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待归人

作者:古度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8-30   点击:


  当我睁开双眼的第一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冰冷俊秀的面庞。他眉如抚柳,眼如星辰,鼻如嵩山,唇如轻翼。我痴傻地望着他,眨了下双眼,动了动筋骨,才发现我躺在他的怀里。他将我轻放到榻上,起身,朝身旁的侍女冷冷道:“好生照顾小姐!”
  往后的岁月他常来,只是没有固定的时间。每次他都会抱着我坐在榻上,拨开我脖颈处白色的皮毛查看伤势。我若醒着,便静静地看着他,我若睡着,醒来时侍女也会告诉我----方才大王来过。时光荏苒,我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等待他的出现,等待他为我查看伤势。
  数月后,我可以到地面上活动了,天知道我有多想跑到他的跟前去。可每次都被侍女抱回到榻上,她哀求道:“小姐,求您安分些吧!要是被大王知道了,我又要被责罚了!”我舔舔身上的“外衣”,乖乖地躺着不动了。当看到他出现在檐下,便急忙从榻上跃下,朝他飞奔而去。他将我从地上抱起,包揽进怀中,坐到榻上,“恢复得不错!”我朝他使劲儿的点头,用两只前蹄搭在他的双肩上,用舌头舔舐着他的下颚。他不避,不怒,只是那双眸子越来越温柔。无意间我碰到他的薄唇,他将头一侧,目光如寒冰利剑刺穿我的每寸肌肤。他将我放回到榻上,冷冷道:“你该好生修炼!”
  自此以后,他没有再出现过,直到千年后,我幻化成人形,光着身子站在榻前,回头的那一刹那,才发现他拿着衣衫站在我的身后。我眨了下双眼,带着淡淡的笑意朝他走去,直到我的双峰触碰到他的外衣,双手环住他的腰部,头枕在他的胸口,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不避,不怒,只是静静地为我披上衣衫后将我搂在怀中。
  数日后,我们举行了成婚大典。那夜我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出现,便合衣躺下了。也不知过去了几多时辰,只觉被一块儿巨石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身体下方传来一阵刺痛,我挣扎着睁开双眼。他停下动作,喘着粗气,一只手支撑着他的身子,一只手将遮在我面颊上的碎发拨开,柔情地注视着我。
  轻声道:“怎么不等我就睡了?”
  “困了!”
  他在我的额上落上一吻,“睡吧!”
  良久他见我还睁着眼注视着他,“怎么还不睡?”
  “你这样我睡不着!”我带着轻吟声回道。
  他忍不住噗嗤一笑,将头埋到我的耳边“再等我一会儿,夫人!”
  往后的岁月,他带我去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事儿。唯有人间让我深深地眷恋。
  “若有机会我定要在这人间呆上百年!”
  “可人间没有我!”
  “那夫君留下来陪我可好?”
  “胡闹!”
  他拽起我的纤手,唤出阴阳门,带我离开人间。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对我生气!
  回冥界后,我们数百年无语,后来才知道他是怕我向他提及我要去人间的事儿,而我则一直以他还在生我的气。那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只是每日清晨侍女都会告诉我,“昨夜大王又在榻边坐了坐就走了,我本想唤醒您,可是大王说叫我别打扰您!”没有他的岁月,我去的最多的就是奈何桥,那里不仅有年迈的孟婆,还有看不完的故事。突然发觉我和他之间的故事竟是多么的黯淡。我回到住处,留下一纸书信后回到奈何桥。我决定混在鬼混当中,到人间走走。
  不知是我幻化的模样逼真还是孟婆真的老了。我在她的身侧足足半个时辰,她竟未能将我识破。她背对着我,身子有些颤抖,一时间觉得她竟比往日更显得沧桑,年迈。她不停地往石碗里勺汤,良久,碗中仍是空空如也,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留不住,还是留不住……”桥旁蔓延数里,被鬼魂堵得连气都透不了了。若是鬼魂有些人的生气,怕是要闹翻了天。
  “前面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回事儿?”众鬼差踏着鬼魂的头颅往这边赶来。
