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菩提同题】菩提入药

作者:吟湄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8-31   点击:

  一

  很多事情如果你探究下去往往会找出与平时印象大不相同的结论。比如一提起古代的一些城镇,往往会想到一条很深的护城河,河边竖着高高的城墙,城墙四边开门,门作拱券形,也就是上半圆下长方的一个深深的洞。门里几条青石板路,路两旁排列些青砖木门雕花格子的房屋,屋作两层,下层开店上层住人。一些马车与轿子在这些青石板上走来走去。每天清晨,会有梳洗方罢的小妇人“吱呀”一声推开二层的木格窗子,拿了根竹竿去撑窗户,偶尔一失手,那竹竿还会掉下去,凑巧砸在一个美少年的头上,于是爱恨情仇,一大段故事就开始上场。
  我对我老师讲这段话时刚刚十八岁,正处于向人生最重要一场考试冲刺中的特殊时期。那天我没去上课,倚在教室走廊的栏杆上发呆。这时,我老师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问我:你怎么不去上课?
  我得补充一点,我老师很年轻。当然在所有的师生恋里,老师未必都年轻,但我老师绝对是属于年轻一类。这说明我老师很聪明,正因为聪明,他才能在十九岁的时候成了一位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我老师从走廊那头向我走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个执教五年的老师了,这点很重要,不然当时我会以为是一个学生——这一切都很符合师生恋的最理想状态。不过这里也有点不合常规的地方,那就是我老师虽然是个优秀的年轻老师,却从来没给我上过课,这点偏差失去了很多美好而浪漫的铺垫,比如当他站在讲台上神采飞扬的时候,我不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没有这种目光也就没有常见的由敬畏到爱慕的心理过程,所以当他从走廊那头走过来问我的时候,我才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他讲了文章开头的那段话。
  这样的开头太过古怪,所以我老师很多年后常常会纠正我的说法。他说,事实的真相是:那天他从教室里出来,发现空空的走廊上站着一个女学生,高高的个子,长长的直发,穿一身黑色的长裙,斜倚在栏杆上。我老师说他从来不管不是他们班里逃课的学生,不过那天他有被一种奇异的感觉控制着上前问了那句话,老师还说那天的太阳很白,空中一丝风也没有,学校的操场静得让人发愣,我斜倚在空荡荡的走廊的栏杆上,象个女巫。关于女巫的比喻我老师是这样解释的:大凡略带神秘感与诱惑力的东西都与巫相通。这句话暴露了老师与我属于同一类人,所以我们才能将一场正常的对话延展成一场师生恋。老师的记忆是这样的,那天他问我为什么不去上课,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说:不去上课是因为不想上物理课。那天我的物理老师说他一听到铁铲刮锅底的声音就会不由自主的流涎,说那种尖而锐的声音对他简直是一种残酷的折磨。他说这话时我正在下面偷偷地看一本爱情小说,所以我并没有真正听清楚他的话,实际的情况是我正为小说里的一对情侣信誓旦旦要相爱终身而感动不已,听到了锅铲,我很惊奇地抬起头来看了物理老师一眼,看到他将身体抖了一下,然后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能量守恒。
  老师这样纠正我的记忆恰恰说明了他当时居心叵测。因为在这种记忆里,我成了一个不爱学习,上课尽开小差而且成天幻想爱情的小太妹,我认为他这种说法是在故意歪曲我美好的形象,这样就会减少他勾引我的负罪感。于是我对老师的说法予以强烈的反对,我的理由是我从来是一个好学生,成绩在班上一流,所以后来才能很顺利地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如果我成天在课堂上偷看爱情小说并且如此经不住诱惑的话,一定不会有这样的结果。老师对我的理由毫不在意,他说好学生偶尔也有变坏的时候,并且我的回答与他的提问之间不存在任何逻辑关系。我立刻反驳说生活本来就没有什么逻辑关系。比如我现在靠在你的怀里,我们之间的关系叫恋人关系,但是当时我们之间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这就很不合乎逻辑,并且锅铲与能量守恒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由此可见,生活中处处都不合乎逻辑,当然如果你当时是我后来念大学的教授的话,这就合乎逻辑了,谁都知道,大学生爱上教授是正常的恋爱关系,而高中老师爱上一个高中生就有引诱未成年少女的嫌疑。