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同题合奏】落 花(外三首)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7-05   点击:

秋,穿上黑夜的衣服
开始统计最后的蛙声,以及
被蛙声束缚的蚊子

落花接近窗花
想讨好雪,讨好凝聚的腊梅
梅说,我不想和“百花齐放”交谈命运
雪,照样抬举我的身躯
你想走进我的家园
还是到“屋脊”的冰画中去净净身

据说,净身的西行中冻伤
向菊花的灵魂呼救
菊花摆渡靠岸,花瓣弹落
填平了修补的坟墓,我没离开
捡拾起落花的花瓣
都暗藏着一个爱的故事
我心里,爱着提着篮子拎着成熟的新娘
盛满不再羞涩的甜蜜

《大餐》

故事,拨动时针
一位老人在烹炒晚餐的过程中
细听窗外蟋蟀的唱声

一缕缕文字的香味
从门缝里挤出
风,给它插上翅膀
飘入染漫红尘的小院
钻进用膳人的鼻孔,很痒
打了个喷嚏,顺嘴说出了“好香”

小说散文歌这些孩子们
有些时候没尝到这种腥荤了
她也知道孩子哭着要肉吃的时候
没忘记那顿溢满香味的晚餐

那里有红楼一梦的诱惑
更有永远的偷笑声

《对应》

除了点滴的星星偷窥以外
蚂蚱趴在谷穗的病床上,重病
它前脚已迈进阴间的门槛
后脚还留在阳间

一群黄色的蚂蚁等不及
你忙我跑传递信息
摇谷秸,爬谷叶,呐喊秋风
在雾霾中排着成行的队伍等待

蚂蚱眼中喷出怒火
满心骂娘,无力出声
再出声就是生命的休止符

——可怜,蚂蚱走了
蚂蚁有序不乱的运输食物
也使明年蚂蚱的子孙更加胆怯

《延伸》

阔硕、单薄出自一个母体
何必躲避自己

从桃花上走来的人
总喜欢返身走进一本草原
甚至怀疑我滴在草原上的谷粒
是不是黄的颜色
我只好搬运着蒙太奇式场景,剪辑
知道那些谷粒已长出新的谷穗

有人讲解桃园结义传说的时候
我拿着谷穗在延伸的岸边
喂养着散文,与桃园跪拜无关

我和我的媳妇
在鸡仔还没学会下蛋之前
打算在桃花园里种上麦粒,染指一片
却有很多很多的人见她眼馋

2019年6月28日
  审核编辑:轩程   精华:轩程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你的我的偶像

下一篇: 《 生活

编者按:
现代诗主编   轩程: 很老练的表达,整体诗歌读来酣畅淋漓之感!个人更喜大餐一组,起笔就不一般,欣赏问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