一切可能,救出群众;要仔细搜寻,不要留死角。”
  “是。”杨大林挂断电话,发出命令:“目标:山谷下村庄。任务:救人。出发。”
  猎豹救援队如猛豹下山,早已将一路疲惫抛向九霄云外,如一阵风般进入村庄。
  田野里空坝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村民,突然看到猎豹救援队从天而降,一阵惊喜之后,立即升起了希望的曙光。
  “啊!解放军来了!”
  “解放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解放军同志,快帮我们救救亲人吧!”
  村民们呼啦一下子围住了猎豹救援队,有哭泣、有喜悦,七嘴八舌诉说开来。一位老大娘“卟”的一下跪在杨大林面前,哀恳地说:“解放军,快救救我孙子吧!他被房屋埋了。他妈妈扒了半天,手都扒出血,也没扒出来。求你们救救我孙子呢。呜、呜——”
  杨大林急忙扶起老大娘,说:“大娘,我们马上就去救你孙子。”随即再次下达命令:“各救援小组分别寻找目标,立即救人!”说完向大娘问明房屋方向,带领一个救援小组飞奔而去。
  一座二层砖瓦结构的小楼出现在眼前。小楼的门窗、墙体破坏严重,旁边依楼墙而搭建的木屋横梁从楼墙上脱落,形成木屋整体倒塌。小楼顶端墙瓦坍塌的碎石瓦砾堆积在木屋残骸上面。一名中年妇女徒手忘我地扒刨着残墙断壁。杨大林带着两名队员一边立马投入清理废墟,一边询问中年妇女孩子所在的方位。中年妇女用血淋淋的手,指着眼前废墟下,哭诉道:“孩子正吃早饭,房屋一下就垮了。刚开始还能听到孩子哭声,现在啥也没了。解放军同志,快救救孩子吧。”
  “大嫂,别招急。我们一定将孩子救出来。”杨大林一边安慰妇女,一边迅速与两名队员用十字镐、切割器、液压钳等救援工具展开作业。不一会功夫,废墟被掏出一个大洞,一名队员俯身观察,发现了孩子裸露的脚趾:“看见脚趾了。”
  杨大林急忙指挥队员小心清除孩子周边瓦砾,保障孩子安全。然后取出承重“芳族聚酰胺气垫”置放在孩子身旁,再用钢瓶充上气体,孩子身体上方的残墟瓦砾便被气垫稳稳地拱托了起来,为孩子身体四周开辟出了旷阔的空间。一名队员抓住时机,匍匐着地,轻轻将孩子从废墟中抱出。
  中年妇女一看孩子被安全救出,急忙从队员手中接过孩子。孩子因惊吓过度,在片刻的茫然后,确定自己已回到了母亲怀胞,便“呜--”的一声哭泣起来。母亲仔细察看了孩子,发现孩子除了受到惊吓,头额、手、脚和身体部分位置有些皮外伤外,并无大碍,急忙对杨大林和队员连声感谢。
  与杨大林救援孩子的同时,猎豹救援队在村民的向导和帮助下,也展开了紧张的救援。
  陈海涛小组赶到一座木质结构的平房前,连间的平房已整体倒塌。村民告诉说,平房里住着两位老人。陈海涛急忙用“蛇眼”(热红外生命探测仪)搜寻老人,显示屏上很快便锁定了老人所在位置。陈海涛迅速与队员一道展开营救,因为是木质结构的老屋子,施救起来相对顺利许多。不一会,东倒西歪的残木瓦砾便被清理出一条通道,隔着破烂的木板墙,可以听到老人呼救的声音。陈海涛一边安慰老人,一边与队员加速清理残渣。忽然,一根粗大的横梁一端担在墙壁上一端跌落在地上,横拦住进入老人房间的门框前,四周坠落的残木碎瓦牢牢地压住横梁,动弹不得。陈海涛让队员用电锯切断横梁,可是却出现了问题;担在墙壁上一端的横梁,如果在被当中切断后,失去支撑力,必然向下坠落,正好砸向老人所在的位置。陈海涛不及多想,立即躬身从横梁中段用肩头顶住,让队员立即切断横梁。如此一来,如果陈海涛顶不住横梁,或者有一点闪失,横梁坠落的方向就会顺着横梁突然失力的方向而来,顶着横梁的陈海涛就会十分危险。队员犹豫着不忍下手,陈海涛命令道:“哆嗦个啥。赶快切锯,救人要紧!”
