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寄生虫》:物质匮乏不丢人,灵魂贫穷才低贱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01   点击: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非常不屑“人穷志短”这个词。
  因为那年那月,我家家境着实窘迫。
  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俩人工资加起来不超过三千块钱。偏偏父亲患了重疾,每个月医药费就得支出一半(那时还没有“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我上大学的一年学费得两千多,伙食费每个月得三百块。母亲几乎是从牙缝里边省钱,供起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开支。
  基于财政吃紧,我一直提醒自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平日里的吃穿用度,我是非常节俭的:头发剪得短短的,衣服穿得素素的,没有用过什么护肤品,单靠“小护士护手霜”与“大宝SOD蜜”就昂首挺胸的走过了校园里的春夏秋冬。
  那年那月,我是真“土”,也是真“穷”。因此不敢奢望男生追求。我把精力都用到了考证书与泡图书馆的地方。后来壮着胆子给媒体投稿,偶有发表的文章与赚取的稿费,我特别有成就感。那些稿费也不多,少则五六块,多则七八十,却都存进了我的账户里。后来,我大学毕业,一翻存折,竟然有两千多块的储蓄——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足够震撼我的同学了。
  有了这笔钱,我在求职应聘的期间自信了许多。我给自己买了第一支口红,第一套职业装,又配了第一部手机,第一辆电动车。然后把自己打扮一通去应聘。许是运气好吧,我顺利被某国企录取。我忍不住膨胀了起来。经常在拿到月薪的第一时间,就买买买、败败败。我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少女时代经济方面的匮乏。
  我的父亲为此批评我:“穷人乍富,腆胸叠肚。若不改变,难成大器。”
  我不忿。我说身边同龄人有我这般实力与运气的寥寥无几。他们还在苦哈哈的顶着大太阳去人才市场递简历,我已经在国企机关的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着星巴克了。
  老爸没说太多话,第二天去大学城给我买了一套考研资料回来。他鼓励我在工作之余补习英语与专业课,等待时机来临去谋取更好的工作。
  我不听。我舍不得“经济独立”的现状。我认为我迟早能够转正。
  论业务能力,我想,当时的竞争者们没有谁比我更精熟。
  论敬业态度,我想,当时的竞争者们没有谁比我更负责。
  论加班次数,我想,当时的竞争者们没有谁比我累计次数更多。
  唯独论人际关系,我没有想到,当时的竞争者们没有谁比我更缺乏背景。
  于是,我迎来了一个很操蛋又很残酷的结果:我活做得最快,我活做得最多,我活做得最好,但是溜须拍马、请客送礼拉关系,我啥也不会……我自然没有机会拿到编制(那时候,国家还没有全面落实“逢进必考”这道企事业单位招聘规定,纵然落实了,在我们这所小四线城市还是很难公平公正的给予所有竞争者机会)。
  我一气,辞职了。反正没有希望转正,老娘跳槽地产界去也!
  2009年的地产界,堪称国家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各大地产商疯狂的扩张,房价也成为一匹匹在草原上竞相比拼的赛马。那个时候,开发商几乎没人做营销,代理公司随便用点包装手段,就能够大赚特赚。售楼小姐们月月收入破万,我们做企划的写写PPT,做做楼书就能拿着高薪,玩着iPhone3G的混日子。直到公司突然资金链断裂,员工们半年发不下来工资,我才意识到在私企打工的不稳定性……
  这个时候的我,终于发现,自己毕业五年,依然无甚积累。在国企当合同工三年,做的是基层工作;在地产公司两年,做的还是基层工作……还都属于没啥技术含量的工作。而自己的青春,却在悄悄的流逝……而身边的同学,有的已经研究生毕业,有的已经考上了公务员,有的已经创业小有基础,有的已经拿到了事业编制……
  我回到家里,对着父亲大哭,认错。我说我虚掷了五年时间,我说我挣的没有花的多,我没有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我还是个月光族……
  父亲微微一笑,从容说道:“一个人若不能鞭策自己积极进取,只满足于眼前的一时得意,终究是昙花一现的收场。”说完后,他又叹了口气:“也怪我和你妈没有能力富养你,让你过早的承担了经济方面的压力……但是你要记住,物质的匮乏不丢人,灵魂的贫穷才低贱。”
