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粒儿倒垃圾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A    绝品文章    2019-06-03   点击:

  红光路东段似乎好久没人清扫了,满地落叶,还有各色各样的塑料袋,在秋风里飞舞着。一个消息,也在空里飞舞:吴师傅病了。这几天,这里的街坊邻居们都在议论。一说起来,好多人才感觉到,似乎好久没有见过吴师傅的瘦弱而弯曲的身影在巷子里晃了,也好久没听到他边扫地边唱“倒垃圾”的歌了。有人去住处看望吴师傅,只见满屋的破烂,占了房子的一大半,几乎踏不进脚。他蜷缩在屋子的一隅,也像个破损的器物,奄奄一息,动弹不得。没儿没女,孤老头一个,谁来伺候呢?于是,大家想到一个人,侯粒儿。这个粒儿虽然和吴师傅不沾亲带故,却算得上关系最近的一个,她曾经是吴师傅的徒弟。
  吴云海老师傅一生独身,退休好多年了。他曾经在纺织厂工作,负责打扫厂区卫生。用当时的话来说,是一名光荣的清洁工,还担任后勤科清扫组组长。有一次,厂领导把吴师傅叫到办公室,郑重其事的说,吴云海同志,组织上要交给你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你可一定完成好啊。吴师傅说,请领导放心,不管是打扫哪里,不管有多艰苦,我都会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厂领导笑了,说不是打扫卫生这么简单,有一个年轻人,叫侯粒儿,需要你传、帮、带,你不仅要传授她技艺,而且要把她思想上的小资产阶级情调打扫干净呀。吴云海同志,你的任务很艰巨啊。吴师傅想了想,说,没问题,只要组上信得过我,我一定把她带出来。
  吴师傅哪里知道,这个粒儿,是个问题青年,毛病多,不上进,甚至不服从领导,在厂里来了三个月,已经换了三个车间,哪个班组都不乐意接纳她。最后没办法,领导们才想到了工作好、思想红的吴师傅。第二天,吴师傅从劳资科把粒儿领到了马路边,把一把扫帚庄重地交到她手里,说,粒儿啊,扫帚就是我们的武器,马路就是我们的岗位。而粒儿呢,无动于衷,把扫帚头朝上把朝下站在那里,半天才说,我不会啊,师傅你做个样子给我看。可就在吴师傅低头师范的时候,粒儿趁机溜了。但吴师傅并不放弃教育这个小青年。他从厂里的角落找到正在抽烟的粒儿,苦口婆心地劝导,说,你要是不好好干,小心领导把你开除了,不但没工作,连女婿都耽搁了,一个女娃,没有人要你看你这辈子咋办呀。而粒儿却反唇相讥,说师傅你干得好,咋连个师娘都没给我找下呢?当了一辈子扫帚棍儿。
  粒儿这一问,问到了师傅的伤痛上。吴师傅看着粒儿,不由得两眼被眼泪模糊了。粒儿看见师傅伤心了,很好奇地追问缘由。原来,吴师傅年轻时在老家农村经人介绍,定了一门亲。吴师傅给人家说得清,我虽然在城里上班,但是我是个拿扫帚扫马路的清洁工。那姑娘长得很漂亮,人也很善良,她不嫌弃对方是清洁工,而且说清洁工最光荣,我们的城市要是没有清洁工,就成了垃圾堆。没想到两个人素昧平生,思想认识这么一致。于是他们不久就结了婚。第二年,媳妇怀孕了。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忙活家里家外,从不给丈夫添麻烦。有一天,她破例给吴师傅打电话,说自己拉肚子好多天了,让吴师傅买点拉肚子的药回来。可是,吴师傅那是候正赶不上厂里“大干三十天,夺得革命生产双丰收”活动,吴师傅不愿意请假,也想着拉肚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让媳妇自己到医疗站买点药吃。可是,过了几天,又有电话来,这一次,不是媳妇打的,是邻居打的,说你媳妇不行了,你快回来吧。吴师傅赶紧给领导汇了报,厂领导用小卧车把吴师傅送到家,可也没有能够活着见上媳妇一面。原来,媳妇死于拉肚子脱水。后来,虽然厂里有许多小寡妇大姑娘看上吴师傅,可是他都拒绝了。
  听了吴师傅的叙述,粒儿被感动了,从此就跟着吴师傅干。但是,年轻人,干这个打扫卫生的事情总是不能适应,觉得是个丢人显眼的角色。请病假,请事假,三天两头不上班,打扫卫生的活都压在师傅一个人身上,他白天扫了晚上扫,没日没夜地干。吴师傅不但以实际行动感化徒弟,而且设身处地地帮她解决实际问题。他托人给粒儿介绍了一个对象,谈了一天,谈黄了;又介绍一个,谈了两天,又谈吹了。吴师傅气得直批评粒儿挑三拣四,资产阶级思想。而粒儿委屈地说,师傅呀,哪里是我不愿意,是人家嫌我是扫垃圾的。后来,介绍第三个的时候,吴师傅有了经验,自己亲自上,他先和小伙长时间谈心交朋友,觉得觉得是个思想正派、心地善良、能够看得起清洁工的,才介绍给徒弟。果然,两人一见如故,谈得不错,处得也不错,后来结了婚。从此,粒儿也就学乖了,安心当清洁工了。