  队员一咬牙,按下电钮,超强功能的电锯在“沙沙”声中演示着完美,只片刻的功夫,粗大的横梁应声一分为二。尽管陈海涛早有准备,但在横梁断裂的舜间,担在墙壁上一端横梁骤然失去支撑而产生的下坠力,仍将他冲撞得不禁摇晃。一名队员赶紧从他身后帮助顶稳。陈海涛一边用尽浑身之力顶住横梁,不让其产生松动;一边命令队员赶紧救出老人。几秒钟后,见两名队员已迅速背出了老人,陈海涛才用力一甩,卸下横梁,然后,纵身一跳,脱离了险境。
  再说刘长顺和江小波一组,他们被一位大娘拉住:“解放军同志,快救救我家老头子吧。他被困在楼上下不来了。”二人紧跟大娘赶到楼前,只见两层砖瓦结构的小楼,房顶及左侧楼房已经倒塌。老大爷被困在二楼右侧的卧室;墙壁出现多处裂缝,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情况十分严重。刘长顺绕着房屋看了一圈,发现只能从左侧废墟才能进入二楼右侧的卧室。但楼梯塌掉了,又找不到可供攀爬上搂的借助物,便蹲在废墟上让江小波踩着自己肩膀上去。江小波踩着刘长顺肩膀,贴住墙壁往上攀爬;刘长顺刚用力让蹲着的双腿站立起来,忽然发生余震,脚下废墟出现松软,冷不防丁地二人一起滚翻在地。二人顾不得伤痛,起身将脚下的废墟加实牢固,然后,重又开始攀爬。刘长顺挺直的腰身,托着江小波恰好够到二楼楼梯入口。江小波将扣住入口地扳的双腕提劲上扬,身体腾空而起,紧跟着一个鲤鱼打滚,跃进了断裂的楼梯走廊;翻爬起来急忙赶到卧室,只见老大爷双手护着头部蹲在墙角,一动也不敢动。
  老大爷突然看见江小波闯进来,激动地颤抖着扶住墙壁,说:“小同志,你们真是神兵呢。清早我还做梦,又回到了朝鲜战场,美国佬的炮弹正砸向老子头顶,一下就把房子炸得摇摇晃晃。我定神一看才晓得是地震了。”
  江小波急忙扶起大爷,被逗笑道:“大爷,美国佬早跑了。”
  大爷道:“他当然要跑哦,我们一反攻,他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躲回了三八线。”
  江小波说:“美国佬都缩回三八线,我们也该下楼了。”
  大爷点头道:“要得要得。小同志,都听你的。”
  江小波搀扶大爷走到断裂的楼梯口,用绳索套住大爷腰身,说:“大爷,我慢慢放你下去。你放心,莫要害怕哦。你看我们班长在下面接着你呢。”
  大爷说:“小同志,美国佬都没把我怎样。这背时的地震也奈何不了我一根汗毛。来吧,放我下去,我一点也不害怕。”
  江小波小心谨慎地慢慢松放绳索,刘长顺在下面接应,顺利地将老人救出转移到室外的安全地带。
  在村庄里的近一个小时,猎豹救援队共从废墟残壁中救出九人,通过生命搜救仪对废墟进行了仔细搜索与询问群众后,确认废墟下已无生命。杨大林随即向指挥部汇报了情况。指挥部通报了距猎豹救援队所在位置二十公里的震中天龙乡因仍处于通信中断状态,灾情不明;要求猎豹救援队立即向震中挺进。
  杨大林组织队员对受灾群众进行了妥善安置,告诉乡亲们不必惊慌,要组织自救和相互关心照顾受伤群众;党和政府派遣的医护队、救援队已在奔赴灾区途中,很快就会到来。
  乡亲们纷纷感谢猎豹救援队,表示相信党和政府。被江小波救出的老人,是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此刻,他举起颤抖抖的右手,向队员们行了个庄严的军礼,以此表达乡亲们朴实真挚的情感
  队员们湿润着双眼,向老人和乡亲们还礼。随后,在一名自愿担当向导的乡亲带领下,向震中天龙乡挺进。
  (四)
  云低絮薄,雾锁半山。