说到这里时我洋洋得意地掐着他的手臂说:还有一种合乎逻辑的结果是,如果我真的受了你的引诱而跟你发生一种叫师生恋的关系,那么我就没有心思去考大学,我不能考上大学你就要为你危险的行为担负非常严重的后果。可是我却很顺利地考上大学,这也很不合乎逻辑,这一切都表明,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一种叫逻辑的东西。所以实际的情形是:那天你从走廊那头走过来,我看到白白的阳光从你背后照过来,给你极瘦的身形勾了个模糊的轮廓,这让你看起来就象那些曾被竹竿打过头的远古美少年——这种说法比锅铲有意得多,我如此回答你后,你怔怔地看着我,问:那么你说那些城镇该是什么样的呢? 
  我老师姓陶名冶,我以前叫他陶老师,成了恋人后就改口叫他小野老师。小野老师以小学四年初中二年高中二年大学四年的速度完成学业,成了一所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这说明小野老师的人生是跳跃式的,这也符合他个性中野性的部分。后来他勾引了一名女高中生,却又不是他自己班里的学生,又说明他是个不合常规的人。小野老师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说什么叫常规?五十年前有个叫日本的国家派了一大队人马来侵占我们的土地,常规的说法是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别说反抗,就算“腹诽”,也立刻让你小命归西。可是据他姥姥说,当时有几个日本兵在抢一间中药铺时,他姥姥恰好从旁路过,猛然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怎么能随便抢劫民财?再这样不守纪律的话,我要去告诉你们长官!那几个日本兵被他姥姥的喝声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来看是谁,结果看到一个很瘦小的中国老太太,穿着身很朴素的青布褂子,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很威严地挺立在那里,那几个日本兵突然面露愧色,低下头一声不吭的走了。
  小野老师跟我讲这段往事时正值五月百花盛开的季节,这时我已经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我们坐在大学校园里一个小花园中一只隐蔽的石凳上。小花园里栽了很多不知名的小灌木,每年这个时候,这些小灌木会开很多细小的喇叭状的白花,一簇簇地顶在深绿的树冠上。这种花还会散出一种极腻的甜香,惹了许多的蜂蝶在上面胡乱地转圈,人在花香中坐久了,就会打瞌睡。小野老师讲故事时我正被花香与春困折磨得痛苦不堪,准备靠在他怀里打个盹,听到这个故事时我就伸手去摸他的头发,小野老师的头发又黑又亮,浓密得毫无道理,摸起来会让人心生温柔,这让我很喜欢在小野老师讲故事时摸他的头发。后来小野老师的头发日益稀少,他抱怨说都是我当初摸得太多的缘故。因为我不仅摸他的头发,还会冷不丁地狠狠地拽上一把,我解释说那全是因为你总在胡说的缘故,比如现在你就在胡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不是你姥姥而是我奶奶。事情的真实经过是这样的,那天我奶奶坐在自家开的中药铺的后堂,正被我爸爸的哭闹吵得心烦不已。突然听到前厅一阵乱嚷,我奶奶出去看到店里的伙计惊慌失措地指着门外说:抢钱,日本鬼子把柜里的二十一块现大洋全抢了!我奶奶顿时大怒,急忙赶出门去,两边一张望,看到右边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一个日本大兵,嘴里胡乱地哼着一只小曲。我奶奶抢上前去,飞起她那双在街坊里出了名的大脚,用了三脚就把那日本鬼子放倒在地。然后用一只膝盖压在日本鬼子身上,从他口袋里开始往外抠。那日本兵一时没反应过来,或者是反应过来了而我奶奶把他压得太死,只好拿唯一一只能动弹的手去捂他衣服上的口袋。我奶奶一边甩开他捂着口袋的手,一边一块块地往外抠,这样一共重复了二十二次,最后我奶奶发现她多抠了一块钱,就将那一块钱又塞进日本鬼子的口袋里,站起来拍了拍腿上的灰,从容不迫地回到了中药铺里。
  我纠正小野老师的记忆时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鼾声,回头就看见小野老师靠在石凳后的一棵小树上睡着了。他面目安详,带着初生婴儿般特有的纯洁的表情,这种表情说明小野老师其实对一切事物的真相并不感兴趣,所以他至今还没搞明白到底是他姥姥喝退了日本人还是我奶奶打跑了日本人。我为小野老师的漫不经心愤怒不已,顺手从地下抄起一根不知道被谁丢弃的小竹枝,敲了敲他的头说:喂,不许睡觉。

