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二两米饭

作者:梦薇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8-03   点击:


  
  记得我还是娃娃的时候,似乎是父亲带我比较多一点。母亲和父亲不是一个单位,每天早出晚归,所以,每天都是父亲送我去单位幼儿园,每天中午接回来吃饭,下午再送过去。
  在我娃娃的记忆里,父亲是很帅的,觉得他高高瘦瘦,五官清秀,斯斯文文。每次屁颠屁颠跟在父亲后面去食堂打饭,我都觉得,父亲是全单位最帅的男子,我很骄傲!
  父亲常常会问我:“二两可以吃完吗?”我摇摇头,于是,父亲每次打四两米饭,一个菜,提着回家。我的二两米饭分爸爸一些,爷俩开开心心的吃饭!
  父亲常常告诉我,不许筷子在菜碗里挑来挑去,不许双手趴在桌沿,也不许一边吃饭,一边不停的说话。更加不许浪费粮食,要吃到碗里干干净净,象洗过碗一样。
  父亲喜欢在我的花褂后襟用别针挂一条干净的方手帕,只要看到我有一点点小鼻涕,他会迅速的用手绢帮我擦掉,他不可能让旁人看到他孩子邋遢的样子。
  也因此,家里有许多漂亮的花手绢,是他每次出差在城里带回来的,他勤快的换着花手帕挂在我衣襟,并且,每次带回来漂亮的花手帕,他都会开心的展示。
  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住的是平房,我清楚的记得,我和父亲在暖暖的阳光底下,在屋前坪摆个小方桌一起吃饭的情景。我一天天长大着,我的米饭,也渐渐的从一两多一点点,变成了二两米饭。
  我一直就觉得,当我能够吃完二两米饭的时候,应该也差不多长大了吧!
  父亲很少对我眉开眼笑,也很少牵着我的手,但是他喜欢每天带我去食堂,听着叔叔阿姨说:“你的妹子越来越乖巧了哦。”他的眼睛里会闪过一丝明亮。后来我想,那大约也是他傲娇的喜悦吧!
  只是,好像我与父亲的亲密时间,也仅仅限于那些二两米饭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会在冬天泡热乎了一条毛巾来唔我的小手,也会每一次帮我在木脸盆里倒好洗澡水,并且,亲自试好温度。我的最喜欢的花裙子,他会整齐的放在旁边的凳子上。
  只是,他好像从来不会拥抱我,不会对我灿烂宠溺的笑。在我一天天长大以后,放学回来,他会把从食堂里买好的饭菜拨二两米饭给我,然后,我们默默的吃着。
  我常常会羡慕阿汤和她父亲。阿汤可以在每一个黄昏骑在她父亲的背上一边拍着父亲的屁股大叫:“驾……………马车来了,吁………吁吁吁………”。或者是每次看到她父亲下班的身影会大声喊着:”汤司令到……不要粮票……”。
  而我,真的,想牵着父亲的手撒一个娇,都好像不可能,他的表情,随着我的成长,越来越严肃!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而父亲爱我的小秘密,永远都是在吃鱼的时候,把鱼脸上那一块最活的”脸吧肉”夹给我,永远都是以为,我每次应该是能够吃二两米饭了!
  如今的我,常常一个人在家里吃饭,每次为自己煮一小碗,会不由自主的为自己煮二两米饭,总以为自己能够吃完二两。
  却原来,随着时光飞逝,我也渐渐的老了,已经吃不完二两米饭了。
  而我常常会想,父亲一个人在老家,每一次,他会煮二两米饭,还是二两多一点点呢?
  于是,我又会想念起娃娃时,和父亲坐在了平房的屋坪里,一边吃饭,一边晒着太阳的温馨小时光!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題合奏]大漠雄关

下一篇: 《 七夕感怀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花落无声: 时间都无哪儿了?还没好好享受,父母就老了,我们就长大了,也在慢慢变老。以二两米饭为线,串起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高大帅气爱干净又严肃的父亲对自己的守护。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幸而我们生活中一直有这些小小的温暖。

    2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