  通往震中天龙乡的方向,已无道路可寻。沿途坍塌的山体、倒塌的电杆树木、泥石流堆垒起的屏障,给救援队的挺进增添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山村里许多原就依崖而筑的乡间小道,被山体或崖岩滑落淹埋的无影无踪。放眼远眺,越过泥石流,小道依然若隐若现;但要跨过泥石流堆垒的屏障,却不得不翻山越岭,绕行几公里甚至十余公里的路程。
  救援队翻过一座山坡,骤见居于半山腰的一间民宅,被坡体滑落的岩石泥流吞噬了大部,仅剩房屋正面墙壁在风沙中摇摇欲坠。队员们赶紧连跑带滑行赶到危房前救援,大伙七手八脚一阵忙碌,首先扒刨出的竟是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的尸体;接着,根据生命搜救仪的显示,确定房屋的里间仍有生命迹象;但此刻,房屋顶上被岩石泥流压了个结实,渗漏下的废墟瓦砾阻塞了进入里房的唯一门框;好在救援队装备了不少先进的救援器材,队员们立即使用切割器、粉碎仪、承重气囊、液压顶等专业设备,打通门框通道;然后,有队员进入里房,从倒塌的墙壁下搜救出一对母女。三十余岁的母亲,将五岁的女儿紧紧搂在怀中,用自己躬曲的背脊承受了墙壁倒塌的千斤重力;怀中的孩子安然无恙,母亲却永久停止了呼吸。
  三位逝者的不幸遇难,给队员们增添了悲伤的同时,更意识到每个人自己肩上责任的重大。强吞下泪水,队员们抱着幸存的女孩,继续踏上挺进的征程。
  猎豹救援队一路挺进,一路救援。二十公里的路程,正常情况下,不过只需至多三个小时;而在此特殊状况下,救援队直至凌晨,抵达叙水河畔;向导指着对岸有零星火光的地方,告诉杨大林,那就是天龙乡乡场所在地。但因夜幕浓厚,隔江望去,一片黑暗,就连强光电筒照射过去,也只能看见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景物;由对岸断断续续传飘而来的哭泣声,在寂静的夜晚,分外刺耳。杨大林询问向导,老百姓们平常如何渡河。向导说都是靠渡船摆渡。忽然,有队员通过电筒的强光发现对岸右上方的岸边有疑是渡船的模糊物,向导便隔江喊话:“对岸渡船有人吗?解放军救援队来了,需要过河,请把渡船划过来。”
  向导连喊了两遍,终于对岸有了回答:“解放军同志请梢候。渡船马上就过去。”
  杨大林吩咐队员们,趁此空隙,抓紧时间吃点干粮喝两口水,补足些体力。从离开营房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五六个小时,一路的强行军和救援,使队员们没有机会吃一口干粮喝一口水,体力早已严重透支。一旦渡河,可以想象必定又是一场硬仗。所以,等待渡河的空隙就成了队员们难得的整休时机。
  不一会,一位老梢公划着渡船驶近岸边,渡船后面用绳索还牵挂着一艘渡船。队员们立即登上渡船。向导又自告奋勇地当起了另一艘渡船的梢公;两艘渡船随即驶向对岸。
  杨大林向老梢公打听天龙乡的受灾情况,老梢公鼻子一酸,哽咽道:“惨哦!太惨了!我活了七十多岁也没见过这么恼火的地震。场上的房子垮了大半,许多人被埋在屋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眼瞅着家人埋在屋头,半天也救不出一人来。这下好了,你们来了,他们就有救了。”
  “放心吧,大爷。我们一定会一个不剩地救出所有的人。”杨大林一边强忍着沉重的心情,一边安慰老大爷。
  渡船靠岸,老大爷主动带救援队奔向乡场。进入场口,一片连接一片的废墟呈现在眼前。杨大林吩咐将在半山坡救出的孩子委托老大爷临时照顾;转向救援队发出命令:“以救援小组为单位,立即展开救援。”
  各救援小组迅速奔向就近坍塌的房屋。杨大林一组接近一处倒塌楼房前,见一男子摸黑仍在拼命地扒刨废墟。杨大林问:“老乡,房里有人吗?”