  二

  关于“真相”,词典上是这么解释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打开真相的钥匙是事实,真相必须通过事实才能找到。可小野老师对这种解释嗤之以鼻,他说这世上根本没有真相,所有的真相不过是记忆偏差的结果。比如说他那天问我为什么不去上课,只是出于一种职业的敏感,并没有任何不洁的想法,这是他的真相。而我却始终认为他虚构了一个古代的城镇,还伪装成一个美少年去勾引我,这是我的真相。小野老师说,人生如似水的年华,而似水年华里隐藏了很多真相。真相如月,月在当空,照着我们每一个人,但是每一个人的真相都不一样。
  年华真的似水。转眼我就从大学毕业了,进入一家大公司做财务,每天重复着叫人厌烦的工作。我每天按时上班,上班后开始在电脑前噼哩啦拉地打字,把九个数字排列成不同的队形输进去。偶尔我也会仰着头,假装看着电脑,用一根手指头一个键一个键地按,这时我想小野老师是教数学的,数学可不止是九个数字排列组合那么无聊,但他日复一日地教着同样的课程,是不是也会觉得无聊,难怪他总在打瞌睡。我的同事们也都在电脑前噼哩啦拉地打字,他们和我一样,满脸倦容,睡眼惺松,好像一夜没睡——上班就是个叫人睡眼惺松的地方,只有陈大圆例外。陈大圆比我早一年进了公司,他打字很快,运指如飞,那些数字在他手下不是一个个地蹦,而是一串一串的。但他有时也会学着我仰着头,用手指头一个键一个键的按,有时学得还挺像。我想陈大圆肯定能搞懂什么叫真相,所以他不会像我和我的同事们一样,总是一副睡眼惺松的样子,但如果他一直这样学着我,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按下去话,那就跟小野老师成了一路人。
  陈大圆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一双浓密睫毛下的大眼,两只黑眼珠水灵灵的象两粒饱满的葡萄,两片略显丰满而性感的嘴唇略含着嘲笑,那条笔直的鼻梁上,却架了只硕大无朋的黑边圆眼镜,那眼镜从与这秀气的脸庞不大相称的两条浓眉直至鼻尖止,画成两个极为夸张的大圆。陈大圆除了打字很快,他还喜欢在公司的门卫处与人争辩些看起来莫测高深的人生命题。有一天,他瞪着圆眼,与一帮同事争论人到底是猴子变的,还是人最终会变成猴子。同事们的观点是人是由猴子变的,这是教科书上的定论,可陈大圆偏偏瞪着他的圆眼说人不是由猴子变的,而是最终会变成猴子。一番唇枪舌剑后,一帮同事渐渐落了下风。而陈大圆嘴角的嘲讽也开始渐渐上扬,他的笑容最终引起了另一个同事的强烈愤慨。于是同事冷不丁地探过头去,慢吞吞而坚定有力地说:我告诉你,人不是由猴子变的,也不会变成猴子,而是由狗变的!
  我跟小野老师讲我的同事的这场争辩时正值一个夏日的夜晚。小野老师还在教他的数学,这令我惊奇。在我的印象里,小野老师既然是小野,他应该如自由的风,到处奔跑,但现在我已经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一个职场白领,他却还在教数学。我想那是因为小野老师还是没搞明白到底是他姥姥喝退了日本人还是我奶奶打跑了日本人,所以小野老师开始去迷恋歌。歌如风一般自由,它的不确定指向特别符合我性格中的某些特质,小野老师说。他要写一首有关菩提的诗,关于菩提,小野老师是这么说的,菩提是一棵树,这是菩提的真相,但是菩提不是一棵树,这也是菩提的真相。这就像人的生与死,不过是一个事物的一体二面。小野老师说这话的那个晚上没有风,街上静得很。浩月当空,长街外漏下的灯光在他眼中,如一颗颗闪闪的小星星。后来月亮落下去,小野老师眼里的星星全跑到天上去了,就像早上的露水一样多。小野老师说流年似水,人、猴、狗一下就过了,菩提却总也过不去。说完这话后小野老师垂下眼睑,做出半睡半醒的姿态,我被小野老师绕得头昏,说一个数学老师去写什么破诗?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生与死吧。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夜,我手握一把吉它,骑了个破旧的自行车走在一条不宽的小路上,这路左边是一道工厂的围墙,蜿延曲折得没有尽头。右边是一口深塘,塘边被人用石块垒成了石岸,曲曲折折的,好像故意要与围墙对立。路不宽,可也不窄,那夜在沿途月光与围墙勾勒的浓墨淡彩中,我手握吉它骑着车,觉得寂静的月光随风而荡,汽车笛鸣只当得偶尔一两声,远处的人语却穿过围墙,时时炸起,让人心安。这时后面有一辆摩托车突然窜过来,我感觉到它可能会撞到我,下意识地将车把往右一拐,就这一刹那,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很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很空,根本找不到一个支撑点,它的上下左右都被一种极其柔软的东西所包围,让我不能呼吸。刚才那些马路上的杂音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只有一片令人窒息的安静。当我无力的挣扎了两下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掉水里了。
  嗯,我掉水里了,这并不可怕。我对小野老师这么说的时候又在拽他的头发,小野老师懒洋洋地拔开我的手说:现在我没有胡说,你别拽。我松开了手继续说:我掉水里了,这并不可怕。要命的是我不会游泳,这就有点可怕了。并且我想我是掉到一口深井里,这个深井平时就立在我们的家属大院里,看上去幽深静穆,根本找不到它的深度。我想,我掉进这样一口深井里,一定不会有人发现,这样我就会死,这是我头一次非常真实的接触死亡。我笃定自己会死,我想,我再也看不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再不看不到我的亲人与朋友了,明天,也许后天,他们会在这口井里发现我,可是我再也不能与他们讲话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这个结局,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开口呼救的想法。我的心里非常平静,我想,嗯,我真的要死了,多么令人盼望!
  我说完这段话时,街上起了风,淡白的风刮过来,带着白天留下的燥热和尘土,懒洋洋地拂在我脸上,就像小野老师的手。讲完这个故事后我被自己感动了,觉得小野老师也应该被感动。转过头去我看到小野老师又靠着一棵树干睡着了,与几年前一样面目安祥,带着初生婴儿特有的表情。这说明小野老师对事物的真相还是不感兴趣,甚至对生与死都不感兴趣,难怪他总是搞不明白到底是他姥姥喝退了日本人还是我奶奶打跑了日本人。这个发现再次令我愤怒不已,于是我又抄起地上一根树枝,狠狠地敲了敲他的头说:不许睡觉!

