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一张“蹭饭图”的思考

作者:笑君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9-24   点击:


  无意间,在手机上看到我小妹发的一条微信,说:“九月,他们背着行囊,蹭饭去了。”还配发了一张我们祖国的地图,图的上方有一行醒目的文字——蹭饭图。
  乍一看,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仔细端详,明白了,是2019年某学校某班级学生考入的大学,在地图上的位置,还有考上这所大学的学生名字。
  整张图上,横扛、斜线、文字,密密麻麻的,有几十个之多,不认真看,根本看不清谁是谁。我俯下身去,从左至右,从上到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搜索了一遍,才在雄鸡的腹部,找到了我的外甥女,以及她的大学。
  “呵呵,我的傻小妹哟,终于熬出头了。”这是我在第一时间,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感概。
  小妹是我们家的“小老巴”,比我小了近二十岁,差不多是两代人了。正因为她小,才是家里最被宠爱的小公主。她出生的时候,我早已外出工作,不在家里了。或许,是她最小;或许,是我们一年也见不着几回面,我特别记挂她。那时,我们的家在远离都市的乡村。她爱吃苹果,可我们那一带,没有苹果,我就骑上自行车,在乡间弯弯的石子路上,颠簸了四五个小时,跑到省城去买回来,满足她的需求。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有亲疏远近之分的。小妹一直与我亲近,也就与我的太太交好。她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们的家已搬到了城里,我也到了城里工作。那一年,街上流行红裙子,我那才结婚不久的太太,手工给她做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小妹喜欢的不得了,一直穿着,直至败了颜色,穿不上了,才不穿了。
  她都上小学了,我只要回家,她会在第一时间,跑到我的身边,坐到我的腿上。虽然,也说不了几句话,但那种亲昵的感觉,一直浸润着我的心田。
  小妹是个厚道人,嘴皮子短,跟任何人相处,只合默默的做自己的事,言语上总是吃亏。小妹更是芸芸众生中,那个最普通的人,读书不是太聪明,却又有些小资情调,课外还喜欢读些闲书。
  但是,人的智商、情商,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工作后的小妹,却呈现出了别样的精彩。她是学财会的,工作也是财会。而且,是从最普通的“出纳”做起,没几年就做到“记账”了。后来,她是一家政府机构的财务科长。能坐到这个位子上,不排除家庭背景和一定的社会关系。但是,若自身没有一定的真才实学,业务上能够拿得起放得下,是坐不稳的。
  更让我想不到,小妹也是个文学爱好者,掌握了很多文学方面的知识,文字上也有一定的功夫。前些日子,在一家公众号的微刊上读到她写的一篇散文。我一口气读完了,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作者简介,作者图片。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那就是真的,就是我亲爱的小妹,就是她写的文章。
  文字老道,语言流畅,故事精彩,思想通透,虽没有专业写手写得那么圆润,可出自她手,确实让我大吃一惊。
  小妹的公众形象极好。她资助贫困学子,帮助重病患儿,关爱留守儿童,热心公益事业。曾获得省级优秀家庭志愿者,以及县级“三八红旗手”等光荣称号。眼下,还在参加市级“最美交通人”荣誉的评选哩!
  小妹单纯、朴实、没有心计,是个性格温和的人。上班后,有男孩子追她。这男孩子,是她读中学时的同学,父亲是某单位的工作人员,一度也混成了领导着几个人的小官。他自己,中学一毕业就当兵去了。回来后,在父亲的单位上班,算是正式职工,有个固定的职业。
  但是,这样的家庭,跟我们家比,似乎还是有点距离的。尤其是,在自认为是革命干部家庭的人眼里,是属于门不当、户不对的。
  我的父亲,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同志,差一点点就够“离休”了。
  小伙子追了小妹好几年,终于,在秋雨浇红了枫叶的季节里,修成了正果。没两年吧,也就有了我的这个外甥女。可惜,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坎坷不绝,争吵不断。时常,还把“离婚”两个字挂在嘴边上。是她们两人的问题,还是两个家庭之间的问题呢!我说不准,不过我感觉,她们个人、家庭,都撇不开。
  我们的家庭,是否有些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意味呢?他的家庭,也可能苛求太多,却又改变不了现实,导致两个小字辈夹在中间,说不了话,做不得人,只能受气。
  我有好几个妹婿,年龄有些悬殊,性格脾气也各有不同。有温和、厚道,城府极深的;有耿直、倔强,不计较得失的;有稳重、理性,很少与他人发生争执的。唯独,这个小妹婿有些特别,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人却很聪明,眼晴也很活络,能分辨他人的眼色。同时,也能吃苦,谁家有事,只要他在场,一定是干得最多的那一个。但是,却看不出有自己的个性,更没有原则,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压抑在别人的态度之中。纵然,时时装出一脸的憨笑,却一样不能消除别人的不快。
