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粒儿回来了

作者:若耶溪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6-07   点击:

  先作个自我介绍,我是秋子,与赵老师在同一家单位共事多年,只不过我们工作性质不同。读完他那篇《粒儿来自火星》,我不由陷入了悠远的回忆。
  粒儿,就是那个普通话说得又软又糯,笑起来像春花绽放的女子。她刚来实习的时候,总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让我这个女人,都心生欢喜。
  有一次,人力资源部核算工资,把她的考勤天数算错了,整整少了十天,工资自然少了一大截。不谙世事如粒儿,少了钱浑然不觉,还是我在核对数据时发现的。我第一时间通知她,并告诉她如何履行手续尽快拿到该拿的工资。
  那件事过后,粒儿对我感激不尽,还说一定要请我吃饭。
  可是后来,她忙着毕业答辩,我忙着处理报表单据,忙来忙去,她实习期满就离开了。
  这个赵老师……原来跟她关系这么好!
  那次他们一起出差的事情我隐约记得。返程后粒儿来报销差旅费,不知道怎么粘贴发票,还是我教的。
  可这毕竟是五年前的事了,成年人的脑海里总是塞满鸡毛蒜皮,要去认真回想一个人,着实不容易。
  在开水房打水碰到赵老师,我问,粒儿那么好,你是不是喜欢她?
  赵老师悚然一惊,先四下看看有没有人,压低了嗓子说,别瞎说,被我老婆知道了,我可是要跪碳渣子的!
  再说了,过了那么多年的事情,提他作甚,不是没事找事嘛。
  我对赵老师的反应表示理解,男人嘛,谁还没有一点秘密呢?
  一周后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在办公室对着一堆数据神思恍惚。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八成是骗子吧,这年头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
  软糯的声音传入耳膜,喂,你是秋子姐姐吗?
  我顿时愣住,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不是本地人能够模仿的。难道我外省还有个妹妹?
  哎呀,秋子姐姐,你把我忘了吗?对方不依不饶。
  我还欠着你一顿饭哪……想起来了吗?
  粒儿!粒儿回来了!
  我兴奋得语无伦次:快说你在哪里,你知道赵老师一直在找你吗,你到底在哪里……
  粒儿似乎并不惊讶我的狂喜,只是轻笑了两声,然后平静地说,我可以把什么都告诉你,但是,对赵老师,请你一定保密。
  哦?
  这个条件好奇怪,但我不用理会。此时心头布满疑云,先答应了再说。
  这样吧,秋子姐姐,今晚八点,我们在白云路6号时光咖啡馆见。
  说实话,自打儿子上初二,我就被“两极分化”的传言吓得心惊肉跳,除了上班,晚上我都是雷打不动的在家陪他写作业,连楼都不会下,更别提什么应酬、约会了。
  但凑巧的是,那天刚好周五,儿子半期考试刚完,难得我们娘儿两个都可以放松下。更何况,这可是五年没见的粒儿啊。
  吃过晚饭,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5分钟到达时间咖啡馆。
  靠窗的位置上,一个长发女子站了起来,朝我招手。
  这是粒儿吗?
  白色雪纺长裙配米色高跟鞋,亭亭玉立如一株喝饱水的植物。妆容精致而不夸张,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如雪肌肤。这女子,浑身上下散发出知性优雅的迷人气质。
  有那么一瞬间,我有点错乱,难以把眼前的人同那个青涩的小女生联系在一起。
  秋子姐姐,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
  这小妞儿嘴真甜!把中年妇女最想听的谎话说得那么自然。
  我打着哈哈,想伸手抱下她,又怕她被我身上的油烟味儿呛坏了。
  正犹豫着,她叫来服务员,为我点咖啡。
  不不不,我连连摆手,晚上喝咖啡容易失眠。最后我要了一杯柠檬水。
  说吧,粒儿,你火星的老家怎么样了。
  火星……唉,我倒是真希望我不是地球人。
  粒儿低头喝了一杯咖啡,然后专注的看着我,仿佛下了决心似的说,秋子姐姐,我可以当你是朋友吗?
  当然了,你还可以当我是姐姐,反正你在这个城市没什么亲人。
  粒儿眼眶微红,顿了顿,开始了她的讲述。
  五年前,我到单位实习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就是赵老师。
  他教我写采访提纲,整理调研资料。他带着我认识厅局领导,帮我引荐业内专家。
  有一次,他带我去陪省厅的几位领导吃饭。酒桌上,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非要逼着我喝酒。
  那个时候,我毫无社会经验,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吓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是赵老师帮我解围的,他说这是自己带的实习学生,不会喝酒。但是又不能让领导下不来台,所以端起酒杯连干六杯白酒,算是赔罪,这才解了围。
  那天,赵老师吐得一塌糊涂。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喜欢他。
  原来如此……对于粒儿不加修饰的叙述,我有点受宠若惊。女孩子的心事,若不是遇到了知己,哪里能随便讲出来。
  可是秋子姐姐,你知道的,赵老师有家庭,跟他妻子伉俪情深。我的喜欢也只能暗藏心底。
  那次我们一起去木鱼镇出差,房间就在同一层楼,我好期待我们之间能发生点儿什么……
  粒儿的声音低下去,几不可闻。
  最后什么也没发生,赵老师是我真心佩服的好男人。
  我默默从吸管里喝了一口柠檬水,酸涩与冰凉滑下去,突然有点心疼粒儿。
  生活中有许多痛苦与无奈,爱而不能得算是其中之一。单纯如粒儿,初出校门就经历感情的劫难。但作为局外人,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对错呢?
  那后来呢?你毕业后去了哪里?木鱼镇吗?
  粒儿长叹一声,陷入沉思。
  你还记得那次一起出差的秦老师吗,说要把我卖100万那个。
  其实之前我们就认识的,他是我导师的朋友。
