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同题合奏】粒儿

作者:吟湄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5-31   点击:

  “粒儿”是个很形象的词,大凡小而饱满的东西就容易叫粒儿。“粒儿”也是我微信群里一个朋友的名字,我没见过,但据她讲之所以叫“粒儿”,也是因为小时候小小的一个人儿,被奶奶顺口叫出的。此次同题便以“粒儿”为名,有美在前,本来应该写写岁月悠长,描摹下美女的风采的。但我辈年岁已长,浪漫早失,一见“粒儿”就想起饱腹之物,无论大米小米麦子稻谷,终归是一粒一粒的,不外乎一个“吃”。一提“吃”,就不得不提到食谱。这是逻辑上的顺延之法,若是作,便是“兴”了。
  文人写食谱,大多夸张。先不论做法,单看那菜名,活色生香,还以为是什么奇品,摆上来一看,了无足奇,所以文人食谱大多只作文献观,切不可当真正的操作指南论。李渔的《闲情偶记》里记得各类菜疏的做法,其中一节说洗菜叶子,须得用细毛刷一片一片顺着菜叶的经络细细刷过方得下锅,这样的弯弯道道,其实谁耐烦他?据说真正切合实用的,还是袁才子的《随园食谱》。此书我未曾看过,想来还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做菜方法。在我看来,做菜如做,须得做的吃的双方契合方为好味。不然以“茄鲞”的做法,让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去吃,你就算配上二十只鸡去也没法让她尝出好来,感叹鸡用得太多倒是真的。粒儿是个贤淑的主妇,对做菜也是颇有心得,但我猜她也没看各式文人菜谱。一日三餐,终究以平实为主,一顿忙碌,端菜上桌,一家人融融对坐,温阳细雨中的踽踽细语,便是最好的食谱。
  菜于饮食里,毕竟是陪衬,不然一日三餐该叫吃菜,不叫吃饭。据说明朝宫中太监、宫女上万,吃的是“大锅饭”,宫中只备白饭,菜须自备。所以太监、宫女合作,结为“对食”,又名“菜户”。可见哪怕贵在天下脚下,也一样是吃饭,饭才是人之根本,以“饱腹”为主要任务。但各类食谱很少收做饭的方法,想是饭之做法,无非蒸煮,复杂点的最多磨粒成粉,加水和面而已,再怎么变化花样,总还是食物之本色。所谓大道至简,由此看来,主食方得饮食之真味。我国幅员辽阔,主食也有南北不同。但总的来说,无非五谷六谷而已。《白虎通社稷》言:“人非土不立,非谷不食。土地广博,不可遍敬也;五谷众多,不可一一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尊;稷,五谷之长,故立稷而祭之也。”以社稷代国家,可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稷是我国最重要的粮食。但稷到底为何物,如今却争论不休,没有个定论。这个问题若在我南方人眼里,却是个简单问题,即现俗称“小米”即是。至于它到底粘不粘,是稷还是黍,干我何事?我又不天天去吃它!反正就是那么黄灿灿的一堆,用手一抓,它会一缕缕地从手指缝里滑出,对,是一缕缕,不是一粒粒,一缕缕的岁月,一晃而过。
  那日收一快递,偌大一箱,打开一看,满满一箱煎饼,地出山东楼德,是千里之外文友冷吟先生的雅意。友介绍说此饼由小米和黄豆磨成粉后,煮至七成熟时捞出,晾凉后再加生小米和黄豆一起上磨,加水磨成米糊,盛到盆里使其稍微发酸后,再用煎饼鏊子摊熟。据介绍说此饼松软筋道,微酸甜香,是人间一大至味。此饼耐放,若出远门,倒是极好的干粮。《世说新语》载:“吴郡陈遗,家至孝,母好食铛底焦饭。遗作郡主簿,恒装一囊,每煮食,辄贮录焦饭,归以遗母。”——这是南方的干粮,俗称“锅巴饭”即是,也得贮久之法。后来孙恩掠郡,陈遗来不及回家,就带着这些焦饭从军作战,溃败后遁入山泽,士兵无以为粮,大多饿死,独陈遗以焦饭得活。但焦饭毕竟只是米饭的“词余”,若不喜欢,弃之不可惜。我收到煎饼,却颇感踌躇。观其形状,饼薄如纸,呈淡棕黄色,极像我乡之黄裱纸。空口咬去,也是干硬异常,如嚼草纸一般,筋道倒是筋道,不如松软从何而来?朋友千里情意,又不得弃。如此放置二三月,忽遇一朋友登门,见饼大喜过望,告我年前曾去山东吃过一回,归来念念不忘,惜平日难得一见。于是让她扫荡一空,我不负朋友厚意,她得偿口齿所愿,皆大欢喜。
  饮食之法,向来有清浓相配之讲究。所谓“清者配清,浓者配浓,柔者配柔,刚者配刚”,这是菜的配法,不限于主食。主食本清,是一餐之纲。南方食粥,广东一地便是食粥重镇,还有著名的潮汕粥,不过是以粥作底的火锅吃法,也是没有清浓之限的。但家乡也有“吃粥就酱——没有什么嚼得”的俗语。可见主食虽不分清浓,干湿还是要分的,所以软配硬,干配湿的吃法也是家常一例。此前所讲煎饼,不独山东有,我的家乡就有一种煎饼。做法很简单:取小麦磨成的白面少许加清水调成稀糊状,略加点盐和葱花,搅拌均匀后倒入抹了少许油的铁锅中,用锅铲摊成极薄的圆饼,小火略煎成形,配以清粥小菜,米香绕颊,麦香溢齿,清淡的本色,颇得食中三昧。但这饼得现做现吃,冷了便皮软色乏,味同嚼蜡。群里的粒儿豪爽,喜四方馈赠,我不能以此饼回馈朋友,但若如法炮制寄一大箱铛底焦饭,只怕朋友也只能苦笑作罢了。“橘逾淮变炽”恐怕不唯地理,更有习惯。朋友们散居各地,读书论文之余,一瓯热粥,各自煎饼,一撮酱菜,也能于瓦屋纸窗下,抵得十年尘梦。
 
