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风再起黑色疼痛的美丽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0-09   点击:

专栏作家:冰凤凰
 

冰凤凰,海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经济学教授,国家理财规划师高级考评员,国家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考评员。

点击进入冰凤凰个人文集


  伫立在此岸,遥望彼岸的你,眼眸中含一种自然的迷光,无法掩饰四百九十九年等候的沧桑。脱离轨道,游走在梦与醒的边缘,我不知道哪一个影子更像自己。
  冷从窗外,带来你温柔的馨香。你无法揣测,我的缄默。我的舞衣,又添娉婷黑色。
  风再起时,牵动旁落的雪花,勾起寒冷之光,倾泻半湖明月。之所以不打开窗棂,是因为窗外晾着,许多越洗越发白褴褛的舞衣,不堪入目。
  独舞,是一种黑色疼痛的美丽。我已枯萎,凝成最后遥望的角度。当你回首,你会否说你不爱我年轻的红颜,独爱我愁云皱纹密布的脸?
  ——题记
  【一】
  台阶,落红,一条缝隙透出阳光。海水又已涨潮,立在椰风里。天气干冷,你的名字却潮湿,沉甸甸的,压在心头。手中的专业书籍换作几张笺,萃取墨香未尽的养分,心事的杂草葳蕤丛生。
  剪一缕风动云飘的清思,独舞翩跹于红尘。在岁月的长河中,在每一个如水的晨昏里,默默地摇动思念的楫。我饮鸩止渴,醉在你的中,无论是打马疾驰,还是涉水而来,你如藕的笑声,都节节生长。
  夕阳晚风里,读着你的句,想起了自己写的那些旧诗。滑入柔情的深渊,和诗中描叙的一样,如果陷落是一种暗示,在诗歌里呼吸,在文字中缠绵,在相思中萦回,这是我现在生存状态里的一种最诗意和最惬意的一个季节。
  【二】
  灯光点燃入夜的城市,流连在每一扇窗前,听人笑语。终于迷途冷峻的机械技术,强烈的工业都市氛围,严谨、令人压抑。
  在门扉紧闭虚拟的世界,路在每个方向延伸。有序和周密的架构中,镂空的方形结构,动感的旋转叠合,高低有致呈现出特有的律动,恰好反映了梦幻生活“魔方”一般的外观和内涵。又仿佛是华灯初上的扇扇窗口,演绎着人世间的起承转合,变幻莫测。
  之所以不打开窗棂,是因为窗外晾着,许多越洗越发白褴褛的舞衣,不堪入目。
  【三】
  枯叶落尽的古道,在夜色中嘶鸣。几颗寒星,高悬于孤寂的窗口。穿不透的寂静,涂满凄凉的颜色。花落无痕,一棵老树,正悉心数着它的年轮。
  伫立在此岸,遥望彼岸的你,眼眸中含一种自然的迷光,无法掩饰四百九十九年等候的沧桑。脱离轨道,游走在梦与醒的边缘,我不知道哪一个影子更像自己。
  【四】
  在冰弦上夜夜弹响同一曲悠扬,阗寂的夜晚,弦音飞扬,击打无边的沉默。踩着目光铺成的迢迢长路,将思念的灯芯捻燃得最亮。梦中的嫣然一笑在这风雨飘飞的夜里,如馨香随风摇曳。
  轻蘸素笺,在一首诗里,辗转反侧。手握着手瑟瑟无语,饮夜幕将心事化为几许幽幽弦音的波纹,忧悒波澜凄寒涟漪荡漾中,静候着暮霭氤氲舒展后天际的黎明。如画里的海岸线,我的眼睛眺望,没有终止。颜色渐渐模糊成一团彩色,而我为何总是追寻那片行走的风景。这首诗,只能通过梦的驿路邮寄,当抵达远方你那里,是不是早已不再需要爱情的第五季?
  【五】
  在心底深处种一株过时的百合,独舞的灵魂,总处于一个角隅的位置,独自面对冰冷的世界。在这难眠的夜里,又弹起冰冷的弦。清泠的寒流里,颤抖的旋律撕碎黑夜,虚影套叠。
  一场突如而来的雨,漫过羽翼。潜伏已久的寒光,适时砸中心事的腹背。与季节一起失语,提前编排落叶的经络。曾经的欢颜,在第一场霜降来访前,绝尘而去。
  失散一地的曲谱,凌乱西窗烛泪的月榭,随着迷失方向的雨滴,一起滑落……
  【六】
