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同题合奏】细妹粒儿

作者:一声叹息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6-04   点击:


  细妹粒儿是湖南人对未成年或者刚刚成年的女孩所特有的昵称。那天在美亚斯国际大酒店里第一眼看到粒儿,我就以为她就是一纯正的细妹粒儿。12、3岁的样子,扎着短短的羊角辫,穿一身发白的牛仔裙,裙子套在瘦弱的身子上显得无比的宽大,以至于她低头把玩游戏时,不得不时时地要撸起又长又大的衣袖,才能露出那细细的手指来。粒儿脚上的穿戴也是奇特无比,左脚是蓝色带五角星的跑鞋,右脚是红白相间的跑鞋,这不对称的两个颜色套在粒儿细细的脚上,显得特别的滑稽而别扭。
  一定是那个粗心的母亲给孩子套错了。站在酒店前台的一角,望着玩得起劲的粒儿,我不禁偷偷地乐了起来。
  我之所以会出现在美亚斯国际大酒店中,是因为接到省作协通知,要参加为期21天的中青年作家班的培训。而能够参加这场盛大的文学专业人才培训的,都是具有一定资历并在文学创作上有一定造诣的人。就凭这一点,我当场就否定了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我能肯定,女孩一定是家里没人看管,被父母带来上班或者是被父母特意带出来游玩的。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粒儿竟然是我们中青年作家班的学员,而且还是我的同室。
  小小的粒儿总是怯怯的、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很多个夜晚,她总会是晚饭后失踪,再在凌晨2点后出现在我们的房间。这样没有规律的生活习惯,严重打乱了我的作息时间。一向习惯早睡的我,每天都不得不在焦心中等待她的归来。虽然明知她带了钥匙,可我生性胆小,在陌生的地方不敢一个人,更不敢不插门就睡,于是,我只得一夜一夜地等,等到心浮气躁、等到望眼欲穿了,这小小的身影才会悄悄地鬼魅似的飘进门内。
  每回她会站在我的床前,偷偷地看我是否入睡,在我的假寐里,她会踮起脚悄无声息地进到卫生间洗漱,然后再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里。
  等一切都安静得死寂一般,粒儿叽叽叽叽的磨牙声就会响起,这恍如千万只老鼠厮打的声音,尖锐、持久而异常地刺耳,于是,我便常常会在这样的折磨里惊醒、崩溃,再在无奈地等待着天亮。
  粒儿,你磨牙了。我用无奈的笑告诉她。她撸了撸掉在前额的头发,一脸害羞地朝我道着歉。从此,粒儿再没有过半夜而归的现象。吃过晚饭,她总是早早地洗过澡,将换洗的衣服洗干净了,再晾晒到窗台上,然后坐在电脑前的台灯下,静静地看书做笔记。粒儿一坐就是半夜,而这时的我,却早已进入了梦乡。以后的夜晚,再无了粒儿的磨牙声。
  培训的日子一天天地瘦去,粒儿又恢复了半夜不归的习惯,我很纳闷,这个女孩半夜里到底在忙些什么,粒儿告诉我,她每天都在网吧里写作。她说,她跟我们不一样,14岁就辍学了,一个人在外打工,被人嫌弃被人欺负。我不想做个没文化的人,粒儿说。
  一天晚上,我跟粒儿坐在床上谈心,粒儿问我,是写什么的,我说,我写小说。粒儿欣喜地看着我,说,姐姐,我就想跟写小说的同学搭伴,没想到还真是如此。我也笑了起来,说这就是缘分吧。
  那天的粒儿在最善谈的,她告诉了我一个心酸的秘密。她说,刚刚出来做事的时候,经常遭到欺负,因为没有文化,因为来自贫困的山村。后来,她遇到一位作家姐姐,送给她很多的书。每天趁着打工休息的时间,她都泡在书堆里,看书笔记。粒儿让我猜她是怎么做笔记的。我没猜出来,粒儿就告诉我,她每天都是趁着上厕所的时间做的笔记,她的笔记都是记在卫生纸上的。
  粒儿无比自豪地告诉我,从那家宾馆打工出来,我做的笔记足足有15公斤,全是用卫生纸做的。
  后来,我看了粒儿的小说,写的是一些关于梦境的故事,里边的乡土人情、以及叙述的文学手法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部《边城》。
  那一刻,我心中的粒儿突然就丰满了起来,水灵了起来。她就像是五月的桃子,水嫩水嫩地挂在了枝头。
  毕业后,粒儿在朋友圈发了一组照片,照片里的粒儿正一脸自信地站在讲台上进行文学上的传道授业。再后来,我听说,粒儿的很多作品被畅销,她还开了家文化策划公司,而粒儿,才刚刚满20岁。
  审核编辑:吟湄     推荐: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观看青山,遥望蓝天(散文)

下一篇: 《 一夜的雨哟(散文)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作者以女性独有的细腻文笔向我们叙述了一个心中有梦的女孩子的人生侧面。虽然篇幅不长,但一个立体而丰满的粒儿活脱脱出现在读者面前,足见功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