  男子转身,借着电筒的余光见是解放军,“卟”地一下跪在地上:“快帮帮我吧,我老娘、媳妇和孩子都在屋头,都一天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求求你们快救救他们吧。”
  “能确定他们的位置吗?”杨大林问。
  “地震时,他们都在灶屋头吃饭呢。”男子指着眼前的废墟说道。
  杨大林不再多说,与队员一道用救援器械清理废墟,经过十多分钟紧张作业,将男子所指厨房位置掏出一片空地;为了不让器械伤害到人体,只得改用徒手作业。又过了约半个小时,杨大林和队员们的十指和手掌都刨出了鲜血,但顾不上疼痛;终于,在扒开一块砖石后,露出了一丝头发,队员们赶紧努力扒去残余的石砾,使大娘的头和上半身裸露了出来,然后,两名队员协力拽出了大娘;可惜,大娘已没了气息。接着,队员们又发现了中年妇女,她的头部正好被一块塌落的木板卡在由砖头支架起的狭小三角空隙中,被救出时,直喊着“孩子就在桌底下”。又是几分钟艰苦的努力,孩子也被成功救出。因为有桌面的掩护,孩子竟然只受了一点皮外伤而已。
  至凌晨四时,各救援小组陆续救出了三十余名群众,但仍有不少被埋被困的群众需要救援。
  刘长顺和江小波在成功救出七位群众后,听见前面一处楼房传来呼救声:“解放军,快来救救我们。这里有孕妇。”二人寻声顺电筒光望去,只见一妇女在三楼窗前焦急地招手。
  赶到楼前,细看才知道这幢楼房的右侧基本坍塌,二楼至三楼的楼梯也已随着垮塌了。更要命的是,楼房依河沿而建,地震造成了楼房地基随河滩滑移失去很大一片支撑,随时有整栋楼房倒塌坠江的危险。刘长顺急忙将绳索扔向三楼窗口,让中年妇女将绳索固定在室内,然后与江小波依次攀绳进入了房间。二人先用绳索将中年妇女从窗口放下,但孕妇因有八九个月的身孕,绳索吊放很危险,只能改想其他方法。
  刘长顺仔细观察了房屋周边情况,提出用床板从三楼楼梯断裂处搭建一个斜坡通道,在二楼位置垫上席梦思;然后,缓缓将孕妇从三楼放下,再依瓢画葫芦下到一楼。说罢,刘长顺搬起床上的席梦思抛下二楼,并跟着跳下,安置好席梦思;接着江小波将床板沿墙壁放下,刘长顺调整好床板位置,并向江小波招呼道:“慢一点,可以将孕妇放下来了。”
  江小波将绳索系在孕妇胸部,并排站立在楼梯口处,准备吊放孕妇。突然,楼房晃动起来,江小波知道遭遇余震了。楼房晃动越来越厉害,楼顶发出瓦片滑落的“哗哗”声,脚下楼板的晃动更加剧烈;江小波低头一看,楼板原有的裂缝正在逐步扩大;心想,不好!裂缝侧的墙壁可能会倒塌。说时迟,那时快,来不及解释,江小波急忙一掌将孕妇推向裂缝的里面;几乎在孕妇被推开的同时,“轰”的一声巨响,裂缝外侧的半边楼房裹挟着江小波一道坠落进湍急的河流。
  “江小波!江小波”刘长顺从跌倒的废墟上爬起来,急忙呼喊着向江面搜寻,但因浓重的夜色影响,搜寻的视线极其有限。来不及多想,刘长顺飞快解除掉身上的负重器械,奋力一跃,跳入江中……
  陈海涛刚从一片废墟救出人后,正在转移救援阵地,忽然听到刘长顺撕心裂肺的叫喊,急忙赶到江滩边,只见刘长顺在江中来回搜寻。忙问:“怎么回事?”
