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刀与重生同题】母亲与我

作者:关健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9-28   点击:


  人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人最大的心魔也是自己,只有挥刀打赢敌人,杀掉心魔,才能获得重生,无事挂心头才能活得自在,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
  2016年4月,68岁的母亲参加镇上的老人免费体检,被检出血糖超标,于是,带她上市里医院复检,检查结果为糖尿病而且不轻,因此住院治疗,住院前无任何身体不适。
  住院一周后,母亲血糖控制在正常水平,出院,往后还要天天吃药控制血糖,而且还要注意饮食控制。糖尿病作为现代社会的常见病,只要天天吃药与注意饮食是没什么很大的问题的。
  可是,一份出院检查结果,检出肿瘤指数超标,医生吩咐要留意下,当然这点医生没和母亲说。住院期间,医生曾询问患者自愿作一次全身大检查(这要好几千元的),母亲拒绝,当然,住院该做的基本检查与相关身体检查都做了。
  我非常清楚母亲的为人,她多愁多忧、迷信、多疑,不开朗那种人,而且,还曾经听她说过为女未嫁时有个算命先生算过她68岁命。我不敢跟母亲提起肿瘤指数超标,只有我知道,因为我明白,只要我说给她听,肯定要想这想那的,况且出院后母亲对医生的无意例行询问作次全身大检查诸有疑虑,但是,我又不敢给母亲去作全身大检查,我的心中拴上了一块石头,不上不下的,一种莫名的担忧涌上心头。
  涉及一说,曾经有一位朋友的父亲,在美国居住,胃痛吃药一年,无好转后,公立医院排队待检两年,吃药又两年,生活一切如常,不料,年末一个人回国与家人过年,春节后,顺便上市医院检查胃痛,初步疑为胃癌,走着来住院治疗,确诊为胃癌后,(因害怕与打击)扶着转院,扶着住进省肿瘤医院,确诊为晚期胃癌后,医生无力回天建议出院吃玩享受余生,(彻底失望)躺着转回市医院,一个月后离去,从进医院检查开始到离去不过两个月时间。对着可怕的癌症,人的精神是多么的重创、脆弱!吃药的三年里不知者无惧,人的精神支柱多么的重要。
  俗话说,该来的事情始终要来。
  2016年5月,母亲因身体不适住院,一周后确诊为晚期胰腺癌并且胆管阻塞黄疸,由县级市医院转到地级市医院医治,最后医院方案为开刀做手术胆管接驳疏通,晚期肿瘤较大位置涉及肝、胆、胰风险极高无法切除。
  对于母亲的性格,我和父亲、妻子、妹妹全家商量一致认为,她的晚期癌症不能让她知道,我们断定,她知道了肯定活不了多久,于是,通知所有亲戚并要求隐瞒癌症病情,让她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这种复杂的心情不是很多的人能理解的,就因为隐瞒,是多么的辛苦,多么的害怕!谎言一出,要一个盖一个的骗人,打点相关知道的人(如医生、护士、亲戚)同声同气。其实,也是我们的自私,为了母亲能活长一些,剥夺了她病的知情权,但是,如让她知道,想必走得更快,内心很矛盾。我们的谎言,有时她也不全信,好似对于病情医治不理想有点不甘心,我们的做法也许是一种怕失去的逃避,我愧疚啊,人生有得就有失。在她面前,我们不能哭泣不能悲,只能鼓励打气,强忍表演乐观的笑,折磨的难受。当然,最辛苦的应该是父亲,他退休了全程照顾母亲,我们年轻的还要工作。
  2016年6月,母亲手术成功出院,回农村休养。
  2016年7月,母亲恢复得不错,可干轻活。
  2016年8月上旬,母亲疗养得很好,虽然手术后瘦了好多,但精神不错,好像没病一样,仿佛得到了重生。
  2016年8月中旬,母亲可能吃了不该吃的海鲜致肿瘤发作疼痛,需吃治癌药与止痛药维持。
  2016年8月下旬,母亲疼痛加重与两腿走路泛力送院治疗,住院一周无好转,出院两腿瘫痪,需坐轮椅。
  2016年9月上旬,母亲病情严重,卧床不起。
  2016年9月中旬,母亲与世长辞。
  如果相信宿命,该走的人迟早是要走的。
  母亲去世的前三天,刚好是中秋节,她病情很严重,情况不妙了,看样子是在撑,但神志还清醒,说话挺吃力,她知道是今天是中秋节,不想节日走;第二天,农历十六,是奶奶的死忌纪念日,她也不想这天走,又撑了一天。第三天凌晨,母亲走了。母亲是伟大的,我看到了母亲的勇敢、坚强、执着。可是,这三天,看见她很痛苦,看着母亲在撑得那么辛苦,我也痛苦得连坏的念头都有了,恨不得她快点死,早走早解脱。
  如果母亲不去免费体检,也许她能多活几年;如果不让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也不致于走得那么快,可以多活几个月。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只有现实,而且要面对,不能逃避。
  母亲走后,悲者不说,一般人都能理解,可我的心却耿耿于怀,没法解脱。第一是,隐瞒她的癌症,让她觉得病情医治不理想有点不甘心;第二是,直到死前,也没有告诉她真相,令她明了离开;第三是,十六的晚上我刚好没回农村过夜,她走时没在身边陪着,做一辈子孝子,死前那刻却没能尽孝。
  遗憾!难以释怀!有些事情也许没有对错之分,也没办法做得尽善尽美,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做得恰当。我虽然懂这个道理,可就是很难放过自己,经常唉声叹气,闷闷不乐,内心煎熬,魂不守舍。
  时间会冲淡一切。岁月如刀,半年后,我终于能战胜自己的心魔,获得重生,安然开心的生活了。一个人,坦坦荡荡、无欠、无愧、无罪,才能心安理得的舒心生活!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爱你,中国!

下一篇: 《 母亲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面对病魔,受折磨的不仅仅是病人本身,至亲感受到更大更重的折磨。母亲的病和离去让作者身心倍受熬煎,那种感觉度日如年,那段时日,“我”记忆尤深,母亲的病程时间日期都印在脑海……在生死的面前,人往往会选择善意地隐瞒,让病人安心。母亲离开后,“我”遗憾,难以释怀,心里想了很多也总结了造成了心结根由。到战胜心魔,一定经历了太多的熬煎,最终安然坦荡,让人心为之一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