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呻吟

作者:古度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9-02   点击:


  爷,妾身的身子好冷,你能给奴家暖暖吗?
  A市不大,却把所有的人分到了东西南北!东西南北都有人们所知的红灯区,红灯区内有一些让男人销魂,女人嘲讽的风尘女子!当然目前这个社会称呼的是小姐!
  A市东边有那么一条街道,一条街道上站了无数性感妖娆的女人,黑色的丝袜诱惑,呼之欲出的乳房,浓艳的面庞……
  男人经过,有的人装作一副正经模样,可心脏却在扑通乱跳,而下半身像是有了某种反应!有的人谈论着自己曾经床上的辉煌战绩,而此时他的某方面毫无反应!
  红香楼的头牌,高冷,美艳,妖娆,是无数男人争相宠爱的对象,而她却端坐高台,一副冰冷的眸子将无数酒客拒在千里之外!也许被偏爱的女人就是有恃无恐!哪怕她只是淡淡抿唇一笑而后转身离去,男人们也忍不住为之执上千金!
  当然这只是头牌,而我要讲的是这里的前任当家。
  那是一条长620米,宽2.5米杂乱的巷道,巷道两旁是砖砌而成高3米的围墙。巷道里只有一盏被悬吊在路旁枯树枝上打着瞌睡的老黄灯。入夜后这里昏暗,阴沉,凄凉。污浊的下水道哗哗的流水声是这里唯一的声音,跳窜而过的三两只老鼠是这里唯一打破空气的活物。
  那是一个带有寒风的秋夜,路灯下来了一位不速之客。10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深V露肩黑色连衣短裙,过腰的墨色长发,纤指处夹着修长的BlankDevil(黑魔)香烟,脖颈锁骨以下连接胸部的白色肌肤上刺着两朵妖艳的墨蓝色牡丹,修长的双腿没有依附上女郎那诱人的丝袜,倒是更加显得迷人。女人停留了许久,地上积攒了数十枚烟头,可是她要等的人终究还是没有露出半根儿体毛。
  入夜了,女人有些瑟瑟发抖,她搓着手,从红唇里呼出白色的热气。她在心里骂了无数遍这该死的天气,却在脑海里记着“这是唯一一次,我发誓等你把他搞定,从今以后你就呆在家里做少奶奶!我保证!”这是他深爱的男人给她的承诺。
  子时一刻,一个穿着红色西装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朝她这边走来。此时她放在地上包里的手机嘟嘟的响了几声。她取出滑亮屏幕,是一条备注为老公发来的短信。她在想是不是那个男人发消息来关心自己的状况,或是让自己收手……她带着一切美好的猜想,点开短信。
  “老婆,黄老板来了,好好表现!·”
  女人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她有些怕了,想退缩了,于是她发短信给男人。
  “老公,我怕,我能不能回来?”
  10秒后
  “有什么好怕的,就跟我搞你是一样的,再说了,都这样了,你还回的来吗?”
  女人看着10米不到的男人,是啊,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手机响起,她点开短信,“老婆,我爱你,好好表现!”女人没有在回复消息,放下手机,点燃香烟,将眼里蕴藏的眼泪活生生的吞咽到肚子里,脸上挂上妩媚的神情,嘴角抹上一丝笑意,深深地吸了口BlankDevil。
  男人走近,见到身材凹凸有致的尤物,他那男人的玩意儿瞬间有了冲动,他真恨不得马上将包裹女人酮体的布料撕得粉碎,一副色相直叫人胃里仍不住翻滚,可他非要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
  “爷,妾身的身子好冷,你能给奴家暖暖吗?”
  女人像是这秋日无家可归的落叶扑落到男人身上,冰冷清香的玫瑰味儿让男人恨不得马上将女人压倒在身子下,然后大战几千个回合。趁着男人意淫的时刻,女人嘴角挂上一丝苦笑,这是她第一次对着一个陌生男人说出这样的“情话”。她为自己感到恶心,呕吐,若是此刻她深爱的男人能给他打来电话叫她回家,她会毫不犹豫地将眼前这个让自己反胃的男人推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可她等来的却是……
  “好,爷这就带你去暖和暖和!”男人放下初始高傲的姿态,右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探到了女人的臀部,左手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肢,手上一用劲将女人死死的按在自己身前。
  女人感觉到男人下体传来的信号,她嘴角一丝坏笑“那就劳烦爷给奴家好好暖暖!”女人心里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他说过这是唯一一次,一次,一次……”
  也不知何时,天响起了雷,亮起了闪电,下起了雨,吹起了风。
  男人气喘吁吁的压在女人身上,意犹未尽,女人带着不清不明的笑意,看着这个恶心的男人,眼神里是妩媚,是诱惑,是刻意隐藏的凄凉。该死的男人,我真恨不得杀了你,可是我若杀了你,我老公的生意就完了,完了!
  “小坏蛋,我说你怎们这么厉害?”
  “那还不是爷生猛嘛?·”女人一副媚相让男人忍不住在女人身上落下两排牙印。
  “啊——”女人因吃痛轻吟了一声,男人被女人的叫声弄得心里一阵又一阵酥痒。男人忍不住又在女人身上落上两排牙印,女人又轻吟了一声……如此反复,女人身上不知道留下了男人多少排牙印,可男人仍旧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