  三

  我跟小野老师的爱情故事是在那个夜晚的第二年春天无疾而终的。关于我与小野老师的这段半途而废的爱情,我觉得就是因为他最终还是没搞明白到底是他姥姥喝退了日本人还是我奶奶打跑了日本人。小野老师却说他那天远远地看着我斜倚在学校空荡荡的走廊的栏杆上,象个女巫,而巫这种东西往往与神秘感相通,后来我却偏偏要他搞清楚到底是他姥姥喝退了日本人还是我奶奶打跑了日本人,这背离了我作为一个女巫的本质。说到这里小野老师用悲天悯人的眼光看着我说,其实我姥姥和你奶奶是一个事物的一体两面,你觉得不同不过是记忆偏差的结果,女巫与菩提也是。我被小野老师的神神叨叨搞得不耐烦,于是反问:你知道那些古代的城镇是什么样的吗?
  此时已是暮春,这个季节常令人犯困,我想起了那个弥漫着甜香的下午,小野老师就是在那里听我讲着奶奶的故事打瞌睡的。我因此忽然觉得,我和小野老师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我慢慢走过去,摸着小野老师的头发说:你是个被数学耽误的天才诗人,别发愣了,你一定要写完那首关于菩提的诗。说完这句我便走了出去,走到黄昏密布的大街上。
  走到大街上我才发现,当黄昏成为一个背景,一切便笼上了温情。
  路边的香樟在地下铺了一地的落叶,顶上却绿得张扬,里面还藏着一簇簇的小绿果子,如一串串永远也熟不透的小葡萄,眯着眼向你笑。大车小车在身边呼啸而过,并不会让人觉得喧闹,还有个二三岁的小孩子,骑着小小的玩具三轮车,将两只小胖腿在水泥地上划动,红砖铺就的街心公园里白色的花坛沿边,一个老头儿低着花白的头,慢慢地吸着烟。其时天空半明半暗,街灯半亮半昏,树上归巢的鸟儿乱成一片,老奶奶一手拉着一个小孩,在树下慢慢地散步,孩子们仰起脸,对着奶奶叽叽喳喳。街对面一个穿长裙的少女踩着单车,转过脸对着这边咯咯地笑,大声地叫着她的熟人,然后如风一样飘走。路边花坛里这个季节是没有花的,尽展了一坛的绿,浅绿碧绿墨绿,如那些浓浓淡淡的水墨,坛下还有满地的嫩草,妖妖娆娆地摇摆不停。
  我就是这个时候看到陈大圆的。我看到他有力地晃动着他的手臂,在街对面大声喊着我的名字。他蹦蹦跳跳地,像只袋鼠,试图穿过车流向我靠近,大圆眼镜在夕阳的映射下闪烁着光芒。当他准备穿过一辆满载着木方条的小货车跑向我的时候,小货车突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一根小木方从车上滚下来,正好砸在了陈大圆的头上。
  我跟陈大圆结婚后就住在公司分配的一幢家属楼里。这楼座落在一条叫幸福路的马路旁。出了院门往北不到十米,便是一条宽宽的主干道,若往南,则是一条柳荫夹道的水泥路,路旁有一个很大的水塘,沿着水塘有一条细细的塘埂,埂边种了各色的树,与塘里的水草一衬,塘便绿油油地荡出些漪涟般的笑来。不宽不窄的水泥路蜿蜒在水塘边,安静得让人总会忘记它的存在。楼外是一个偌大的空荡荡地院落,院子里除了条临时铺设的土路,再也没有别的设备,连草儿也不肯安家,它们嫌这院子的土太贫瘠了!里面楼梯间的拐弯平台上一律镶着雕花的水泥栏板,每日的阳光透过来,照在楼梯上,一汪汪的,浮着些花瓣的暗影。我每天跟陈大圆一起,踩着这些花瓣进进出出。直到院子里的树开始浓荫匝地,水塘边的树却被一棵棵挖起,水塘也慢慢被填平,另一幢大楼竖起来的时候,陈大圆也考上了律师证。