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刘金虎

作者:东岳雨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6-02   点击:


  已未年秋天,北壑村的刘金虎去姑母家,吃过饭回家,一路山间小径,二百多里山野,途中经过一个大水潭,走到这里己经深夜,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他跑到一座石板桥下避雨。桥洞下正对着那一汪深潭,近有十几步距离,水面泛着朦胧白光。
  天上打起了雷,一道炽亮的炫光,发出蓝色的一道闪电,从浓云中直垂插入水潭中,潭水泛起一丈多高的水柱,刘金虎看到此景惊吓得心突突狂跳。这道闪过后霹雳一声,云层慢慢散开,一轮皎洁的明月露了出来。
  厚云向四周渐退,形成一个很大的圆圈,皓月处中间泻洒银辉。除此以外满天黑云密布,月亮像是在一口大井中,把整个地上照的雪亮,清楚可见。
  这时西南一个黑影旋风而来,直旋到潭水的中心就此停住。一个夜叉手中拿着一纸符,用手一摇,立时燃烧投入潭中。水面激漾,波浪翻滚,从潭里相继跃出三个怪物,一个如大碾盘的青鼋;一条似巨梁的白蛇;一只是紫金毛的大若牛的巨狐。它们出来水底,潭水归于平静,它三个对着夜叉伏首恭敬。夜叉说:“丰都敕令,今幸乾坤易道,尔等三个孽障终熬得出头之日,今后不在这潭中受囹圄之苦了,享受红尘敬谒。”三个怪物一起口吐人言谢道:“我等在此被囚禁三十载了,今日幸得解放,欣喜万分。我等感谢尊者前来释放,永不泯忘!”夜叉驾风离去。刘金虎看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一时全身麻痹如处梦魇。
  潭水面上,三个怪物突然变成了人形,大鼋变得男身肥体粗矮;长蛇变得女身细高;巨狐变得妖娆女身。它们乐得在水面上奏曲舞蹈起来,大鼋抚琴,长蛇吹箫,狐精歌舞,在这月光水面之上尽情欢悦。
  多时,狐精忽止阿娜舞姿说:“我闻到有生人气息在附近,还有烈酒的味道,我们久不曾饮酒,何不取来以酒助兴?”大鼋接言说:“甚好!只是我们乍被释放,不可逆天理伤害人命。”
  狐精说:“我明白,今借他酒用,以后百万倍还他!”
  刘金虎姑母让他给爷爷捎的两瓶粗劣酒在他手里提着,当他听到它们说的话时,就觉得手内一松,那两瓶酒竟然不见了。潭水面上的狐精手里就多了两瓶酒,正是他手中的那两瓶。
  它们施出法术,让两瓶酒飘在空中,飞来飞去,每到它们一个跟前,瓶内的酒就会形成一绺水线冲进它们的口内。把个刘金虎看得目瞪口呆,他身子却被禁箇住了,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眼中看得清楚,心里明白,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像是在梦中一样。
  它们正在狂欢的炽热时,忽然山村传来一声鸡叫,跟着群鸡齐鸣,它们立时停止曲舞,相互拱手抱拳说:“我们该走了,就此分手吧。”狐精问道:“两位道友不知要去哪里修行?”大鼋说:“我今后归于易,泄天机,指明路,以助世人。我归附的晁鸿运尚未出世,还得等十几年。”长蛇说:“是的,我的机缘也没有到,我要归附在王丽英,以还愿、卖寿、助财、免灾、转运来助世人消解恐惧,治病疗痼。”狐精笑拱手说:“恭喜道友都在心里有了依附去向,我的机缘就依附在今夜的这酒上,孙月娥的祖上我曾欠过他的人情。”
  它们说的话都传入了刘金虎的耳中,他细想这三个人也都不知是什么人。他见潭面上空静无人,突然觉得全身已不再麻痹禁箇了,手中的那两瓶酒依然还在。
  他回到家,不敢和别人提起此事,把酒给爷爷送去,爷爷一喝瓶内的酒说没有一丝酒味。
  这年刘金虎三十二岁,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做妻子,和他同龄的人都已经成了家,村里只有他是个大龄人了,婚姻的事,搅扰着他整日地犯忧愁。
  他以前在生产队干活,两年后分田到户,他就成了自由兵,自己种了五年地。有个亲戚承包了一个饭店,请他去帮工,他在饭店又干了五年,学会了面艺和烹调。亲戚承包的饭店到期不干了,他回到家闲呆了三年半,觉得无聊,四十五岁的他,一直是和婚姻无缘,他心里对娶妻已经死了念头,因为他知道自己年过四十天过午了,家里又很穷困,根本就没有了娶妻的希望。
  他为了赚点以后养老的钱,就在县城街道上摆了一个早点火烧摊子。
  十一月底,气温严寒。这天,一大清早,天色还昏暗,刘金虎早来街上摆上摊子,空中就飞扬起了大雪花,西北风使劲地嘶叫了起来,寒冷的要命。
