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落花

短篇小说:落花

作者:聪明的芹菜PC2fw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9-06-22   点击:

  一夜风雨,桥头的晚樱全落了。
  青葱的枝头忽然间不沾一丝粉色,阿敏似乎也没太吃惊。毕竟是四月中旬,往常这个时候,别说是樱花,就连春季里最晚开放的海棠也早就该谢了。只是厚厚的花瓣没有随风飞散,仍旧依着樱树落出半圆的模样有些不可思议。
  张三走到桥头停住了,俯身看桥下。行船停在桥下已经三天了。晚樱将剩下的半圈花瓣倾倒进河里,行船的仓顶也落了不少。
  这座桥,阿敏每日要路过两次。
  有一次阿敏立在桥头看河边采割茭白的男子。一只水鸟忽然从北岸的水草丛飞速掠起。让阿敏惊异的是她没有看见水鸟在空中的身影,她只看见飞鸟投在河面上的迅疾的影子。
  这件事她一直没有机会讲给张三听。现在想当时的天空堆满灰色积云,云的底层又低,映照进河谷,整个河谷也是灰色的。水鸟大概率是灰鹭,自某个角度切入空中,从阿敏站立的方向望过去很有可能完全隐没于灰色背景中。
  人们常说看不见不等于不存在,就是这个道理。
  阿敏问行船上的人:“干嘛停在这里?好几天了。”
  船上整理虾笼的女子吃了一惊,继而羞愧身上穿的秋衣秋裤,她拿着筚线躲进桥洞,回答道:“龙虾不卖的,留着自己吃。”
  张三有痛风不能吃龙虾,可是他仍然喜欢买,买了龙虾回来总要说一句:“你喜欢吃的。”
  在张三看来阿敏不仅喜欢吃龙虾,更喜欢吃红烧肉,红烧猪蹄,红烧排骨……但凡阿敏喜欢吃的都是他吃不得的。这样的说法带有一定的怨恨,阿敏听了总是笑而不语。
  其实,这些全是张三擅长做的小菜。在他被医生诊断为糖尿病之前,他喜欢做菜。做好一桌菜,他不动筷,酒盅里倒满一杯,招呼阿敏:来,别忙了。先来尝尝这个。张三的嘴唇常年红褐色,有着花瓣一般曲线。他喊阿敏来吃并不看阿敏,他看着桌上一盘盘的菜,舔着柔软的嘴唇:很好吃的,尝尝看。
  仿佛每道菜阿敏不吃个底朝天很对不住他。
  待阿敏吃完,他才开始吃:吃呀,不吃就浪费了。他花瓣形的嘴唇灵巧地嗑开油亮的虾壳,一嘬一吸,再抿起嘴唇对准酒盅的字画处小呷一口,优雅得好似舞姬舞折扇,讲究角度与力道。
  他的嘴唇嘬起虾壳形态优雅,可是正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手。看见他的手会不由自主心生怜惜。手掌宽宽厚厚,手指短胖,指腹鼓起,两只手不光拇指的指甲是秃的,拿钻钉的右手中指和食指的指甲几乎磨去一半。就是这样一双伤痕累累的小孩手做出的镯子步摇耳环胸针,如同雕花窗上的缠枝柔蔓细花嫩蕊,是按照它们的意愿自然生成。被他拿捏过金属、碎瓷,藤条搭配着流苏与宝石有着同样细润的光泽,钻钉刻出的细纹每一圈都有无可估量的魔力。
  阿敏辨不出自己更爱他的手还是他这个人。
  只是,做手工与做菜,都很久以前的事了。
  张三与桥上抚摸石狮子的林老汉打招呼。林老汉说船停桥下是要清淤泥,总不见得让他们去住宾馆。只有外地人才肯出来做苦生计,不像有些人好吃懒做,挖个淤泥也嫌鄙臭得要死。
  张三点头,放下掩住鼻子的手。阿敏晓得张三只是好奇船上人家怎么过生活,却平白被呛一句。在街坊眼里,所有不能换钱的手艺,哪怕再精巧也属于游手好闲一类。
  继续走。过了桥,绕过东面山坡有一家半桥面店。说是半桥,是因为店堂临水,一半的铺面搭建在廊桥上。面店的生意很好,吃面的人泡一壶茶可以从响午坐到傍晚,而后继续吃宵夜与点心。以前,张三做完手工经常去店里。隔着河水,后山竹林涛涛,既可散眼神又可凉心脾。
  自从老板娘去世后,面店的生意便大不如前。店老板时常坐在竹木台阶上发呆,手下的伙计跑了两个,到大中午汤汁还没熬好。
  阿敏不喜欢张三去面店。张三的酒瘾就是在店里喝成的。没人管束他和店老板两个人从中午喝到傍晚,长椅上躺一阵,坐起来继续喝。
  可能是龙虾触动了张三,到了路口张三没停留,径直朝北去。阿敏舒了口气。跟在张三后面,她喜欢看他衣裤肥肥大大走路很没有良心的样子。吹吹鸟;惹几个坐在长凳上的姑娘;学一声猫叫,吓得本尊顷刻窜进车底。她不喜欢他停下来钻进车流抱出一只受伤的狗,不喜欢他做出粗鲁的姿态评论路边电视屏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喝了酒他的言语尤其刻薄。
  北面是暨阳菜场。张三直直走过去朝南拐。阿敏跟不上他,喊他,他听不见。他立在柜台前拿了一瓶高粱酒。张三去的那里她不能去,门上贴着钟馗,虽然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不良,但是从习惯上讲她应该要避开那些东西。
  他跑到安息堂喝得醉醺醺,貌似很快活,抱着她的牌位嘟嘟囔囔,无非是头痛脚痛手痛拿不了刻刀戒不掉酒。他不承认喝酒打过她,打得她披头散发逃到街对过。他絮叨叨她剥虾的样子好可爱啊。一面说一面抖手演示。
  阿敏立在亭堂外。眼眶空空,即使风吹而过也没多少凉意,可哭泣的感觉仍然能被感知。
  竹林摇曳,后窗依山而立的晚樱比街头的花树要晚开三五日。此刻,也落了。厚厚的花瓣没有随风飞散,半天的光阴依着樱树落出圆的模样,的确很不可思议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绝品: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作者笔下的这两个人物其实都很有意思,尤其是张三,嘴唇像花瓣一样,本编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花瓣嘴,喜欢做菜和喝酒,肉呼呼胖墩墩的小手,也许有人像作者说的那样觉得可爱。他的女人阿敏最不喜欢的就是他的喝酒,喝了酒就会失态,而且打人。她拿张三没有办法,只有无奈。作者多处写到落花,而落花正是阿敏的这种无奈心态的写照。小说的写法有点像散文,或者是那种淡化情节的方法,也有点像贾平凹写小说的办法,不刻意去组织情节和矛盾冲突,自说自话,鸡毛蒜皮,陕西话叫做怂管娃,打电话,我觉得有意思我就写下去,反正我写得高兴,你爱看不看!

执行站长   吟湄: 第二届同题获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6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