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刀与重生同题】心中刀

作者:寄北    授权级别:A    绝品文章    2019-09-30   点击:


  月光很大的晚上,丁屠夫从镇上返家,途经春风沉醉的桃林,桃花像慢雪飘落,蓝月光让人没来由地惆怅,像某些夜晚里张瞎子的琴声,拉得人肠子断成好几截。
  张瞎子并不瞎,只是有点青光眼,为着街上摆摊算命,持了根竹杆摸路后,真真假假地不看东西南北远山近水,对面来人也不张眼,只竖耳辩声。时间一长,连他自己也觉得瞎子就是他这样的。
  现在张瞎子躺在一棵桃下,笼着月光,像一件静物。丁屠夫以为一只破麻袋,近前踢了一脚,吓一跳,地上的张瞎子胸前插着一把刀。
  丁屠夫颠三倒四地跑向村庄,把村民们从芳香的梦里喊出来,往他们惺忪的耳朵里灌注这一惊人的消息。
  嘈杂的人群中却有人大声骂起娘来,杀猪佬,你是黄汤灌多了吧,老子好好在家睡着,倒被你给说死了,说话的正是闭着眼持着一根竹杆的张瞎子,众人看到张瞎子,都道丁屠夫荒唐,怎好开这等玩笑。
  丁屠夫却惊得语无伦次,拦着众人不让回家,要他们随他前往桃林,发誓那里真有一具尸体。一队人浩浩荡荡到达桃林,除了月光和缓慢飘落的桃花,林中空无一物。那个晚上,丁屠夫独自在浓郁的月光里长时间搜寻,临近天亮才一无所获难以置信的返家。
  半月后,当人们发现张瞎子门上结了蛛网,才意识到张瞎子可能失踪了,张瞎子的失踪起初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因为张瞎子往日除了摆摊,偶尔也会应邀前往一些村落呆个三五日,说一些模棱两可的预言为人指点迷津,或者对着几张生辰八字乱点鸳鸯谱。
  虽然村民们认为张瞎子可能失踪,但也只止于偶尔谈论和猜测,总觉得张瞎子会于某日返家。又过数周后,村长镇上开会,想起这事来,顺便拐到派出所报了这起失踪案。
  张瞎子是光棍,没有亲人,近邻是午郎中,午郎中叫午酉,其实看不了病,因为老是喜欢上山挖树根剥树皮掐叶摘果采花折枝,村里人就玩笑喊他为郎中,事实上,谁也不知道午酉背这些东西回家做什么用。
  村里的泥瓦匠却说午郎中看好过他的头晕症,有一阵,泥瓦匠爬不了高,这对于一名泥瓦匠来说是断了生计的大事,午郎中上门治好了他。方法是燃烧一束不知名的枯枝败叶,哄睡泥瓦匠,泥瓦匠在梦里驾着一只大风筝飞过屋顶,越过青山,跟着一朵云去了很多地方,醒来后果然能在梁上健步如飞。但是一向以胡说八道著称的泥瓦匠之话,村里人早已习惯左耳进右耳出。
  派出所来了二名年轻的警员,一胖一瘦。问话在晒谷场进行,一张八仙桌,一壶水,数只碗。
  第一个被问话的,是丁屠夫。说起那晚之事,丁屠夫坚持自己看到就是张瞎子的尸体,他说这一个多月来他都在想这件事,终于想明白其中道理:那晚人群中骂娘的不是张瞎子,而是有人假扮了他,乌漆麻黑中谁都可能假扮成张瞎子。后来为什么不见了呢?丁屠夫压低声音自问自答:凶手把尸体藏起来了。然后他又抬起头,眼睛朝人群转了一圈一网打尽地高声道,我会找到张瞎子的!
  问到午郎中时,午郎中用小指甲挠着头皮说,张瞎子这人想法太多,总是天马行空,相信一些荒诞之事,比如他坚持认为山的某个洞穴之中,住着古代的人们。不上街算命的日子里,他老爱往山上钻,说不定这瞎子真在哪个洞中找到了他所说的朝代,在那里拖着长腔摇头晃脑地学人说话。听到这,胖警员停了笔,要午郎中起身让出凳子。
  瘦警员盯着泥瓦匠,如果是你,会把尸体藏哪?对于这句暗藏刀锋的问话,泥瓦匠毫不慌张,他低声反问,你们有没有想过山上的那一片坟地?他说,还有什么地方比一座年深日久的坟墓更适合藏一具尸体呢。
  问到村长时,已临近黄昏,倾斜的光线呈现密糖色,每张脸上被涂了一层金光,从笔记本上抬头的胖警员刹那间,恍惚觉得置身于一片泥雕塑像中,人人沉默而诡异。
  写下村长姓名时,胖警员说,你们村不像别的村子几乎都是同姓,是附近少见的杂姓村,他翻着笔记本念道,丁,张,午,冯,马,李,周,赵,顾,程……,几乎数家就一姓。
  村长道,本村杂姓的说法有多种。一种说法,村子是乾隆年间某场文字狱劫后余生者们建起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里聚集,传说某个夜里,逃难者们在各处集体梦见一白发老者指点他们前来此地居住。另一种说法,这山上有宝藏,前来寻宝的人们在此停留不返。也有说是某支队伍放马归山后就地居留。
  除了这几种,更有一种荒诞的说法,这里是某个朝代的驿站,一些被信件上虚构的地址所迷失的信使在这里停滞不前,据说抵达那些地址困难重重,需要穿越沼泽与月光之地,更为艰难的地方还需穿过某个露珠一样摇晃而脆弱的梦境,所以我们的村子名叫无眠村,因为每一名信使都曾被那些地址困扰难以安眠。
  那天的问话毫无结果,或者可以说毫无意义。二名年轻的警员翻阅着笔记本,那是一场集体的胡言乱语,甚至有人说张瞎子已经穿过露珠一样摇晃而脆弱的梦境,到达先祖们未曾抵达的那些信上的地址。
  但是,年轻警员们的观察细致而敏锐,他们越过那些荒诞的言辞,发现泥瓦匠的与众不同之处。两人发现在众人天马行空的想法中,只有泥瓦匠口里的张瞎子是具死尸。虽然丁屠夫也认为张瞎子已被杀,那是因为他确定自己见到的是张瞎子的尸体。
  翌日,两警员正准备重返无眠村时,接到村长的电话:泥瓦匠家敲不开门,可能出事了。
