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公祭】孔雀曾飞过

作者:花落无声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05   点击:

  那一年,孔雀要出书,他的第一部长篇传记小说《牛鉴》,说是在济南的一家出版社,先是让我打听该出版社的真伪,待得到肯定的答复,又说是要来泉城亲自校版。他这人喜欢热闹,来之前就呼朋唤友,招呼泉城的文友都来相聚。那天是周五,我提前下班匆忙赶去,还是被他嫌弃去晚了。西北人的豪放加上山东人的热情好客,所谓相聚便是一场酒宴。在座相熟的还有小闫,好在我们俩都是女汉子,便放开手脚陪孔雀喝酒。山东人喝酒讲规矩,谁先敬,谁先喝得按顺序,还要有一套说辞。孔雀哪里懂得这些?见我跟小闫都倒了白酒,高兴的提起杯来自己先干了。我说我还没敬呢!你着什么急?他呵呵笑着,让人倒满,我刚开口说敬酒词,他那边提起杯一口又干了!得,我跟小闫赶紧陪了一个,不敢说什么敬酒词了。再倒上,又是如此,我们连喝了四杯。四杯酒下肚,孔雀来了兴致,左手提着杯子,右手攥起拳头,冲着我们挥舞,嘴里说着鸟语。问半天才明白,他要跟我们划大拳。划大拳我们哪里会呀?那是他西凉国的习俗,直冲他摆手,他失望的转过身去,把拳头冲别人晃悠,晃了一圈,也没找到跟他划大拳的人。后来说,那次聚会没喝好,因为没有人跟他划大拳。
  第二天,孔雀要去清照故里,拜访他心中的女神李清照。我欣然作陪,还邀了章丘文友一起,游了百脉泉、朱家裕。李清照故居就在百脉泉公园里面,园内有著名的墨泉、漱玉泉、百线泉。当时正值四月,春正深,泉水淙淙,绿柳成荫,清亮亮的泉水在青石板上随意漫过,游人不多,更显清雅幽静。孔雀在里面打着转,不知道想些什么。临走时,他表示将来要到此处买个小房子住下。这话,后来又说过几次。房子自然是没买,但我想,这应该是他喜欢这个地方的一种表达吧!
  说起来,人与人的缘分真的很奇妙。远在大漠的孔雀,与我这个“商河小吏”(孔雀语)本无交集,即便同在一个文学网站,认识的只有网名,看到的也只是文字。只因孔雀这一次飞临泉城,却一下子成为认识很久的故交。与孔雀交流,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我实在听不懂他的话,后来才知道大家都听不懂,所以管他的话叫“鸟语”。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断断续续聊了不少,关于工作,关于文字,关于网站的人与事。尤其说起烟雨红尘,孔雀便滔滔不绝,我十分艰难地听着,偶尔听懂几句。待他说完我才告诉他,我不是烟雨人,他却一脸茫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孔雀的坦诚与略带狡黠的可爱,完全可以超越语言的障碍,他就是这么无障碍地用自己的鸟语与所有人成为挚友。
  大概两三年后吧,孔雀再次飞临泉城,这次是搞新书发布会,还有一个著名人马启代先生主持的作品研讨会,力邀我参加。我本应该去的,无奈正好有个大活动,请不得假来,只能抱憾了。这一次的缺席,令孔雀十分失望。回去的路上,叨叨了又叨叨:本想让你结识一下文学界的高人嘛,你却不来!哼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想,孔雀一定恨透了我,觉得我不可救药了吧?我的确是辜负了他的一番美意!
  之后,我被俗事缠身,与文学、网络渐渐疏远。但真正的朋友却从不曾远去。孔雀一直都记得,我说过要去武威看看,看看大漠,看看神秘的古凉州城。他一直说,花儿,你来嘛!来喝酒!而我总是说,不着急,不着急,等我退了休。
  原以为,我们天涯海角,各自安好,岁月长长,我们有的是机会聚。哪曾想,这只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大鸟,跟我们每个人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玩笑!竟然,扑腾扑腾翅膀,自己先飞走了。
  略感欣慰的是,我知道孔雀心中有佛,有菩萨。他最后发的一组是《佛说》。我想,他一定是得到了佛的开释,佛的指引,得到了佛的秘密指令,将要去另一个世界担当大任,才毅然飞走的。
  那么,此去路途遥远,一定会晴空万里,祥云相伴吧!
  孔雀兄,一路走好!
  审核编辑:吟湄   精华: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谢花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