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卖药的那些事儿

作者:笑君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9-04   点击:


  改革开放,迈过了四十年的征程,改变的不仅是人民的精神面貌,也改变了社会形态。时髦的说,如今是经济社会。可是,这经济社会中的许多事情,却是值得思考的。
  我太太因为心脏有问题,给身心健康带来了很多的弊端。比如:血脂偏高,导至全身血液流通不畅。最明显的表现是,常年手脚冰凉,怕冷,睡眠质量很差,容易诱发其它疾病的发生。有一位中医专家,给她拟了个“方子”,常年服用,虽不能彻底根治,却可以逐渐减缓那些不良症状,保证身体素质不受太大的影响。
  我拿着“方子”,在附近的几家医院、药房搜索了一遍。到也没费多大的事,就在一家私营的诊所找着了。
  别看是一家小小的诊所,工作程序还是满规范的。唯一不同的,就是不要挂号,直接去相关的科室找医生即可。这不,找到了中医科。当然,这里是麻雀,不是雄鹰,一切都很小。所谓的科,可能是分类的需要吧,小得只能放得下一张三抽桌子,两把椅子。真的实现了大医院诊室门上贴着的那句话:“一诊一患”,多来半个人都没地方呆。医生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同志,面色温和,说话声音不大。我给他看了“方子”,他说:“这是活血化瘀的方子,从哪搞的?”
  我笑了笑,说:“朋友推荐的。”
  “呵呵。”医生也笑了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说:“剂量小了。按这个剂量,效果不好,加大些吧!”说得很肯定。
  “不用,就按‘方子’上的剂量吧。”我回答得也很干脆,没有商量的余地。
  医生看我的态度,没再说什么,就开始写处方。然后,在电脑捣鼓了半天,说:“一副六块钱。要几副?”
  我说了数量,他在处方上写了几个字,放下笔,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枚很小的戳子,盖上,交给我,便完事了。
  我说声谢谢,起身出门,不用转身,就到了诊所的总柜台,递上处方,付过费,再到药柜前,就是按方抓药了。一切的一切,不到半个小时,便完成了。
  后来,我又连续买了三次,都跟第一次一样,很顺利,很正常。还有,每次医生都提醒我说:“剂量小了,要加大些,不然,没效果”。每次,我都不同意他加大剂量,也就还是按原方子,开处方,付费,抓药。
  大约在一个多月后的某一天,我又去这个诊所买药。还像以前一样,进入那间小得只能容得“一医一患”的中医科,医生也和前几次一样,开好了处方,说:“剂量小了,这段时间没什么效果吧。”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提供此方的医生说过,这个方子要长期服用,方才有效。才服用了个把月,是看不出有什么效果的。不加大剂量,是为了安全,不影起其它的副作用。但是,这样的话,似乎没有必要跟他人说,照方服用就是了。只是,这个医生老提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呢?
  医生又在电脑上,上翻下看,折腾了几分钟。忽然说:“这次,要十块钱一副了。”
  我感觉没听清楚,便问道:“你说什么?”
  他的眼晴依旧盯着电脑,说:“这药,要十块钱一副了。”
  我以为他记错了,说:“上几次都是六块钱一副,怎么了?”
  他还是目不转晴的说:“你经常来买,每次买的量又这么小,不调价我们就亏本了。”
  听他如此说,我有些不解。我说:“我常买,你多销,减少库存,资金周转快。对于你诊所来说,是好事,应该给我优惠才对呀,怎么到说亏本,还要涨价呢?”
  这时,医生面对着我,不苟言笑的说:“你不知道,药材去年就调价了,我们若不调价,那就亏大了。”那语气,那态度,极其诚肯,就如同这些药是无偿送给我似的,涨点价,我都得感谢他诊所。
  我有些不解。说:“去年药材调价,你们为什么不跟着调呢?现在,看我常来买,你调价。而且,由六块调到十块,几乎翻了一番,好像不太合理吧。你是医疗机构,应是以救死扶伤为宗旨,不能把金钱看得太重了吧。”
  医生的脸色没变,却冷笑了一声,说:“诊所的人也要吃饭,没利益谁干!”似乎救死扶伤对于他们来说,仅仅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我认为你这样调价不合理。”我说:“没有依据,理由更是不存在的”。
  医生那张本来还有些笑意的脸,阴沉了下来,说:“就这个价,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拉倒”两个字,就像敲下来的一记重锤,敲得我头昏脑涨,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我没有再说什么了,还能说什么呢?诊所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医生开的,药是他们卖的,价是他们定的,就如同在铁板上钉了根钉子,是挪不动的。病人,完全是个弱势群体,就像关在笼子里的羊,只能任人宰割。
  我实在心有不甘,不是一副药多出四块钱支付不起,而是支付得不值,感觉很窝囊。于是,我没有拿起医生开的处方,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那“一医一患”的中医科,离开了他的诊所。
  出了门,又有一些忐忑,不就多四块钱吗?太太还等着这些药呢,没买成,病怎么治!好在诺大的一个城市,医院、药房到处都是,不过多跑些路而已。
  沿着经常走的一条大道,向前走了十几分钟,便看到一家药房。一看门脸,就知道规模不小,进去一看,果然,中西药都有。我将“方子”递给一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店员。并问:“这些药有吗?”
  店员分别打开柜上的几个抽屉,说:“有,都有。要多少?”
  我说了教量,店员便打开电脑,在上面搜索并一一查看、计算。我又问一声:“多少钱一副?”
  “五块钱一副。”店员说得干干脆脆,一点也不含糊。到是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又问了一声:“多少钱?”
  “五块呀,怎么了?”店员有些惊讶,反问起我来了。
  “呵呵,没什么,刚才没听清哩。”看我如此说,店员笑了笑,便转过身去,拿起包药的纸,在拒台上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爱什么?

下一篇: 《 曾经少年(散文)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妻子生病,为了她的身体,一个丈夫拿着偏方四处买药。这一买药,买出个好大一段故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尽在其中。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东方玉洁

    一药知社会冷暖。药,尤其是中药,真不是能看得懂的,他们说多少就多少吧,至于是否有利于病,就无从得知了。

    16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老天保佑,早些康复。其它的都是小事,亲人在身边平平安安的最好。

    16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