  女人忍住内心的怒火,轻推开男人,“够了爷,您弄得我好疼啊!”
  男人停下,在女人高挺得乳房上狠狠的吮吸一口。“我就喜欢听到你个小贱货吟叫得声音,哈哈……”
  “爷,你可真坏!”女人依旧妩媚的让男人受不了。
  “我说你这纹的是牡丹吧?”男人右手毫不客气地在女人胸前比比画画。
  “爷,可真是好眼力!”
  “干嘛非要刺这玩意儿?”
  “因为牡丹高贵!”
  “哈哈……”男人忍不住狂笑,“你个小贱货,注定是个下贱胚子,你不配!哈哈……我的小贱货”
  女人本是有傲骨之人,若不是为了自己深爱的男人,她又岂会如此这般作践自己,心里暗自道“我是下贱胚子,你不也和我这下贱胚子搞到一起了吗?”
  女人忍住怒气,陪笑道:“爷,你真是讨厌死了!”
  “哈哈……”屋子里回荡着男人的淫笑,“我说小贱货,还冷吗?”
  “冷,都快冷到心里去了!”女人这次不在妩媚,而是云淡风轻。
  “我说你个小贱货,可真是够贱的!唉,我是不行了,不行了!”男人从女人身上下来,扯过一旁零乱的被子,自顾自的盖上,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女人听到男人传来鼾声,些许是累坏了,她摸了摸身上男人留下的牙印,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双腿,胯间传来一阵阵让自己吃痛的感觉,她也累了,身体累,心更累!女人的表情不再妩媚,慢慢的开始变得麻木,呆愣!她拿出包里的手机,凌晨3:46,手机上有近100条名为老公发来的消息。
  女人设想着些许是自己老公关心自己了,后悔了……她慌忙打开短信,嘴角忍不住抹上一丝苦笑,近100条短信几乎都是“老婆事情办妥没有?”一个遍体鳞伤的女人,一个痴情的女人,收到近100条消息竟是一个只在乎事情成败的男人所发。她放下手机,没有回复消息,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她累了,真的累了。
  那夜她把浴室里所有的洗发露,沐浴露,洗手液,乃至一次性牙膏都用完了。她一遍又一遍的清洗着自己身子,她想把刚才那个男人的味道洗去,想洗掉着肮脏的一切,对,今晚这所有发生的一切,一切……她把身子搓洗的发红,被男人留下牙印的位置,她用浴花擦掉了皮,流出了血,浴缸内白色泡沫夹杂着女人的皮肤和血液,男人的体味和唾液,唯一没有女人深爱男人的半点物件。
  女人痴傻的以为这真的会是唯一一次,对,唯一一次,只是这个男人的唯一一次,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真正的噩梦才刚开始拉开帷幕。后来她深爱的男人以各种理由叫她陪了无数陌生男人,每次都会承诺说:“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保证!”可承诺恐怕只有听得人才会记得。女人不知道男人口中的最后一次到底什么时候的最后一次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次。起初男人还会编造各种理由最后索性直接使唤,女人累了,也逐渐清醒了,就在女人打算逃跑的前一夜,她被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卖到了红香楼。
  我的傻女人啊,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又怎么舍得让你去陪别的男人!难道你就不知道,他们就算睡了一千个一万个女人,也决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睡自己心爱的女人吗?唉……
  她一辈子都记得,自己被卖到红香楼被十几个陌生男人轮奸的场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小屋子里饿了三天三夜,那潮湿霉的发臭的杂物味道,那饿的发疯的老鼠啃食自己肉体……那几日所经历的一切,至今回想起来仍瑟瑟发抖。当她被两个男人抬出来的时候,当她见到第一缕光亮的时候,当她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她适应了好久,好久……有个男人给她灌了一点水,她逐渐恢复意识,冲着一群陌生人妩媚一笑,这一笑算不上倾国倒也算得上是倾城。
  “我饿了,能给我些吃的吗?”女人无力道。
  此语一出,引起了无数女人的哄笑,因为来红香楼的女人她是唯一个被关了起来的女人,但她们也不知道她也是当家的出的价钱是最高的唯一一个女人。男人们的表情倒是复杂的多,各有所思吧。也不知是谁端来一碗连狗都不吃的馊食。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哄笑的人,低头用手勺起些饭团塞到了嘴里,一股酸味儿让她干呕了几次,但她仍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众人的哄笑开始变得生硬,最后傻傻的看着疯了的女人。
  女人将碗中的馊食食尽,暗紫色的舌头来回舔了一圈已经发白的碗的边缘,众人错愕的瞧着她,只见女人抬头,“此味我将终身铭记!我要见这里当家的!”女人们掩嘴发出喏喏的笑声,眼神里尽是蔑视嘲弄。男人们有些木讷了,只有当家的眼里放光,嘴角带上了一丝欣赏的韵味!
