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漫步在祖籍之地

作者:笑君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7-02   点击:


  荷叶地,一个好美好美的名子。你知道吗?这里就是我们合肥关禄堂陈氏的祖籍之地。
  六百五十年前,也就是大明洪武二年,我们合肥关禄堂陈氏的祖宗从江苏溧水跨江北上,来到“庐阳西十三里荷叶地”落脚生根、开花结果。在此,祖宗们一代又一代的打拼,至少奋斗了四百余年,又开始向周边扩散、延伸。到了我们这一代,我记事起,只知道生活的小村庒叫陈瓦屋郢,座落在合肥西南部的梳头河边上。成年后才知道,我们的祖先大约是在二百多年前,从一个叫荷叶地的地方迁徙而来的。
  因此,我对荷,对荷叶,对荷花有着莫名的热爱。对菏叶地这个地方,也就有了一种由衷的崇敬和向往。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听到或看到一切与荷有关的故事,都会非常的关注,都要仔细认真的去了解与研究,似乎可以从中得到某种启示与感悟。
  祖宗们来到荷叶地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地方。我猜想,既然叫荷叶地,那就一定与荷有关,应该有一处,或几处池塘。青荷婷婷,荷花簇簇,方圆十里,甚至百里闻名。蓝天底下,几间茅舍,满目稼禾,鸡鸣犬吠,猪牛嬉戏,一派古朴、清纯的农家田园景象。
  几百年过去了,经历了多少风雨沧桑,滑过了多少浮尘景色。而今,这里己是城市中心,道路纵横,立交桥四通八达,高楼大厦连天接地,无一不演绎着现代都市的鲜活故事。
  其实,我的故乡,以及我成年后生活的小城,与荷叶地并不遥远,大约也就三十公里吧。却因种种原故,我居然没有来过祖宗们曾经的栖息之地。
  当然,说没来过,并不准确。因为,经常从这里,或是从周边经过。只是,确确实实的没有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停下来,驻足一呆。
  今天,我来了。因为安徽省立医院南区在这里立足,太太生了个不轻不重的病,便入院治疗,使我有了机会,有了时间,能在这块土地上流连忘返,能在这片天空下思故怀今,畅想心中那未曾解开的迷,搜索那些需要记录下来的往昔。
  晚餐后,忙完了楼上楼下的烦烦琐琐,让太太在病房里休息,我走出医院的大门,踏着祖宗的足迹,阅读着天地的精彩与落寞,触摸着先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安徽省立医院南区,是个庞大的建筑群落,占据和连接了好几条路。医院的南北区域之间,便是天鹅湖路。北边为二环路,是合肥政务区连接合肥东西方向的主干道。东面则是合作化路和金寨路,这两条路都是高架桥,是沟通合肥南北的大动脉。两桥之间,有立交桥相互沟通,几个回环,多向扩散的道路,构成了一幅壮观的立体画卷。南边是湖东路,以及多条与二坏路同向延伸的道路,使得这一区域的道路呈网格状,极大的方便了市民的工作与生活。
  沿着天鹅湖路向西,抵达潜山路,便是天鹅湖。湖的周边均是安徽省塈合肥市的党政群机关,各式各样的建筑物,以新颖、古扑等不同的风格,张扬着城市新区的个性与魅力。尤其是合肥市政府的双子楼,独特的角度,独特的造型,鹤立鸡群,非同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在无言的告诉世人,就里是合肥的中枢,是安徽最繁华、最具人文色彩、最富有时代气息的大都市。
  天鹅湖,是人工开凿的。城市中心,有了这一方水域,便有了灵气,有了新鲜的色彩。可是,为什么要以天鹅这样的大鸟来命名呢,还真是不得而知。不过,这不是我要思考的问题,我要考察的,是我祖宗们的荷叶地,具体的位置在哪里呢?
  天鹅湖路横穿了五条路,即:铭香路、东至路、荷叶地路、石台路、齐云山路,便抵达潜山路,直入天鹅湖。令我感动的是这条荷叶地路,南北走向,北穿习友路,连接休宁路,南到汤池路,不长,也就三四公里吧,却是个象征。让我觉得,祖宗们落脚的地方,就是荷叶地路的沿线,及其周边。
  因此,我每次从这里经过时,明明可以走更近的、更好走的路,却宁愿转一点,多耗一点油,也要从这条路上走一趟。哪怕是横穿一下,也行。速度放得慢慢的,让四只轮子缓缓的划过这段距离,似乎能将几百年前的岁月滞留在我的眼前,镌刻在我的心上。
  有一天,宗亲里一位比我年长的晚辈告诉我,几百年来,从他的祖先一直延续到他们这一代,都是居住在荷叶地这块土地上的。中途,也有迁移,但都在五公里以内。他说,现在的天鹅湖就是当年荷叶地的原始地域。
  忽然间,我的眼前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一幅图,有第一间遮蔽风雨的茅屋,有第一条跟着主人跑的黄狗,有第一块长出绿色禾苗的农田,有第一座先人的坟茔……
  而如今,面对一湖碧水,无穷尽的高楼大厦,高旷的蓝天上轻轻浮动的几朵白云,能说什么呢?
  天鹅湖,荷叶地,一个难以重叠的现实。怎么能认同,绿波轻舟之处,就是几百年前的荷叶地!
  好在,沿着荷叶地路,有金荷社区,有荷叶地街道,有荷叶地派出所,有荷叶地幼儿园……荷叶地依旧在这里留存,让我有了一丝寄托与安慰。
  这几天的晚上,只要有空,我便逃出医院,徜徉在荷叶地路上。
  我喜欢荷叶地路,即便路两边的设施,早己不是曾经的模样。四处吹来的风,也不是几百年前的氛围。所有的所有,都无法将过去与今天就地链接。但是,我可以畅想,可以搜索,可以揣测,可以思念,还可以无限制的做梦、发呆。
  我愿这条荷叶地路,就是当年的荷叶地,就是我祖宗们生活、繁衍、栖息的一方热土。
  我漫步着,思考着,享受着……
  2019年6月28日写于合肥政务区荷叶地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落花妹妹

下一篇: 《 变幻的风云(散文)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因为一些缘故,作者得以在祖籍地逗留。天鹅湖、荷叶地,看名字就让人浮想连翩。可现实是没有荷叶,更不可能有天鹅,幸好有个同宗的晚辈一直住在这里未曾离开,他确切地说,就是这里。或许,沧海会变了桑田,一切都不复原来的模样,一旦想到养育我们的祖先曾在这里繁衍生息,内心不禁柔软起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笑君

    谢谢大家的关注,晚上好!!!!

    13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总是长不成那气势,便被芦苇、莆子欺负死了。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把郊外变成了市里,池沼湿地变显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复当年之状。想到同学问的一个问题,“南山市场哪有山?”,市场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经看不出是山了。

    14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总是长不成那气势,便被芦苇、莆子欺负死了。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把郊外变成了市里,池沼湿地变显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复当年之状。想到同学问的一个问题,“南山市场哪有山?”,市场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经看不出是山了。

    14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总是长不成那气势,便被芦苇、莆子欺负死了。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把郊外变成了市里,池沼湿地变显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复当年之状。想到同学问的一个问题,“南山市场哪有山?”,市场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经看不出是山了。

    14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愿老师的太太早日康复。

    1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