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同題合奏]大漠雄关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8-0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自是从心里翻到眼底的一望无垠,漫漫黄沙和驼铃,在昔日歌中流淌无尽苍凉与意。生在南地,望不断的高山阻隔的何止是眼界,刮风下雨与晴日,只能是山巅云朵与雾气。烈烈长风空凭想象,少年时看过一部电视,沙漠中的寺院夹壁里藏着宝藏和经书,终于没有躲过盗贼,残垣断壁血光四溅,最后一个逃出来半活的僧人敲响悬挂枯井的残钟,清凉的声音穿过茫茫大漠……
  那时候的电视剧真好,会留下想象的余地,多年来一直在想那部电视剧的名字,终于是没有找到,那口残钟也就在记忆里敲了几十年。若许年后在敦煌莫高窟,那道山门那条河那片荒漠,让我想起那部电视剧,却没有钟声的辽远,更没有挑拨起时光的一个镜头,能垂扎在胸口。
  到一定年龄,是会刻意逃避沉重的。
  物的大漠,具象的大漠,从张掖到敦煌,明长城风干的肉身,是烽火台零落的枯草,在瘦风中与风力发电机的对望,带着历史印痕的景物常常让我感叹物是人非。个人的情绪在天地之间挤压得异常沉寂,不如一缕风吹起的一粒砂石,不及一颗石子袒露在苍天之下。放置在天地之间的心才认识到自身的局限和渺小,若把每一个狂妄的生命投入到大漠中,听风而过,会不会沉寂下来,比如莫高窟的夜色,是否在某个维度还彻夜不停地响起修磨佛像的声音,专注的眼神和心底的虔诚在金色光芒的映照下,破解身体的不安,带来灵魂的喜悦和静寂。是此刻望向窗台,那株被蹂躏千百次的藤三七,没有叶色的脸,随风摇曳的身姿。
  心又动了。
  到底不可以只是写一个命题的作文,这样的应景与我性情不相符合。大漠雄关,见过的。
  那天经过黄河黄土黄土地,穿过草原戈壁黄沙,穿透夹云闪电的麦田,勤劳的大西北人民在拖拉机的轰鸣中把成熟的庄稼载入家园,在处处努力的田园,城市显得蠢笨无知,虽然科技和现代化无处不在,却不能制造出活着的生命与四季。武威是一个在文化标点上有致命诱惑的地方,从西凉到鸠摩罗什,不想说了,破孔雀把武威写得太多太透,我怎样讲都近不了皮毛。包括那场沙尘暴,也有过多次讲述,毕竟去武威只一次,迎面而来的沙尘暴概率成了百分之百。
  孔雀的鸟语不止我听不懂,大漠的普通话却是深得国字号媒体的滋润,在他们之前没有见过文人,胆寒,见了他们,若不读他们的文字,仅一个感受,文人也这样啊,还是要吃饭喝酒谝闲传的,吹起牛来也是脸红脖子粗,喝起酒来也是要划拳也是要高声比拼的。那晚大漠说过的话经过时间的洗涤记得的也不多了,花白的头发,朴质的衣着,非常符合西北人的气质,从女人的眼里看,大漠还是很帅的。有一丝大哥的味道,厚重的那种。对人是和气与厚道的,尤其在孔雀劝酒的时候,大漠一再告诫女子是不可以多喝酒的。能说这样话的人不多了,真的懂得心疼人的异性不多了。何况陌路相逢,大漠是有雄关胸怀的人。此处说来,没有一点踩踏孔雀的意思,孔雀在武威是被众文人仰视的。我们的李老师!多少人这样尊重着。我对孔雀也是仰视的,这样说有点虚伪,但孔雀是真的文人,有才,博学。表扬到这里为止,说多了有点欲盖弥彰,毕竟是写大漠雄关的文字。
  记得大漠是记得一段时光,刚上网接触文学时的那些人,大漠和熊西燕姐姐非常要好,燕子姐姐曾对我有过很久的帮助和爱护,若不是那群人,独萱妍,水姐姐,千年妖精,荆楚风铃等,我大约是不会写文字的吧,还有一个叫天空的人,多年没有聊起了。只有沉浸在某段往事里,与那段时间有关的人和物才会浮现出来。如想起烟雨会有琳儿、虫子、老吟、若书、烟儿、红袖、寄北……想起朋友会有龙儿、安安。大漠的记忆更多来自于在水一方。又想起一个人,冰凤凰,她给我寄了书和很多好吃的,好吃的吃完了,书读了一大半。曾热烈喜欢凤凰的文字,她文字里藏着深情和故事,又是淡到骨髓里地讲述,平静的文字底下,是她芦苇荡一样可以迎接日出和台风的居处。凤凰说有一间屋子是给我和孩子准备的,我想这辈子大约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吧,冰清玉洁又才气逼人的凤凰,每次这样讲,我都会认真看自己几眼,对满身尘土的身心生出厌倦和惶恐。网络和真实的幻化,在现实面前,会怎样去理解生活,想了想,我在逐渐厌倦现实。这些逃避到底无能为力,身子移动的忙碌里,有没有一些可笑的事,不值得这样耗费。漫漫黄沙的大漠啊,残垣断壁的明长城,戈壁的风声吹过的沙砾,时间是最久远的,逐水而居的祖先,你们的驼铃辗转过的沙丘,曾经有过水草丰茂,曾经有过黄金和丝绸的交易,在喜悦和贪婪的交替中,莫高窟的钟声,有过一千多年的传递。纪录片《玄奘玄奘》,也是那样的身影,远足,自有诵经声从云中落下:观自在菩萨……。
  今天的大漠游人如织,今天的雄关仍然漫道,骆驼不再苦渡日月,它们招揽着游客,臭臭的驼峰,叉开的大腿,腰酸啊。骏马驰骋过的沙漠,黄沙飞舞,马背上一坐,还是腰酸啊。大漠孤烟,也只能在长风里仰望了,长河落日,也只能戴着面巾拍几张照片了。每一片土地的生存法则,思来想去,是不可以怀旧的,不跟着日子走,心力会憔悴,跟着日子走,心力早憔悴。
  此刻,伏天的雷声轰鸣,怕寒还是开起了风扇,风的每一次转头,都让我想起武威一路上的向日葵和薰衣草,能够抵挡时光的,大约就是生命的传递和生生不息了,哪里有资格谈厌倦,除非把握了生活。日子,始终是要热爱着前行的。每一次墨舞红尘的征文,好或者不好,都是要写写的,这样还能记得情怀、曾经的文字和那些给与我美好的友人们。写这篇文字没有一点构思,只把当下的情绪讲出来,这样更真实一些吧。离真实已经很远,常常虚伪得不能自已。
  不想明天,幸好有过一段美好的昨天。那部电视剧,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遇见,提到的友人们,是否有可能见,再写就啰嗦了。最后一句:问好大漠雄关。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是啊,我们相识恨晚(散文)

下一篇: 《 二两米饭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每个人,都有好些印象深刻的人和事,久久挥之不去。而爱好文字的人,更是多了一种记念方式,怀念文字里的人和事。那些人,教会我们如何更好的写,鼓励我们在这里一直走下去。等到我们喜欢回忆时,记起曾经给予我们美好的人和事。那么,一起来写同题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简竹

    有一群这样的朋友  很好啊

    12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勾起多少情怀来。

    22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花的文字自带魅力。这文读后好想去大漠里走一趟,又遗憾未曾在烟雨里混过。唉!

    22天前

    回复

  • 吟湄

    一别经年,情谊永在

    23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花花提到的人和事,我都不认识。或许,我能留下来,慢慢认识。

    23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