  毕业后,我一时没找到工作,他主动联系我,让我跟他合伙去木鱼镇经营农副产品,他出资,我出力。
  木鱼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是我喜欢的地方。我没有多加思考,就同意了。
  基地建立,项目启动。我常驻,他每隔几周开车来一趟。最初一切都很顺利,我窃喜,原来挣钱这么容易。
  一次他又来了,晚上吃饭他点了很多菜,还有酒,说要好好犒劳我这个功臣。
  不知不觉,我就喝醉了,头脑越来越不清醒。迷迷糊糊中,他把我送回了住处。
  第二天醒来……我身上的衣服没了,这个畜生,就躺在旁边!
  胸中似有火焰燃烧,我紧紧抓住椅子扶手。
  粒儿眼神飘忽,似乎进入一场噩梦。
  咖啡已经凉了,粒儿挥手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一杯。
  你报警啊,傻孩子。
  报警?这种事情闹大了,对谁也没有好处。我一个女孩子,传出去怎么做人?
  老秦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说他是因为太喜欢我了才做的错事。他发誓要对我负责到底,和家里那位离婚只是程序问题。
  一旦离婚,他以最快的速度娶我。
  呵呵,这种话你也信。更何况,你也不爱他。
  秋子姐姐,你替我想一想。我深爱赵老师,可他有家庭,又不可能和我结婚。除了他以外,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我嫁谁不是嫁?
  冤孽啊……我深深叹息。
  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生意上的事我没精力去管,亏损越来越严重,每个月入不敷出。
  老秦离婚的事,迟迟没有消息。
  那段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每天度日如年,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继续以泪洗面。
  这个骗子!愤怒让我难以自持,恨不得变成泼妇去扇他几个耳光。
  粒儿妹妹,你为什么要为他生孩子,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
  粒儿凄然一笑,我是真的特别喜欢小孩子。况且,孩子有错吗,难道因为大人犯了错,就要被判死刑?
  那你真把孩子生了?他老婆跟他离婚了吗?
  太多的疑问让我迫不及待。
  我太天真了,凭老秦这种年龄、身份、地位,离婚牵一发而动全身,哪里那么容易。而且他老婆也不是善茬儿,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我的肚子越来越大,转眼就八个月了。镇上的人们对我指指点点,我只好把自己关起来,不出门。老秦言而无信,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跟我玩儿起了失踪。
  傻粒儿啊,你太单纯了,关键时刻要使用法律武器!
  对啊,我想到了,等孩子一出生,就去做亲子鉴定。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离预产期还有20天,老秦酒驾,出车祸死了!
  这个消息是小周告诉我的,她是我在木鱼镇唯一的朋友。我根本不信,直到我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赶到殡仪馆,看到老秦冰凉的尸体,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怜的粒儿!我心如刀绞,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粒儿递来一张纸巾,平静的说,都过去了。孩子4岁了,是个女儿,我养得好好的。说着掏出手机给我看照片。
  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子,眉眼很像粒儿,有着花朵般明丽的笑脸。
  仿佛漫长黑夜里划过一道微光,我心一动。
  那你自己呢?
  还不错吧,我在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做业务,已经做到经理位置了。
  粒儿抿嘴一笑,略带神秘的说,这一切都过去了,请你为我守口如瓶。我尤其不想让赵老师知道,在他心目中,我要永远做个简单纯净的女孩。
  还有,爱是成全不打扰,我别无所求,只要他安宁幸福就好。
  另外,粒儿打开皮包,摸出一沓钱,这个请你转交他,我欠他两万。其实当时不是因为合作社资金周转缺钱,而是我在医院生孩子,身无分文。
  我机械的接过钱,寻思着怎么把钱给赵老师,而又让他对粒儿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似乎是个难题。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这应该是《粒儿来自火星》的续篇。以粒儿的回忆为主。女主色调简单、明快、坎坷、自强。我只能告诉你,粒儿怀了孕,爹你也认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西部井水

    粒儿回来了,一个变两个!

    2019-06-07

    回复

  • 一声叹息

    原来小波是清白的,就冲这点,好小说

    2019-06-07

    回复

    • 赵小波

      @一声叹息 我晕,姐姐,赵老师不是赵小波,你这是想让我在家里跪到死啊。

      2019-06-07

      回复

    • 一声叹息

      @赵小波 所以姐是相信你的,如果你家夫人再怀疑你,姐可以为你担保人格。

      2019-06-30

      回复

  • 粒儿

    从赵老师眼皮底下消失的粒儿不但回来了,还带回了个娃儿。这想像力,佩服,佩服!
    感谢参与同题活动。祝福安好!

    2019-06-07

    回复

  • 欧阳梦儿

    我是老秦。我死不瞑目。我知道是谁开车撞的我。孩子并不是我的,你们对比一下五官轮棱廓全都会明白的,尽管他使用了易容术。

    2019-06-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