  吴师傅成绩突出,被评为全国劳模,到北京城开会,还被中央领导接过见。而徒弟粒儿也沾了光。因为吴师傅当时工作时跌倒,腰上受了伤,厂里就让粒儿一路去北京伺候她师傅。令吴师傅难忘的是,除了接见,还有在人民大会堂的那场演出,一群朝鲜族的小姑娘,唱着“倒垃圾,倒垃圾”的歌,海袖长裙,翩翩起舞,令人陶醉。演出结束,那些表演“倒垃圾”的小姑娘们跑到台下来,给他们这些劳模们献上鲜花。吴师傅太高兴了,问粒儿,刚才那些姑娘们唱的“倒垃圾,倒垃圾”是个啥意思呀?粒儿就说,你听不懂吗?唱的就是“倒垃圾”,歌唱咱清洁工的。听粒儿这么一说,吴师傅便确信不疑,果真是唱“倒垃圾”,这是在歌颂像自己一样身份低下的劳动人民啊。这个节目,他铭刻在心。
  回到厂里,他把在京城开会的情况向全厂领导和职工做了传达,万人大会上,他兴之所至,还唱几句那个“倒垃圾”的民歌,并且赞扬北京的文艺工作者思想就是好,为工人阶级所谱写了这么好的歌,真是唱到自己心里去了,太鼓舞人心了,表示今后要大干快干,拼着老命干。他的话,引得在场职工哈哈哈大笑。但是,职工们没笑多少年,就笑不出来了,甚至哭了,工厂倒闭了,职工们老的退休,小的买断了工龄,拿一点钱走人。工厂的地皮卖给了开发商“博大地产”盖了楼房。吴师傅退了休,从此没有了单位,每月只拿着存折去领退休金。可是,五十多岁就退休了,没事干,闲得难受,甚至生了病。好在自己徒弟粒儿还想着这个师傅。她给师傅找了个打扫卫生的差事,虽然一个月只拿六百元,可总比闲着好,况且,干活的地点也不远,就在自己住的这地方门前的那条马路上。每天早起晚归,风里雨里,他从没有怨言,嘴里时不时地哼唱着那句“倒垃圾”,似乎那歌曲就是自己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打扫卫生的活,一干又是七八年。
  这七八年里,粒儿却是令大家刮目相看了。她在“博大地产”当了销售部经理,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摩托车换成了小汽车。后来,就再也不到这贫民窟来了,大家几乎见不上她。而现在吴师傅病了,大家着急,怎么也联系不到粒儿。于是,决定去找环卫处。吴师傅虽然不是那里的正式工,但是,临时工也干了那么久,环卫处应该给病卧在床的工人给一点关照么。但邻居们在环卫处却没查到吴师傅的当临时工的记录,而令人奇怪的是却查到了侯粒儿的档案。侯粒儿:女,38岁,临时工,月工资1200元,负责清扫红光路东段。这正好是吴师傅的工作场所。好奇怪,明明干活的是吴师傅,合同上却写着粒儿的名字。这七八年,吴师傅把自己的工作看的那样神圣,谁知道确是在替粒儿打工,大家有些愤愤不平。
  粒儿终于被找到了。在吴师傅的昏暗的屋里,她向师傅承认,是自己当年为了糊口,找个一个打扫卫生的工作,因嫌丢人,就让师傅干了。工资二一添作五,一半打到她的户头,另一半按月打到师傅的存折上。而她自己又另找一个工作。粒儿很内疚地向师傅说了声对不起。而吴师傅却吃力地摆摆手,微微地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说,这个不怪你,你也要生活,你找的工作,我算是转包的,拿一半钱,也不少了。其实,我不是为了钱,我只是觉得干了一辈子清洁工,看见满地垃圾手就痒痒,闲不住啊。粒儿说,还是师傅境界高,如此宽宏大量。
  好像师傅并不是完全宽宏大量,他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一把拉住粒儿说,我给你说一句话:你们这些搞房地产的,发了财,也要注意公德,不要开着拉土车到处乱倒、乱撒垃圾。那天,我听一个小孩也唱我们的清洁工之歌“倒垃圾”,你猜他咋唱的?吴师傅缓了缓神,低声唱道:倒垃圾,倒垃圾,满街道都是垃圾;倒垃圾,倒垃圾,全世界都是垃圾;倒垃圾,倒垃圾,我们的生活就像垃圾。粒儿啊,你说,这叫什么词儿呀,卫生搞不好,把孩子的心灵都给污染了。
  而粒儿却说,师傅呀,一切都搞错了,倒垃圾这首歌很清洁工有什么关系?吴师傅惊奇地问,有什么关系?那不是清洁工之歌吗?粒儿说,唉,师傅,你真是糊涂,三十年前我们去北京人名大会堂开会听的那首歌,其实和清洁工是风马牛不相干。
  听到这里,在场的邻居都给粒儿使眼色,意思是让他不要说出实情。而粒儿却不理会,她伤心地说,师傅,你被我骗了半辈子,那首歌根本不是什么清洁工之歌,而是唱的朝鲜族妇女们采一种野菜“桔梗”的故事,朝鲜话里桔梗的音就叫“倒垃圾”。吴师傅听罢,艰难地抬起头,怒目圆睁,愤怒地问道,你,侯粒儿同志,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愚弄我?让我犯了一辈子政治错误!随即,他瘫软下去,头歪向一边,没有了声息。
  吴师傅走了,大家也都没有抱怨粒儿,反而安慰她,说别哭了,你师傅那是可怜死的,和你没关系,和倒垃圾这歌也没有关系,总而言之,你师傅还是死了好,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一个可怜人。粒儿到底是有钱了,厚葬了师傅。出殡的那天,环卫处似乎派来了新的清洁工。送葬的车队经过之后,新清洁工拿着扫帚扫着地上厚厚地白花花的纸钱,一边扫,一边抱怨:娘的,这么多钱,这么多钱,你下辈子花不完,下下辈子也花不完!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绝品: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刘金虎

