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三夫》:陈果通过作践曾美慧孜来宣泄香港人的焦躁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8-31   点击:


  河中涨了水,平常时节泊在河滩的烟船妓船,离岸极近,船皆系在吊脚楼下的支柱上。
  在四海春茶馆楼上喝茶的闲汉子,伏身在临河一面窗口,可以望到对河的宝塔“烟雨红桃”好景致,也可以知道船上妇人陪客烧烟的情形。因为那么近,上下都方便,有喊熟人的声音,从上面或从下面喊叫,到后是互相见到了,谈话了,取了亲昵样子,骂着野话粗话,于是楼上人会了茶钱,从湿而发臭的甬道走去,从那些肮脏地方走到船上了。
  上了船,花钱半元到五块,随心所欲吃烟睡觉,同妇人毫无拘束的放肆取乐,这些在船上生活的大臀肥身年青女人,就用一个妇人的好处,服侍男子过夜。
  船上人,她们把这件事也像其余地方一样称呼,这叫做“生意”。她们都是做生意而来的。在名分上,那名称与别的工作同样,既不与道德相冲突,也并不违反健康。她们从乡下来,从那些种田挖园的人家,离了乡村,离了石磨同小牛,离了那年青而强健的丈夫,跟随到一个熟人,就来到这船上做生意了……
  ——沈从文《丈夫》
  《丈夫》是作家沈从文短篇小说中的精品之一,1930年发表于《小说月报》。这篇小说一改他素来作品里创作人物所用的“崇美路线”,不再描绘柔媚似水的女子,渲染雄强进取的男人,而是写了一个胆小、懦弱的乡下汉子迫于生计把自己的妻子送到城里妓船上的故事。
  在那个食不果腹、兵荒马乱的年月,丈夫在家种地,老婆在外卖身。女人从嫖客手里接过钞票,转交给自家男人,既能应付上面各种名目的税收,又能体现自己没有吃闲饭的“个人价值”,既为风俗认可,亦与羞耻和道德无关。男人本来是心安理得的看着女人“做生意”的,但是看到船主、商人、水保、士兵、巡官各色人等对妻子的轮番蹂躏,他也会啜泣自己所丧失的丈夫权利,痛定思痛之后带着老婆离开。这是一个人性由麻木到苏醒的故事。自发表即引起社会关注。新中国成立之后,黄蜀芹导演特将本篇小说改编并拍摄成了电影《村妓》,浓墨重彩的刻画了一对不在乎“饿死是小,失节事大”的伦理道德,在非人的艰苦环境里更加相爱、不离不弃的恩爱夫妻(忍住不笑)……
  我只能感慨黄导的想象力比较具有创意。但当我看完《村级》的2.0升级版《三夫》,这部据说创作源泉也来自沈从文的《丈夫》的电影,我想说点啥呢?我能说点啥呢?虽然妓女题材的故事是影视圈测量票房的风向标,但是该片的导演陈果挂羊头卖狗肉堪堪欺负我们观众的智商——你真以为我们看不出你要表达啥吗?问题是,我们看出来了,你让我们怎么评呢?
  香港是主张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到你可以在“一国两制”的庇护之下任性的发表你的个人主张与政治见解。但是内地人招你惹你了?你对内地的不满能有多深啊……你能深到把一个无辜的内地女演员给作践到观众们不忍直视的程度……是否太过分了你!
  曾美慧孜,一位演技超强,工作态度超敬业的女演员,曾在电影《冥王星时刻》里成为最动人的一抹嫣红,被圈内影评人称为“能够用背影演戏”的实力派女明星,在这部电影里几乎是昼夜无休的呻吟颤抖,浑身赤裸,香汗淋漓,人尽可夫……虽然她的身份属于妓女,却是我所看过电影里最可怜最不幸的妓女……并非编剧让她的身世不幸,而是导演陈果把她摆布得让人触目为之心痛……
  别说什么“戏比天下”、“剧情使然”这些扯淡的话。陈果素来是拍妓女故事的高手。他在2000年推出的《榴莲飘飘》,未让主演秦海璐露出半点,在床戏方面遮遮掩掩,照样让该片入围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奖和第3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秦海璐还手擒了金马奖影后的奖杯。
  他在《香港有个荷里活》中,让周迅用自己动人的眼波、年轻的身体牟取暴利,却在周公子清水一般的外表覆盖下让观众觉得她纯真可信,又楚楚可怜。加上剧情颇有悬疑色彩,大玩黑色幽默,周迅纵有骚气十足的风情流露,也给人印象色而不淫,颇具艺术美感。