  撞开泥瓦匠的木门,众人发现泥瓦匠已伏尸于屋中,胸口插着一把刀,有人认出它是丁屠夫的剔骨刀。作为第一嫌疑人,丁屠夫被人从山上喊回来,自那晚之后,丁屠夫只要不上集市,就往山上跑,他发誓要找出张瞎子。
  但是,瘦警员并不急于审问丁屠夫,而是先问了村长一个问题:为什么泥瓦匠不应门就先想到报警?村长说,因为昨晚临睡时,泥瓦匠忽然敲开他家的门,告诉他,这一阵务必每天去他家一次,如果没人开门,就立即报警,当时他还以为泥瓦匠又跟平时一样胡说八道。
  丁屠夫很快证明了清白,他没有做案时间,因为昨晚上一整晚他都和午郎中在一起。说到这,丁屠夫的黑脸发紫,难为情又勇猛地说,我请午郎中帮我到梦里寻找张瞎子,既然泥瓦匠能在梦中治好头晕症,说不定我也能在梦中得到一些启示,找到死瞎子。至于那把剔骨刀,则是前些天泥瓦匠问他借用一直未还。
  因为死了人,县里刑侦队来了,一连几天,村里草木皆兵人人自危,丁屠夫关于张瞎子早已经被杀的说法不再是个笑话,泥瓦匠说坟墓里藏死人的话也被重新重视起来。
  但是,几天后刑侦队给出的结果却出乎意料,他们的结论:泥瓦匠死于意外。准备向悬挂灶台上那块腌肉割一刀的泥瓦匠,从年久失修的椅子上摔下来,慌乱之中被自己手中的刀刺中。
  显然,这个结论没有说服力,刑侦队一离开,村长就摆出了他的疑问:如果泥瓦匠死于意外,为什么能预先告知他要出事。午郎中立即给出了答案,据他所知,泥瓦匠曾一连数日梦见自己被一把刀刺中,这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把刀来自于他自己之手。
  春天结束,初夏的村庄,平淡而寂静,农事之外,泥瓦匠的莫名之死仍然是村庄的话题,张瞎子也还是杳无消息。
  丁屠夫却跑到派所处自首了,声称那晚是他杀了张瞎子,因为恐惧而藏起了尸体,又担心迟早会被人发现,于是做贼喊贼地先下手为强,想要造成某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效果。但是,尸体藏于何处,丁屠夫却说不出来,据他声称,开始因为害怕所以拼命忘记藏尸所在,后来就真的忘了。问他为什么要杀张瞎子,丁屠夫说张瞎子老是说他寿不长,送他一刀又一刀猪肉,都不改口,那他只好让张瞎子先做个短命鬼。
  又问他怎么突然自首,却说是午郎中让他自首的,这阵子,除了外出找张瞎子,丁屠夫都跟午郎中呆一起,在枯枝升起的烟雾中,午郎中一次次让他描述刀杀张瞎子的经过。丁屠夫很得意,没想到自己杀起来人既细致入微又快刀斩乱麻,瞎子一丝痛苦未受,哼都未哼一声,就像月光那样斜淌在桃下。午郎中还称赞像我这样抽刀,挥刀,收刀一气呵成的屠夫非同凡响,他甚至认为我的这把快刀,能断水不流,断情情绝,更能消那万古长愁。
  当接待的警员意识到面前的丁屠夫是个疯子时,丁屠夫已经抽出别在裤腰上的杀猪刀,开始表演他的抽刀,挥刀,收刀。但是,刀光剑影很快就结束了,这名豪迈而激动的屠夫瞬间就划伤了自己,看到左臂膀上爬出的那条血痕时,立即翻眼晕倒。
  这出闹剧很快在无眠村村民们绑走了丁屠夫而结束。
  那两名来过无眠村的年轻警员开始对午郎中感起兴趣来,某个周末,两人重返无眠村。午酉在他的窗内看到一胖一瘦两警员向他的住处走来时,露出了笑容。
  那天,胖警员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是这样:我是异乡人,某年跟着一朵云到了无眠村,被这里的桃花和月光所吸引,就留了下来。村庄时间缓慢,光线,雨水,月光,钟声这些柔软之物笼罩着村庄,漫长而无用的时光里,我走遍了村庄周围的山水与田垄,偶然发现这里依然保留着很多山海经里的植物,辩别这些远古植物时,我发现了某些植物的奇异之处,比如燃烧它们,能让人回到自己的梦里,甚至更改梦的趋势,打个比喻,就是每个人成了自己的捕梦师。当我拥有了这个秘密之后,我开始对很多事变得不能忍受,张瞎子总是不问自取,把我用心找回的草木当灶柴烧掉,且不讲道理,从不改过,那我就让他到梦里把自己的一生都取出来。至于泥瓦匠,这人蠢而莽,守不住秘密。
  但是,未等两年轻警员想好措词把这个听起来荒诞不经的案情上报时,张瞎子回来了。原来数月前,他在市集上被一老妇人请去,用那老妇人的话说,他张瞎子就是活神仙。闭着眼的张瞎子对众得意道,整天被人当神仙供着,这快活日子换你们也不肯早回。
  数周后,胖警员在日记中写到:无眠村事件中,剔除所有妄相之后,最根本的原因是午郎中误食了具有致幻性的毒蘑菇,万相心生,以后工作中遇事须以证据为本则真妄毕现,吾当谨记。
  月光很大的晚上,丁屠夫在挂满桃子的桃林里,继续寻找他的死瞎子。村长说,一个人千万不能钻牛角尖,一钻进去,乌漆麻黑,疯了嘛。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绝品: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怀抱月光,梦的路径就明亮;而心中有一把刀,这大月光下的村子便充满纷扰、荒诞和无眠。寄北的小说,总是把人带入扑朔迷离的朦胧诗一样的情境,甚至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迷魂阵,让人不断地求证、猜想、挣扎,寻找出路,又不断地推翻自己,不知生门在哪里。而这一次,作者很厚道,故事的结尾犹如大赦一般,除了钻牛角尖的那个人之外,让无眠村的无故的人们都得以解脱,失踪回来了,死的有了说法,迷茫的心里明白了,可以睡个好觉,就连读者也一下轻松了,还深刻地重温一个为人处世的道理。