下一篇: 《 【同题合奏】粒儿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人,活的是什么?人活的就是一个信念。心中有信念,哪怕是当清洁工,也活得光鲜亮丽。心中无信念,心上就长满野草,堆满垃圾。本文通过两代人不同的生活理念,人生信仰,展现了悲情的戏剧人生。光荣的信念支撑了老清洁工一辈子,不料却是自欺欺人。信念崩塌,万念俱灰,生命倾刻间枯萎。老清洁工高尚一辈子,穷困潦倒,死了,“钱”多得一辈子也花不完,以至于被同行咒骂,实在又搞笑又悲哀。

执行站长   吟湄:
第一届真人同题获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6

  • 远牵

    粒儿错了吗,也没有。从老师傅曾经被推得很高,曾经活着被人骗,到死了被抱怨,可以看出社会的价值观的剧烈变化,结尾尤其精彩,一篇味道复杂的好小说!

    2019-08-22

    回复

  • 赵小波

    读完,一声叹息!

    2019-06-06

    回复

  • 简竹

    井水老师的小说很接地气

    2019-06-05

    回复

  • 一声叹息

    虽然是一个悲情的故事,却写出了底层人物内心深处的光辉形象。个人认为,这是同题合奏目前最好的文字。

    2019-06-04

    回复

  • 欧阳梦儿

    我写的《寻找粒儿》,比这个好看。不,应该说比这个有意思。但是,我要过几天才发。吊你们的胃口,浪费你们的耐心……

    2019-06-03

    回复

    • 西部井水

      @欧阳梦儿 你可要快点炮制,过期不等!

      2019-06-03

      回复

    • 粒儿

      @欧阳梦儿 好好好  我就等你的精彩   他们一个个把我给整的

      2019-06-04

      回复

  • 粒儿

    哈哈~小说有趣,难为一本正经的西部井水老师了。梦儿的点评精彩,辛苦梦儿了

    2019-06-03

    回复

    • 欧阳梦儿

      @粒儿 粒儿,你看他们都把你欺负成啥样子了?他们或把你当花痴来衬托自己,或把你当玉米粒吞掉,或让你到麦田喂坟子,嫁个孬男人。或把你当个物件写来写去。只有我,把你当成美女,当成真善美的化身。关键时刻看人心哪!

      2019-06-03

      回复

    • 欧阳梦儿

      @粒儿 西部井水更可恶,要帮你倒垃圾。想想,我们现在靠什么活着?垃圾呀!垃圾里营养丰富,垃圾使人活得快乐!他却找人想帮你全倒掉,那简直等于谋财害命呀!想一想,我却只是让你死于非命——为火星人的使命而战斗!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2019-06-03

      回复

    • 欧阳梦儿

      @欧阳梦儿 我这广告做得不错!没花一分钱!我很满意!我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只等着拿奖金……

      2019-06-03

      回复

    • 西部井水

      @粒儿 

      2019-06-03

      回复

    • 西部井水

      @欧阳梦儿 估计你写的角色更惨不忍睹

      2019-06-04

      回复

    • 粒儿

      @欧阳梦儿 还是梦儿好

      2019-06-04

      回复

  • 吟湄

    吴师傅终究还是没把粒儿的垃圾倒出来,这是时代之痛。问好先生。

    2019-06-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西部井水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