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我在香港旅游的所见所闻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8-03   点击:


  我离开香港海关的第一时刻,首先是吁了一口长气,然后暗暗发誓,香港这个鬼地方,我是再也不要来了!
  我一言难尽对这座城市的失望。
  我一斑窥豹对这座城市的真相。
  我是7月27日跟着旅游团到达的香港。按照当地旅行社的安排,我们先上了一辆巴士,接待我们的香港地陪有两位,一位姓夏,一位姓庄。她们都是四十出头的年龄,分别带领我们去景点观光与去免税店购物。这种安排没啥问题,有问题的是后边发生的事情。
  先说夏导吧,她身材瘦小,相貌秀气,乍一看还有点像上了年纪的黄圣依。她态度热情,说话委婉,一边介绍自己属于香港市民里最常见的那一类,收入不高,与老公合力供房。香港的房价全球最高,用“寸土寸钻”来形容也不为过。比如内地人买房都是算的平方米,香港则是按照英制的平方英呎来计算。一平方英呎的面积有多大呢?她不好比喻,就举例1000平方英尺(sq.ft)=92.90304平方米(㎡),92平在内地人眼里不过是小户型,在香港人眼里就算豪宅了,起码要卖到上千万的港币。如果在太平山,被风水师贴上好位置,卖到几十亿也不在话下。提到风水,她马上说我们行程的第一站是去黄大仙祠。黄大仙祠是香港九龙区的一座著名庙宇,供奉着东晋时期中国道教神祇黄初平。香港人对中国传统的风水命理文化特别迷信,算命先生和风水师无处不在。小到市井百姓,大到政府高官、企业CEO,无人不爱求神问卜。
  夏导建议我们也去拜拜,该烧香烧香,该求签求签。我说我是基督徒,不可拜除了上帝以为的神。夏导没有勉强我,放任我在祠堂的周边自由活动。于是,我就看到了非常奇葩的一幕:在黄大仙祠堂的右边小巷,一溜是大肆宣传轮子功的海报,一溜是严厉谴责邪教的标语。夏导解释这是香港的言论自由。香港的《基本法》保障香港人享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宗教信仰自由。
  接下来,夏导带我们去的是香港历史博物馆。港博面积不大,参观者寥寥,内部设计却是让我眼前一亮。先展示香港的自然风貌,再设计出原始人类在海滩生活的场景,旁有展示石器、青铜器、铁器、陶器等出土的文物,继而是介绍香港土著居民的来历,如“本地”、“客家”、“水上人(疍家)”及“福佬(鹤佬)”等族群的风俗文化。港博非常尊重香港原本是个渔村的真相,原住民均以海上捕鱼为生,这属于一个高风险的职业,渔民们普遍敬畏天地,希望得到神灵的庇佑。这许是香港人迷信的起源,但是当香港经过《南京条约》被英国接管之后,英国人在这个岛屿搞了一百年的殖民文化,不但没有将香港人集体洗脑得接受基督教或天主教,反而有不少英国人被香港人带进了坑。
  香港的浅水滩富人区,山环水抱,沙细滩长,除了海水温柔宁静如处子,周边的配套设施如酒吧、茶座、商场、高尔夫球场也非常完善。这里历来是游人必至的著名风景区,也是李嘉诚、何鸿燊、邵逸夫、成龙等顶级富豪聚居之地。香港人素来以水为财,把浅水湾形容成为香港的龙脉,在半山腰建了一座镇海楼公园,内设各种神像,或是妈祖,或是观音,或是如来,或是龙王,或是河伯,或是福禄寿等集齐他们想象力的各种神仙,就差没加上齐天大圣了。我原以为来镇海楼拜拜的多是华人,却不想看到几个鬼佬也在烧香祭拜那些神像。一搭讪,我更惊奇那些鬼佬竟然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甚至会用成语。他们对香港的风水之道与灵异学说非常信服,他们有的是中英混血儿,还有一个是葡萄牙人的后裔。他们的父辈在香港买过房,他们自出生就在香港生活,自诩为“老香港人”。
  这些“老香港人”求神拜佛,却对香港江河日下的形势从未正面应对过。他们有一种奇怪的逻辑:香港的衰落在于回归之后。在七八十年代期间,香港是亚洲四小龙之一,长年保持着繁荣和发展的良好势头,却在回归不久,先遭遇亚洲金融危机的打击,再出现GDP方面的负增长率。加上中国加上WTO之后,国际大幅度解除了对中国的经济封锁,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商品出口不再主要局限于香港,香港作为自由国际贸易港的优势地位大大削弱,香港进出口的贸易量有所下滑。倒是上海后来居上。香港人眼睁睁地看着社会财富向内地倾斜,就迁怒内地人身上。我在香港旅游的几天,能够强烈感受到香港人对内地人的排斥与赤裸裸的攻击性。
