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祢衡仙归鹦鹉洲

作者:东岳雨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7-24   点击:


  东汉末年,三国初时,平原郡,山东德州有一位青年才子,他博学强记,灵敏异常,一时名扬四海。要说那个时期,正是群雄割据,刀兵四起,狼烟滚腾,民不安生之时。
  这位才子,比后来的曹子健的才气要大得多。曹植乃魏武曹孟德嬖子,因其一首《兄弟》,在七步而成,被誉为才高八斗。其作《洛神赋》而扬名。他毕竟是贵族显嚇世家,捧誉赞扬的人多。可这位才子出身平民,无趋势献眉者恭维,他就靠的真实才学才名重八方。他就是祢衡,自小即被称为神童。
  当时天下饱儒名士颇多,祢衡皆不入目,一者自已博学天下;二者卑视天下学子皆是假道学,是趋势利图之辈。无一个是匡扶汉室,尽忠皇上的国家栋梁。
  当时,有人劝祢衡说:“你正在青年,朝气勃然,旭日乍出,满腹锦绣,何不依此谋个富贵前程,也不枉一腔才学。”祢衡说:“只愿为大汉尽忠,舍此不为也!”
  有人说:“当今名士陈群和司马朗,何不谒拜,二人可以引荐,作为阶梯。”祢衡大笑说:“吾焉能从屠沽儿耶!”
  有人又劝他参拜尚书令荀彧和荡寇将军赵稚长,他回答道:“文若可借面吊丧,稚长可使监厨请客。”
  后来他只和孔融杨修二人交好,还能谈得来。他常称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孔融亦深爱其才。孔融对他推崇备至,视若奇才,为了给朝廷招揽天下人才,孔融写了荐祢衡表,表曰:“淑质贞亮,英才卓砾。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瞥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疾恶若仇。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鸷鸟累伯,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飞辩骋辞,溢气坌涌,解疑释结,临敌有余。昔贾谊求试属国,诡系单于;终军欲以长缨,牵致劲越。弱冠慷慨,前世美之。路粹、严象,亦用异才,擢拜台郎,衡宜与为比。如得龙跃天衢,振翼云汉,扬声紫微,垂光虹蜺,足以昭近署之多士,增四门之穆穆。钧天广乐,必有奇丽之观;帝室皇居,必蓄非常之宝。若衡等辈,不可多得。”奏禀皇帝。
  汉献帝览表,以付曹操。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时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 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诏,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
  曹操厌他言行,碍于体面,不便发作,就任命他为击鼓的小吏。令他在酒宴上击鼓助兴,以此来羞辱他。祢衡遂解带脱衣,手持鼓槌,击鼓唱曰:“秦朝荼毒民遭殃,高祖斩蛇举旗扬。楚汉相争克项羽,一统河山社稷祥。中途黄巾反朝祚,又经董卓雪加霜。
  大汉风中如残烛,不幸汝曹作强梁。上挟天子压臣众,下握啖人之虎狼。欺主辱民背德道,品性悖劣天厌伤。吕氏阖家灭门祸,贪色霸占张婶娘。侵攻诸侯战不绝,生灵饱受骇刀枪。天下动荡由汝兴,骂名遍起于八方。
  劝汝洗心革面改,转为安分好臣良。吾今赤身不为耻,天下何人无体详。身只外相为形廓,神魂主宰圣学倡。外貌不以德行论,言行乾坤众目张。天下群雄称豪霸,不以雄兵以德广。击鼓助兴各尽性,共饮血泪满银觞。