他不再与人辩论到底是人变成猴子,还是猴子变成人,而是辩论些叫人头痛的法律问题,可在我看来这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再次看到小野老师时已是十年之后的一个夏天。那天我在大街上无意看到小野老师站在一大帮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当中,那些学生跟我的同事们一样面目模糊,睡眼惺松,满脸倦容,叫人怀疑他们也在上班。小野老师站在他们当中,一双眼却目光炯然,配在那双颊下陷的脸上,颇有劳苦大众之相。小野老师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但他还是认出了我。于是他穿过学生们走到我面前说,你一点没变。我说,你也没变,但看上去好像病了。
  小野老师说他刚刚从恩施里的大山里回来。那些大山,一座座直插云宵,高耸壮大得不像话。山里有着奇怪的房子,房子底用了很粗的木桩,离地一米多高,每隔几米一个桩,然后在上面铺上厚厚的木板。木板上有十几个房间,房间外全是一二米宽的走廊,转着屋子转着圈。阳光从房顶上漏下来,星星点点地洒了他一脸。木桩下面全堆着柴垛,从楼板上引一块地方出去,随便架块木头,然后再在木头上挖个洞,就是厕所,木板下全养着猪。小野老师说他蹲在木洞上,看到那些猪在身下哼哼叽叽,吵闹不休,这让他想起了一直没完成的那首关于菩提的诗。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到辽阔的风从山上吹下来,吹在他的身上,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第二天小野老师就犯了伤风症。那些山上刮来的风在他体内生根发芽,大有攻城掠地之意。他感觉身热如焚,面垢体倦,并且非常容易口渴。看到他病了,山里人给了他一种药,这药看上去黑黑的,一粒粒的,如果串起来,像和尚手里的念珠。这些人告诉小野老师说,这药名叫菩提丸,据说可令人生津止渴,遏止病情。说完,小野老师掏出一把黑乎乎的小橄榄来,对我说,你看,可以当零食吃的。我塞了一粒到嘴里,感觉味道酸酸甜甜,像九制陈皮,于是怀疑这药没什么功效。看到我生疑的眼神,小野老师笑了起来说,其实菩提丸里是没有菩提的。说完这句话后他又从身上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纸来说,我写完了那首关于菩提的诗了。这时那帮学生突然大声嚷嚷起来,小野老师向我挥挥手,向学生们跑过去。
  打开纸条,我看到上面写了一张药方,菩提丸,主治:瘟疫时病,疟疾,暑症,伤风咳嗽,赤白痢,水泻,霍乱,心腹痛。配料:前胡、薄荷、苍术、厚朴、枳壳、香附、黄芩、砂仁、木香、槟榔、神曲、麦芽、山楂、陈皮、甘草、白芍、藿香、紫苏、羌活、半夏各等分。
  我抬起眼,看到小野老师被一大帮学生围着走向考场,他没有看到我向他挥手道别,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审核编辑:一声叹息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一声叹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待归人