  他刚烤熟了五个香气喷鼻的肉火烧,一个三十三四岁的妇女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了摊子跟前。
  女孩看着火烧要吃,妇女不给女孩买,女孩闹着要吃,妇女拉着她走,女孩越发闹的厉害,挣扎着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妇女生气地打了她说:“你父亲有病住在医院里,咱们一早来去看他,你却闹着要吃火烧?你怎么这样不知好歹?”说着强扯住她就走,女孩子就躺在了地上赖着打滚哭闹。妇女急得流出了眼泪,只是连声说:“你这个不懂事的孩子!”
  刘金虎看到这样,就对妇女说:“孩子要吃,就叫她吃吧。大冷的天,别哭了。”说着去把女孩从地上扶起来。妇女说:“我们来的匆忙,去看他住医院的父亲,没带多少钱,只支了车票钱,我已经没钱了。”刘金虎说:“有钱没钱的,先不要说了,孩子要吃,就先吃,吃饱了再说。”他说着,就拿了两个热火烧递给女孩子说:“别哭了,吃吧。”女孩接过火烧,止住哭声吃了起来。妇女怯怯地说:“我身上可没有一分钱啊。”刘金虎说:“今天先吃,以后有了钱就给我送来,忘了也就算了!你也吃吧,吃饱肚子暖火。”说完拿了三个火烧递给了妇女,妇女看了看他,接过火烧说:“好吧,算是我赊你的,我以后一定来付钱!”她母女吃了火烧,喝了热水,不再觉得很冷了。临走妇女说:“我叫孙月娥,东阳乡的,就是以前东山阳公社,小西河大队的,我一定来付火烧钱!”刘金虎点点说:“好的,我记着了。”她母女走了,他心中猛地一动:“孙月娥”,这个名子怎么这么熟呢?在哪儿听说过来?他努力地去想,却没有想起来,他自语地说:“看年龄比我得小十岁,跟本就没见过,可这名字在心里怎么这么熟呢?”他猛然记起来了,一拍头说:“我的天!这不是十三年前那夜里狐精说的名字吗?就是‘孙月娥’!”
  鹅毛雪片下的越发紧了,街上行人不见,他看今天这生意干不成了,就收拾起来回了家。
  半年后,他一大早刚到出摊地,就见叫孙月娥的妇女,已经早站在那里对他说:“我一早来等着你,还你火烧钱。”他说:“我都忘了,几个火烧钱你还想着,”她掏出钱说:“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那天你赊给我,就很好啦!五个,多少钱?”他说:“一共一元二角五分钱,别支了,算我请你的吧。哎,孩子的爸怎么样?病好了吧?”孙月娥把钱硬是给了他说:“孩子他爸去了,撇下了俺母女二人,留下了一腚账。”
  这时,来了几个要吃早餐的人,他忙的手脚慌乱。孙月娥就主动帮忙,配合着他招乎客人,倒水收钱。平时很清淡的生意,今早却格外红火,一拨走了;又来一拨,一直忙到过午三点钟。二人也累得很疲倦,他又打了十几个火烧,对孙月娥说:“今日多亏了你帮忙,只我自已是忙不过来的,你也累了,吃点饭吧!真谢谢你了。”孙月娥笑了说:“你的生意这么好,为何大嫂不来帮你呢?”他也笑了说:“我这生意平时一般,今日是你给我带来了财运!”他二人一起吃饭,孙月娥重复问道:“大嫂子怎么不来帮你呢?你这生意来了忙一个人干不了的。”他吱唔地说:“我,我,我一个人习惯了。”孙月娥说:“他爸走了,我这次来城里想找一个活干,挣点钱还还他爸治病欠下的账。大哥你认识的人多,也帮我打一个活干。”他答应说:“行!我给你打听着。”孙月娥吃了火烧走了。
  第二天,刘金虎一来出上摊,生意就忙开了,人来的多,他真得忙不过来,客人等急了都埋怨他不找个帮手。一连十多天都是这样,来吃他火烧的人成队成群,这人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以前怎么就都藏起来了呢?说来蹊跷。
  这日当他忙得焦头烂额时,孙月娥来了,见他忙不过来,就又帮他应付着。忙过后,孙月娥说:“活不好找,十多天了没找到活干,大哥,你给我打听的咋样了?”他每天忙得没有闲暇打听,今见她问,心怀歉意地说:“我这一会子生意太忙,不好意思,真对不起,忘了给你打听。要不,你先在我这里帮工,我一样给你工钱,等你找到别的活,你就去干,好吗?”孙月娥见他说得诚恳,自已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这样对我是行,你家大嫂子她同意吗?”他有点尴尬地说:“我是个单身,没有成过家。”孙月娥就给刘金虎帮工,三个月后,就和他住在了一起,嫁给了他。
  二人在街道上干了六个年头,孙月娥还完了欠账,给刘金虎生了一双儿女,日子,日见好转。
  第七年,城市管理严格,执法城管不让在路边街道摆摊,强行取缔。刘金虎只好停业,另寻门路,这时,孙月娥突患疾病,去医院查体,也没查出疾病,只是全身无力,厌食无神,夜不能寐,折磨得她面黄体瘦,有气无力,去了地市、省各大医院也没有诊断出是何疾病。求寻各地名医,验方、偏方、秘方;中医、西医也没有治疗好,把几年的积蓄全都花光了。