  冲着我爸的这番话,我洗心革面回头是岸。我辞掉了房地产表面光鲜的工作,考取教师资格证,应聘教师岗位,一口气教了十年。这十年里,我收入稳定,口碑不弱,我利用业余时间自修了心理学,我利用寒暑假四处旅行增长见识。虽然远远攀不上“富贵”,日子也过得细水长流,基本没有怎么为钱发过愁。
  随着齿增岁长,我愈发感谢我父亲当年的教导,我也愈发客观的看待一些长期挣扎在贫困线的穷人。
  真的极少有人属于有命无运、累及爹娘、怀才不遇、终身背运的穷人,而多是一些让人哀其不幸又恨其不争的灵魂贫穷者。
  韩国电影《寄生虫》就是表现灵魂贫穷者生活百态的好电影。
  电影讲述了金氏一家面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如何算计如何失去的过程。
  金氏一家,有着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四口。他们都是健健康康的正常人,却跻身在韩国贫民区的一所小小的半地下室里,过着蹭邻家WIFI,吃粗茶淡饭,下雨天房子里就“水漫金山”,下水道里的秽物如喷泉从马桶里喷涌而出,将各个房间都变成臭水沟一般的生活。
  他们很穷。虽然一开始他们并不穷。金父早年创业开过炸鸡店、蛋糕店,金母曾经是国家链球比赛的亚军,却在生意失败之后沦为无业游民,带着儿女们在家打零工——给当地披萨店叠外卖盒来赚取生活费。
  他们经常吃了上顿缺下顿,导致儿女们的学业也出现了问题。儿子金基宇考了四次大学依旧落榜,没有大学文凭去应聘披萨店的人力工都被嫌弃;女儿金基婷虽有美术天赋,却因为没钱报补习班,通不过艺考成为失学女青年。这家人被贫穷折磨得几乎丧失了对梦想的感知,每天浑浑噩噩的度日,仿佛只是延续一种生存的基本能力。
  不料,上天把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砸到了金基宇的头上。他的同学要出国去做交换生,把自己在上流家族里的家教工作让给了金基宇。金基宇又靠着妹妹给他造出的名校假文凭顺利进入一户姓朴的上流家庭,给一个高二女学生补习功课。当天,金基宇注意到朴氏富人家的小儿子喜欢画画,对女主人谎称妹妹金基婷是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才生,介绍她来朴家当小儿子的美术老师。此后,这两兄妹又串通父母,设局陷害朴家原来的司机和女管家,诱骗富家太太把他们一一赶走之后,金父顺利成为朴先生的司机,朴母顺利成为朴家的新管家。这一家四口瞬间境遇好转,收入不菲,衣食无忧,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得意之下,欲望膨胀。金家人趁着朴姓富人全家外出露营,理直气壮地鸠占鹊巢,享受有钱人家里的美食美酒。大吃大喝期间,金基宇开始编织自己能娶到朴家女儿的美梦,同时亮话要找演员代替爸妈去参加婚礼。金家父母似乎并不计较儿子对他们的轻视,反而为金基宇能泡到富人家的千金狂欢不已。金母更是忘乎所以的用准婆婆的语气对未来的儿媳妇评头论足。
  除此外,他们对朴姓富人家提供的优越待遇,没有半点感恩之情,只是得意于他们的“演技”精湛,更用嘲笑的口吻奚落道:“这家人真是好骗!”
  当前任女管家回来拿东西,金家人无意中发现豪宅里有一间地下室,里边住着和他们一样贫穷窘迫的女管家的丈夫,他们震惊的从地下室的楼梯上跌落,被前任女管家及时用手机拍摄出视频作为证据。
  金母不再嚣张的耀武扬威,而是联合全家与女管家夫妇争夺手机。最终前任女管家被杀死。朴姓富人一家提前归来,金家人只好撇下女管家的尸体和前女管家的丈夫,仓促逃回家。由于韩国半地下室一到下雨天就被淹成化粪池,金家人只有躲到临时避难所苟延残喘。
  当金基宇询问父亲下一步计划的时候,金父没有考虑他们未来的出路,只是纠结于穷人与富人之间难以逾越的距离,更记恨朴先生与朴太太亲昵时对他们身上霉臭气味的嫌弃。
  在这种心理失衡的影响下,金父次日在朴家生日宴会上,挥刀捅死了那个给予他工作机会与丰厚报酬的老板——朴先生。混不念自己的儿子被前任女管家的丈夫打得头破血流,全靠朴家大小姐及时抢救。他只是痛恨朴太太与他同车期间嗅到他体味的厌恶表情、朴先生对他发号施令的强硬口气,与朴先生拿车钥匙时闻到女管家丈夫身上浓郁的腥臭气自然而然出现的捏鼻子动作。
  金父把女儿的被害迁怒到了朴先生身上,刺杀他之后乘乱溜进了朴家鲜为人知的地下室,像曾经的女管家丈夫一般,过着不见天日的豪门“寄生虫”生活。而自己的儿子,只能在幻想中实现功成名就,花大钱买下朴家豪宅,让父亲重见天日的屌丝逆袭梦。
  金氏一家,既穷又奸,既恶又坏。他们自私贪婪、卑鄙阴毒。他们觊觎富人精致舒展的生活,又仇恨雇主对他们树立的交往界限。简单点说就是他们穷是生不逢时、天道不公的错,但是富人对他们看不起与态度傲慢就该杀无赦!
