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故乡同题】故乡的原风景

作者:烟雨周池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9-20   点击:

家书

田野收割完毕
只剩下禅宗里的空了
你的眼神依旧温润如玉
那年海棠春睡
我只余红花两朵,绿叶一枝
怎敌他晚来风急?

睡意的小花
不肯点缀梦境的枝头
小小的码头
不把自己当做靠岸的港口
我就在水藻和荷花里翻船

傍晚的红蜻蜓不避瓜田李下之嫌
好斗的蟋蟀仍在捉对厮杀
我和东来的梧桐
西去的菩提义结金兰
睫毛上跳动着含羞草的不安

槐花变的身轻如燕
蝴蝶对蝴蝶兰的爱情意犹未尽
我在蚂蜂窝里巡游
热爱褐家鼠的自由和单纯
然后,一不小心就活成了北方的候鸟
可能听懂小南风里捎来的
你北方口音的
家书

我的爱国从爱你开始

鸟声是刺入胸口的刺青
白云说天空是她的蓝袍相公
月亮推开云层
疲惫的旅人推开月下的山门
趁着夜色我盯了一只恋晚工蜂的梢

这个春天多好啊
我想念我的樱桃篱笆
我想念你怀抱的手风琴声
那时一些忧伤的情节还未来临
有些人只是用尽了身体内的春天
风曾经来过我的树梢吧
到处都是绿叶发出的

或许我应该原谅夜蝙蝠的黑
和猫头鹰的鸣叫
我应该热爱这座村庄的万家灯火
或者我应该面对乏善可陈的生活叹口气
然后快乐地在一首里闲逛
并且虚掷光阴

一个姑娘的脸蛋苹果般红晕
白白浪费了胭脂的一段暗香
当所有人都爱着自己的祖国
我的爱国就先从爱你开始吧

杀死一只知更鸟

叫集安的边城很久没去了
那里的人们仍然像地里的作物,长式喜人
我亲爱的父亲,却尾随着秋天的草木枯萎了

其实,辨认一个人脸上忧伤的暗记
远比杀死一只知更鸟容易
他像雪地里一棵落单的树
突然一只灰松鼠
从她细长的枝丫上生动的跑出来

夜晚的天空点缀着一枚金黄的月牙
像包公的脸
你陈述的冤情如果太长了
他就黑着脸
直到破晓时分的真相大白,才睡去

我带着人群中,转身就轻易被人忘记的脸
慨叹着,长干行,行路难
你已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了
镜子和雪是那种触目惊心的白
故乡的梅花却一下子开到我眼前

灯芯草的春天

灯心草发出的光甚至照不亮自己
飞蛾扑火将是多么疯狂的绝唱
埋葬一切并非大雪的初衷
海水将死于自己蓝色的暴力
很久没人经过的木地板的长廊日记
灰尘和菌斑在阅读

我看见花栗鼠寂静的长尾扫过秋天
上房揭瓦的人为我打开鲜亮的天空
积雪深入骨髓
在台风来临之前就已经看到
天气暗淡的前景

仙人掌的尖刺和荆丛布满家园
墙壁脸上的石灰脱落
露出我斑驳的往昔
一只饥饿的黑蚂蚁找不到回家的路
今夜那只清风徐来的绿蝴蝶
可否带我回家

  审核编辑:雨打月光   精华:雨打月光  推荐:雨打月光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恶天使与血刃

下一篇: 《 雪之语

编者按:
现代诗主编   雨打月光: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真正催人泪下的,或许是对再也回不去的儿时的怀念和内心深处的乡愁。人间最美是故乡,故乡最美的是生我养我的每一寸土地。就是在外游子思恋家乡,脑海中浮现出故乡原来自己离开家乡时的场景和人物。原字也就意味着,“原来”——回不去的故乡,回不去的原风景。“然后,一不小心就活成了北方的候鸟”。尾节:一只饥饿的黑蚂蚁找不到回家的路 /今夜那只清风徐来的绿蝴蝶/ 可否带我回家 ?”这其中的滋味,只有作者体悟到了。文笔高远深邃,一种悠远的伤感印迹缀满字里行间。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喻芷楚

    送花花周池,细腻,惆怅,伤感是我此时读到的情绪。

    26天前

    回复

  • 细语英英

    一只饥饿的黑蚂蚁找不到回家的路
    今夜那只清风徐来的绿蝴蝶
    可否带我回家

    26天前

    回复

  • 吟湄

    问好周池。好厉害

    27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热爱褐家鼠的自由和单纯
    然后,一不小心就活成了北方的候鸟

    27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一只饥饿的黑蚂蚁找不到回家的路
    今夜那只清风徐来的绿蝴蝶
    可否带我回家

    2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