  我曾经遇到一个“坎”,需要兄弟们帮衬。他是第一个看到前景,并答应伸出援手的,却因为别人的态度,就迅速地将伸出来的手,又缩回去了。而且,还像没有发生过此事似的,与我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谈笑风生,到弄得我不好面对了。
  小妹婿也有优点,那就是很孝顺。既对自己的父母孝顺,也对岳父母孝顺。当然,这两者之间的孝顺,有着本质的区别。对父母,从不做任何忤逆的事情,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岳父母,尽最大程度的做到体贴、尊敬。但涉及家庭间的关键问题,总是站在自己父母亲的立场上。当然,这里面也不能排除,还有其它的因素。
  两个家庭,即便同住在一座城里,因为不一样的人生态度,不同的生活阅历。对人,对事,不仅在思路上,有不同的目标,在处理问题的方式上,更是无法形成统一的认识。
  因此,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没有争论,没有矛盾,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受害者是谁呢?只能是两个阅历不深,又各自揣着小算盘的一对小夫妻了。今天为这事争论,明天为那事吵闹,甚至大打出手。长此以往,再好的夫妻感情,也都消失殆尽了。
  小妹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婚的,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有一年,我的外甥女还在上幼儿园吧,小妹婿的爸爸找到我,说小妹他们小两口又闹矛盾了,小妹婿还离开了家,央求我回去做做老人们的工作,有错就改吗,再也不让他惹老人家生气了。
  我跟小妹婿的爸爸不熟,但都居住在一座小城里,总有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时候,互相之间还是认识的。再说,我们之间的年龄相差不是太大,有说话的空间,这才找到了我。当然,那个时候,无论小妹夫妻俩谁对谁错,他们的爸爸来找我,说明他们家不想让她们小夫妻分手,还是想着要好好过日子的。
  于是,我便充当了一次和事佬。其实,又能说什么呢,我虽然疼爱小妹,却无法解决她们的问题。对父母,我无言以对,对别人更无理由批评、指责。我只能凭着一张笑脸,一张平时不说话的嘴,楞楞地充当一次和事佬,没让人家看笑话而已。
  庆幸,我这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和事佬做成了,小妹的小家庭又得以继续维持。当然,这得益于老人们都不想她们离婚,我的出面,只是适时的提供了一个恰当的台阶而已。
  可是,这样的婚姻是脆弱的,没有一丁点的基础可以支撑危局。就在我混混沌沌的过着自己的日子时,小妹夫妻俩还是离了。
  她们分开时,外甥女还不大,只能跟着妈妈生活。一个受了伤害的女人,带着要上学的孩子生活,其不甘,其委曲,其艰难,其无奈,谁能理解呢?尽管有家人的关爱,有同事的理解,有社会的同情,又能怎么样呢!她的梦想,她的希望,她的期待,都只能是窗外的一抹秋风,都只是冬夜里的一弯明月。
  今天,我看到了这张“蹭饭图”,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帮孩子们,小小年纪,就能如此形象的,表达着即将闯荡江湖的意愿。即便,有些无奈、苍凉,还有些调侃的味道。却把十年寒窗的艰辛,日日夜夜摸爬滚打的苦辣酸甜,都展现得酣畅淋漓。
  他们要出门了,说是去蹭饭的,到不如说是去开辟江山的。无论将来的结局如何,只有迈出这第一步,才是希望的开始。
  感谢这张“蹭饭图”,不仅让我看到了外甥女的未来,也看到了小妹的未来。
  2019年8月19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早晨,你好!

下一篇: 《 【刀与重生同题】最后的刀客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看起来明明都挺好的两个人,硬是凑合着携手走过了很长一段路,然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分开了。为什么呢?也许很大程度上就在于“门不当、户不对”吧。很多时候,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以及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卑微感,就是那样无法调和、无法抹去。越是在乎自己的人,越是容易受伤。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千千

    自古以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俗话也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有着才华才情才智的“小妹”,婚姻路上却如此坷坎,直叫人唏吁。只希望“小妹”能早日找到三观相合的另一半,孩子也有着更美好的未来。

    24天前

    回复

  • 渭雨轻尘

    算是一点小小的意见吧——先生为何每次都把“已”字打成“己”字?

    26天前

    回复

    • 笑君

      @渭雨轻尘 谢谢提醒!!!!

      2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