 吟湄于鄂东沁雪斋西窗下
   2019年5月29日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现代人喜菜不喜主食,特别是女子,好像吃了饭喝了粥人便会迅速胖了一般。在作者笔下那些主食却是活色生香,便似见到了一粒粒圆滚滚白胖胖的米饭,还飘着几缕刚出锅的热气,让人直咽口水。既便如朋友寄来她不喜的饼最后也被一朋友赞不绝口,可见好东西不少,但也要遇到会欣赏的人。会吃,实在是世间第一大妙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3

  • 千千

    作为吃货的我看这篇文章,简直是狂流口水啊。

    61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好文

    66天前

    回复

  • 渭雨轻尘

    文笔老练流畅,加精甚好。

    2019-06-04

    回复

    • 吟湄

      @渭雨轻尘 谢先生,请茶。

      2019-06-04

      回复

  • 一尘

    浮想联翩,珠玑斑斓,功底厚实,运笔自如,散文天地,藏龙卧虎,钦慕!

    2019-06-04

    回复

    • 吟湄

      @一尘 先生谬赞,汗颜!

      2019-06-04

      回复

  • 一声叹息

    不一样的风格,文笔老辣,语言幽默,喜欢。

    2019-06-04

    回复

    • 吟湄

      @一声叹息 谢谢喜欢,请茶来。

      2019-06-04

      回复

  • 简竹

    要看十本书才能写这一篇杂文啊  

    2019-06-03

    回复

  • 一尘

    那个专题栏目 未开放投稿,同题合奏 发此处,您费心调整吧,谢谢了。

    【南吕.瑶华令带感皇恩带采茶歌】粒儿令

    粒儿挥袂联情谊。朱唇启、赞吟湄。同题合奏诗文萃。五彩笔,撷粒迹,斟珍粒。(带)漱玉璇玑,绣虎濡霓。粒儿披,什锦衣,践鸾仪。红尘折桂,墨舞芳菲。散章奇,金曲戏,赋文习。(带)举红旗,梦圆熙。甘棠遗爱粒儿怡。贺圣朝三龙凤檄,齐天乐道九嶷飞。



    〔南吕•骂玉郎〕小令兼用。又名瑶华令。本曲带感皇恩、采茶歌合为带过曲,不独用。第二句本×仄仄平平五字,作者多变为××仄、仄平平六字句,且多作对偶,遂似两个三字句。
    谱:×平×仄平平去△,××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去△。×仄×▲,平厶平(上)▲,平平去△。

    2•〔南吕•感皇恩〕小令兼用。不独用。第八句可为平平仄。第九局可为仄平平。
    谱:×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3•〔南吕•采茶歌〕小令兼用。又名楚江秋。不独用。第四句可为×仄平平仄平平▲。
    谱: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去上(平)▲,×平×仄仄平平△。

    2019-06-03

    回复

    • 吟湄

      @一尘 没问题

      2019-06-03

      回复

    • 一尘

      @吟湄 原文“可见哪怕贵在天下脚下”是否“天子脚下”?

      2019-06-04

      回复

    • 吟湄

      @一尘 嗯。错别字。先生好眼力。严谨

      2019-06-04

      回复

    • 渭雨轻尘

      @一尘 先生大才。

      2019-06-04

      回复

  • 欧阳梦儿

    笨蛋,你蒸一下再吃试试,白白便宜了那谁。

    2019-06-02

    回复

    • 吟湄

      @欧阳梦儿 试过了。不喜欢

      2019-06-02

      回复

  • 朱成碧

    山东煎饼吃过,南北口味还很真是蛮大的差异

    2019-05-31

    回复

  • 东方玉洁

    说得比做得还好,俺能吃得到不?

    2019-05-31

    回复

  • 落叶半床

    习惯让美食更富风采。

    2019-05-31

    回复

  • 西部井水

    又粒儿说到美食,自然而然。论起山东煎饼,竟有如此精妙的制作方法和用料,惊得我一身冷汗,实乃美食文化也,而世人只知道武大郎的炊饼的。

    2019-05-31

    回复

  • 沁芳闸

    看完,只想说,我想吃米饭。

    2019-05-31

    回复

    • 吟湄

      @沁芳闸 也是一功德,阿弥陀佛

      2019-05-3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