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公祭】西凉从此无孔雀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07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若不是大漠在群里告知破鸟逝世的消息,这个忙碌而琐碎的国庆假期仍然喜庆。三号晚上异常闷热,一夜不得安睡,四号的阳光丝毫不预示降温,村子里谷田秋黄,有那年路过民勤所见的秋色。荷叶肥琐安垂,菱角恰好可以剥去蝙蝠外衣,脆得恰恰好。秋色也恰是最好的秋色,心却沉甸甸了去,似傍晚始起的降温,风刮得呼啸啸地寒。
  耳边好像总有破鸟炸呼呼喊落壶,也有他讲解典故我们听不懂时得意神情。说来也是好几年没有认真说过话了,孔雀不时在微信里群发他的大作,也没时间翻看,有一次让我点评,我留了一句:不要脸到把啥都往武威拽,咋不说地球都是武威的。他嘿嘿一笑。后来发文章分享,时不时来一句,老不要脸又来了。想起来点赞一下,想不起来三五条也不搭理,他依然我行我素,就像拖着大家拜他为师。到底有没有收到过徒弟,没他过,他就这样神一样存在在烟雨红尘人的心里,又被玩偶的墨舞红尘继续带着一路同行。
  见孔雀的场景在日记和《何处不武威》《大漠》两篇文章里详尽讲述过。武威不在行程里,是吟湄引荐,去敦煌一定要见见那只鸟,不见会遗憾的,见了那只鸟,你会消除很多误解。在烟雨时,破鸟是我最烦的人,拉黑过他不止一次,尤其是他的Q被人登录,遭得莫名谩骂,更是拉黑了许久。也没打算见,大约是老吟讲落花要走敦煌,他主动打了电话过来,盛情之下,改了路程绕道武威。两三天的时间,破鸟推荐了武威最好的景点,引见了武威众文人,感受了最好的美食,这也是我和篱下花子一家,一直觉得欠了孔雀一个人情。花子常常讲等孔雀来乐山,一定要还这个人情。
  烟雨因故停办,我们在编辑群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少,加上彼此生活变化较大,几乎没时间群聊,直到玩偶创办了墨舞红尘,把墨舞红尘的杂志交给孔雀办,他向我约稿,又才继续讲话。他和玩偶搞了一期墨舞红尘与连古城的联谊会,网站名家都去了,他特意给我发了邀请函,可惜我当时在北戴河学习,算了时间来不及。
  事后,他说起那次联谊会的成功,为我遗憾唏嘘。总说以后还有时间的。刚认识孔雀的时候还在环卫,他时常讲落壶啊,扫地屈才啊,给你介绍一个工作吧。我承认那时候对网络对破鸟都是戒心的,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家乡,他说的次数多了,我恼怒起来。恼怒了就给吟湄倾诉,说他可讨厌,吟湄就笑,让我由他,他就是说说而已。
  再后来,他给我约稿,用稿以后一直没发样刊过来,不爽了许久,想了想认识他这么多年,一直这样,也就在他给群里约稿的时候,抵了他的报纸没有稿费也没有样刊,他总说以后会有嘛。真要说起来交往有多愉快,一点都不愉快,常常梗着,如果不是吟湄调和,我肯定会长期黑着脸待破鸟。他读了很多书,人和书一样糊涂,我和红袖分别买了他一套书,他能给我们寄错,幸好我和红袖好,只能一笑而认。他写了很多书,与他的语言一样难懂。在武威时,我们的交流完全靠人翻译,他很得意地说,咦,武威话是大唐官话。无限得意。西凉国一直是他的骄傲,他不知道西凉国早被雨打风吹去。
  他带我们去雷台汉墓,举着一个黑乎乎的杯子告诉我,这就是装葡萄美酒的夜光杯,不过这个太差了,以后老鸟送落壶一套。老鸟欠我一套夜光杯。反正孔雀说话没算话过,除非去武威,他会加倍对你好,让你对他说过的话不敢再计较,反让落下一堆人情。他带我们去海藏寺、去鸠摩罗什寺院、去文庙,嘚瑟他的武威,嘚瑟武威的历史文化。破鸟对家乡的情怀不只是他写的那十几册书,是实实在在的行为和语言。直到我们感觉承载不起那盛情,决定离开的时候,他还不无遗憾地惋惜,噎,还有沙海、还有长城……还有很多地方,他说了一堆。我们坚定地拒绝,但还是背着他送的几瓶葡萄酒离开。不记得有没有送我们到车站,但记得他长袖衣服的匆匆背影。
