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大漠

作者:黄尘刀客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8-13   点击:

  这一年山阴的秋天来得早一些,百无聊赖的放翁,走近草堂时,一条黑影蹿到面前,吓了他一跳,他定睛一看,心里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愧疚。
  他低下身子,伸出双手拉住她的二只小黑手,“吟湄啊,我没来由的被人喊去做了几日有也可,没也可的闲官,却是真真的委屈了你啊。”
  吟湄,仰着黑色的小脑袋大大的叫了一声,“喵~~呜——”好像是狠狠的骂了他一声。
  他也顾不得吟湄脏兮兮的一身,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推开了柴门。
  此刻江南秋意正浓,草堂还是那个草堂,门前的小径有三分萧瑟,放翁和吟湄踏上落叶小径上传来细碎的声响,放翁心里惦念闵家兄妹,说“吟湄啊,你受苦了,你可知道小妹在哪里?”
  吟湄甩了一下粘着草屑的大尾巴轻轻的抽了他一下。
  放翁要买些果菜米粮,稍微收拾了一下,带着猫儿一起出去了。集市上没有了那个叫粒儿的小伙,有人说那个长得很精神的小伙,带着他那个长得丑得要死的小妹妹回来过一次,收拾了下东西说要去临安投亲。
  不知道为什么,放翁心里涌起一阵失落,难道是从此吃不到粒儿打的河鲜?吟湄也有些失落,它轻轻晃着自己的大尾巴,有些呆气的看着眼前这如同往日一样的市集。
  闵成大的秋天没有橙黄桔绿,没有江水如蓝,此刻的燕北已是白雪皑皑。
  一场大雪把草地,山川,大漠连成一片,洁白的天地间跑过来一人一马。
  马是大漠里有名的胭脂马,鬃烈如火,毛色胜花。人是翩翩少年郎,一袭红衣内衫软甲,这白雪的映衬让他的儒雅俊朗中更添了几分逼人的英气。
  他向大漠深处跑来,明朗的容颜里有一丝不易查觉的忧虑。
  大漠深处有一处不知是那个王城遗留下的碉楼,碉楼有个俊美的青衣少年望着他自言自语,这是吃错药了吗?平时一身披麻带孝的,今天一身绫罗绸缎居然弄得跟个新郎官似的?
  说罢不动声色的拿出一支白羽箭,拉满弦,向那红衣少年对准,口中独自念到,闵成大,以为你这就成了新郎官了,其实哪有那么好的事,应该有人想要你的命。
  说罢弓弦猛松,一只白羽箭直直射向闵郎,几乎是擦着他颈部向后飞去,光电火石间,叮的一声把背后射向闵郎的一只箭撞落在地。
  闵郎心里升起了一阵恶寒,眼前这片茫茫白漠似乎已成了他的一位救星,那是因为这大漠深处有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
  这片大漠曾被蒙古人称为“库尔滩”,几乎所有的草原语言都是相通的,于是近百年来,这里的名字就变成库尔滩,库尔的意思是雪,这片大漠沙色偏白,远远望去,或是月光照射下真的像一地白雪,大漠沙如雪,描绘的就是这样一幅画卷。
  而此时,如雪的大漠上,正覆盖着皑皑白雪,在洁白的天地间有一座歪斜的碉楼,像黑色的刺一样突兀的插在这漫天漫地的洁净之中,一匹红马带着一个红衣飞扬的男儿向这黑色的碉楼飞奔而来。
  碉楼上闪过一条青灰色的身影,那影子如鬼魅一般几乎停在马背上,一手抓起闵郎背上的红色丝绦向上轻轻一带,闵郎眼神有一秒的迟疑,青灰色的身影说什么也别想,念我平日教你的口诀,又脚离蹬,跟我走,这一红一青二两个身影,竟在马背上小立片刻,直直向碉楼二层的窗口飞去,哒的一声那唯一有雕花的一篇窗子关上了,碉楼四面竞飞出八只羽箭。
  雪地上有人中箭惨叫一声倒地。
  红马长出了一口气身上有白色的雾气缓缓升起。
  “喂,沙如雪,是不是你轻功好,我就得跟你一样会飞啊,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这招靠谱吗?”红衣闵郎大声说。
  “过河拆桥也不用这么快吧。”那个被称做沙如雪的青衣少年说,“这次救你到不费劲,你要不好好练功,那就少吃点饭,不然下次靠不靠谱就不好说了。”
  那个被闵郎称做沙如雪的青衣少年,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容貌俊美的有竟有三分与落花王相似,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前朝的碉楼,碉楼内竟然装饰的十分雅致,每一个弓弩机关都被湘帘装饰,湘帘一侧悬挂着品味不俗的字画。
  沙如雪的性情比闵郎要活泼开朗些,“行了行了,别望了,你是不是半夜偷了人家的大闺女人家才这么死命的追你啊。”
  和沙如雪在一起闵郎也活络了些,“别提了跟大姑娘有点关系,但外面死的这个跟她指定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雪地上躺着一黑衣人,血从胸前汩汩流出,在雪地上化成一个鲜红的小滩。
  “不用管他,”沙如雪,在面前的小几上倒上了两盏酒,“除了被狼叨了去,哪个人若是敢近一步,我保管他就是第二个狼食。”
  碉楼里传出了烤肉的香气,沙如雪拿着一把银色的小刀,在金灿灿的羊腿上纵横画着,一片片厚薄适中,香气四溢的肥美羊肉一圈圈堆在盘中。
  “小闵,把你那喜服换了,先吃饱了再成亲。”
  闵郎把这件冗长华贵的红色外衣脱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战袍与银制质的软甲。沙如雪笑道,“小闵,难不成你是被抢亲的?怎么穿成这样?”
  闵郎苦笑了一声,“贪杯误事,一言难尽啊……”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

下一篇: 《 我和桃树一起成长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衣零: 篇幅虽短,但刻画的人物却栩栩如生,就连大漠的景色也描写的细致入微。读罢,仿佛自己已身在“库尔滩”大漠之中,亲眼目睹了一场精彩的决斗。故事的结尾蕴含深意,期待下回分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