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

作者:古月银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20   点击: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1987年春节联欢晚会上,一级战斗英雄徐良的一曲《血染的风彩》,如静空上的一束春雷、长江中的一湍激流,冲洗着人们的心灵,更为血气方刚的军营儿女增添了一把激情燃烧的旺柴烈火。
  第一次听这歌的时候,既不是静坐家中守着电视直播,演唱者也不是什么名星;而是在老山前线的猫儿洞里,演唱者也只是医疗队的一名普通护士客串的一次名星演唱。
  那是1987年5月末,我们与越军的战事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趁着这难得的空挡期,师医院组织了医疗小分队深入前线阵地为指战员们进行战地医疗服务。
  在这之前的5月初里,我们与越军有过一场异常激烈的交锋。
  那天清晨,大约六时左右,我与陈海涛从猫儿洞出来去半山腰的哨位接岗。到了哨位,前一班岗的刘川和郑运洪警惕地指着山脚下那一片茂密的树林告诉我俩,一个小时前,那片林子曾有过些许细微的响动声,他俩一直盯着,但因天色还未完全放明,视线有些模糊,暂时还不能确定那里是否有情况。让我俩多注意观察。我和陈海涛答应了一声,让他俩回猫儿洞休息,趁天亮前赶紧眯一会。刘川和郑运洪走后,我和陈海涛仔细地观察着那片林子,试图寻找到蛛丝马迹。正在此时,我忽然发现林子里的树枝有些异常的晃动,接着就听陈海涛大喊一声:不好,林子里有越军!话刚落音,从林子里齐刷刷地蹦出十多二十个越军身影,林子里的树叶也开始大幅度地摇曳。我急忙举枪,对准山下的越军就是“哗啦啦”的一梭子射击,我想这一方面是警告阻止越军的挑衅行为,一方面也是为我方报警。随着枪声一响,越军非但没有停止挑衅行为,反而加快了挑衅步伐,一下子从林子里涌出大量的越军,争先恐后地向着我阵地扑来。
  我与陈海涛迅速散开距离,依据有利位置向山下扑来的越军射击。此时,刚走在半道上听到枪声的刘川和郑运洪赶了回来,加入了战斗。
  瞬间,山脚下已聚集了一二百名越军,而林子里还有大量的越军在运动。我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妈也,这少说也有三四百越军,至少是一个营,或者一个团也不一定。而我方的防御力量仅仅是我们一个连,而且还是经过前期战斗减员后仅剩八十余人编制不全的连。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尽管我们四人都打红了眼,可山下的越军实在太多,且在几挺重机枪的掩护下,如蚂蚁般地前仆后继不断向山上冲来,眼见离哨位不足百米距离了,我立马大喊:海涛,快去告诉连长,越军太多,至少一个营;咱们得悠着点打。
  陈海涛边打边撤道:好的。你们哥几个,小心着点。
  我与刘川、郑运洪拚着全身的劲道,将枪膛里的子弹如暴雨般向山下倾泻;就在耳模被枪声震得昏天黑地之时,恍惚间听有人喊了什么,忙转身一看,郑运洪一手托着刘川的身体,一手仍将半自动步枪架在石头上向着山下射击;刘川的头部已无力地垂了下来。我急忙跑过去,接住刘川的身子,只见刘川的前额出现核桃般大的一个洞,我知道那一定是重机枪子弹留下的;再一探刘川鼻息,已没有了呼吸。我禁不住一声长啸,将满腔的怒火化着一道道火焰,狠狠地抛向山下的越军……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见越军距我们不到五十米,越来越近时,忽然听到连长的声音:所有机枪开火,给我狠狠打!一时之间,我方居高临下,密集的火力将越军压制在山脚下动弹不得;进吧?前面是光秃秃的山坡,山上是仇恨满腔的子弹;退吧?似乎又不甘心。除了山坡山脚下丢下的百余具尸体,别无奈何。
  接着不一会,我军炮火将林子里的越军悉数包了饺子。炮火停息,我们冲下山脚,清理战场,俘虏了三十七名幸存的越军。是役,我方刘川牺牲,受伤八人。而越军死亡三百余人。越军脑残指挥员企图以整营规模的偷袭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也许我长眠将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是的,刘川,我的战友,我的兄弟,447高地永远镌刻着你不朽的灵魂!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紫衣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邂 逅

下一篇: 《 没有谋面,何来再见(散文)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一场突然而至的激战,狭路相逢勇者胜,以少胜多靠的是勇敢、机智。也许,这只是战争年代许多次战役中一次小的遭遇战,但见一斑而见全豹,战争的残酷与激烈如在眼前,亲临战场的的勇士们,是值得我们永远崇敬的英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峰柏

    向英雄致敬

    2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好文!标题里的“着”应为“做”。

    24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向英雄致敬!!!

    24天前

    回复

    • 古月银河

      @花落无声 那场战争不经意间便过去四十年了。随着年龄渐高,那些曾经的往事总会不期然间浮现,细细品读,仍有一番热血在心中激荡。

      24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古月银河 先生可把过去的故事写出来,让后辈们多了解战争的残酷,以及那个时代人们地信仰。不忘记过去,才会有更好的未来。期待先生更多好故事,好文章!

      23天前

      回复

    • 小晓追梦

      @花落无声 这标题?无语。哈

      23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