下一篇: 《 呻吟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一声叹息: 小说以西方文学的手法描述了我和小野老师的师生恋,这段恋情虽然无疾而终,却是作者青春年少中最美好的回忆。小说集人物、故事、情景和哲理为一体,在看似散漫的述说里,巧妙地将人、景、情、菩提真相等元素有机结合,为读者铺陈出一幅人间真情的美好画卷。小说的最大亮点是,情节推进自然流畅,节奏感强,通篇描述生动优美,可见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0

  • 东方玉洁

    出手必是大作,这文风似乎见过,近代女作家的味道。

    20天前

    回复

  • 西羗女巫

    咚  咚   咚   新朋友报到

    62天前

    回复

  • 雪域王子

    俺是新人

    63天前

    回复

  • 雪域王子

    小师太吉祥

    63天前

    回复

  • 轩程

    真是啥都能吃~

    2019-09-03

    回复

    • 吟湄

      @轩程 嗯嗯。菩提都吃了。

      2019-09-03

      回复

  • 简竹

    小生简直佩服了

    2019-09-02

    回复

    • 吟湄

      @简竹 你佩服一万遍了改变不了你必须写的事实。快快快

      2019-09-02

      回复

    • 雪域王子

      @简竹 俺也佩服

      63天前

      回复

  • 片片枫叶

    “当黄昏成为一个背景,一切便笼上了温情。”
     好句子! 欣赏老师好文采

    2019-09-02

    回复

  • 一尘

    议论一句,画面入题,演绎爱恨情仇之戏,推进情节波澜起伏回环相扣虚实灵肉之间,人物形象跨度不小意脉贯通鲜活可触,驾驭文字方家椽笔,行云流水,主题揭示禅意十足,同题合奏,堪属绝品