  “江小波落水了!”刘长顺从水中冒出头来,回答。
  正好另两名队员赶来,陈海涛急命他俩下水协助刘长顺搜寻。
  “副队长,三楼上还有孕妇。”刘长顺再次浮出江面喊道。
  陈海涛又急忙跑回楼房前,听到从三楼传来婴儿的哭泣声,刚才获救的妇女在楼下急得团团打转,却不知如何是好。
  陈海涛忙利用刘长顺先前用的吊绳,攀登上三楼。见女子身旁躺放着刚刚出生的婴儿,女子大概因早产脱虚软弱无力地躺在地板上。约一思考,陈海涛急忙用被子裹好婴儿,用绳索将婴儿吊放下楼,让中年妇女接住。然后,找到一张床单,将产妇移到床单上,一边鼓励产妇坚强些;一边为产妇系好安全绳,再将床单四角合拢,形成一个坐兜,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产妇从窗口放下。事后,从产妇的讲叙中才得知,江小波推向孕妇的那一掌,虽挽救了孕妇的性命;但也因那猝不及防的一掌,孕妇忽然摔向墙壁,硕大的身躯受墙壁的反弹力,又重重地摔落在地板上;肚子里的小生命受到强烈震动,提前出世了。
  再说刘长顺及战友在江河里费尽周折,仍然没有搜寻到江小波的下落。而此刻,仍有不少被埋被困的群众急需救援,陈海涛不得不强忍下悲痛,命令刘长顺和战友暂时放弃搜寻,赶快投入到援救群众的工作中。
  天色刚亮,一支野战军先遣队到达天龙乡。
  有了先遣队的配合,猎豹救援队如豹添翼,临近中午时分,震中天龙乡乡场被埋被困群众一个不拉地全部被救出。杨大林向指挥部汇报了救援情况及江小波落水的消息。指挥部要求全力搜寻江小波下落。此时,先遣队得知江小波落水的消息,立即派出十余名战士与救援队队员们一道在江小波落水区域进行大范围的搜索;尔后,闻讯的群众也纷纷赶来参加搜寻,许多群众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跳进了江中……
  被江小波救下的产妇,在婆婆的搀扶下,拖着柔弱的身躯,怀抱着婴儿,坚持来到江边,哭诉道:“解放军亲人啊,是你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才换来了这个小生命的诞生。你的恩情比天还要大,比海还要深……”
  尽管人们不惜余力地搜遍了十里江河,可依旧不见江小波的身影。
  仿佛他已化着一缕正能量注入了新生儿的生命
  仿佛他已化着山脉融入了大地。
  仿佛他已化着清风乘鹤远去。
  ……
  (五)
  记不清,是从哪天开始?每天黎明时分,一名男子都会准时手持一把小号,站在江小波遇难的江畔,吹奏一曲哀婉的悼乐。似乎是在呼唤远离家乡的游子;又似乎在诉说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哀乐一遍遍地回旋在松柏与苍穹之间,回荡在大地与天宇之间;跳动的音符绕着群山经久不落,撞得人们的心灵久久疼痛。
  男子姓蒋,是江小波用生命换来的新生儿的父亲。震后,他从遥远的打工地赶回家乡,得知母女获救的过程,便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对烈士的悼念和感恩。开始,只是男子独自坚持自己的悼念方式;当人们知晓男子将以持续二十二天的时间来悼念二十二岁烈士的英灵时,都不由自主地每天里在同一时间聚集到江边,或捧献上鲜花,或点燃香烛以寄托哀思。参加悼念的人们越来越多,寄托哀思的队伍越来越长;人们捧献的鲜花、点燃的香烛、七色的花圈、素洁的小白花排满了十里河堤……
  西云方面在与省武警总队协商后,决定在天龙乡重建中在江小波牺牲的江畔,修建烈士纪念碑。
  此后,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江小波“抗震救灾英雄”称号。
  省武警总队批准:江小波为烈士。
  江小波牺牲一周年,天龙乡烈士纪念碑前,洁白色的百合、奶黄色的菊花、乳香的散尾叶、肃穆的剑兰,摇曳簇拥于碑四周;如泣如诉的花蓝、哀思凝重的花圈,寂静地排列在墓碑两侧;军号手凝神奏响的长号,引导着二胡、板胡、竹笛、唢呐、小提琴、中提琴、小号、圆号等各式乐器组成的混合哀乐,从烈士遇难的水域出发,绕过千滩万壑,一路涓涓不息奔向浩瀚的海洋;乐章在群山中翻腾,穿透废墟残岩、越过乱云叠嶂,直向天穹发出吶喊:安息吧!英雄。
  猎豹救援队在碑前宣誓:学习英雄精神,继承烈士遗志,在为人民服务的征途上奋勇前进!
  江小波生前母校代表宣誓:学习英雄精神,继承烈士遗志,为中华复兴而钻研科学技术知识,努力实现伟大中国梦!
  群众代表宣誓:学习英雄精神,继承烈士遗志,万众一心、百折不挠,重建美丽富饶新家园!
  红领巾代表宣誓:学习英雄精神,继承烈士遗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时刻准备做英雄烈士接班人!
  铿锵的誓言,在群山丛岭中滚荡、在云霄天宇间沸腾……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作者以饱满的激情,浓墨重彩地展示了猎豹救援队的战士们在抗震救灾中,为了人民利益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英雄壮举,场景再现真实,救援细节专业,给读者以身临其境之感,人物生动鲜活,故事感人至深!加精推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