  香港人一方面对着内地人表现优越感,如第二天遇到的庄导,高大魁梧,生若洪钟,她张口闭口香港人的福利好,若手持香港护照可免签+落地签165个国家;香港的学校都实施中英文双语教育、15年义务教育(幼儿+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学生每学期仅需缴纳书杂费便可就读(大学除外),还能享受公立医院门诊看病只需50港币,住院每天100港币……一方面又无法掩饰在香港生活压力的沉重:香港月薪大约一万起步,在香港收入仅仅这个数字的属于勉强生存的人。因为香港没有农业与工业,只有金融服务业,缺少足够的实体经济支撑。香港人哪怕退休之后都少有在家养老的,他们需要一直工作一直挣钱,因为高房价、高物价让他们的生活成本跃居全球前三。
  香港人一方面希望内地人多花钱支持香港经济,一方面又管不住那张嘴,动辄飚出刺激性的不友好的语言。俗话说:来者都是客,全凭嘴一张。我们团在饭店刚吃完饭,服务员不客气的过来收拾桌子。我问茶水哪里打,前台人员翻了个大白眼让我自己找;在金店,有些团的地陪能跟旅客吵翻脸,如果旅客们不答应平均三四个人买件金饰,就嚷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退给人家身份证,让团队解散,撒手不管……我们团还算是品质团,起码导游不敢强迫我们购物,只是拖延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在金店里),还为那些无良导游说了不少谎话,属于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把责任都推卸到旅客身上的谎话。为了息事宁人,我们团全体旅客不得已接受她的“推销”——一人花一百块钱买了一个紫荆花的塑料摆设(据说是李嘉诚的风水先生开过光的),算是付给她与司机的小费。
  另外,香港的商品在不同的免税店有不同的价格:同款爽肤水在免税正规药店98,在百货商场就199;芦荟胶在药店58,在百货商场就60。倒是奢侈品店还让人比较满意,迪奥999在国内320,在奢侈品店200多,香水打折空间也大。面膜很多都是10片装(98的价钱)韩国货,30片装的泰国货(200出头的价钱),算是香港护肤品里最便宜的了。
  我在香港的药店和免税店买了不少商品,心情原本不错。却在最后去海关的途中,心里感觉又吃了一次苍蝇。那位庄导,非要在大家即将分别的时候,对时局大发评论。这个七月,香港激进的示威者围堵了香港中联办的办公大楼,向大楼门口悬挂的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还向外墙喷涂侮辱性字句,并试图冲进办公大楼惹事。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政府,都对示威者的行为表达了强烈谴责,之后香港又一度掀起游行示威,再度引发世界与中国官方关注。庄导认为这是香港人的民主权利,而且“这种民主特权,你们内地人是享受不到的。”
  我听了忍不住回敬她:试问在港英时期,香港人有骂英国女皇的自由吗?香港人在回归之前,有参与政府管理方面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吗?
  庄导脸一懵,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淡淡一笑,不再赘言。
  并非每一个香港人都学习过中国的近现代史,也并非每一个香港人都了解内地长年以来为香港所作出的贡献。在这片逐利而行的文化沙漠上,我见识到的香港,虽有一层妖娆妩媚的华丽包装,然而揭开一角,看到的却是一张憔悴、松弛、黯淡、焦虑的庸庸面容。
  香港,但愿你能清醒过来,康复回来。虽然此时此刻的你,是一个迷失了的顽童。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花落无声: 通过一次旅行来认识一座城市,除非有一双客观公正善于观察的眼睛,尤其目前香港的形势非常复杂,与其特殊的历史有关,与风云变幻不定的国际大形势更是息息相关。看本文作者观察细致,透过现象看本质,行文不偏不倚,观点客观公正,尤其结尾处的比喻非常精彩而到位。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东方玉洁

    这慧眼不一般,仅仅一次旅游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不光带眼睛,还带着脑子。

    19天前

    回复

  • 一尘

    香港人应接受再教育

    20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十五年前去香港,真的感觉很好。每一个人都很有礼貌,只要问路,有些甚至不惜走回头路也要把我送到。真的很好。

    2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