执行站长   吟湄:
第五届同题获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6

  • 帘外落花

    寄北的文字,充满幻境美

    40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好想像,逻辑严谨。

    45天前

    回复

  • 西羗女巫

    欣赏

    46天前

    回复

  • 聪明的芹菜8Lk

    很是佩服,

    53天前

    回复

  • 简竹

    最讨厌小说里还有这样的句子:甚至有人说张瞎子已经穿过露珠一样摇晃而脆弱的梦境,到达先祖们未曾抵达的那些信上的地址——关键还不是一句,写的扑朔迷离,如梦似幻,嫉妒了。

    59天前

    回复

    • 寄北

      @简竹 凭你的文字功力,要写这种的分分钟的事

      58天前

      回复

    • 简竹

      @寄北 不行不行,我还得修炼至少20年

      58天前

      回复

  • 飘SS4

    预测,头名!

    69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扑朔迷离

    2019-09-30

    回复

    • 寄北

      @雨打月光 谢谢月光,节日快乐

      67天前

      回复

  • 吟湄

    这篇狠了。弃权

    2019-09-30

    回复

  • 西部井水

    小说中的人物丁屠夫,让我想起我们陕西镇平的农民周正龙,人称周老虎。他是一个走红网络的人,也是一个钻牛角尖的悲剧人物。为了证实自己见到的老虎是真的,不惜造假,不惜坐牢,坐完牢依然上山找老虎。

    2019-09-30

    回复

    • 寄北

      @西部井水 谢谢井水先生辛苦审核是,知道周正龙,人最难拨动的是心中执,执念如刀,人生行路,带刀载沉载浮,负重逆旅哉。

      6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