  没有人知道那夜女人给当家的谈论了什么,只知道后来她一步步成了红香楼的头牌,红香楼的女人们开始对她进行各种攻击,鄙视,诬陷,嘲讽,嫉妒……愚昧的女人们啦,当你在数落别人时,你可曾想过别人为了取得今天的成就她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男人们开始对她尊重,欣赏,崇敬,乃至最后的任其差遣。因为她已经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成了这里的大当家。突然想到曾经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有本事,你就是嫂子,没本事就是婊子。女人倒也真应了这句话。
  红香楼在她的打理下,生意越做越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也就在红香楼蒸蒸日上的时候,他们的当家的却留下一纸书信,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去寻她。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来,是实属无奈,她留,是为了红香楼的姐妹,她去是找到了另一个当家人。白色的宣纸上用毛笔苍劲的写着
  为妓,可妖可惑,不可有了害心;为人,可友可敌,不可没了良心。可为妓,不可一世为妓!
  落款是一朵娇艳欲滴的墨蓝色牡丹,众人叹道:“当家的这手牡丹可绘的真好!”
  女人曾经深爱的那个男人,也在把我拐卖到红香楼后,被人打得没了个人样,布满血丝的双眼已不能视物,废残的双腿已不能支撑起他的躯干,低垂的双手已不能拾起吃食,脊椎倒是未完全敲碎,不过也难以恢复。他如粪沟里的蝇虫,一边拼命的在地上蠕动着残败不堪的身躯,一边发出痛苦的呻吟。我见他这副模样着实恶心,便命人将他丢弃到没人的巷子免得吓坏了人。也许他到死的那一刻也不会知道,红香楼现任当家的会是与我青梅竹马的男人。
  那是一条长620米,宽2.5米杂乱的巷道,巷道里只有一盏被悬挂在路旁枯树枝上打着瞌睡的老黄灯,老黄灯下堆满了发臭的杂物,杂物堆里一个蠕动的男人正发出痛苦的呻吟,男人垂手的地方有数十枚开始腐烂的烟头,一阵风过,烟头被飘来的废旧报纸掩埋。男人像被灌了风的轱辘,呼呼作响,打破了夜的寂静。
  男人迷迷糊糊听到,“爷,妾身好冷,你能给奴家暖暖吗?”男人吃力的睁开红肿的双眼,模糊的视线隐约见到,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进了纹身店,店主在女人脖颈锁骨以下连接胸部的白色肌肤上刺着两朵妖艳的墨蓝色牡丹。
  男人问:“百花,你为何非要刺牡丹?”
  女人傻笑道:“百花,我独爱牡丹!”
  男人没有深究,因为在他眼里只是为了让女人看上去更加妖娆,至于女人刺什么到身上他根本不在乎,他只在乎眼前这个女人能不能伺候好他安排的客人,自己能收到多少钱!他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活生生折磨了女人一个月,可怜的女人还天真地认为一切都是为了将来自己能伺候好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却不知道男人每一步都在打着她的坏心思。男人更不知道女人之所以纹牡丹,是为了告诉他,牡丹是花中之王,她不甘于只做一个凡人。
  男人累了,太累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看下去,于他而言,如今活着倒比死了难受。他无力的闭上双眼,就这样闭上吧,不想再睁开了,不想了,疲惫感已经如病毒般侵蚀着他的肉体。
  就在他将永久沉睡的前一刻,耳边传来
  你若是在我爱你时好生爱我,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是的男人清楚的听到这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快要紧闭的双眼,眼前一个穿这深V露肩黑色连衣短裙,一头过腰垂直秀发,胸前纹着两朵妖艳无比的墨蓝色牡丹的女人,男人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力气,伸手去抓女人,可他抓回来的是一张印有女人画像的报纸。男人发出最后一声呻吟,攥着印有女人画像报纸的手无力的砸到了地上,就如那夜路灯下的女人无力的扑倒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一般,一阵风过,吹走了男人手中的报纸,吹走了女人留下的烟头。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菩提同题】菩提入药

下一篇: 《 【菩提同题】星月菩提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小说和故事有很大的区别。小说有温度,有高度,能在事件中挖掘人性,歌颂真善美,抨击假丑恶。故事呢,情节紧张,高潮迭起,快意恩仇。所以,这篇是很过瘾的故事,但不是一篇过瘾的小说,善恶分明,少了些人性的温度。问好作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吟湄

    小说后半截有点交代不清

    17天前

    回复

    • 古度

      @吟湄 其实是想写长篇小说的

      1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