  咚咚之声振心奋,噬吞竞夺鹿膏粮。汉祚本宣仁义善,诚忠报国保汉疆。宣德布仁抚诸侯,罢弃刀枪敬汉皇。予只茕身赤诚意,誓以捐躯忠朝堂。七尺男儿乃吾体,一腔圣学胸内藏。大儒本色为伊尹,子牙尽力周兴邦。
  管仲乐毅不可效,岂能兴霸主业亡。”曹操听罢心中大怒,有心想斩他,因他名声太响,杀了他有损自己爱才声誉,落个诛杀名士的污名,不如让他去劝降刘表,让刘表杀了他。诸将请杀祢衡,以泄愤恨。曹操对手下诸将说:“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
  祢衡来到荆州刘表处,刘表慕敬他是名士,很敬重他,待如上宾。请祢衡掌管行政文书,命令官吏“文章言议,非衡不定。”
  祢衡劝刘表说:“您是汉室宗亲,理应匡扶汉室,勤王除贼!今汉朝社稷倾危,狼烟四起,佞贼把持朝纲,专权横行,飞扬跋扈,欺凌天子,辱慢百官,征伐诸侯,民不聊生。当今急需您振臂一呼,提兵北上,剪除曹贼,扫平群寇,使大汉清宁太平。”刘表说:“此非易事,荆州接壤江东,孙氏虎视荆州,周瑜小儿时有水兵侵犯江夏,多亏黄祖奋力退敌,才使荆州安稳,本有匡扶汉室之心,时势不利于荆州,实难以分力除贼。”祢衡嘿嘿冷笑说:“君侯,只顾眼前安危,忘却尽忠汉室,奸贼在朝猖獗,大汉名存实亡,今曹贼尚未废帝,尽快登高举旗,扶汉室除奸贼。天下义士,一呼百应,联众共起兵北伐,一举灭曹,指日可待。若曹贼废帝,荆州不保。若不为国除奸,非英豪也!”刘表摇头入内,祢衡无味而退。
  祢衡不断劝刘表出兵灭曹,刘表不悦,心存烦感,遂对他有轻慢之心。祢衡尽职其责,常责文职官吏才不配职,出言侮辱,竟犯众忌,都对他心怀痛恨。
  祢衡还是常劝刘表北伐,刘表说:“东吴实我心腹之患,曩年孙坚得玉玺私匿不宣,有称帝之逆。名士高才,请去江夏,协助黄祖灭江东,请回玉玺,再勤兵北上除奸灭曹。”祢衡稍作沉思说:“衡愿去江夏,以助灭吴。”
  祢衡来到江夏,黄祖极为器重,任随军主簿,负责起草奏疏檄文等事宜。他书写的文书,黄祖看后皆是自己心腹欲吐之言,极合胸意。黄祖道:“处士,此正得祖意,如祖腹中之所欲言也。”
  黄祖之子黄谢敬佩他的才华,和他往来密切,相交甚好,厚待尤加。
  一日,在宾客酒宴上,有人送给黄谢一只鹦鹉,此鸟乃是方外之物,在荆州为珍稀。众客见其鸟翠羽锦绮,紫趾朱喙,通灵机智,对答言语,非常惊奇,皆说:“奇哉!若有能文者,赋文一篇,岂不是乐事么?”祢衡起身说:“这有何难,不才赋之!”黄谢令侍从拿来纸笔,奉给他。祢衡接笔在手,也不思索,随口念词,挥笔刷刷点点,顷刻之间,中不顿笔,一气而成。遂成震烁古今的名赋《鹦鹉赋》。
  赋曰:“惟西域之灵鸟兮,挺自然之奇姿。体全精之妙质兮,合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嘴,绿衣翠矜。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同族于羽毛,固殊智而异心。配鸾皇而等美,焉比德于众禽!
  于是羡芳声之远畅,伟灵表之可嘉。命虞人于陇坻,诏伯益于流沙,跨昆仑而播戈,冠云霓而张罗。虽纲维之备设,终一目之所加。且其容止闲暇,守植安停。逼之不惧,抚之不惊。宁顺从以远害,不违迕以丧身。故献金者受赏,而伤肌者被刑。尔乃归穷委命,离群丧侣。闭以雕笼,剪其翅羽。流飘万里,崎岖重阻。逾岷越障,载罹寒暑。女辞家而适人,臣出身而事主。彼贤哲之逢患,犹栖迟以羁旅。矧禽鸟之微物,能驯拢以安处。眷西路而长怀,望故乡而延。忖陋体之腥臊,亦何劳于鼎俎?嗟禄命之衰薄,奚遭时之险巇?岂言语以阶乱,将不密以致危?痛母子之永隔,哀伉俪之生离。匪余年之足惜,悯众雏之无知。背蛮夷之下国,侍君子之光仪。惧名实之不副,耻才能之无奇。羡西都之沃壤,识苦乐之异宜。怀代越之悠思,故每言而称斯。
