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梦游

作者:茶玖.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07-12   点击:


  一
  室友小白做手帐时,大多会记些白天经历的趣事吧,什么考试啦,恋爱啦;我却记些大半夜的故事,听上去阴森森的,但内容看上去和那些琐碎的小事也差不多,只是不和逻辑一点,毕竟是梦里的事情嘛。
  二
  记梦的习惯是从不久前开始的。小白半夜起床上厕所,看见我和个女鬼一样扒拉这窗户,吓个半死,她也不知从哪听来不能把梦游的人吵醒这一说法,竟然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回了床,我们住的是四楼!第二天醒来时,看我和个没事人一样又在她下铺好好的躺着,她才装神弄鬼地把事情告诉我,又八卦地想打听我梦见了什么。
  小白虽然平时一遇见什么小事就一惊一乍的,班主任车被蹭了下能给说成场打车祸,但内容总是不假,我表达了一下对她见死不救的不满之后,选择相信,但我也没法采取什么措施——回家把事情告诉我那七十多的乡下奶奶?看她每天神神叨叨的样子,一准花大价钱请村东的神婆给我写驱鬼符。
  小白怕我真出什么事了她成杀人凶手,我就保证每天把自己的梦记下来请她分析,保证不出现跳楼什么的噩梦,又报了学校月底的心理咨询,她这才稍微松口气。
  我自我诊断了一下,大约是因为进了高中,第一次住宿不太习惯的缘故,没多放心上。谁知道小白大半夜半梦半醒的时候,是不是把路过的值班老师当成我了。
  二
  最近的梦翻来覆去的都是些考试,昨天是我们来到高中的第一次期中考,难免有些紧张,估计要延续到出成绩那天,我觉得很正常。
  小白考完了一直劝我不要想东想西,考都考完了,安稳睡觉就行,也不知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小白最近几次小测试都很不理想,好吧她的很不理想是没进班级前三,我就一直安稳地在平均分上下,自然体会不到她的那份担心。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安稳,一夜无梦。
  看成绩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惊诧,略高平均分一点,大概就是多蒙对一两个选择题的水平,我又望到名单最上边找小白,前三依旧没有她,甚至前十都没进。
  小白还是那副咋咋呼呼的样子,回宿舍一路上都嚷着竟然才比我高五十多分,一定是发挥失常,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她给父母打电话时,那份难过才爆发出来,她哭了很久,以至于我做梦时都一直觉得耳边有抽泣的声音。
  早上看见小白时她眼睛还红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说昨晚听到我又爬下床了,她害怕,就起来看了看,结果这次我在晾衣绳下踮着脚,要上吊一样,我望了望那根我踩凳子都够不着的绳子,确信她真的眼花了。
  三
  期中考过后例行有个心理咨询,大概是为了避免小白口中的事情发生,不过我觉得安排这个还不如把家长会取消来的直接一点——那会使我的奶奶抽出一下午搓麻将的时间,并因此心情不好,导致在做菜时多放勺盐。
  我看见了小白的父母,他们并非像我想象中严格苛刻的形象,非但没有责骂,反而是不断安慰鼓励小白,也不知道小白为什么会哭那么惨,不过那是别人的家事,我也不好多问。
  我需注意的只不过是该怎么向眼前的心理咨询师先生说清我的病状。我觉得在这种情形下提起第三个人的名字并不合适,就简单说了一下最近的做梦情况,把记录的本子展示给他看。那位先生也没给我的症状定个一长串病名,简单和我聊了一下学习情况,说我甚至连考前焦虑的症状都没有,已经习惯了高中生活,不会再发生刚开学那样的事情了。
  我就不再管我那本记梦的本子,并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白。
  小白听了拼命摇头,说是咨询师的误判,她听得见我在梦里喊救命,并希望我一定要重视。我经过半年相处,已经彻底认清小白老爱夸大其词的性格,不再和她争辩,反正考完试就是分班分宿舍,按成绩我俩自然不会在一个班,我也终于可以不再疑心自己有没有梦游症了。
  四
  新室友是个早上闹钟都喊不醒的姑娘,我问她有没有感觉我晚上有下床之类的声音,她声称什么都没有,果然那位咨询师先生说的不错。
  没有小白的日子过得飞快,我总是一觉到天亮,期末考出成绩前晚也不例外。
  或许是同班两个多月形成的奇妙习惯,我看了小白他们班的那份名单,我看到那个排在倒数的名字,第一反应竟是把它遮起来,生怕被小白看到。还好,我在人群中并没看见小白,否则我更加不知道怎么走上去平复她的心情。
  如果那时我没有看窗外,我或许能一直好梦。
  在所有人都拥挤喧哗,在关心自己成绩时,天台上的身影悄然落下,我感觉到小白的视线,我甚至可以想到她如果醒来看见我,第一句话会是,我看见你又梦游了,我这次没有不管,我想去抓你一把,可惜她不再醒来。
  五
  我对奶奶说,我最近感觉自己晚上梦游,走到了天台,太危险了。奶奶不信,说她起夜时我在床上躺的好好的,叫我不要编瞎话捉弄她。
  可我没有骗人,我清楚地感受到天台的风,奶奶说,只是窗子没关上,没着凉就行。
  奶奶最后还是不放心,找了村东的神婆,她说天台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她在上面做个法就好。
  我看见她又念又跳,好像真的赶走了什么东西,我想去抓它一把,可它向边缘飘去,我顺着风往前跑。
  这次我抓住了。我闭上眼睛。睁眼时小白会在面前的吧。
  她会一惊一乍地说又看见我梦游,我这次可以告诉她:
  我看你在天台,不安全,想拉你回来。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夜曲

下一篇: 《 蜂蜜男孩

编者按:
管理组   粒儿:
每一个高中生的自己,是不是曾都这样压抑到产生幻觉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