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姚妈妈的粽子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5-31   点击:


  姚妈妈包的粽子,有三大特色,一是个大,足有三两重;二是剥开时的清香,纯山野粽子叶交融糯米的清香,一下子填满你嗅觉;三是紧实,糯米呈宝塔状紧紧抱在一起,哪怕摔倒下也不会散开。
  我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姚妈妈粽子的?
  算来应该是母亲去世的第二年吧。
  那年,眼见满大街都是粽子,坐在艾子早餐店铺门口的我说,买的粽子再漂亮,我也不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妈包的粽子,端午节回家让我妈多包点……
  说到“让我妈多包点”时,才意识到我妈已走了近半年了。
  我只是还没有习惯我妈的离去而矣。
  或许是我脸上的变化感染了艾子吧,艾子忙说,我妈包的粽子也好吃,让我妈给你包。
  第二天黄昏,艾子来电话说,我妈把粽子搞好了,你快来拿。
  艾子姓姚,故而称艾子的妈妈为姚妈妈。矮矮胖胖、肤白如凝脂的姚妈妈,成天一脸微笑,宛如一尊笑弥勒佛。
  按说,姚妈妈是笑不起的。08年,姚妈妈的长子即艾子的大哥,原是高级监理工程师,在异乡监管新楼层质量时,不慎一脚踩空,从十九层高楼落下,命是从死神那抢回来了,却落下个半残与半痴呆。艾子的爸爸经受不这打击,从此卧床处于半疯癫状态。
  这对父子俩的生活起居,全落在姚妈妈身上,换谁恐怕是哭都来不及,而姚妈妈却一脸微笑说,能捡回一条命就好,活着就好。
  在伺候好他们父子俩的同时,姚妈妈每天早上六点至十点半,去艾子的早餐店帮忙收捡碗筷,外兼跑腿。
  我曾劝姚妈妈,您来帮什么哦,家里的两个人都够您忙的了。
  姚妈妈抿嘴一笑说,艾子夫妻俩忙不过呢,请人得付工钱,一早上能赚几个钱喽。我就是搭把手帮帮。
  这一搭把手帮忙,帮了已近十年。这十年间,疯癫了七年的艾子爸爸终于去世了。艾子说,她爸虽然卧床七年,但身上是半个褥疮都没有,一丁点儿异味也没有。
  这点,我信。因为,我是艾子店的常客,经常会碰到艾子的大哥坐在角落吃早餐,只要艾子的大哥不起身走动,谁也看不出艾子的大哥是半残的痴呆,寸长的短发,一身整洁、笔挺的服装,胸前口袋里长期别着两支笔,俨然一副学者样。
  姚妈妈在奔忙的空隙,还会给我们讲讲艾子爸爸的趣事,说艾子爸爸刚吃中餐,就嚷嚷肚子饿该做饭啦;说艾子爸爸老提起以前,与姚妈妈担菜走街蹿巷卖菜的情景……
  说到兴致处,姚妈妈会笑得双眼眯成缝,连皱纹都在飞扬。
  偶尔,姚妈妈也会说,艾子啊,我昨天回去的时候,你爸把纸尿裤扯了,满床都是屎尿,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扯,亏他难受哦,作孽呢,以前你爸是个多爱干净的人啊!咳!
  叹息一声后,姚妈妈会自言自语,昨天我不该在这坐一下的,再不能坐了,洗完碗就回家。
  按说,艾子的大哥该他老婆照顾,姚妈妈的想法是,媳妇在县城上班,又要照顾读书的孩子,已经够辛苦了,不能再给媳妇压力。
  当然,经济压力更加不能给媳妇。艾子爸爸丧礼后的人情钱,姚妈妈一文也没留,全给了媳妇,艾子想说话,被姚妈妈挡住说,你侄子这么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你哥又赚不到一分钱给他们娘俩,我们贴补下是应该的。我与你哥的日子,我紧紧手,再种点小菜卖蛮好。
  艾子想说,我哥那时年薪几十万的时候,也没见嫂子给您一文钱啊!
  却被姚妈妈的脸色给制止。艾子清楚,她妈妈脸上的笑容是不会轻易消失的。艾子只能恭恭敬敬的将钱塞到嫂子手上,还隔三差五的带上姚妈妈与大哥,去县城嫂子家小住,陪陪正在成长中的侄儿……
  姚家的日子,如同姚妈妈手中包扎的粽子,将姚家每个人结实地捆绑在一起,在烟火人间中安然有序地行进着……
  审核编辑:吟湄     推荐: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作为师母的孤单

下一篇: 《 心灵絮语的感怀叙说(散文诗)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生活的苦难往往映照出人性的光辉。作者文笔平实,叙述流畅。于不动声色处,将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女性形象展示在读者面前。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