    2019-09-01

    回复

  • 一尘

    议论入题,演绎情仇爱恨之戏,情节推进,波澜起伏回环相扣虚实灵肉之间,人物形象鲜活爱恨可感,驾驭文字方家椽笔,行云流水,主题揭示入木三分禅意十足,同题文字堪属绝品,感动!

    2019-09-01

    回复

  • 飘飘飘

    我也读出王小波味道,看似随意,落字无虚!

    2019-09-01

    回复

    • 吟湄

      @飘飘飘 王小波是我喜欢的作家之一。寄北说达利时间,她眼毒,哈哈哈

      2019-09-01

      回复

  • 聪明的芹菜PC2fw

    写得非常好啊

    2019-09-01

    回复

  • 落叶半床

    能量守恒……

    2019-09-01

    回复

    • 吟湄

      @落叶半床 谢谢妹妹来读

      2019-09-01

      回复

  • 寄北

    先为能逼出这样的好东西而骄傲,哈哈。
    在时间之轴上,此和彼都是真相本相,黑板上寓言式的四字,贯穿了整个故事的本质,而作者安排的达利式时间,随意折叠与延伸的时间之下,真相变得不重要,人物、地址以及事件因时间的不确定性,成为任何可能的真相。因此,无菩堤的药也即菩提,菩堤非菩提,是名菩堤。更被作者的两个类似于棒喝的树枝敲头的设定所惊叹。

    2019-09-01

    回复

    • 吟湄

      @寄北 别绕啦,再绕头昏。这是被你逼出来的绕口令。

      2019-09-01

      回复

  • 花落无声

    感觉像在读王小波的小说。但是,又略有不同。读王小波的小说像在吃怪味豆,读这篇小说像在吃一粒粒越吃越香的花生或毛豆,总之,都会让人上瘾。

    2019-09-01

    回复

    • 吟湄

      @花落无声 谢谢来读,清茶一杯奉上

      2019-09-01

      回复

  • 西部井水

    一场不合逻辑的恋爱,两个没有真相的奶奶和姥姥的故事……太极拳般游刃有余的叙述,让这只字未提禅的小说,却有参禅听经一般的清风掠过,让人绕开逻辑和寻找真相的定势去重新审视一些司空见惯的事物。数学老师终于没有写出菩提诗来,就像菩提丸里并没有菩提,禅意不仅是一种思维,也是生活本身。吟湄,好身手,好小说!

    2019-09-01

    回复

    • 吟湄

      @西部井水 感谢井水先生精致留评

      2019-09-01

      回复

  • 雨打月光

    呀!洋洋洒洒的文字。有这么多故事啊

    2019-08-31

    回复

    • 吟湄

      @雨打月光 呀,你发一遍又遍干啥?

      2019-09-01

      回复

    • 雨打月光

      @吟湄 我手机显示没登录成功,谁知道还是发出去了啊

      2019-09-01

      回复

  • 雨打月光

    呀!洋洋洒洒的文字。有这么多故事啊

    2019-08-31

    回复

  • 雨打月光

    好文采

    2019-08-31

    回复

  • 一声叹息

    妹妹好功底,读你的文章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2019-08-31

    回复

    • 吟湄

      @一声叹息 谢谢辛苦审核,看茶

      2019-08-31

      回复

    • 雨打月光

      @吟湄 我手机显示没登录成功,谁知道还是发出去了啊

      2019-09-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