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父子

作者:Huakuyo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7-20   点击:


  我的名字叫做刘建利,今年四十一岁。我曾在十七年前有过一个老婆和一个差不多两岁大的儿子,直到我坐了牢,于是乎到了现在我也就没再见过他们了。我坐牢的原因很简单——挪用公款。我老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时为了救她而到处借钱又挪用了公款于是乎,我就被判了十六年有期徒刑。
  在这与世隔绝的十六年监牢生活里,我的世界都改变了,跟不上时代、没有房子、没有车、没有钱、没有老婆也没有孩子甚至一份像样的工作也没有。一无所有的我回到了L城去到处打拼想要找到他们,但怎么样也没找着,听邻居说我老婆是死了但儿子下落不明,房子都积灰了大概是搬了去。直到有一天晚上我鬼差阳错地进了一间酒吧,这是同事带我来的,用酒精麻痹自己……我初中就这样。这儿的酒保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多岁这样,和年轻时的我长得很像所以我对他意外地有亲近感,我和他聊了很久表示如果再找不到妻儿的话就想要杀死自己。因为我实在感到太绝望了,什么也没有,也接近年过半百了,未来根本看不到头。
  那位少年很善良,和他谈了很多次,我逐渐也感受到了这人间尚存的一丝温暖。当我提到想要自杀的时候他露出的是一种悲伤的表情,大抵是可怜我。
  又过了半年,我依旧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光是生存已经非常痛苦了。
  于是这一天我又来到了这个地下酒吧,现在是淡季自然人很少。我向少年要了蒸馏酒并提醒他别掺太多水,想要喝酒壮壮胆就从地王大厦上跳楼。他问我为什么,我没打算回答,他也没打算给我。给我倒了平时我喝的啤酒。这明显是在怜悯我,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小毛孩居然在怜悯一个可以当他爸爸的人,但我并不生气只是把酒给喝了,无言地享受空调吹出的风。
  但嘴巴匣子久不打开也不好,我便又和这年轻人谈起了话,谈着谈着他提出让我去创业。通过一年半的社会适应我便和他分析了一下当前市场的行情和未来走向,但他就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在那自顾自的做事情。
  我本身是做过官的,有文化,所以创业本身对我来说并不难但是我已经老了,并没有钱也没有精力能够让我去创业。
  创业我很明白都说要么要有精力要么就要有钱,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说会考虑的,但实际上我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钱。这位少年估计也是猜到了我没有钱后就提出他可以借我钱去创业,表示他有一笔母亲留下来的遗产,虽然不多但是作为启动资金已经足够了。
  我有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这种风险那么大的投资,但他一直都不肯说,只是说相信我能做得到。为了不去辜负他,我也是拼了老命去到了大城市S城去做生意,这几年我们都靠着着电话联系,凭借着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我在生意上一帆风顺不到三个月我回到了L城回来,想要寻找少年。
  …………………
  …………………
  …………………
  少年带我来到了母亲的墓地后,真相一切大白了。这少年就是我的儿子,而他的母亲就是我的爱人……那一天我抱着他哭了很久,我自认为我不再会哭的,但我至今都还记得这一天真相一切大白后所下的雨。
  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年纪

下一篇: 《 失眠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个刑满释放人员真的好幸运,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遇上一位好心少年,帮他走出困境,创业成功,而且这少年竟然就是他失散十七年的儿子。小说不过是一种巧合,它的作用就是从侧面告诉人们,这类刑满释放人员,在回归社会之初,是多么艰难和无助,需要整个社会伸出援手,像亲人一样帮助他们!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