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公祭】天凉,请加衣

——祭林山大哥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04   点击:

  林山走了。最初得到这样的讯息,是在一个以西凉文人居多的微信群里,大家先是怀疑,然后愕然,以至于唯有沉痛。
  林山是大家对他的亲切称呼,他全名李林山,西凉人士。甘肃著名作家、人、新闻媒体人、文史专家。多年来,著作颇丰,光出版长篇小说、历史人物传记,文史专著就有十余部。今日骤去,于武威来说痛失一代大儒。
  林山与我,细数来认识十几年了,先是在烟雨红尘文学网,同挂在管理组,彼此相安无数,很少言语。真正熟识,是在2013年我创办墨舞红尘,正在缺人手的时候,呼啦啦建了QQ群,一下子拉来数百人众,其中不乏文字的好手,亦有烟雨的旧将。
  林山网上的名字:孔雀东南飞。形之于文字,端庄厚实;行之于网络行为言语,却是天马行空、跳脱不羁,所以,大家一说孔雀东南飞这个人,就是正邪之间的高手,如西毒欧阳锋,如东岛黄老邪。
  我对他,当初亦是敬而远之,因为自知才疏学浅怕文字不入其法眼,又因我在网站的身份缘故,想让各方势力尽量能够平衡,所以和谁不愿意太近,也不愿意太远,免得落了偏颇的口实。所以即使在墨舞红尘创办的时候,孔雀是居功至伟的的,但是私下里也是将诸多事情三言两语交代清楚,没有深聊。
  直到与他见面。
  14年时候,孔雀牵线搭桥,墨舞红尘与甘肃民勤连古城自然保护区做一个大型的征文活动,筹划等等,都是有孔雀前后尽力,因为当时手头在谈一个重要业务,所以行程一推再推,到庆典头天中午的时候,孔雀打来电话,意思是无论再忙,必须要到现场的。
  盛情难辞,临时买了机票,到兰州已经是深夜,正在发愁如何去民勤时候,接到孔雀电话,说已经派车来接,一等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到挂着民勤字样的出租车。一路到民勤,四百多公里,已经是凌晨三四点,见到孔雀,站在酒店门口等我,一夜没睡。
  憨厚朴实,一个淳朴的西北汉子,如邻里大哥,乍见就觉亲切。
  孔雀好文字,好烟,好酒。
  所来交往,文人居多。
  好烟,那几天见面,一起在会场,在大漠,在酒店,在房间,烟不离手,知道我喜烟,还特意给我买了两条兰州,叮嘱我走时,一定要带上,说这是甘肃最好的香烟。
  好酒,每逢宴会,与相熟的人推杯换盏,直到酒酣耳热之际,欢歌笑语,眉眼带笑,与往日沉静、皱眉两个样子,望之亲切。
  多年来,孔雀可能就是这个状态吧,一边厚重,一边跳脱;一边欢喜,一边悲痛。就如他的身体是这样的,灵魂又是另一样的。
  这可能与他的生活现状有关吧,能够走到一起,当初应该是欢喜的,但是终究他的灵魂在追求某些东西的时候,愈行愈远,而身后的人却是故步自封,以至于成为一种撕裂。撕裂也罢,却不能断舍离。所以现实的痛苦成为某一种渴求,成为力量,让他近数年来不分昼夜的伏案疾书,好文字如源泉,喷涌成章。
  如今,林山的文字终究是沉浸成西凉的那一杯烈酒了,那手指的香烟化为云烟,成为他西行路上的云彩。他骑鹤西去,留人间泥泞。西行路上,他应该是有先知,所以在他三日前写的《佛说》里,已经准备好自己的葬词:
  我丢失亿万年了
  我合上眼,沉入黑暗,身上是簌簌的葬土
  而红尘终究是如此,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苦难如雨,人间成河。孔雀的离去,于武威来说,那厚重的文化圈少了一位中流砥柱。于墨舞红尘来说,少了一个扫地僧般的隐世高手。于他亲人来说,终究是少了一个慈祥和辛劳的父亲,于朋友来说,少了一个亦庄亦谐的趣人。此去西天,孔雀求得了今生所求而求而不得的心安。
  一路走好。此去天凉,请记得加衣。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8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