  风再吹起一种疼痛的美丽,漾动的旧波,泛着苦涩的寒意。雨打湿了肩膀,蕴着哀伤。饱含深情默默诵读一生经典的诗篇。谨守一份灵魂相守的约定,带一缕轻愁,独守着情感冷色调的清贫。为你徘徊迟疑的脚步,在白色的瓷杯里开出两片嫩生生的叶芽。踽踽独行,造访你光明或者幽暗的一隅。厚厚的苔草伸出触角,向远方遥望。我站在风雨飘摇的树下,你的影子恍如风雨中的落叶,纷纷飘下……
  独自仰望雨的夜空,谁能将梦寄托在一个永恒的地方,谁又能为一颗迷失的心,泅渡、引航?
  【七】
  暮鼓晨钟悠荡千年,青灯古佛恍如隔世。一些往事飘飞,一些感觉临近。告别了独舞清歌,忆起了嫣然。望断远山,欲洗却羌笛声声的无数怨愁,你诗歌的翅膀,遍染我的芬芳。握住一节你的影子蔓延铺就而成的铁轨,涛声很远,天幕却近在咫尺。我不知道哪一杯酒是荡漾的波影,映出了前世的红尘。
  断桥水旁,细雨如诗;蝴蝶双飞,曼舞相随。也许你俯仰阂眸的笑容,藏有今生所有的缘。“可否击筑而歌?可否邀月共饮?可否横笛吹箫?可否青梅煮酒?”
  【八】
  携带着柔情上路,心,依旧在风中飘荡;风雨中的自己,依然不曾带伞;依然戴上沾了灰的面具,重新虚构云影七彩的饰衣。我已经学会剪辑风景,以及懂得怎样地将色彩一一放入梦中。而那些参差在池塘边的柳枝,会往哪个方向延伸?不去多想。或许,待我们白发苍苍时只会忆起那些,曾经荡漾过的水漩……
  从来没有细数过,眼前的阶梯有几级。或许剔透的雨点是风雨冷夜中唯一的慰籍,却不知它们是否能谕示,如果命运安排我们在下一个纬度相逢,要怎样才可以完成千年的涅槃?
  【九】
  在夜与梦的边缘,凝眸你遥遥的容颜,七彩的拼图解构自由的图案,柔美的灵光美妙的融于绚丽,变幻的方形拼图块将被都市禁锢心灵重新放逐自然,闪亮出众。有如置身一个迷宫,思考着,探索着,前进着,极度的趣味和诗化让这个梦中的城市变得柔和,温暖,甚至弥漫着诱惑。
  然,今生的舞者,敲碎的是久远的灵魂。兰舟催发,留下沉积的宿命。所有的聚散,都只为一次无望的流泪。所有的生生世世,于轮回里擦肩而过的曾经,一次次错过铸成永恒。
  【十】
  推开窗,冷雨在风中飘洒着影子,如同走在古风中行吟的诗人。流经日子的杯中,遗失了远古时分的记忆,守着一份无法成真的希冀,以一种叙事的节奏磨砺人心。许久以来,就站在这样的雨声中,且保持一种如雨一般的伤感与怀旧的姿态。
  因了旧事,花开无痕。将光明放入烛里,黑暗却在燃烧。如一支寂寞的百合,插在暗夜的紫陶罐中,干燥地等待一次痛彻心扉的冲击。
  烛泪焚情,我曾经绽开过在你的掌心。用你诗歌的眼眸,看我独舞的灵魂无力成竭力的夜色,倦极。“当天上只剩下一颗星星的时候,我不知拿什么去将黑夜照明。”
  【十一】
  “青衫磊落,剑啸龙吟,鲜衣怒马的日子,我已忘了”。一个人读着往事,层层叠叠的心事,烧成阳光的颜色。暗夜无语,黎明绝口不提沧桑的悲喜。
  凛冽的风,又开始了。在很高的地方,眺望彼此握手没有话语。“风忘记了归途。他答应我的,今年应该有一场相聚。流水也忘记了鹅卵石的期望。痛苦的泥泞不会微笑。只有闪电,掩嘴偷笑。一声失控的呼唤,将树林和诗歌一起撞翻。”或许五百年的期盼,可以换来短暂的相聚,但难以穿越的时空,心在旷野的空际里飞翔,却飞渡不过梦里的柴扉。
  【十二】
  思绪盲目的繁衍,在时空极度混乱中,回到了生命的严肃。梦醒后,不知魂归何处。岁月风化的日子,没有一个属于我们的节日,没有一个属于我们的驿站。四百九十九年的等候,终抵不过时间的流逝!纵再写一万首诗,亦不能抵达有你的水域……
  那唐朝的少年马蹄的扬鞭声、铃辔叮当声,都随帷灯的明灭而明灭,最终燃尽。唯余百合的疼痛、以及指间的蓝烟纷至袭来……
  独舞,是一种黑色疼痛的美丽。冷从窗外,带来你温柔的馨香。你无法揣测,我的缄默。我的舞衣,又添娉婷黑色。
  风再起时,牵动旁落的雪花,勾起寒冷之光,倾泻半湖明月。我已枯萎,凝成最后遥望的角度。当你回首,你会否说你不爱我年轻的红颜,独爱我愁云皱纹密布的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