  然而《三夫》,不得不提的《三夫》,作为陈果“妓女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却是谈剧情乏善可陈,谈逻辑不见常识,谈人性寡廉鲜耻,谈现实满目疮痍……电影拍得极灰暗,一如它的画面色调。哪怕表现手法一改之前的平铺直叙,以“海”、“陆”、“空”的时空结构去展开情节走向,还是让人看完觉得很恶心。因为女主曾美慧孜,她没有在电影里边被当做人。
  她饰演的小妹是一个病人。她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低端性瘾。
  低端本身就是一个带有歧视性的字眼,往往形容弱势群体。小妹生来智障,人已成年却宛如白痴,读书识字绝无可能,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最基本的言语表达也非常吃力,只能断断续续的吐出单音节字。这还不够惨,她还得了性瘾病——专业术语是“性欲亢进或者性成瘾”。她沉迷性事,无法自拔,一旦发作,必须立刻与人交欢,否则痛苦得浑身抽搐,只欲自杀。
  她得了病,本应该治病。却被亲生父亲强奸,乱伦生下男婴。她的父亲又把她卖给了一个垂垂老矣的残疾人,残疾人不好色却好赌,索性将她作为船妓公之于众,利用她的青春与肉体招揽赌资。在无数次的动物一般的交媾中,小妹认识了一个具有香港身份的四眼仔,他是世人眼里烂泥扶不上墙的废青,在工地干着苦力活,却有一间“廉租房”公屋,愿意娶小妹让她从良。于是,小妹的两位丈夫以六万元的价钱把小妹卖给了四眼仔。
  四眼仔把小妹带回了家,终日与她沉沦欲海,逐渐体力不支。得不到满足的小妹宛如一条被抛上岸边苟延残喘的金鱼,日渐憔悴精神委顿。四眼仔只好把她又带回了妓船,三个丈夫经过商议,将小妹作为专业妓女挂牌出售。
  这种荒唐之举似乎是在特殊境遇里不得已而为之。三个丈夫老的老,弱的弱,残的残,没有能力求助于专业的医疗机构来治疗小妹的病。而小妹白净丰腴的肉身能在嫖客们的光顾下赚来钞票,她又能够满足情欲,一举两得,用她亲爹的话来说“她享受得狠呐!”
  逐渐,三个丈夫都心安理得的将小妹当作摇钱树。他们开发了各种新嫖法:制服诱惑、水中套餐、网上接单、送货上门。哪怕小妹哺乳婴孩未断奶,她必须要做,她天天要做。没有嫖客光顾的时候,她性瘾发作,四眼仔或用手机震动,或买来鲜活鳗鱼,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塞入她的裙子里。
  在日复一日的疯狂的放纵里,小妹的病愈发严重。她肉体的衰败也日益明显。原本高耸丰满的乳房下垂了,原本充满弹性的肉体松弛了。嫖客们对小妹逐渐失去了兴趣。小妹懵懵懂懂的发现,她不再是众人追捧的“女神”,而成了招摇撞骗的道士眼里都肮脏的“神女”,睡她一次都得用水不停地泼她冲洗她。小妹的脸上再难见到笑容。她似乎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大家对她的轻视,而大家对她的轻视在于她将性事看作吃喝拉撒一般的日常需要是不对的。
  当四眼仔的朋友又一次将她推倒,企图占有她而未遂,小妹的精神失控,发起狂乱砸乱丢东西起来。四眼仔的朋友愤怒的骂她是“鸡”,小妹居然理解了其中含义。她痛哭着跑出门,她拒绝三位丈夫的怀抱,她撕扯掉自己的上衣,袒露出一身不再迷人的皮肉,义无反顾的跳入河里。她渴望自由,她渴望活得像个健康的正常人。
  不幸的是,一张渔网从天而降,将小妹紧紧罩住。小妹拼命挣扎,嘴里发出海豚一般的叫声,凄厉、尖锐、高亢……却无可奈何。小妹是三位丈夫的经济支柱,他们不会放过她。他们要让小妹与自己的余生紧紧捆绑在一起,继续压榨她,继续利用她,直到她的生命终结……
  剧情简介到了这个程度,大家应该明白了陈果的用意。
  他看似讲了一个荒诞不经到一堆漏洞的故事,实际上是借人喻港,借小妹的肉身隐喻香港的历程。