  破鸟离去了,才想起来他穿得很朴素,他离开时的床铺让大漠拍出来,让人心寒和无言。一代大儒,一个武威的文化巨匠,居住在民工一样的房子,躺过的床那么简陋。人是禁不住想的,一想就会生出唏嘘,破鸟的世界也只有文化和武威让他慰藉了吧,也是因为想起这些,更觉得这尘世间有许多事经不起思索,还有在武威时听闻和所见,不忍想,只能说除了文化的成就,破鸟是个可怜人。大约写这些也不对,人这一辈子真难,破鸟到是很快走完了他的一生。可怜他白发颤巍的母亲,可怜他幼小的孩子,至于那些没有写完的文章和已经写完的文章,大概已成绝唱。
  这几天一直是想写一篇文字给破鸟的,但不愿意和悲伤太过亲近,网站里的文友除了孔雀,还有波欣儿,二零零九年的时候我去合肥看她,那时候她已是癌症晚期,陪着她在医院来来回回一周,帮她买了虫草。回来不到半年,她爱人发来她离世的消息,当时我在去单位的巷子里,仰望天空抹了眼泪,生活又继续走下来。这次破鸟走了,墨舞红尘专栏追悼,大漠在寒雨中陪他几天几夜,我没有掉泪,吟湄的头像变成灰色,她写了句广陵散绝矣。大约是懂得曲高和寡,也懂得那种哀伤。
  红袖给我留言,聚一次吧。我没有年休。不见也好,如果没有那次武威的行程,不会去深入了解一个人,那么孔雀的离去,也仅仅是文友和对文化的遗憾,而不是这样沉重,不会明白大漠为什么要痛哭,要写那些泣血的文字,也不会懂得网站里大家的一片不舍。在Q里还有几个黑着不会出现的头像,朗诵协会的文友、道孚的亲家。处处生离死别,每一次都在感慨后告诉自己珍惜当下。其实哪里有珍惜,每天仍然在忙碌吃穿住行,在忙碌身外之物,仍然不愿意真实面对内心。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和这个世界告别,每一分钟都在渐行渐远,破鸟先行一步,大漠把孔雀一个记者、一个文化人的告别细述。这几天是味灯说话最少的几天,网站也是满屏的追悼文字,慢慢地大家都会衰老都会忘记,但总会在某天某个时候提起孔雀。大漠说西凉从此无孔雀,但武威还有大漠。大漠突然老了,满头白发。孔雀母亲系在脖子上的那条围巾,上面有好几个洞,秋越来越凉了,凉得透脚,这个冬天会不会有暖冬。
  审核编辑:吟湄   精华: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公祭】我的师长我的兄弟

下一篇: 《 着遍青衫人未老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谢落花。愿鸟儿此去一行无歧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文清

    来看落花妹妹!

    9天前

    回复

  • 沙非

    林山先生是我的师哥,高我二级。5、6、7三天我一直在灵堂前写挽联

    11天前

    回复

  • 古刹昏鸦

    催人泪下

    11天前

    回复

  • wxoTasqs0ly_WK1kv

    朴素的一一老是和孔雀斗嘴,岂不知每次他都能多喝几杯,笑的像孩子。致敬

    11天前

    回复

  • 西郊

    想起了陈忠实的那句话:狗日的文学! 孔雀一路飞好!

    13天前

    回复

  • 冰凤凰CVy

    早早弃群飞升,他若是能涅槃成一只火凤凰,倒也罢了,真想在群里闲暇时再和他斗斗嘴,而你一如在烟雨那样笑着围观

    13天前

    回复

  • 一叶秋

    祝愿孔雀大哥一路走好

    13天前

    回复

  • 吟湄

    抱抱落花

    13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