  “老婆子,你怎么回事儿?”一浓眉大眼的胖差人一把将孟婆的头颅拧了一面。
  尔后一阵疾风,弱些的鬼魂被掠倒在地。我抬头,只见一红色毛发差人手中的打魂鞭扬的老高,他的目标定是孟婆。冥界素来冰冷,鬼差犹胜。若是这鞭下去,婆婆三魂只剩一魂了。我推开孟婆,伴随着一声巨响和双眼猛烈的痛楚,眼前一黑,便不再知晓后事。
  人间二十年后
  先辈曾留言于后世。人身若有胎记,那定是你前世欠下了债;若胎记生于人面,定是欠债太深。
  我顶着面颊上那似一颗泪珠痕迹的斑印,从春夏走到秋冬,从大街走到小巷,从乡村走到都市。七千多个昼夜,我看着常人能看到的事物,也看着常人不能看到的事物。为亡者超度的道人说,这叫做阴阳眼。父母带我走访了无数的道人,问他(她)们可有解救我的方法,他(她)们盯着我打量许久,都说什么他(她)们的道行不够。母亲将一个胀鼓鼓的红包递给他(她)们,他(她)们却说什么不敢收我的礼,日后还要仰仗我一类的话。
  我累了、乏了,不再愿意陪着父母四处“寻道“。
  我说:”上天没有给我一副可观的外貌,却也给了我这双与常人不同的灵眼,算是待我不薄了!这么多年了,对那手提铁锁链的白胡须老者,时常跟在别人身后的黑影以及那些粘在墙上、树上等地方下不来的影子,我都已经从害怕演变为习惯了。”母亲总是抱着我一边落泪,一边说:“我苦命的孩子!”父亲坐在家中那条四方凳子上抽着不算太贵的纸烟,低头沉默。
  除了比常人多看到一些东西外,日子倒与常人无异。迈入大学,日子比以往更加忙碌了,每日在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时一个人离开宿舍,又在深夜一个人踏着那无边际的墨色回到宿舍。脚步声清脆有力,像是要踏破这条不归路!
  那夜,月明星稀。道路尽头那盏路灯眨巴了几下眼后,灭了。大概它也懂得倦怠!一阵风过,乌云掩去月盘的华润,隐约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狼鸣,而后数声。方才只觉是风吹树声,可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离我不到百米的某处。可这是校园,有岂会有狼的出没?可就在乌云散去的月光下,我试图再次搜寻狼的身影,北方那绿油油的草坪上那尊白色格外耀眼醒目。我揉了揉双眼,才发觉那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我不仅冷笑道:“没想到我这双眼睛还能看到动物的灵魂!”
  那夜开始我便时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一座石桥的桥头,一个老婆婆跪在地上,哦,不,那不是一个老婆婆,是一个有些沧桑的男人跪在地上。他怀里抱着一匹似乎已经故去的白狼,我清楚地看见他的眼泪落到它胸前,它脸上的白色皮毛上。
  他说:“当初你为了救我被打回原形,如今又是因为我再次成了这般摸样,你说让我陪你在人间呆上百年,可我是冥界之主又怎能与你胡闹!如今你这双视物的眸子又被打魂鞭灼伤……”他有些哽咽,良久“你信上说我欠你一个告白,可我知道你更需要的是我用血液陪伴你的人间百年,换回你的重见光明……”
  石桥桥头,一个男人,似是眺望,似是在等待某人,嘴里反复祷念“亡者,何时归来?”
  我每每从梦中醒来,才发觉泪水湿了枕巾。我看向窗外,如墨的天际,流淌着你的血液,我知道这便是你最长情的告白——陪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实验标本

下一篇: 《 【菩提同题】菩提入药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前世的缘分,今世的夫妻,来世的期待。一条白狼在动物界在人间在冥界的玄幻故事,曲折感人,让人不由得叹这世间,身躯为何已不重要,唯有情感折磨人!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木子爱若

    构思奇特,题材新颖,跳跃很多但又紧密,非常喜欢

    21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作者。请注意“的”“得”“地”的用法以及“再”与“在”的区别,已经为你修改过。

    2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