  在这个电影里,肥美宛如美人鱼的小妹就是香港的化身。她早前被生父卖掉,隐喻清政府将香港割让给英国。她的第二任丈夫利用她卖淫赚钱,隐喻英国为了利益将香港变成殖民地,港英政府依靠对外贸易和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让香港经济繁荣发展。特别在税收方面,香港作为自贸港的零关税政策,对绝大多数的进出口货物豁免关税,准许进口货物在港内装卸、加工、改装、整理、长期贮存、买卖等,供转口或供本地居民消费的货物进口一律免税。同时,自贸港内的企业均可设立国际银行账户,享有汇率结算自由,所获得的利润可全部自由汇入,是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效区。如电影里的小妹生意一度火爆一般。而第三任丈夫四眼仔,则是影射新中国政府。新中国政府将香港从英国手里救回来,如四眼仔赎小妹一般希望她从良上岸。无奈香港经过一百年的异族殖民,缘政治极为敏感,一度是美英和中苏对抗的中间点,也一度是国共两党的争执之地。各股政治势力在香港明争暗斗,香港人在回归之前,大多只愿当顺民,不愿关心政治。他们青睐于积蓄个人财富,满足于追求金钱利禄。
  在香港,无数市民崇尚成为李嘉诚。哪怕他们长年埋怨李嘉诚是“地产霸权”的代表,实际上对李嘉诚这类富豪有一种视为神袛的崇拜之情。由于李嘉诚对香港的天然气、水、电力、港口、零售业等行业的垄断,绝大部分的香港人终其一生都是在为李嘉诚打工。
  有一位香港学生在作文中写道:“李嘉诚,名副其实,香港就是李家的城。他是我们的上帝,万物都是他所创造。当然,香港传说中的三位一体就是他们:李嘉诚、李泽楷、李泽钜。他们的力量远超人类,为打工仔遮风避雨,使香港免受风球、暴雨的侵袭。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这都是诚哥的伟大。”
  基于这种沉重的生活压力,香港人不在乎朝代变迁,不在乎政权更迭,他们更不怎么重视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忠实的历史记录。他们不知道在1949年以前,香港不仅不能与上海比,连当时的广州和天津也比不上。后来是以美帝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实行了经济封锁,只剩下了香港这个窗口,香港才依托大陆转口贸易大发横财,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他们也不清楚如今的内地之所以蓬勃发展,在于邓小平的对外开放政策让沿江沿海地区都变成了对外贸易的试点,沿边与内陆省会城市也在积极的吸引外资,发展经济。香港经济的下滑在时代背景的影响下纯属正常,再正常不过。但是如陈果这些香港人,依然只爱讲焦虑情绪通过影视作品进行蔓延,甚至有迁怒到内地政府之隐喻。
  《三夫》的片尾还生怕观众看不懂隐喻,专门配了一段广播——“港珠澳大桥建成了,但预算超支好几十亿,需要陆港澳共同承担。”而在吐槽之余,陈果却不想想,他把香港比喻成为人尽可夫、只为感官享受而活着,想独立又缺乏应变能力与自主力量的妓女,离开了内地政府的各种扶持与恩惠,又会是什么结果呢?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梨涡的笔法亦如她以前的一样,一针见血、痛快淋漓。从沈先生的小说说起,到陈果导演的《三夫》,很快让人进入情境,同情小说里的夫妻和电影里的小妹。接着笔锋一转,告诉人千万不要忘了他的引喻,明明可以拍成以前那样的欲说还休,偏要大露特露,让小妹可怜成鬼魅模样,以此来宣泄香港人对内地政府的不满。就如作者所说,离开了内地政府的支持,小小的弹丸之地又会结果如何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落叶半床

    梨涡心明眼亮。

    2019-09-01

    回复

  • 沁芳闸

    没看过这篇小说和这个电影呢,产生看小说的欲望,电影嘛就算了。

    2019-08-3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