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意外

作者:下寨龙池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4-28   点击:


  (1)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而且空气中似有了雾的味道,慢慢的腾起,一步之内,无物可见。
  夜行人通常在这个时候出现,腘鈈就是。衣服照例通体的黑,除了眼珠发出幽蓝的猫光。她如是闭上了眼,就可以融入空气中,消失一般。
  轻体的功夫了得,走路自然没有声音,她却能听出六路八方的任何声音。比如现在,一阵脚步急速的赶来。她停了下来,马上感到一阵微风飘过身旁,也感到一个人形的体温冲击着夜里的湿气向她袭来。分明,那个夜行人越行越远。
  他要去哪里?
  但她不能忘记自己的方向,尽管,渴望有一个同行的伴,尽管,她想紧紧的跟他而去。在瞄准目标的路上孤身一人也是一种苍凉的悲壮。她继续自己的路,那怕倒了也要倒成剑的样子和方向。
  (2)
  清远山庄,白如昼,大而空。
  没有看不见的东西,那怕是蚂蚁。你没有见过如此强烈的光照遍角角落落,也似能照透人的身子,甚至思想。
  公子山清站在大厅中央,一袭的白,连同头发。若是他闭了眼睛,也能融入到空气里。此刻他正闭了双眼,柱子一般站立:他在等二公子水远。
  (3)
  腘鈈看到清远山庄的时候加快了脚步,为了表示对清远山庄的尊敬,在一棵大树的后面换了一身衣服,纯白色的,在如墨的夜空中十分的显眼。腰间的剑摆了几下,右臂中怀着一件东西,可以清晰的看到。
  大门敞开。她只飘了一下就进到了中央,大门徐徐关上,发出吱吱响声。
  大厅中,空无一人,连同她自己,除了双眼的眼珠来回的转动。
  “清远山庄是这样待客的吗?”腘鈈问。公子山清就张开了双眼,大而亮的瞳孔里放出冷峻的光。“在下等候多时了,难得嫫乌岗看得起,知道这里的规矩,为了表示尊敬,我们也准备好了。”他按动了柱子中央的机关,整个大厅顿时黑了下来,如同外面的夜。腘鈈一身的白衣就显眼的孤单。她再看时,柱子中央已没有了公子的身影,客厅的东墙下坐着一袭白的人,似乎是公子瞬间移过来的。
  (4)
  腘鈈转身,走了过去,掀开了脸上的白纱,露出白雪的脸,银子的发丝。一层层的展开怀里的东西,一张娇小的脸露了出来,或微笑或沉睡。她抬起了脸说:“这是水远。”白的人影双手抖了几抖:“是你么,阿嫺,你是说水远居然才这么小么?”客厅中央的柱子下传出一个声音:“爹,你没有出去?”山清依然站在那里,看不见身子,双眼发出蓝的猫的光死死盯着腘鈈:“腘鈈,是你么,这个孩子是谁的?”
  山清与父亲齐声惊讶的问:“这个孩子是谁的?”
  (5)
  一声凄厉的笑在客厅中央回响,是女人的。“她怀里抱的孩子叫水远,这个不是你取的名字么?”山清的爹徐徐站了起来,白影子向腘鈈的身后移动。“谁是阿嫺?你们?”那个声音说:“报应呀,报应!你以为这个孩子是谁生的?他叫你爷爷还是父亲?”山清爹微颤。听见腘鈈说:“娘,你怎么也来了?”阿嫺放声大笑:“你做的好呀,我就要看到这一天,看你被算计的脸是怎样的扭曲,站在你面前的就是和你共渡良宵的阿嫺,那个孩子是你的孩子。他叫水远。”山清的体温袭来,他一把拉过腘鈈:“腘鈈,你是谁?你娘说的都是真的么?你还是不是我的腘鈈?这个孩子是谁?”山清的父亲白头发突的变黑,眼睛里冒出了血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这不是真的!这象梦。”
  (6)
  腘鈈倚在空中,靠着山清的肩头。她丢弃了孩子,摔到了地上,竟没有一丝的哭喊。“娘,没有孩子,那是个人偶,娘,你不要在仇恨了。”那个笑声没有发出,变为厉声道:“你为什么骗我?哈哈,报应呀报应。你以为你和清远山庄的公子可以恩爱吗!造化弄人。我告诉你,你的名字叫‘二公子水远’,你就是清远山庄庄主的孽种。我给你取名叫二公子水远。你们是兄妹,不可能结成夫妻。”
  腘鈈一步一步离开了一双眼睛,黑暗中,两个白色的人影分外的孤单。
  (7)
  山清的爹拉过山清的手,走到腘鈈身后说:“阿嫺,我判了嫫刚死,是因为他确实该死。他关在山庄后面梁坦的时候,我才后悔我做的有点过。我发现了他的好,他的悔恨和他的无奈。可是他必须死。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赶到你那里,你早已不在了,只有三岁的孩子,我收养了他,他就是山清。山清,这是你的亲娘。”
  阿嫺伸出抖抖的手指摸着山清。山清闭了眼睛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两行液体掉到地上。
  (8)
  太阳初升的时候,清远山庄开满了合欢花,分外的妖娆。那时,阿嫺和庄主正在小房里叙话。腘鈈和山清在屋外赏花。
  
  
  审核编辑:老百     推荐:老百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傻根买楼

下一篇: 《 青花瓷碗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老百: 江湖恩怨,“情”也依然是永恒的主题。小说语言有点古龙的味道,很有特点。值得推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