  听到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叫晁鸿运,会算命,非常精准灵验,人称小神仙。刘金虎和孙月娥抱着问路的想法,去找他算一卦,看什么时候能找到一个明白医生,把病治好。
  来到晁小神仙家,见来算命的人,拥挤排队。他们从早晨一直等到晚上九点总算挨上了。小神仙问了她的生辰八字说:“此命二婚,克夫改嫁,请仙供奉,兴盛家业。”一句“此命二婚,克夫改嫁”,把个刘金虎和孙月娥惊得目瞪口呆。小神仙继续说:“一把缺嘴壶,两只惊纹碗;破玻璃、坏手表、三把手电已坏了,脏臭袜子席下找,东墙矮,西墙草,院门边上有电线杆子高!”刘金虎立时称赞说:“先生真神!我服你了!你怎么知道的?”小神仙哈哈一笑,反问道:“我在干啥?”刘金虎说:“您在算命!”小神仙说:“是啊!这是她命中八字上在的!”刘金虎说:“先生,她神不安守,睡不着觉,全身无力,不思饮食。医院查不出什么病,请先生查一下,什么时候能好?去哪个方向找什么属象的医生看好?除了这病灾?”小神仙说:“她有仙缘,安下供奉,病自然就好!安上保家仙,增福进财源!”刘金虎问道:“这仙缘不知怎么安法?请先生给指明办理。”小神仙说:“你找仙姑王丽英办理,我只算命,不安神开光!”
  按着小神仙指点,找到王丽英仙姑,给请仙开光安座。王仙姑说是一位千年狐仙,要落座孙月娥做香主。王仙姑施术给请奉安置好说:“这位大仙,法术道业深厚广大,可以看病降魔,捉妖镇鬼!能招财致富,是位好仙!”
  孙月娥供奉上狐仙,病好了许多,刘金虎回忆起往年的奇异旧事,问她说:“你家祖上和狐仙有情缘的事么?”孙月娥说:“祖爷爷的时候,有一年过春节,请家堂,供了一大桌子酒菜,屋门关的好好的,却来了一只紫毛狐狸,把供酒菜给吃喝了。祖爷爷一早起来见那狐狸醉睡在太师椅上,也没有伤害它,反把它抱出房门放走了。”刘金虎明白了,叹一口气说:“一切皆是缘!”从此,孙月娥就以狐仙在民间看邪怪病,很是灵验,一时名扬八方乡外,几年之中,连周边几个县里的人都闻名奔来。
  孙月娥请仙行法时,焚三柱香,狐仙下来就说:“我近日很忙,去深圳外国,还去北京给县太老爷看病!”这句话疯传人间,人人都说狐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连深圳外国都去,还常给北京的大官县太老爷看病。一时人潮涌聚,日进千金。不用几年时间在县城买了一座二层沿街楼,十几年间,买了四套豪华住宅楼,每套都在近八十多万,三个儿女,每一人辆近二十多万元的小轿车,在这小县城也都是让人羡慕眼红的事。
  现今刘金虎已年近七十出头,每日提着茅台酒在公园里,人市场面上讲他的奇遇,让围听他的人品尝正宗茅台酒。人们听后都啧啧称赞,笔者有幸一尝他的茅台酒,果然是好酒,芳醇润口,不烈燥而厚味。
  东岳雨石公丕刚撰文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十二点
  审核编辑:一声叹息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月下的麦田

下一篇: 《 【同题合奏】粒儿倒垃圾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一声叹息: 世上因果善恶有终,一段玄幻故事,讲的全是施恩善报,小说脉络清晰,语言简洁,唯一不足的是对人物孙月娥的刻画过于迷信化,使得整篇文字最终落了俗套。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所讲述的是经典的人鬼狐的民间故事,想象丰富,描写生动。以三个妖怪的转世和主人公刘金虎的所见所遇,传达了知恩图报的观念,赞扬了传统朴素的美德,读来奇特而又美好感人,对于建设公序良俗以及和谐社会有益。当然,这类故事里难免有一些封建的宿命论的糟粕,读者应该心中有数。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东岳雨石

    若是迷信狐仙不去报恩孙月娥娘家人,却报出门子的闺女吗?若是真仙还出口“深圳外国”吗?哈哈
    谢谢各位老师,辛苦了。

    16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作者,周末愉快!

    16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