  这种流氓逻辑在现在的社会并不少见。如金父手刃恩待自己的雇主的现象也不少见。
  2017年6月22日凌晨,杭州某高档住宅小区发生火灾,有一母三子被烈火活活烧死。事后经过调查,该火灾乃是人为性纵火引起。纵火犯正是该户保姆莫焕晶。莫焕晶在雇主家,每月工资七千五百元,买菜车接车送,享有独立卧室与卫生间,还被女主人慷慨的资助了十万元人民币助她买房。
  可是她如何回报这家雇主呢?
  她多次偷盗雇主一家的首饰和手表,典当成三十万元左右的现金充入网络赌博账户,赌输之后心生恶念,妄图通过引发火灾继续算计雇主家的钱财。
  当法院一审的死刑判决书下来,莫焕晶不服上诉,理由是“我虽然烧死四个人,但我有悔过之心,罪不至死吧。”
  如莫焕晶之流,和《寄生虫》里的金家人一样,只考虑自己的生命只有一次,只考虑自己的利益高于一切。面对雇佣他们的朴家人的彬彬有礼:如朴先生第一次见到金基婷,就让司机用专车送她回家;朴先生对待金父、金母的态度友善又不失矜制;朴家人给金家四口提供的高薪与信任……麻木的解读为理所应当——因为他们有钱,他们所以善良;因为他们有钱,他们应该善良;因为他们有钱,他们必须善良——如果我有这些钱,我也会很善良——我之所以不善良,不是因为我好吃懒做、不是因为我损人利己、不是因为我鼠目寸光、不是因为我寡廉鲜耻,只是因为我穷罢了。
  至于我为啥穷?
  还不是怪老天爷不长眼,还不是怪那些有钱人垄断了太多的社会资源!
  至于我没有考上大学重要吗?不重要,因为我的PS证件技术可以以假乱真。
  至于我被披萨店店主以折盒子不合格的理由克扣工钱重要吗?不重要,因为我的死缠烂打手段能让她败下阵来,付给我全部报酬。
  至于我给千金小姐补习功课顺便谈个恋爱重要吗?不重要,因为我长这么帅、脑子这么聪明我就应该成为有钱人家的女婿。
  至于我为了让自己的父母把别人的饭碗给抢了,把别人的声誉给毁了重要吗?不重要。因为他们的死活是他们的事,我只管自己家舒服与开心就OK了。
  至于我恩将仇报让别人家家破人亡重要吗?不重要,因为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我不但要你的命,还要你的房子,你的家产,你的幸福。如果得不到,我就让你们也统统失去。
  这种人,注定像生活在垃圾堆里的寄生虫一样,没有自知之明、没有人生格局、没有美好前途,只能像蟑螂藏匿着苟活着熬下去。
  他们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怜悯,只需要我们对他们敬而远之,好保障社会少一些丑恶,多一些阳光。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黄鹤楼游感

下一篇: 《 西北之旅散记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金钱至上,就必然导致诸多《寄生虫》现象的发生。一个人,没有成长在一个家风良好的家庭,还不算太糟糕;一个人,欠缺自我反省和自我纠偏的能力,才是最糟糕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仅仅依靠法治确实还远远不够。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双管齐下,方为正道。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渭雨轻尘

    梨涡有时说话挺“狠”的,但是这种“狠”却基于一种准确的洞见之上,发人深省。

    4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