  若乃少昊司辰,蓐收整辔。严霜初降,凉风萧瑟。长吟远慕,哀鸣感类。音声凄以激扬,容貌惨以憔悴。闻之者悲伤,见之者陨泪。放臣为之屡叹,弃妻为之歔欷。感平身之游处,若壎篪之相须。何今日之两绝,若胡越之异区。顺笼槛以俯仰,窥户牖以踟躇。想昆仑之高岳,思邓林之扶疏。顾六翮之残毁,虽奋迅其焉如?心怀归而弗果,徒怨毒于一隅。苟竭心于所事,敢背惠而忘初!托轻鄙之微命,委陋贱于薄躯。期守死以抱德,甘尽辞以效愚。恃隆恩于既往,庶弥久而不渝。”
  在座众人都惊呆了,如入梦境,或逢仙神。黄谢赞道:“好!好文赋!”满堂宾客齐声喝彩。此作赋之事,不胫而走;不翼而飞,传遍了八方。
  祢衡只因年轻,经此事后更加洋洋自得。
  这一天,黄祖请祢衡议事,忽有人来访,让入厅堂,相互见面礼完毕,坐下后,来客说:“听人传,太守公这儿有一旷世奇才,能否给引见,相识一下,结个友缘。”黄祖见客人第一句话就说祢衡,心内不悦,一指祢衡说:“你看,就是他!是个乳口小儿。”祢衡见黄祖称他“乳口小儿”心中有气愤,就用眼睛瞪视着黄祖,也用手指着他说:“死老头!”黄祖是酒后,见他这样,大怒道:“你这小儿无礼!不知尊卑,不尊礼法,狂妄放肆!给我绑出斩了!”军兵过来按倒祢衡,绑出门外。还有一个主簿,他嫉恨祢衡深入骨髓,见此良机,立即让兵卒实行黄祖军令,祢衡被斩,时年二十六岁。
  黄谢听说要斩祢衡,正在睡卧的他不及穿鞋,赤脚奔跑来讲情,还是晚了。
  祢衡被杀后,黄祖很是后悔,就厚葬了他。祢衡就像一颗烁亮的流星,在华夏文坛上一闪而过,在历史的浩空划出了一道炫光。
  咏·祢衡
  三国人才多虎龙,更为名重在山东。
  奇才当以祢衡数,举贤还得誉孔融。
  击鼓骂曹传朝野,《鹦鹉赋》篇逞文雄。
  可惜江流人迹没,唯有荒草瑟秋风。
  题·鹦鹉洲
  鹦鹉洲上荒丘倾,内眠奇才骇世惊。
  龙虎宴会辱魏武,讥讽刘表非豪英。
  当时诸葛未出世,公谨初得美誉名。
  此士一篇烁文赋,葬地因之称谓生。
  本文乃小说,有笔者杜撰文辞,方家请不要比之正史较真。
  东岳雨石公丕刚撰文
  2019.7.23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风沙

下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不知处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第一,要赞东岳雨石君好文采!其次,要骂这个祢衡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祢衡,现代话叫做喷子!除了孔融和杨修本人之外,见谁喷谁,喷孔融和杨修之子,喷陈群和司马朗,喷荀彧和荡寇将军赵稚长,喷曹操,喷曹操手下,喷刘表,喷黄祖,最后被黄祖所杀!真是活该!空有满腹文采,不干实事,才能和人品比不上上面任意一个被他所喷之人!做人还是实际一点好,低调一点好!一个《鹦鹉赋》能做什么?能把文采换成饭碗,换成官职和事业,才是本事!一个空有一张臭嘴的无耻之徒,有什么资格骂曹操?曹操不过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有什么不好?不过是令前朝遗老遗少心生怨恨、如丧考妣而已!他才是真的英雄,干事业的人!若黄祖不杀祢衡,要下一个被他所喷之人,也是杀他之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东方玉洁

    故事新说,换个视角也不错。

    2019-07-27

    回复

  • 东岳雨石

    感谢西部井水老师,对祢衡一针至髓的精到点评;对小可的赞誉。老师的文学艺术极高,是我的楷模。对我评赞过誉了,我惭愧的很。

    2019-07-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